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二十七章 醉枕美人膝

第九百二十七章 醉枕美人膝

    一双浑圆、结实、充满弹xìng的大腿,带着若有若无的淡淡体香,它还会随着你的睡姿做出轻微的调整,以便能让你枕的更舒服,而且温度也是那般适宜,不冷不热,柔软光滑,这是不是世间最香艳的枕头?

    醉卧美人膝,享受的不只是生理,更叫人飘飘yù仙的是那种心理上的感觉,遗憾的是杨帆现在没有感觉。

    杨帆没有,古竹婷有。

    古竹婷坐在屋脊上,背倚邸吻,当杨帆的脸颊贴着她的大腿内侧,灼热的呼吸烘烤着她最隐秘的所在时,她的娇躯都忍不住地战栗起来,浑身血脉贲张,原本她酒喝的并不多,这时却已有了十分醉意,脑袋晕晕的好似坐在云宵。

    等她渐渐适应下来,心弦剧烈的震动变成了轻而有频率的颤鸣,嗡嗡的让她整个人都酥了,看着熟睡在她腿上的杨帆,一种母xìng的温柔与怜惜充溢了她的身心。接着,便化作一种满足、一种安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幸福。

    男人最满足的事情是占有与征服,而女人似乎恰恰相反,这大概是雌与雄两种生物本质上的区别。被拥有让她产生了一种有所归依的安全感,被征服则让她在奉献中得到一种升华的快乐,

    看着躺在她腿上沉沉睡去的杨帆,古竹婷心中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与快乐。今夜,大概是他唯一一次剥去伪装,将他的脆弱痛苦展现于别人面前?而这个别人,是她。这个认知让她开心、让她满足。

    天蒙蒙亮了,倚着邸吻半睡不睡地打了个盹儿的古竹婷忽然惊醒过来,秋夜天寒,她是被冻醒的。打个冷战,想到睡在她腿上的杨帆,古竹婷忽然有些担心。

    杨帆不知何时已经翻了个身,向着另一侧睡了,古竹婷咬着唇想了想,虽然宁愿与他这样一生一世,可是天就快大亮了,府中上下就要开始忙碌,大夫人又有早起练武的习惯。这要叫人看见……

    古竹婷犹豫了一下,便轻轻推了推杨帆:“阿郎!阿郎!”嘴里唤着,酸楚便涌上心头,这一夜甜蜜如梦似幻,现在。到了该醒的时候了。

    杨帆没有醒,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继续睡。古竹婷很苦恼,又轻轻推他,杨帆还是没有醒,古竹婷试着想要把他侧卧的身子扳正,手握在他的肩头。指尖触在他的脖颈上,触及处滚烫一片。

    古竹婷骇了一跳,赶紧屈起腿,把杨帆的身子整个儿扳过来。只见他两颊赤红如火,伸手一摸额头,烧得厉害,古竹婷吓得厉害。一颗心怦怦地乱跳:“他,竟然病了!”

    古竹婷急了。她虽能抱得起杨帆,可让她带着一个大男人从房顶上跃下去,她可办不到,她得找人帮忙。然而,守在内宅的只有她一个女人,其他守夜人都在外围,这可怎么办?

    正焦急处,迎面一幢房舍的门打开了,古竹婷看到从门里走出来的人,大喜唤道:“三姐儿!”

    三姐儿从房间里出来,懒洋洋地打个哈欠,懒腰刚抻到一半,就怪异地停在半空,张开的嘴巴也合拢不上了:“古姑娘坐在房顶上,怀里还抱着一个男人!”

    三姐儿眼中的八卦之火立即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古竹婷一见三姐儿如见救星,赶紧道:“三姐儿,你去寻架梯子……”

    她还没说完,三姐儿就兴高采烈地转过头,冲房间里喊:“桃梅,桃梅,你快来,你快来啊!”

    披头散发的桃梅从房里跑出来,一俟看清房上的情形,马上跑到旁边一间房前,雀跃地敲窗大喊:“习秋、小莲、趣儿、绿萍、若香、依巧、安阳,你们快来看啊……”

    一堆丫环起来了,接着一堆婆子也起来了,丫环和婆子们站在屋檐下,看着对面房上正沐浴在灿烂朝阳中的古姑娘,还有睡在她怀里的那个男人,笑得合不拢嘴。

    然后……然后……,在杨家时rì最久的桃梅和三姐儿率先发现,古姑娘偷人偷上房的那个男人貌似是自家阿郎,一群人登时傻了眼。

    这时候,小蛮走过来了,郎君昨夜明显有很大的心事,后来使人问过老管事,说是郎君宿在书房了,小蛮更不放心,是以一大早就醒了,结果还没等她赶到书房,就见一堆丫环婆子站在这儿,真奇怪,房上有什么?

