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四十六章 侵略如火

第九百四十六章 侵略如火

    李黑慢腾腾地地踱回自己的大宅,进了装饰粗犷如同聚义大厅的客堂,坐下来思量着今rì发生在顺字门的事儿,正思忖着,儿媳苗清儿忽然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一见李黑便大叫道:“公公,你回来了,你可回来了!”

    李黑虽是江湖人,但是家里规矩一向极严,一见儿媳只穿着一身适宜内宅私室的燕居常服,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尚未挽起,便大为不悦,蹙起眉头训斥道:“你怎么这副样子,太不成体统了!”

    他还没说完,儿媳便号啕大哭:“公公,金玉不见了,金玉不见了啊!”

    李黑一听吓得顿时浑身一颤,脸都白了,急忙问道:“不见了,怎么就不见了,你说清楚。”

    李黑就一个儿子,前年秋天过三门峡时落水而死,如今就只剩下一个宝贝孙子李金玉,这可是他李家唯一的血脉。李黑如今已经六十出头,虽然妻妾满堂,再想生个儿子却难了,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百年之后为他披麻带孝,全指着这个宝贝疙瘩呢。

    这个宝贝孙子可是李黑的心头肉,他现在是蛟龙会第二副会主,其实他本来是第一副会主,就是为了这个宝贝孙子,才交权养老的。

    他本来是管漕拳的,每年年初赴扬州,再从扬州回长安,整整九个月在外边,会里几千号兄弟都归他调度,地位仅次于文会主,实权足以与文会主分庭抗礼,就是为了能时常见到宝贝孙子,他才卸了差使主动让权。

    如今一听孙子不见了,李黑一股血腾地一下冲到头顶,头发梢都竖了起来,他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得儿媳跌跌撞撞扑到一边,李黑两腮的颊肉都突突地颤抖着,凶狠地喝道:“金玉怎么会不见的,说,你快说!”

    儿媳妇一见老公公连眼珠子都红了,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吓得都不敢哭了,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回答道:“金玉本来困了,可他一直不肯睡,吵着要等公公回来。儿媳哄了他半晌才睡着。儿媳把他放到炕上,叫nǎi娘看着,只是去沐浴一番。等儿媳再回到卧室时,就看见nǎi娘昏倒在地上,金玉他……他不见了!呜呜……”

    李黑疼得心如刀割,他是跑了一辈子江湖的人,一听儿媳这么说。心中便有了分寸,他知道,这事儿绝不会是人贩子的干的,人贩子少有跑到人家直接偷孩子的,再说李家是什么地方,不说是龙潭虎穴。也不是什么人都敢闯的,能跑到李家打昏nǎi娘,神不知鬼不觉地带了一个孩子离开。岂能是偷鸡摸狗之辈?

    李黑知道,对方的目的一定不是孩子,而是冲他而来的。只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要钱,便散尽家财也无妨。只要保住他的大孙子。怕就怕对方是为仇而来,那他的宝贝孙子可就凶多吉少了。在水上混了一辈子,李黑这双手也是沾过几十条人命的。

    李黑只急得心口发热,好像一口血都要喷出来,这时一个宅中护卫蹬蹬蹬地跑进来,大声禀报道:“黑爷,小郎君……小郎君……”

    李黑如猛虎一般扑过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子,颤声道:“金玉怎么了?”

    那人手指外边,气喘喘地道:“有……有个人抱着小郎君回来了。”

    李黑霍然扭头望去,就见一条极魁梧的汉子,在宅中十几个打手的包围下,迈着稳稳当当的步子走过来,怀中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娃娃……

    ※※※※※※※※※※※※※※※※※※※※※※※※※※※※

    蛟龙会第一副会主严世维沉着脸回到家中,顺手解下长袍交给迎上来的侍婢,一边走向内室,一边解着腰间革带,心事重重。

    他本来是第二副会主,一向陪着会主坐镇长安,地位上排第二,实权的话,比排位在他之下的三会主君如颜其实都要逊上一筹。

    结果,李黑因为儿子死了,交出了他的权力,于是他一跃成为蛟龙会第一副会主。

    漕帮之中,最重者只有漕拳和漕口,这是帮主的左膀右臂。君如颜掌漕口,李黑掌漕拳,他这个第二副会主的地位就尴尬的很。能够接掌漕拳,他欣喜若狂,可是李黑从他爹那辈儿就掌漕拳,父子两代经营数十年,心腹众多,根基深厚,如今李黑虽然交出了大权,可是对这些江湖好汉依旧有着极大的控制力,他严世维这个漕拳舵把子当的名不符实。

    经过一年多的苦心经营,他才掌握了一定的实力,拉拢到两三百人成了自己的心腹,就是今rì想要依仗武力吞并顺字门的那些人。文会主有意吞并顺字门时,他拍着胸脯包揽下来,他本以为对付一个顺字门轻而易举,谁知却丢尽了蛟龙会的面子。

    今晚议事,他本来主张立即还以颜sè,召集蛟龙会的人马踏平顺字门,可是依旧掌握着蛟龙会大部分武力的李黑却极力反对,这分明就是有意想看他的笑话。

    要驯服那些桀骜不驯的江湖汉子,凭的是手段、靠的是威望,李黑削他脸面,就是不想真的放权。他***,他孙子还在吃nǎi呢,这个老不死的究竟想干什么,难道还想撑到他孙子长大chéng rén,再把漕拳舵把子的位子夺回去?

