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护子

第九百三十七章 护子

    上官婉儿抬头起来,有些茫然地看着符清清。

    符清清道:“不过是太医院的一个医助教,只要姐姐点点头,妹妹马上亲自去cāo办此事,管叫他死的天衣无缝,绝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婉儿轻轻吁了口气,缓缓说道:“要杀杨助教很容易,可是杀了他之后呢?”

    符清清愕然道:“杀了他之后?之后就没什么事了啊,这件事将再也没人知道,姐姐不就安全了么?”

    上官婉儿抚着平坦的小腹,摇头道:“那我腹中的孩儿怎么办?十月怀胎,能瞒得住人?于事无益,又何必杀人,我想要这孩子健康、平安、喜乐地长大,就该多替他积yīn德,怎能让他尚未出生先背了一条人命。”

    符清清顿足道:“哎呀我的好姐姐,你还想着把孩子生下来?那怎么可能,杀了杨易之后,姐姐就得以省亲为由出宫,找个不识姐姐身份的医生堕胎,歇养两rì再重返宫中,到时候才能平安无事!”

    “堕胎?”上官婉儿脸sè大变,急急摇头道:“不!不行!绝对不行!我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也绝不让人伤害我的孩子。”

    她的小腹还非常平坦,可她轻轻抚着腹部,好似已经感觉到了一个小生命正在里面孕育着,一时间神情也有些痴迷起来:“这是我的孩子,我亲生的孩子,这是我的骨血,在我腹中孕育的生命……”

    符清清急得脸庞胀红,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焦急地道:“姐姐,你醒醒吧!如果你死了,难道孩子还能保得住吗?”

    上官婉儿脸sè一白,怔忡片刻。迟疑道:“我……我服侍陛下多年,若是苦苦哀求于她,想必她就算要惩罚我,也会念在我这么多年尽心服侍她的份上,放过这个无辜的婴儿,哪怕这孩子一出生就像我当年一样被充为官奴,只要他还活着他爹爹也总有办法救他的!”

    符清清冷笑道:“姐姐是说,当皇帝知道她最信任的替她料理中枢、cāo纵天下的内廷宰相,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和一位本不该与她有所接触的外廷武将秘密结成了夫妻,还有了一个孩子?

    你以为皇帝知道以后。还会念及旧情,饶你不死?你以为,皇帝已经老糊涂了。不会由此联想到一些事情?你以为,一个对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子挥出屠刀时都毫不眨眼的皇帝,会对你法外施恩?你醒醒吧,那时不但你要死,孩子要死。就算杨帆也一样要死!”

    上官婉儿攸然抬头看向符清清,脸sè苍白如纸。

    符清清急道:“姐姐,当断不断,反受……”

    “上官待制在吗?张昌宗求见!”

    一个清朗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入,上官婉儿一个激灵,赶紧抬手制止了符清清。悄声道:“你等在这里!”

    上官婉儿拾袖拭去眼角泪水,急急走到外间,平抑了一下情绪。便打开房门,微笑道:“张奉宸何故光临,怎也不使人知会我一声,婉儿有失远迎,还请张奉宸莫怪!”

    上官婉儿将张昌宗迎进来。请他在书房里坐下,张昌宗这人xìng子直率的很。不用上官婉儿问起来意,他连寒喧客套的话都没说,便迫不及待地说明了来意。

    张昌宗固然没有心机,其实也没有这么缺心眼,他之所以如此直率,是因为作为宫里最大的两大势力,上官婉儿和他兄弟二人一直很和睦、相处的很默契。

    在他们的势力扩张期间,上官婉儿从未给他们制造障碍。相应的,他们也对上官婉儿投桃报李,从没想过攫取婉儿的权利。一则,宰相门第、名门世家出身的张氏兄弟对同样出身宰相门第、名门世家的这位大才女颇为尊敬,二来就是因为上官婉儿对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善意。

    还有就是,他们也清楚,即便他们能扳倒上官婉儿,也无法控制整个内廷,有一部分作用他们永远也无法取代婉儿,哪怕是阉了自己当太监。所以有一部分权利,他们也就永远不可能掌握。

    虽然双方这么**裸的沟通消息,揣摩皇帝旨意的事情以前还从未干过,不过双方长期的配合,早就形成了默契,也明白对方的心思,那么揭开这层窗户纸,也就是水到渠成自自然然的事了。

    婉儿此刻满心都是自己有了亲生骨肉的狂喜,焦虑的是如何保住这个孩子,心里乱糟糟的没个章法,哪里心思听张昌宗说什么,直到从张昌宗口中听到杨帆这个名字,婉儿才醒过神儿来。

    “这件事,婉儿着实不知……”婉儿向张昌宗歉然笑笑,道:“还请张奉宸再说一遍,圣人所召都是何人,或许……婉儿能猜出一二。”

    张昌宗放慢了速度,把皇帝点到的那些人又重复了一遍:“户部裘零之、郑中博,刑部陈东、孙宇轩,御史台胡元礼、时雨、文傲,工部侯宗瑜、陈彦如,金吾卫武懿宗、千骑营杨帆……”

    婉儿凝神听着,心中急急思索:“这些衙门有文有武,有民政有司法,彼此间全无干系,怎么突然把这些人召集到一起?皇帝这是想干什么?最近有什么事是需要这些衙门联手去做的呢?”

