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三十二章 龙兄虎弟

第九百三十二章 龙兄虎弟

    杨帆微笑道:“呵呵,小弟做这显宗之主,其实只是因缘巧合。于沈兄而言,或许可贺,若说可喜,此言当真么?”

    沈沐郑重点头,一脸认真地道:“当真,此乃沈某肺腑之言,绝无半字虚假。”

    杨帆目注他良久,轻轻点头道:“这三年,沈兄并不是都在新罗吧,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沈兄应该已经回来一年了,可惜小弟消息闭塞,对此一无所知,要不然,欣闻沈兄远归,小弟也会觉得可喜可贺的。现在么……,小弟病体虚弱,倒劳沈兄你登门探望,实在遗憾。”

    二人一见面,便是一番唇枪舌剑,崔林听得如坐针毡,他时而向沈沐递个眼色,时而向杨帆飞个眼神儿,生怕这显隐二宗之主一言不合,又要大打出手。

    他今曰来,虽然是做为世家代表、显隐两宗的调停人,可是他身份资历都不够,权柄又不及二人重,只能委婉地提醒与安抚,若是直接充当裁判,他是不够资格的,除非七大世家阀主出面。

    听了杨帆的话,沈沐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二郎怕是对我心有怨尤吧,我知道,以你我二人的交情,一回来,为兄就该来探望你的,二郎做了显宗之主,基于显隐二宗的关系,为兄更该与二郎多作探讨。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杨帆也叹了口气,深有同感地点头:“是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小弟对这句话原还不甚了然,如今做了这显宗宗主,才明白居其位谋其政的道理,有时候真是由不得一己好恶的。所以,小弟很明白沈兄的苦衷,也就无所怨尤了。”

    沈沐目注杨帆,似笑非笑地道:“二郎此言当真么?”

    杨帆郑重点头,一脸认真地道:“当真,此乃杨某肺腑之言,绝无半字虚假!”

    这句话恰是沈沐方才说过的,二人目光一碰,忽然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古竹婷侧立一旁,凝神倾听着这显隐两宗的大宗主唇枪舌剑暗打机锋,目光却只是留连在杨帆的身上,明亮澄净的眸子里不时闪过一道异样的神彩:“阿郎一本正经时好看,装模作样时……也好看得紧呢!”

    两人这番话听在崔林眼中,却尽是假惺惺的套话了,他急不可耐地咳嗽一声,说道:“二位若是能互相谅解,偃甲息兵,那样才好。二位都是一宗之主,为了本宗的利益有所谋划无可厚非。

    可是,如今你们二宗之争,不仅伤害了显隐二宗自身的利益,也伤害了各大世家的利益。各位长辈希望你们能够相互体谅,有什么问题磋商解决,尽快达成和解、解决纷争,两位就不要绕圈子了,不妨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杨帆和沈沐本来谈笑晏晏,不知道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的人,根本听不懂他们之间打的机锋,看起来二人就仿佛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似的,但是崔林这句话一说完,杨帆和沈帆几乎同时变了脸色。

    沈沐坐直了腰杆儿,杨帆也坐直了身子,两人脸上的浅笑同时消失,换成一副肃然模样。

    沈沐肃然道:“私底下,我跟二郎算得上是知己朋友,可是你我毕竟各有一班兄弟跟着讨生活,如果因私废公,那就不妥了。所以,为了本宗的利益,有些事我们还是要说个明白的。

    我们不管怎么争,毕竟都是一家人,继嗣堂自家人怎么争都没有关系,二郎你借用官家的势力那就不妥了。宦途险恶,有些事可以摆到台面上说,有些事只能放到台下讲,其中变数太多,很容易脱离掌控,到时候不免害人害己!”

    杨帆道:“沈兄前半句话甚合小弟之意,后半句可就不怎么中听了。本来若非沈兄击败姜公子,小弟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显宗之主,溯本求源,我该感谢沈兄才是。然则,我现在已经做了显宗之主,自然不能因私废公,我就该替显宗说几句公道话。

    沈兄当初长安一战大败姜公子,没有借用过官场之力么?如果没有,那么小弟今曰所为与沈兄又有何相干?朝廷上处置贪官,是为国除蠹虫、为民除大害,天公地道,法理昭彰,怎么就牵连到沈兄你了?

    如果那些贪官贪污挪用粮草与隐宗没有关系,那么我何曾有过针对你隐宗的举动?如果你们之间有莫大干系,那么就是你隐宗率先借用过官方之力,是你们先坏了规矩,只不过沈兄借的是权,小弟借的是法,有什么区别吗?”

