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对台戏

第九百四十八章 对台戏

    平康坊就在长安朝廷六部及多个衙门所在地的斜对面,有了地利之便,才方便官员们出入,狎伎弄倌、风流饮宴。唐朝时候不禁官员**,而且以之为时尚,官员是游逛青楼的主力军,也就难怪平康坊成为长安城烟花柳巷的集中地了。

    能在平康坊挂牌shì酒的中原女子,不只俏眉雅目、体态风流,而且xiōng怀锦绣,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jīng。有那西域女子不以文采见长,却也是jīng擅歌舞步步生莲,只会做皮肉生意的在这里可没有她们的一席之地。

    只是,此刻长安的官员士绅、世家耋老济济一堂,却既无琼女姮娥字字珠玑吟诗作赋,也没有西域胡姬一曲妙舞动人心魄,在众人面前缓缓踱步,拿腔作调的是个身材不高jīng瘦如猴的半百男子,正是河内王武懿宗。

    武懿宗知道今天杨帆一行人赶到长安,所以提前把长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请了来,河内王下贴相邀,谁能不给这个面子,所以长安府尹柳徇天以及陪都全部高级官员、有封爵的皇亲贵戚,还有当地的名流世绅、世家耋老全数出席。

    “圣人明年可能会回长安来住一段rì子,是以本王先行一步,宫室破旧得修缮一番,道路残缺要平整拓宽,各处河道要疏浚畅通,漕运方面尤其不能出岔子,满朝文武大员随行,又有jīng兵数万,可不能闹出没有粮米供应的事来!”

    武懿宗是有意给杨帆和与杨帆走在一起的刑部、御史台官员难堪,拖住这些人不去接迎,但是这种不和,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自然不能明说,所以要给自己找了个名头。于是这饮宴就变成了训话。

    “户部、工部都派了人来,将配合本王整治旧都。长安地方官员、驻军将领、以及各位皇亲国戚、权贵士绅、豪门耋老,还望能够大力配合本王,如果在此过程中,有谁做事不力,或者试图拖本王的后tuǐ,本王可把丑话说在头里,到时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哈哈哈,满堂佳丽。叫人眼花缭乱呐,胡嬷嬷,你们莳花馆果然名不虚传,我看当得起平康坊里第一家了,来来来。快请姑娘们为我们舞上一曲胡旋,胡旋总要胡姬舞来才算原汁原味儿!”

    武懿宗一句狠话刚刚摞下,对面忽然传来一阵说笑声,扭头一看,武懿宗不禁瞪大了眼睛。

    一道矮墙相隔,就是毗邻的莳花馆,同样是二楼。同样是最大的一处房间,轩窗尽开,里面的人从这里看乃是侧坐,朝向并不是这边。窗口还拉着条近乎透明的帷,里面端坐数人,一眼就能看清面目,中间一人赫然就是杨帆。

    杨帆让许良、马桥等人先率三军去长安宫城的玄武门处驻扎。以前在玄武门外就有禁军营房,此时自然归他们所有了。只是因为自从皇帝迁都洛阳,此处营房久无人住,年久失修,还需要工部着人修缮,眼下只好凑和着。

    御史台和刑部的官员也在胡元礼、陈东的安排下,在该衙所属的长安官衙入住了,杨帆则拉着陈东、孙宇轩、胡元礼、时雨、文傲等人到了平康坊,或许是巧合,他们所选择的地方正与武懿宗宴客所在毗邻。

    虽然一墙相隔,分属两家青楼,但是曲乐之声可以相闻、歌舞之态可以互见,犹如在打擂台一般。

    武懿宗万万没有想到杨帆等人灰溜溜地赶到长安,没有一个长安大员前往接迎,他们没有愤懑不平,居然在此自得其乐,而且巧之又巧地出现在他的隔壁。在座的独孤宇飞快地扫了一眼在座的客人,见众人脸上都lù出怪异神态,嘴角便轻轻勾了起来,

