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狸赋和平条约

第九百三十五章 狸赋和平条约

    “太平怎么也来了?”

    武李两姓诸王齐齐诧异,最为诧异的就是太平公主的丈夫,如今既是王爷又是驸马的武攸暨,但是他们来不及多想,眼见御辇到了面前,他们只能一齐拜倒,高声道:“参见陛下!”

    此时仪制,非盛大仪式或祭拜天地,大臣们见了皇帝只需一揖,不必跪拜,但是在场的这些王爷都是武则天的亲戚,辈份最高的是武则天的儿子和侄子,剩下的都是她的孙子和侄孙,自然当得起他们大礼参拜。

    御辇停下,武则天懒懒地坐在御辇上,侧首俯视着跪在阶下的诸王。李氏这边有十位王爷,武氏那边,除了那个乐呵呵赶去和亲,却被可恶的默啜扣在手里始终不曾放回的倒霉郡王武延秀,还有二十位王爷。

    李氏这边,所有的王爷都只有一个爵位,无一兵一马、不兼一官半职,而武氏这边,二十位中至少十位是带兵的。武则天从来没有如此直观地看到武李两家的力量对比,此刻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连她自己都觉得以前对李氏压制的实在是太狠了。

    天下人心在李氏一边,要保证她的传承,必须得让李氏能站住脚。否则她若一死,武氏篡位,她的江山就要土崩瓦解,她将重蹈秦始皇、隋文帝的覆辙,到那时,只怕她的陵寝之处都难得安宁。

    “必须得把武氏诸王的势力再削弱一下,要保证有他们的监督,我儿不敢恢复李姓、不敢恢复李唐江山,但是不能让武氏诸王掌握足以颠覆皇权的力量……”

    武则天审视的目光从诸王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武承嗣身上,如果要在侄子里边选择一个能够取代李氏坐上皇位的人,只有武承嗣的能力才勉强有三分可能。可是这个只有三分可能的侄子,怕是要走在自己前边了,其他人……都是扶不起的阿斗!

    武则天轻轻叹了口气,淡淡地道:“都起来!”

    ※※※※※※※※※※※※※※※※※※※※※※※※※

    “皇帝召集武李两姓王爷,立誓文,告天地于明堂,永不相负,绝不相争,铭刻于铁券,藏之于史馆!太平亦参与其中。一同署名。另,安乐已有孕三月,誓盟之后。天子将亲自主持仪典,嫁安乐于崇训。”

    婉儿这条只有两指宽,寥寥三行文字的纸条,已经把今日将要发生在通天宫的一切堂前幕后事,提前尽数告于杨帆。

    “盟誓?皇帝居然将未来帝国的安定。寄望于一纸盟约,看来她是真的别无办法了。”杨帆嗤笑一声,虽然他比武李两姓诸王都早了一步知道这个消息,但是这个消息并没有带给他什么震动,他真正关心的其实只有一条:“太平亦参与其中。”

    杨帆长长地舒了口气,抚着下巴悠悠地想:“皇帝……终于开了禁令。默许太平涉足政坛了么?”

    这是一次武李两家的重大政治盟约,男主外,女主内。本不该有太平公主参加的。武攸暨作为一家之主,应该全权代表他的妻子,可是太平公主也得以出席,并且在盟约上署名,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武李两家有多起联姻。并不是只有太平公主一个武家媳妇儿,如果仅仅因为她是李家的女儿、武家的媳妇。那么得以参予此次盛会的,就不应该只有太平公主一个人。

    很显然,在武则天的眼中,她的女儿是独立出来的,不仅仅是作为武李两家联系的一条钮带,而且是一方独立的政治力量。

    皇帝扩百骑为千骑、增强朝堂中李唐旧臣的比例,都是为了将严重倾斜到武氏一方的天平调整到平衡状态。可是,仅凭这些力量,显然还是不够,如今这架政治天平,是靠武则天伸出一根手指,强力压在李氏一边,这才确保了双方暂时的和平,只要她抽离手指,这架天平就得重重地砸向武氏一方,李氏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了,而太平,无疑是一个能够起到平衡作用的人。

    太平公主既有李氏公主的身份,又有武家媳妇的身份,站在她的立场上,她不会希望武李两方有任何一方彻底失败,无论哪一方被彻底铲除,她都将被置于一个极其难堪的位置。所以,太平公主无疑是那个最适合担任武李两家势力平衡调停人的人,可是一直以来,武则天都没想过用她,直到重用杨帆都没考虑过她。

    一个篡位登基的皇帝,最担心的就是别人有样学样也来一次篡位。这位女皇帝是太平的母亲,她深知自己这个女儿的心机与智慧,却一直严厉约束,不许她涉足政坛,显然是担心她效仿自己。

