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昏君

第九百三十八章 昏君

    翌rì一早,病体已然痊愈的杨帆正要返回千骑营,宫中便有人来传旨宣他入宫。

    杨帆在宫里一直待到近午,才和户部、刑部、工部、御史台的诸多官员一起乱烘烘地离开皇宫,众官员都脚步匆匆,急急赶回部衙,急着把这个消息说与本衙长官和走动很近的所有官员:

    皇帝已决意迁都了!不,不是决意,是已经着手迁都了!

    武懿宗也参加了在武成殿召开的御前会议,在见到杨帆的时候,武懿宗的脸sè马上忽青忽白地变幻起来,仿佛脸上开了一个大染坊,但是他并没有如杨帆所想,马上恶狠狠地扑上来疯狗般撕咬,这倒令杨帆有些意外。

    杨帆已经知道那座青楼的jì女和piáo客都受了牵连,由此举动,便可以揣测出武懿宗虽然会对他行报复之举,但绝不会大张旗鼓,他已经在自己面前丢尽了脸,绝不会再在洛阳所有百姓面前继续丢人。

    但是当时他那泼皮无赖般的行径,是有好几位朝廷大员看在眼中的,官场上是肯定传开了,所以杨帆估计他在宫里面见到自己时必无许多顾忌,说不定马上就会像上次一样当场动手。

    却不想武懿宗居然懂得隐忍了,这令杨帆对他刮目相看。杨帆不怕一个自己只要一跺脚,就会冲着他狂吠不止的疯狗,可是若这疯狗懂得了隐忍,由疯狗进化成毒蛇,倒是不可不防了。

    皇帝召集他们来不是议事的,是直接下令,命令他们马上交接手头事务,次rì一早启程,前往长安安排迁都前的各种准备事宜。

    武懿宗一听,就顾不上盯着杨帆发狠了。姑母果然决定迁都。他就是迁都先遣官的一员,皇帝迁回长安,他这个禁军将领就没有遥领洛阳地方屯军的道理,这支军队必须得交给南衙。

    通过迁都,皇帝连削带打,既削了他的势,又壮大了政事堂的势,而宰相们权力得以扩张,实际上就是壮大了李唐家族的力量。武懿宗现在脑子里转悠的都是如何利用先遣之机在长安攫取权力,哪还顾得上杨帆。

    杨帆离开皇宫后马上吩咐一名亲兵前往千骑营送信。告诉司马许良,移交玄武门防务,收拾行装准备拔营。差了一名亲兵奔千骑营后。杨帆便匆匆回了杨府,一进门便吩咐:“去,把古大、古二、古三还有古姑娘叫到书房来!”

    古氏三兄弟的防区在杨府外宅,来得最快,很快他们就昂首挺胸地站到了杨帆面前。一个个jīng神抖擞、意气飞扬,看着杨帆的眼神儿,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亲切与欢喜。

    阿郎睡在他们妹子怀里被满宅的人看在眼里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照理说,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该去把这个占他们妹子便宜坏他们妹子清白的王八蛋狠狠扁上一顿。但是……三兄弟却是心花怒放。

    府中奴婢下人们略显异样的眼光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他们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发现阿郎的时候,他们是在房上。而且阿郎还生着病,如果他做了“坏事”怕也有限,如果是在床上……,那就完美了。

    千万不要以为古氏兄弟这是攀附权贵,把自己的亲妹妹往火坑里推。其实他们根本没想过如果妹妹成了阿郎的女人。他们能从中捞到什么好处,他们开心。是由衷的替自己妹子开心。

    他们三兄弟中,最小的老三家里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可小妹还小姑独处,早就过了适婚年龄了,三兄弟疼爱妹妹,不替她着急才怪。如今妹子这岁数,再加上她的身份,高不成低不就的,可嫁谁才好?

    如今只要小妹愿意嫁,而且那人是个带把儿的,他们就谢天谢地谢祖宗了,更何况那人是杨帆呢,这等身份地位且又年轻英俊,在他们看来,小妹不知多有福气,才捡到一个如此完美的良人。

    至于说做不了正妻什么的,在他们心里压根就没考虑过,以阿郎的身份地位,他们古家的女儿做妾都是高攀了,原先是奴籍的人,哪怕是被抬作民籍,普通人家也不会愿意娶他们家的女子为妻,这影响怎么也得做上两代良民,才能渐渐清除。

    更不要觉得他们有一身十步杀一人的超卓武功就如何,武技高手从来就不是正统社会里地位与身份的象征。传奇小说里的游侠儿,大都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贵主人。游侠儿是最远离社会秩序的一群人,他们一再宣扬如何的蔑视礼法、轻视权贵、无视尊卑,恰恰证明他们地位的低下和身份的卑贱。

    正如男尊女卑的时代,妒妇悍妇固然有,却是少得可怜,正因为少,偶尔出一个妒妇悍妇才会被文人引为奇事记载下来。被宣扬的永远不是人们司空见惯的。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人,不是脑子进水的妖怪,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不合时宜的怪想法。

    三兄弟的武功,杨帆见识过,每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如果以一敌二,他可能就只有略占上风,如果三兄弟一起出手,他必败无疑,所以对三兄弟的身手他是很信任的,但是说到脑筋……杨帆更相信古姑娘一些。

    所以一见三兄弟到齐,杨帆不等古姑娘赶来,便说明了召集他们的用意:“我马上就得去长安,你们回去收拾行装,午后启行。”

    三兄弟毫不犹豫,恭声应道:“是!”

