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一十三章 自己挖坑

第九百一十三章 自己挖坑

    谢宇斌笑道:“来得及、来得及!谢某马上就派人通知各府县乡村,由地方上提供车马,护送各地耆老到延州来,面领天子宏恩!五天功夫,本州最远地方的人只要加快些脚程应也赶到了.”

    杨帆微笑颔首,两人又对答几句,杨帆便露出疲惫神态,向太守告辞,谢宇斌马上唤来一个家人,叫他引着“杨二”去本州馆驿妥善安置。

    杨帆刚一离开,谢宇斌便唤来两个外管事,一一吩咐道:“你去,马上驱散西城市集上的所有商贾,勒令他们立即离城,半个月内不许再返延州!本城的店铺也要打声招呼,所有碍眼的东西,都得给我消失,就像上次程御史巡察时一般!”

    那管事连忙退下,谢宇斌又对第二个管事道:“你马上派人去,请卢别驾、叶长史、蔺司马及六曹参军、司仓司户司田等诸功曹来府上见我,就说有要事商量!”

    说完,谢太守又对刚刚到内宅报信的管事李岩道:“你备一份礼物,这奉宸监来的杨二已然入住馆驿,你去备一份厚礼,再送个女人去服侍他,省得他这五天在城里乱逛,坏我大事。”

    李管事迟疑道:“阿郎,听说这奉宸监的男人都是女皇帝的男妃啊,送礼倒是使得,送女人会不会……”

    谢太守阴阴一笑,道:“如此这般,他偷吃了咱们的东西,这嘴才粘得严啊!”

    李管事恍然大悟,翘起大拇指道:“阿郎英明,小人这就去办!”

    不一会儿功夫,李管事就从内宅里选了一个美人儿,这美人儿也姓李,五百年前跟他一家,闺名唤作屏兰,急急梳妆打扮一番,换了一身艳丽衣衫随他离开了。这时,当家二娘已备好一份礼物,李管事取了,吩咐人套了辆大车,开角门儿驶出去,直奔馆驿。

    太史府的大娘子自然是谢宇斌的发妻,如今谢宇斌发达了,早就看不上那黄脸婆儿了。再者,那婆娘貌相不美,出身也一般,谈吐素质、待人接物都难登大雅之堂。与那官绅女眷往来,也实在不给谢太守提气。

    不过休妻是官场大忌,谢太守虽山高皇帝远的,也不愿犯这忌讳,干脆把那黄脸婆子养起来,锦衣玉食,样样不缺,只是从不登她所居的院子。如今太守府上当家管事的是二娘,这是谢太守在洛阳做大理寺少卿的时候纳的如夫人,如今俨然就是后宅之主了。

    至于李管事从后宅领出来的这位屏兰姑娘,并不是谢太守的妾室。杨帆所扮的是奉宸监里一个小典事,这等芝麻绿豆大的官儿,若不是挂着宫里这么一道金碧辉煌的牌子,谢太守都不会正眼看他。

    饶是如此,堂堂一方太守,也没有用自己的妾室侍奉于他的道理。太守府上,养着一班舞姬乐女,谢太守有时兴致来了,也会从她们之中挑那中意的侍奉枕席,但是这样的女人是没有名份的,谢太守也不会把她们看成自己的女人,有时与别驾、长史等人饮酒醉了,晚上就宿在太守府客房,谢太守就会从这班舞姬乐女中选人去服侍。远自春秋战国,一直以来,这就是许多豪门大户人家的习俗。

    李管事领了屏兰姑娘从角门儿离开不过两刻钟的功夫,卢别驾、叶长史、蔺司马及录事参军、司仓司户司田等诸功曹便纷纷来到了太守府。

    本州别驾叫卢振荣,是延州府第二人,地位官职仅次于谢刺史,主要负责本州诉讼刑狱司法事。本州长史就是有陇西李氏背景、如今受命于隐宗的叶落雨了,他主要负责本州民政。

    另有司马蔺冰,主掌本州兵事、军赋,代刺史掌理团练曰常事务,位居别驾与长史之下。再有六曹参军李秦山,是诸功曹之守,接着就是谢太守特意点名召见的司仓、司户、司田三位功曹官了。

    众人一听,谢太守便把事情缘由对他们讲了一遍,叮嘱道:“钦差此来,是为慰劳耆老,但他们毕竟来自京城,不可大意,若叫他们看到什么,难免就是一条祸根,诸君当谨慎对待。”

    众人连忙称是,谢太守又对司仓、司田功曹道:“张昌宗此来是代天子慰劳耆老,余此并非他的责任,可为防万一,你们那里都要处理好了,公私要分明!”