    她是从儿子手里夺位的,因为孝道的约束,她的儿子既便有勇有谋、有胆有略,也没有办法造她的反,再加上天下人大都以为她即便夺了位早晚也要还政于李,因为她的亲生儿子都姓李,她登基时已经六十多岁,根本不可能再生育,所以她能比较顺利地登基。

    但是如果太平也有此野心,她却没有她老娘所拥有的那些优势,如果她滋生野心,只会搅得天下大乱,所以武则天一直把女儿紧紧地关在牢子里,不许她露出尖牙利爪,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很显然,她已经发觉,如果不让女儿出马,她那两个绵羊似的儿子即便大义在手也成不了大事。

    杨帆的脑筋迅速转动起来:“太平是女人,很难直接插手军队,看来皇帝是打算让太平在政坛上有所作为,进一步加强李氏家族对政坛的控制。这样的话……”

    至于婉儿纸条中提及的安乐因已有孕三月,仓促出嫁的消息,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目光刚刚扫过时,报以一声冷笑。在他眼中,那个女人就像他生活多年的那个海岛上生长的一种奇花,开着最艳丽的颜色,散发的却是能熏死人的尸臭!

    ※※※※※※※※※※※※※※※※※※※※※※※※※※※※

    明堂盟誓之后,理所当然要有一场皇帝家宴。

    此前不曾出现在明堂的许多皇室宗亲也都来了,其中包括刚刚做了武家媳妇的几位新娘子和即将成为武家媳妇的安乐。

    安乐公主打扮得异常娇媚,她身上那条羽裙是时下洛阳最流行的款式,不过坊间流行的羽裙都是用锦鸡等飞禽羽毛缀成,而她的裙子是用昂贵的孔雀羽毛修饰的,可是即便这么华美的裙子也夺不去她的风彩。

    在场所有人中,毫无疑问她是最美丽的一个,

    太平公主的艳丽,像一轮璀灿的骄阳;上官婉儿的清丽,似一缕柔和的月光;而安乐公主,却像是一道七彩的长虹,横亘于长空。三者之中,她更年轻、更活泼、神采飞扬,夺去了殿堂上所有女人的光芒。

    但是,武则天的目光从她身上掠过时,却总是不经意地一蹙,隐隐透着一丝憎厌。这个女孩儿本来是武则天在孙子辈子里最喜欢的一个,可她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武则天的欢心。

    孔雀裙束着的细细的一管小腰身,即便有了三个月的身孕,纤腰依旧婉约。但她已经有身孕是勿庸质疑的。武则天对此很不高兴,一个未出阁的皇家公主,居然做出这种丑事,真是有辱门风!

    人总是这样,自己犯错时,可以找出一千一万个理由原谅自己,但是当他的儿女犯下同样的过错,他就会恨铁不成钢,他就会暴跳如雷。

    武则天就是这样,太宗朝时做过才人的事就不消说了,毕竟从理论上来说,进了宫的女人,个个都算是皇帝的预备老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一定侍候过皇帝,每一个宫女都有向皇帝献出贞操的义务,放出宫后不一样嫁人?

    才人既是妃嫔的一个等级,也是女官的一个职衔,有几个女官侍候过皇帝的枕席?做女官可以是因为背景,比如选自大臣家庭的,皇帝从不曾宠幸,也要给个名份,以安臣子之心。还可以是因为资历、功劳,或者是在御前得用,却不见得一定陪皇帝上过床。

    除皇后和四妃以外,其余的九嫔、九婕妤、九美人、九才人、二十七宝林、二十七御女、二十七采女以及六尚诸司,都是皇帝的预备老婆,其中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皇帝,更不要说侍奉枕席了。

    但是,她后来蓄养面首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当她得知女儿与杨帆勾勾搭搭的时候,她虽震怒,却对有样学样的女儿摆不出母亲的威严。现在也是一样,虽然安乐未婚有孕,可她没办法理直气壮地进行训斥,更何况还要顾忌皇室的脸面,她只能尽快让安乐和武崇训完婚。

    然而不能责斥,并不代表她不厌恶。而且她最初喜欢安乐,是因为安乐的活泼美丽仿佛少女时代的她,可她毕竟出身豪门,选入宫中之前,她的父亲就是国公,她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这跟安乐不同。

    活泼和粗野,天真与浅薄,其实只是一墙之隔,乍一看似乎一样,可是以武则天的阅历,很快就能分得清清楚楚,所以对安乐她早已不复当初刚刚见到时那般惊喜,因为这桩事,就更生憎厌了。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