    杨帆又道:“我明rì才走,你们先我一步,有事需要你们去做,具体需要做些什么,我会说给古姑娘听,到时,你们听令妹安排就是。”

    古氏三兄弟连连点头,心中只想:“我们这些做大舅哥的终究不及小妹跟他亲啊!”

    三兄弟出门的时候,恰好一身绿袄短打的古竹婷匆匆赶来,老大向妹妹挤了挤眼睛,老二向妹妹翘了翘大拇哥儿,老三则向妹妹扮了个鬼脸,面对三位兄长的善意取笑,古竹婷的俏脸登时爬上两抹红晕。

    杨帆对她的承诺。她还没有说给家里人听呢,她要把这份幸福与欢喜藏在心里,一个人在午夜的时候捧出来慢慢品味。她要等着阿郎公开实现他的承诺时,再把这件事变成送给家人的一个惊喜。

    不过,在古氏三兄弟除了杀人时机jǐng老练,平素简单到极点的脑袋里,妹子都抱着阿郎睡了一夜了,这清白女儿身理所当然就是他的了,那还用想么?他不要都不行,他要是敢不要。三兄弟就……

    当然啦,阿郎对古氏一家有重如山岳的大恩,一辈子都还不清。无论他做了什么,都不能跟他动粗的。不过……阿郎那么好的人,也不可能委屈了妹子不是?

    “阿郎!”

    古竹婷红着脸蛋儿对杨帆说了一声,长长的眼睫毛便垂下去,盯着自己的脚尖。脚尖儿在青砖上划着圈儿,那小儿女的羞态别样迷人。

    可惜她一番媚眼儿都做给瞎子看了,杨帆正趴在案上提着一枝笔涂涂抹抹,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头也不抬地对她道:“今rì入宫,我得皇帝旨意。明rì一早就要去长安,这一去,估摸着一年都回不来。”

    古竹婷“啊”了一声。俏脸顿时刷白。她因女子身份方便出入内宅,一直负责着内宅的jǐng戒,那就不可能跟阿郎走了,阿郎这一去要一年,那……

    杨帆继续道:“我方才已经跟你三位兄长说了。你和他们三个下午就走,先我一步赶去长安。替我做一件大事。”

    古竹婷的心马上从地狱飞回了天堂,这不是意味着不但能长伴郎君左右,而且这段时间没有别人只有自己?重新活过来的古竹婷眼中氤氲的雾气还未散尽,便脆生生地答应一声:“是!”

    抿了抿嘴唇,古竹婷忍不住道:“女皇事先没有半点口风透露,未经满朝文武廷议,迁都这么大的事情,说办就办了,果然是乾纲独断呢!”她的心里甜滋滋地又加了一句:“皇帝英明!”

    “哦?”

    正笔走龙蛇的杨帆笔尖一顿,抬头看了她一眼,轻笑道:“这你可说错了,迁都这么大的事情,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教、建筑、漕运……,还要说服那些在洛阳利益太多不愿迁都的王公大臣,牵涉的面儿实在是太广了。

    稳妥的办法,应该通过廷议,再动用举国之力来安排。如果放在十年……不,哪怕是五年前,皇dì dū会这么做,如今给满朝文武来了个‘先斩后奏’,不是因为皇帝乾纲独断,恰恰是因为她已经没有把握左右所有人的意见,才来个既定事实,叫人无从阻拦。”

    “哦……”

    古竹婷柔柔地答应了一声,无限钦佩地道:“阿郎当真慧眼如炬,人家就一点儿都没看出来。”

    方才开口,固然是因为满心欢喜,也是想让阿郎觉得她不是一个女武夫,很明显,阿郎喜欢有智慧的女子。可是既然猜错了……,那也没关系,但凡男人,哪有不喜欢乖巧温顺仰慕崇拜他的女孩子的?

    杨帆低着头写东西,写着写着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古竹婷“噗嗤”一笑,笑得古姑娘一头雾水。

    杨帆觉察到古竹婷那小心翼翼、讨好卖乖的小心眼儿了,可他一点也不觉的讨厌,反而很开心。

    难怪小时候读史书,常常奇怪jiān臣明明jiān的尽人皆知,那昏君就是喜欢。现在他知道了,谁喜欢一个整天跟他顶牛儿,动不动就抢白他一番斥责他一番的人呢?要是jiān臣都像阿古这般可爱,他也宁愿做个昏君。

    其实,在杨家,他可不就是一位君王么?

    P:凌晨两更奉上,诚求月票、推荐票!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