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四十四章 三爷传人

第九百四十四章 三爷传人

    温婉柔弱的小村姑摇身一变成了浪荡江湖的女光棍,神情语气都有一种江湖人特有的彪悍,那种俐落洒脱、冷酷无情,绝无一点做作,乔木一看就知道,这个神情多变的女人的确是个**湖。

    古竹婷明媚的双眸带着一抹淡淡的轻蔑,向三人冷冷一扫,漫声说道:“人在江湖,就得有人在江湖的觉悟,技不如人就得任人宰割,这是江湖铁律。本姑娘不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善男信女,你们也甭指望我是活菩萨!”

    古竹婷根本无视乔林和乔森作势yù扑的姿势,晃着肩膀慢悠悠地向前踱去,一抬腿,那只极秀气的小蛮靴便踩到了榻前条凳上,古竹婷蛮腰轻折,俯首望着躺在榻上的乔木,道:“本姑娘十三岁手上就沾了人命,不问是非,不管对错,只要我的主人说要他死,那他就得死!这些年来,死在我手上的江湖好汉朝廷权贵不知凡几,就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吓我呀?”

    乔木咬着牙道:“乔某知道姑娘艺业惊人,与你放对断无幸理,何况姑娘你又救了乔某xìng命,只是……姑娘究竟为何而来,为何要冒充乔某人的外甥女儿,还请姑娘明白示下,若是误解了姑娘好意,乔某愿意致谦!”

    古竹婷慢慢直起腰来,微笑起来:“你这人本事不大,心眼儿倒是不少,不错!本姑娘的确是有所为而来,你们运气好,我家主人看上了你们,要不然,就算你们顺字门老老少少今儿全都死在场院上,我都不会多看一眼!”

    乔木心中一紧,急忙又问:“你家主人?他是谁,他想要什么?”

    乔林和乔森听了也是心中凛然,这么可怕的女人,身后居然还有一个主人,这个主人只派了一个人就打得蛟龙会落花流水,她的主人又该多么可怕?

    一时间,三兄弟心中都升起一种绝望无力的感觉,如果说面对蛟龙会的吞并他们还有一拼的勇气,面对这个只派出一个娇怯怯的小女人,就把他们心中不可战胜的强敌蛟龙会打得落花流水的人,他们又拿什么去抵抗?

    古竹婷“嗤”地一笑,讥诮地道:“乔帮主,顺字门这块招牌,你还真是看的比命都重啊。你不用紧张,我的主人可不是想吞了你的顺字门,而是想帮你顺字门在灞上码头重新立起字号。”

    古竹婷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很幸运,本来……我家主人完全可以扶持一个大一些的帮派,那会省下不少力气。不过……我家主人意外发现,顺字门曾经是三爷属下,作为三爷的传人,我家主人却不好不顾这份香火情了。”

    乔家三兄弟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三爷究竟是何许人。虬髯客的时代对他们来说已经太遥远了,虬髯客逍遥海外的时候,他们三兄弟还没出生呢。但是,作为水上霸主的顺字门曾经做过谁的旧属?只有一个虬髯客!

    所以,这个被自己人尊称为三爷,外人则多称他为虬髯客的奇人还是很快就被他们想了起来,三兄弟几乎不约而同地惊呼一声,齐声道:“张三爷?虬髯客!”

    古竹婷浅浅一笑:“没错,就是这位三爷。除了他,还有谁配称三爷?”

    乔氏三兄弟呆住了,虬髯客在他们的记忆里早就成了一个传说。他们幼年的时候曾经趴在祖父膝上,听他讲过那个奇人的故事。很多年以后,他们已白发苍苍为人祖父,这时却忽然跑来一个人,告诉他们说,他是那位传说中的奇人的后人。

    然而……如果不是那位在烽烟处处反王并起的年代一统绿林道,登上总瓢把子宝座的那位江湖奇人,又有谁的后人能有这样无法想像的武功?几乎是一瞬间,他们就相信了古竹婷的话。

    乔木用极大的理智才控制住自己的震惊,可他颤抖的声音还是**了他心中的惊骇:“你……你家主人是张三爷的后人?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古竹婷淡淡地道:“顺字门败落的已经太久了,这江湖也乱的太久了,我家主人要整合灞上,打起顺字门的旗号,一统江湖!”

    房间里顿时静下来,惊愕许久,乔帮主的神sè才渐渐恢复了冷静,他沉声道:“你们……想造反?”