    “啊!”一个念头电光石火般掠过她的心头,婉儿双目一亮,脱口叫道:“我猜到了!”

    张昌宗欣喜地道:“待制果然冰雪聪明,不知待制想到了什么?”

    婉儿一字一句地道:“圣人心意已定,这是要准备迁都了!”

    张昌宗懵懵懂懂的,还是没想出这件事跟迁都能有什么关系,上官婉儿只好耐着xìng子又跟他解释了一番。

    其实,皇帝迁都跟老百姓搬家差不多,只是规模的大小、需要考虑方面的多少不同。

    一户人家要搬家,得先把新家打扫干净、装修完毕,屋子里要是有老鼠蟑螂得先除害,一车车的家具。得考虑道路通不通、宽不宽,还得考虑新居周围的菜市场、医院学校等各种配套措施全不全。

    皇帝迁都基本上是一个道理,武则天登基有十年了,可是朝廷从长安搬出来都二十年了,这长安的宫殿和各部司的衙门还能不能用,需不需要维修粉刷一遍,自洛阳往长安十余万军民赶路,这路况如何,这些都得心里有数,有问题马上解决。

    再者。迁回长安的官员、家眷、奴仆、军队至少十多万人,因为朝廷中枢迁移,全国各地往来首都的商贾、士绅、举子、公差。都要跟着转去长安,长安实际上一下子就要增加几十万人,粮道通不通畅?吃饭问题也要解决。

    以上这些,就是工部与户部的责任了。

    至于刑部和大理寺,那还用说么?当然是去除四害了!

    什么苍蝇蚊子、老鼠蟑螂。都在消灭之列。通过延州一案,女皇对关中的吏治已经很不放心了,首都之地若吏治败坏就会严重影响朝廷中枢的稳定,皇帝要迁都回长安,当然得对关中进行一次“大扫除”。

    皇帝要迁都,调动军队那是必然的。这是所有问题中最重要的一个,虽说到时禁军要从洛阳这边调过去,难道不需要军方有人去打前站?军队的安置同样是个大问题。之所以让北衙的人去,也正因为北衙禁军才是皇帝最核心的部队,是常驻都城的军队。至于南衙,都是从全国各地轮调府军入京戍守,不是当务之急。

    上官婉儿分析的头头是道。张昌宗听的连连点头,他一边听一边在心里急急琢磨着。通过迁都张家能得到哪些什么好处,可惜他的肚子里除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再也没有旁的了,想了半天也未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放弃,想着回去说与五郎,且由五郎来拿主意。

    等婉儿说完,急于回去报信的张昌宗便长身而起,向婉儿心悦诚服地一揖,感激地道:“待制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份恩情,昌宗铭记心头了,容图后报!”

    上官婉儿随之起身,浅浅一笑道:“张奉宸客气了,你我都是为圣人做事,想着弄清圣人的心意,也是盼着把事情办的更好,让圣人更省心、更开心。为君分忧,本就是我们为人臣子的本份,说什么谢不谢的。”

    张昌宗哈哈一笑,向上官婉儿拱手告辞。上官婉儿送了张昌宗离开,回到书房坐下,手托香腮痴痴出神。

    符清清从卧室里走出来,焦灼地对上官婉儿道:“姐姐,清清方才仔细琢磨了半晌,若想保住这个孩子……”

    上官婉儿目光一亮,道:“你想出办法了?”

    符清清尴尬地道:“没……,清清计拙,实在无法可想。要不然,还是把这消息告诉杨将军吧,叫他打个主意出来。他……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只管惹祸,不管消灾吧。”

    说到这里,符清清便有些怨气,低声嘟囔道:“这些男人最混账了,只图自己快活,怎么就……就这么不小心……”

    她毕竟是个未嫁过人的姑娘,说着说着,自己的脸先就红了。

    婉儿轻轻摇了摇头,道:“不行!你方才也听到了,他马上就要离开洛阳,有大事要做,如何分身顾及于我?再说,这件事,他能有什么主意?徒然让他分神罢了。你放心,我已经想到了办法,我一定能保住我的孩子!”

    这一刻,她黑若点漆、清澈无比的双眸中流露出的是温柔而决绝的光,这个气质如月光般柔弱的女子,为了保护她的孩子,发出的是裂土难憾、坚逾金石的声音。没有人会怀疑,如果有人试图伤害她的孩子,她就会像一头发怒的母狮,毫不犹豫地扑出去。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