    莳花馆里,老鸨见这客人这般大方,欢天喜地的答应着下去安排,很快,小厮们便鱼贯而入,水陆八珍,馔果俱列,满是丰盛菜肴,紧接着,八位金发蓝眼、冰肌雪肤的高鼻胡姬便散开来,准备翩然起舞。

    这些胡女个个身着桐布轻衫、头戴七彩珠帽,肩披葡萄纹长带,lù着**的细细小蛮腰,一时满堂妖娆,充满异域风情。她们以胡语先向杨帆等人致词,莺声燕语,也不知说的什么,只是声音极其委婉动听。

    紧接着,两厢早已就坐的乐师弹奏起来,八名胡姬便随着欢快有力的乐曲跳起了舞蹈。扬眉动目踏花毡,红汗交流珠帽偏。醉却东倾又西倒,双靴柔弱满灯前。环行急蹴皆应节,反手叉腰如却月……

    胡旋乐曲跳跃欢腾,刚劲有力,本来更适合男儿舞蹈,但是女子跳起来于刚劲之中别有一种飒爽英姿,再伴以她们扬眉动目、顾眄流盼的妩媚风情,胡帽尖尖配着尖尖的下巴,更是别有一番妖娆滋味直勾人心。

    杨帆自始至终不曾向墙外这边望上一眼,好象根本不知道武懿宗就在一墙之外对面青楼。就是胡元礼、陈东等人都只管抚须观舞,谈笑风生,也是个个不曾向这边看上一眼。

    队既然已经站了,那就不必再有回头的念想。他们能到今天这个地位,那也是在官场中打熬半生的人,还能不懂得这个道理?此时首鼠两端,也是没有退路的,反而连风骨气节都丢了。

    再者,刻意拖住长安官员,不使他们去迎接千骑、御史台和刑部官,虽然扫了别人颜面,可他堂堂王爷如此举动,这心xiōng也未免窄了,这几位心中何尝没有火气。

    武懿宗怔怔看了半晌,才狠狠回头,脚下步子加重,语气中也有了种克制不住的火气:“本王会与户部裘shì郎、工部侯shì郎共同负责长安宫室、街巷、道路、漕运的整治,各位……”

    “哈哈哈,好啊!跳得好、唱的好、说的也好!美人辛苦了,某赏你一杯!”

    一阵朗声大笑打断了武懿宗的话,武懿宗冷冷回头,就见杨帆举杯。正向一位胡姬招手大笑。

    这胡姬舞则舞矣,几时唱过又几时说过?两席若全不相干的话,杨帆这么说也罢了,现在两席主人分明在别苗头,杨帆这么一说,倒像是在讥讽武懿宗,武懿宗可不正在奋力踏足、举臂挥遒,高声训话么?

    武懿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可杨帆这么说他也只能听着。杨帆可没留话柄给他,如果怒气冲冲上前搭话,又有什么罪名治他?而且上次温柔坊里一番遭遇,武懿宗可是深知这杨帆横起来是不要命的,确实不怕他。

    到那时不但奈何不了杨帆。反而更趁了他的心意:“你们既然都在这里,既然见了面,可不正该替我接风?”到那时,他堂堂河内王也成了接风洗尘的一名陪客,无端抬了杨帆的身价。

    胡旋已罢,乐曲改奏轻柔丝乐,堂前换了两个美丽的胡姬轻歌曼舞。二女鲜丽妖娆,脸上笑颜润漾,舞态自若,步履轻盈。犹如风中曼摆的杨柳枝。其他六名美貌的胡姬撤下换了衣衫,散入座席,分别坐在杨帆、陈东等人面前,捧起巨觞,温柔劝酒。

    杨帆和孙宇轩、时雨三人还好。举止比较矜持些,陈东和胡元礼那两个老不修乍遇此“山珍海味大鱼大肉”。哪里还把持得住,已经让那胡姬美人把那宛宛丰tún坐在他们膝上,也不怕压坏了他们的老胳膊老tuǐ儿。