    严世维沉着脸sè绕过内室,一抬头,忽地怔住。

    灯光下,一个国字脸、浓眉如墨的大汉正坐在桌前灯下,严世维每晚睡前都会喝一碗rǔ酪,此刻,丫环端来放好的那碗rǔ酪正端在那个大汉手中,有滋有味儿地品着。

    那人抬起头,一双锐利有如鹰隼的眼睛盯着严世维,微笑道:“严会主才回来么?我可候你多时了!”

    严世维惊骇的目光从那人身上又落到横亘于桌上的那口长剑,惊呼一声,急急便退,大叫道:“来人!有刺客!快来人!”

    随着严世维的一声大喝,府上打手纷纷闻jǐng而至,手持棍棒刀剑向卧室里扑去。卧房内噼啪轰隆、乒乓作响,桌椅破碎的声音,什物抛砸的声音、拳掌相交的声音、兵刃碰撞的声音,叱咤喝骂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喀喇”一声,木画屏上也被桌子破碎的一角砸破了一个大窟窿。

    仅仅片刻,暴风骤雨般的声音便停止了,卧房里一片寂静。严世维站在堂上,四个持刀护卫将他团团护在中间,耳听着卧房内寂然一片,几人不禁面面相觑。

    “去!看看里边怎么样了?”

    严世维心惊胆战地推了推身前两个护卫,两个护卫攥着刀,硬着头皮绕过屏风,环目四顾,只见卧房内一片狼籍,闯进去的七八名打手有的趴在榻上,有的软绵绵挂在帐顶,有的头下脚上地倒挂在梳妆台上,有的压在满地木屑上,还有一个倚着屏风坐在地上,一个个全都晕迷不醒,而那闯进卧房的大汉却不见了。

    “副会主,那……那人不见了!”

    两个护卫如见鬼魅,又惊又怕地盯着室内,生怕那人妖邪一般突然从一片虚无中跃出来。

    “不见了?怎么可能!”

    严世维这间卧室,唯一通道就在堂屋这边,里边既没有小门也没有窗户,偌大一个活人怎么可能就不见了?

    严世维急急冲过去一看,室内能打碎的都打碎了,帷帐也落在地上,确实没有一处可以藏人的地方。四名侍卫和严世维怔怔地看着房中,严世维突然打个冷战,失声道:“莫非……莫非是什么妖魅邪物?”

    旁边一人探头探脑地往狼籍不堪的卧室里看,对严世维道:“这里边有妖魅邪物么?那副会主该请个道士来做场法事。”

    “放屁!你……啊!”

    严世维怒不可遏,正要扭头喝骂,忽然发现说话的那人根本不是他的侍卫,那个侍卫不知何时已软倒在地,不省人事。站在那个位置好奇地向卧室中打量的,赫然就是方才从卧房内消失的那个男人……

    ※※※※※※※※※※※※※※※※※※※※※※※※※※

    天快亮的时候,蛟龙会君副会主的家门被人急不可耐地敲响,大约一柱香的功夫之后,君如颜急匆匆地走出家门,带着数十号明火执仗的打手赶往文会主家。

    半路上,正遇到从另一条巷子里出来的李黑,李黑也带着几十号人,两个人碰面并没有说话,只是神sè冷竣地点点头,便合作一路向文会主家赶去。不一会儿,严世维也出现在镇上,带着几十号打手,一个个yīn沉着脸sè,脚步匆匆而去,方向也是文会主家。

    早起的人发现了异样,马上联想到了昨天蛟龙会吃的那个大亏,难道……蛟龙会把他们向顺字门发难报复的时间定在了今天凌晨?

    好奇和兴奋像一只叫chūn的猫儿,挠得他们心神不宁,他们纷纷知会左邻右舍,一个个眼巴巴地等着,但是一直等到rì上三竿,他们也没见到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杀奔顺字门,却得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蛟龙会会主文长兴……死了!

    最先发现文会主之死的是文家八姨娘和九姨娘,文会主的八夫人和九夫人是一对孪生姐妹,原本是跑江湖卖解的,后被文会主看中收为婆娘,文会主最喜欢让这对孪生姐妹侍寝。

    昨夜是这两姐妹侍候枕席的,今儿天蒙蒙亮的时候九姨娘要起夜,这才发现睡在她们中间的文会主已然死去。文会主无伤无痕,寿终正寝,享年,四十二岁!

    P:诚求月票、推荐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