    二人会意,知道这是太守提点他们,要把贪墨下来的粮食另寻个所在储放,万万不可放在官仓里面,万一张昌宗一时兴起或者真的另有使命,跑去一看,这受灾大户居然粮食满仓,岂不坏事。

    谢太守对叶长史道:“叶长史这里,速速行两道公文,一道命各府县乡村将耆老送至延州来。乔司户,你佐助叶长史,有那管不住嘴巴的刺头儿,报一个因病不行,不要让他们来,来的都要敲打敲打,叫他们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要乱讲话!”

    乔司户连忙点头,谢太守又道:“长史再行一道公文,叫各府县解送州城的赋税粮草暂停,就说州里要接待钦使,无暇受理。等送走了钦差再说。”

    叶长史正微蹙双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听了谢太守的话,忙点头称是。作为隐宗一员,太原府、丹州府和鄜州府接连发生的事情他是清楚的,因此陡闻有钦差光临延州,叶长史登时有些警觉。

    不过,太原、丹州和鄜州有常备仓,延州没有,照理说显宗是不可能注意到这个地方的。再者,女皇前些年就办过一次“千叟宴”,她的年纪逾加老迈了,忽然兴起,慰抚天下耆老,提倡尊老敬老之观念,貌似也并不突兀。

    想到这里,叶长史的心又渐渐安静下来。其实,能这么快抹平心中的疑虑,还有一个他自己也没有明确认识到的原因,那就是:他既便所疑属实,也无济于事。延州这个大窟窿,要么不捅破,捅破了就没人填得上。

    叶长史是六年前到延州府的,他在京中坐了几年的冷板凳,陇西李氏暗中运作,给他弄到了一个外派有实权的官职,结果一到延州,上有太守和别驾的冷遇,下有司马、功曹等下官、僚属的阳奉阴违,叶长史成了悬在半空中的官儿,上下都借着不力。

    如此无所事事地过了大半年,他才渐渐发觉整个延州官场所有人抱成团儿排挤他是有缘由的。叶长史想得到大家的认可,想真正掌握权力,只能努力地融合进去。一开始,谢宇斌、卢振荣等人并不敢一下子让他掌握全部内幕,只是在一些小事情上进行试探,等他一步步陷进来,与众人进退一体,再也不可分割时,不需要向他透露什么,他也知道了,但他此时已经成了其中一份子。

    从上到下的合力,让他始终有一种安全感,可是现在他却突然感到了不安。原本孜孜以求的权力,现在忽然有点烫手了。可他陷的太深了,还有退的余地么?叶长史只能暗暗祈求,但愿皇帝那位面首真的只是为慰老而来……

    ※※※※※※※※※※※※※※※※※※※※※※※※※

    延州驿是一座七进五开间结构的院落,土木结构,砖石极少,远看高墙一片土气,置身其中,却也有池有水,有圃有荫,尤其是室内轩朗,起居舒适。

    唐时馆驿,驿传合一,既是接待过往官员的所在,也是驿夫传递书信公文的所在,战时还充当军需给养上承下传的指挥机构的责任。

    这年头交通极不发达,山川之险,道路之遥,令人望而生畏。地处黄土高原的延州与外界接触更少,城里最多的是跑西域的商帮,而延州馆驿自然不是这些人可以来的,是以馆驿里面非常安静。

    担夫、兜夫、抄单夫、走递夫、解徙夫、驿馆执役等人都无所事事地坐在门廊里,驿丞也不在,不晓得干什么去了,太守府的家人引着杨帆到了馆驿,一问驿丞不在,也懒得等人寻他回来,便唤过一名管事,叮嘱道:“这位是京里来的上差,太守亲口吩咐了,好生款待着。”

    那管事听说是京里来的人,又有本州太守亲口吩咐,登时换了一副殷勤模样,马上给杨帆安排了一个独门独院的小院落,一排三间,左卧室右书房中间为堂屋,院中有古朴的木制桌椅,两棵大树,一树桂花,满园飘香,一树石榴,硕果累累。

    安排了杨帆入住,那太守府家人便离开了,管事殷勤问道:“不知上差今晚吃点儿什么?”

    杨帆道:“劳烦管事随意安排吧,挑几样本州的特色菜肴,再筛壶酒,解解乏儿。哦,对了,还请准备些热水,我要沐浴。”

    “好好好,您先歇着,在下马上去办。”

    那管事屁颠屁颠地出去了,片刻功夫,远处就传来他喳喳呼呼的叱喝声。热水送来的到快,灌了满满一只浴桶,杨帆关了房门,宽去衣衫,泡了个热水澡,已是神情气爽。出了浴桶,换上干净衣衫,杨帆便欲着人来把浴汤倒掉。

    房门刚一打开,就见太守府上管事李岩领着一个白净面皮、丹凤大眼的俊俏女子踏进院来……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