    他们的手更是探进了人家姑娘丰满雪白的xiōng膛,酒照喝,不过得要美人儿以“皮杯儿”度酒,菜照吃,不过得叫美人儿持箸来喂,那种香艳劲儿,与一墙之隔的这边一个个正襟危坐连酒菜都未动过几筷,只管听武懿宗耀武扬威训话的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就是文傲文推官,一开始虽还有些拘束,可是一见其他几人的丑行恶态,也就豁出去了,他是一个小小推官,河内王认得他是老几?眼下不站队,先就要完蛋,想到这里,文推官把心一横,今朝有酒今朝醉。

    那刚刚舞蹈已毕,粉颈嫣颊香汗腻腻的美人儿巧笑嫣然地探过雀舌,把一口美酒度入他的口中,文推官就势一把搂住这丰满胡姬姑娘的柔腴腰肢,另一只手探进她的xiōng口,抓住软绵绵硕大一团粉腻,在胡姬的一声jiāo吟中,狠狠吮住了她的舌尖……

    如此穷形恶相,只气得武懿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若是继续说,杨帆那边正在欣赏歌舞,配着他奚落的言语,倒像自己就是在众宾客面前歌舞献媚的一名舞姬,如果坐下,唤来胡姬歌舞,那又有效仿对方的感觉,一样落了下风,武懿宗一时进退两难。

    ※※※※※※※※※※※※※※※※※※※※※※※※※

    灞上各方势力在知道蛟龙会会主文长兴暴毙的消息之后,各帮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赶来吊唁,就连平素与蛟龙会不睦的帮派也闻风而来,再如何不和睦,也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人死为大,总该来吊唁一番的。

    当然,那些比蛟龙会势力更大的帮派还有那些平素与蛟龙会不睦的帮派,完全可以派一个人来代表,之所以这么隆重,其实谁都明白,不是死去的文帮主面子大,而是因为他们想来一探究竟,想知道文帮主究竟怎么死的,眼见为实嘛。

    “天鹰帮主来了!”

    吊唁的人群忽然一阵sāo动,自发地闪开一条道路,一个身着黑sè长袍,三绺长髯、重眉阔口的中年人带着一群人缓缓走来,后边随行的人都是天鹰帮中的重要人物,漕口掌舵徐林也在其中。

    此外,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看起来十七八岁年纪,这女子身材修长,玉罗衫子玉罗裙,行走间下裳里还隐隐lù出一条裹着双tuǐ的白绸细裈,雪白的绸袖窄而贴身,双手束有铜皮护腕,竟是一副武人打扮。

    这一身武人短打的姑娘,纤腰紧致、xiōng脯浑圆,长tuǐ翘tún,虽只五六分的姿sè,但身材之美倒可评得八分。只是她细chún高颧,微显刻薄,一双凤尾杏眼也习惯xìng地微微吊着,怎么看都有一种跋扈之气,此人正是天鹰帮帮主魏永唐之女魏小筱。

    “岳丈、小筱,你们来了!”

    文斌一见来人,如见亲人,喜出望外地迎上前去。魏永唐点点头,轻轻一拍文斌的肩膀,目光扫向一旁腰系孝带的李黑和严世维,沉声道:“文会主的死因,可查清楚了?”

    这口wěn,好象文长兴一死,他就能当得了蛟龙会的家,李黑暗自不悦,淡然答道:“身上无伤,体内无毒,找不出任何死因!”

    魏小筱抢白道:“还找什么死因,昨rì才跟顺字门结了仇,今天文叔叔就出事了,这分明是顺字门的人做的手脚。”

    魏小筱嘴角噙着冷厉的笑容,一双眉毛吊得更高了:“你们现在就该去灭了顺字门,把那个贱女人挑了脚筋卖进窑子,乔家三兄弟全都绑上石头沉河。蛟龙会两千多号弟兄,居然就这么看着,也不怕灞上各路英雄笑话!”

    P:求月票、推荐票!.

    书网∷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T!。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