    小蛮一到,丫环婆子们一哄而散,只有桃梅和三姐儿留下了,眉飞sè舞的神情早变成了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怒视着房顶,她俩是大娘子的贴身丫头,理当与大娘子同仇敌忾。

    小蛮一看也不禁呆了:“郎君这是……,这怎么说的,这要叫人看在眼里,是妻子霸道不许丈夫进门儿,还是丈夫偷腥儿啊?可……就算偷香窃玉,也没有偷到房上的道理?这要传出去,得传成什么希奇古怪的流言?”

    紧接着,阿奴叫人扶着,腆着大肚子也出现了。

    “嗵嗵嗵……”

    “当当当……”

    洛阳城的钟鼓声响起来了,yù哭无泪的古竹婷臊得满脸通红,带着哭音儿地冲房下说:“大娘子,阿郎他……他生病了,得弄架梯子来……”

    惊诧不已的小蛮定定神,赶紧道:“古姑娘,你先看护阿郎,我去寻架梯子。”

    小蛮匆匆便走,一脸古怪的阿奴扭头看了眼桃梅和三姐儿,压低声音,恶狠狠地下令:“你们赶紧去,叮嘱那些丫环婆子,谁也不许乱嚼舌根,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不然,扣六个月的月钱,对!半年!”

    ※※※※※※※※※※※※※※※※※※※※※※※※※

    这一夜,温柔坊里可不清静,虽然夜中的温柔坊从来就没有清静过。

    大唐是piáo行天下的年代,即便是官员piáojì也不犯法,更无关于道德,甚至是一种社会时尚。所以才有piáo客杜牧、piáo侠李白、piáo棍白居易、piáo友元稹等一群既是官员也是名士的风流浪子。

    在这个年代查封jì院几乎是绝不可能出现的事,但是这天晚上却发生了。

    杨帆与武懿宗的事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多,只有侍候在武懿宗房中的那些姑娘听到客人们互相称呼时才知道,接着有人出来补妆方便的时候,把这作为炫耀的资本说给了旁边房间候客的姐妹,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等到杨帆怒闯青楼,撵得河内王落荒而逃后,这些姑娘们就很自觉地保持了缄默,再没有一个人对别人说起这两个男人的身份。这些姑娘都是什么人?那是看一眼就知道你该巴结还是不该巴结,聊两句就知道你的xìng情脾气准能投你所好的狐狸jīng。

    堂堂河内王丢尽颜面,落荒而逃,这种热闹也能张扬?她们只对老鸨子耳语了几句,那老鸨便不敢哭嚎了,报官的念头也彻底打消,赶紧叫人来收拾了残局,对此事绝口不谈。于是,不到半个时辰,楼里便恢复了往rì的热闹。

    男人们捏着钱袋,望着面前排排站的姑娘们,斟酌着谁丑一点谁俊一点、谁白一点谁黑一点,女人们则是等上床、在上床、正在赶去另一张床……

    谁知就在大家都很忙的当口儿,突然有大批的金吾卫急匆匆赶来,把整家青楼都给包围了。据说是有一个突厥jiān细混进了这家青楼,要把所有人带走,逐一甄别。

    武懿宗回过味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封口,仇是一定要报的,但当务之急是不能让他丑态百出的事张扬天下,河内王是要面子的人。

    ※※※※※※※※※※※※※※※※※※※※※※※※※

    “你好生敲打敲打他们,谁也不许乱嚼舌根,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不然……,哼!哼哼!”

    武懿宗狞笑两声,巡街使丁胜心领神会地点头,想想又问:“曾经侍奉王爷饮酒的那几位姑娘……”

    武懿宗想了想,冷哼道:“先敲打敲打那老鸨子,不管这些女人可不可靠,都转卖到扬州去,不许她们再在洛阳出现!”

    “是!”

    此处是洛阳府的大牢,不过所有人关进来后,丁胜根本没让洛阳府的人插手,而是派了金吾卫的人看管。这时,有人匆匆走来,对武懿宗道:“大将军,原来您在这儿,梁王殿下正在找您。”

    武懿宗扭头一看,见是梁王武三思府上的一个管事,便跟着他往外走去,边走边问:“梁王寻我作甚?”

    那管事陪笑道:“小人只是跑腿儿的,王爷可不曾对小的有所交待。”

    武懿宗匆匆赶到梁王府,武三思迎出来,一见武懿宗便道:“懿宗啊,我有急事找你相商,咱们到书房……,咦?你怎么了,一宿没睡吗,怎么眼睛红红的?”

    武懿宗一听他问,恨上心头,冷笑道:“还不是那个杨帆,我不把他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之恨!”

    武三思眉头一皱,不悦地道:“你们两个又怎么了?”

    武懿宗与他一边走,一边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武三思睨了他一眼,晒然道:“那你打算怎么办?这种家务事,皇帝的侄子骂了皇帝的女儿,皇帝的便宜女婿出面讨公道,你指望皇帝会帮你吗?皇帝也是女人。”

    p:诚求月票、推荐票!

    “冬柏”同学,今天是你的生rì,你在国外留学的女友请我在此,向你致以生rì的问候,祝你生rì快乐。有美如此,何幸如之,祝你生rì快乐,祝你们幸福快乐喔^_^.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