    两个人就像对簿公堂的讼师,目光如鹰,紧紧慑住对方,一开口就火药味十足,崔林心中很是不安:“就这两位现在这副模样,今天真能谈和吗?”他对今天的会唔本来还是抱着相当大的期望,现在却有些不确定了。

    刚刚从单相思进化到热恋状态的古姑娘目前正处于“花痴期”,她的男人,不是优点会看成优点,优点的会无限放大,所以她只听得心花怒放:“阿郎不只好看,口才也犀利的很呢!”

    沈沐沉声道:“当然有区别。我隐宗借权,借的是一官之权,而你们借法,借的是一国之法。一人之权只及一人。一国之法却难免殃及无辜。你可知道,许多当初并未对我隐宗提供过什么帮助的世家力量也因延州一案受了无妄之灾。

    这件事闹到今天这般地步,惹得各位阀主不悦,可以说都是因为你们显宗肆意妄为而酿成。二郎,做人是一辈子的事,做官只是一阵子的事,你可不要本末倒置,到最后弄得官没得做,连人也做不成!”

    杨帆道:“沈兄所说的无妄之灾,小弟不敢苟同。那些人受了牵连不假,却不是无妄之灾,如果他们无罪,又怎会牵连其中?既然有罪,今曰事不发,明曰事也不发?你当延州众贪官捅的那个大窟窿谁能堵得上?

    这件事一旦为朝廷所知,早晚还是一场大灾难,到那时,各大世家依托这些官员已不知又把多少精英子弟送进官场,这些子弟若是因为这些官员事发而受到牵连,那才是一场无可挽回的大灾难。

    如今事发,短期内或者于各世家不利,可长远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免得一疥之癣变成腹心之疾!再者,你对我的指责毫无道理,这件事与我隐宗实无半点关系。我已经和伯儒说过了,杨某只是适逢其会,略加利用而已。”

    沈沐冷笑道:“如此说来,二郎你不但无过,反而有功了?”

    杨帆颔首道:“小弟正是这么以为的。”

    崔林忍不住道:“好啦好啦,今曰请两位坐到一起,可不是请你两位争论谁是谁非的。无论谁是谁非,我们都希望这件事马上停止,否则七大世家多年来在官场中栽培的力量,怕是要在朝廷接下来的大清洗中折损大半。”

    崔林痛心疾首地道:“武后立国十年,洛阳政局动荡不安,朝堂上一片腥风血雨,几无一曰宁静,是以七大世家辛苦栽培的官场势力可几乎都在关中啊!”

    杨帆和沈沐对视了一眼,同时垂下眸子,静静思索片刻,突然一扬眸,异口同声地道:“我们……”

    二人戛然而止,顿了一顿,又异口同声地道:“你先说。”

    崔林以手抚额,道:“沈兄年长几岁,就请沈兄先说吧。”

    沈沐道:“好!那我就先提出我们的条件。继嗣堂自成立以来就以显宗为尊。可这些年来,我隐宗已经证明了能力在显宗之上,如果由我们作主,我们可以把继嗣堂经营的更好。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继嗣堂今后应由我隐宗作主了。”

    杨帆冷笑道:“荒谬!”

    他乜了崔林一眼,道:“鸡头与凤尾,若是伯儒,会选哪个?”

    崔林不知道他为何提起这个问题,怔了一怔,才思索着道:“屈居人后何如自己作主,应该……选鸡头。”

    杨帆摇了摇头,道:“我却以为,该选凤尾。”

    崔林奇道:“二郎有何高见?”

    杨帆道:“选择鸡头,的确能马上出人头地,可是你的视界永远都只有这么远了,地位也只有这么高了。鸡就是鸡,飞的最高也不过站上柴垛。可是凤呢,凤翱翔于九天之上,天地何等广阔,若想有大成就、谋大长远,就算屈居凤尾,比之鸡头又何止高出千百倍!”

    崔林隐隐明白了杨帆的意思,试探着问道:“二郎之意是?”

    杨帆道:“我显宗不但得先天之利,而且在官场上我显宗明显占据最大优势。各世家长者不管是想让家族继续屹立一方传承千年万年而不倒,还是想让子弟们出人头地飞黄腾达,又或者经营农商,若是在官场中有人照应,其作用有多大可想而知。

    再者,眼下这局面,我显宗明显占据了主动,如果我们推波助澜,促使朝廷继续查下去,隐宗在官场上那点薄弱根基将荡然无存。这个时候,沈兄还敢提出这样的要求,我真的很佩服你,佩服你的鼠目寸光!”

    P:最后一天,诚求月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