    不怪他这么想,当初张仲坚收服顺字门,就是为了谋夺天下,结果大事未成,只好远走海外,乔家如果不是因为和张仲坚走的太近,也不至于分拆顺字门,最终败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要做大事就要有失败的准备,乔家人没有因为不曾封王封侯反而rì趋败落去怨恨虬髯客,甚至依旧对他充满敬仰,但这并不表示他们这些从未见过虬髯客的人,会因为虬髯客的一个名号便死心踏地的忠于他的后人,继续造反大业。

    古竹婷道:“三爷的时代早就过去了,我家主人并不是想领着你们造反,而是想做你们的‘漕口’,帮你们把‘顺字门’做大,直到顺字门重新崛起,吞并各大漕帮,恢复昔rì荣光!”

    让顺字门恢复昔rì荣光?

    在乔家三兄弟心里,这是他们连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事情,此刻却从古竹婷口中平平淡淡地说了出来,就像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时间竟令他们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尤其让他们惊讶的是,那位张三爷的传人居然要做他们的漕口。

    漕口是什么?如今的顺字门是没有漕口的,所以才越混越惨。那些有实力的中大型帮派才有漕口,帮派中分为漕拳和漕口两部分。漕拳是漕帮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些**船弄舟、在风浪中打拼的江湖汉子都是漕拳。

    而漕口就是漕帮中的文人。这些文人不是吟诗作赋附庸风雅的文人,而是在官场中做官或者有人脉的文人,官字两张口,漕口就是从官府里争得一口的意思,只有背后有权贵官绅为他们撑腰的帮派,才能抵挡层层盘剥,混的风生水起。

    如果真能找到一个漕口,在官场中有个靠山,那当然是乔木求之不得的事,但顺字门被人觊觎久矣,他还是不敢相信天下掉下块大馅饼。乔木jǐng惕地道:“你说的是真的?不是想趁机吞并我顺字门?”

    古竹婷眨眨眼道:“旗号依旧叫顺字门,门主依旧是你乔木,这样子也能吞并你们么?”

    乔林和乔森对视一眼,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乔木的心跳也加快了,他强自克制着自己,想了想道:“今rì姑娘帮我们解了围,可也得罪了蛟龙会,说不定一会儿他们就会有更多的人赶来报复,你们……应付得来?”

    古竹婷微微一笑,道:“不然,我们为什么来?灞上恶霸成群,大帮是大恶霸,小帮是小恶霸,在这恶霸窝子里,你以为本姑娘是打算以德服人吗?我既然来了,就有比他们更强大的武力!”

    乔木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道:“姑娘,在灞上,强大的武力能够解决一定的问题,但是决定不了根本的问题。蛟龙会在长安府,有官方势力做后台。我们可不是啸聚山林的土匪强盗,要在官家眼皮子底下吃饭的,只要一个巡检、三五个捕快,任你再强大的武力都没了用处。”

    古竹婷轻轻摇摇头,怜悯地道:“难怪顺字门落到今rì这般田地,乔帮主的脑筋真的不太够用。我方才已经说过了,我家主人是要做你们的漕口,在官方上没点势力,能做得了漕口?”

    乔木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紧张地道:“你家主人是做官的?比得上蛟龙会的后台?”

    古竹婷问道:“你知道蛟龙会的后台是谁么?”

    乔木一怔,摇头道:“不知道,这种事一向都是漕帮的最高机密,旁人哪里晓得。”

    古竹婷笑了笑,伸出一根葱白青玉似的纤纤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鼻尖,道:“我知道,蛟龙会在官方的后台是长安府司录参军楚天行。我来的时候,已经知会了观仁坊独孤家,他们会派人去敲打敲打那位楚参军的。”

    乔帮主听了,一张嘴顿时张得像是一头河马,失声叫道:“观仁坊独孤世家!你……你家主人竟然是独孤世家的人?”

    乔林和乔森也像拉风箱似的喘起了粗气,独孤世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看上“顺字门”的竟然是独孤世家。如果说虬髯客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传说,那独孤世家就是现实中的传说。像那样高高在上仰望难及的大世家,会低下头来俯瞰灞上镇的这些小蝼蚁?

    他们方才还在担心会被人吞没,真是可笑。一个富可敌国的大富豪,忽然发了善心,想往他们只有几文钱的破碗里丢块金子,他们居然抱紧了破碗,担心反被人抢走了那几文钱。如果有独孤世家做后台……

    巨大的幸福感,让这三个**湖都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他们已经感动的眼泪汪汪了,古竹婷却又一锤子把他们砸晕了:“独孤世家?我可没说我是独孤世家的人,准确地说,独孤世家是我家主人的人!”

    乔木浑身哆嗦着问道:“你家主人是谁?他……他在哪里,乔某想马上拜望他!”

    古竹婷嫣然道:“我家主人么,这一两天就到了。”

    说到这里,古竹婷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欢喜,好象心花儿都要开了,她的身子也忍不住快要哆嗦起来:“阿郎就快到了,就快到了呢!”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