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五十章 机心

第九百五十章 机心

    君如颜听的毛骨竦然,胆战心惊地道:“楚司录,灞上不过是一群靠水吃饭的苦哈哈,就那点儿好处,至于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儿?究竟是什么大人物看中了灞上,连您都要忌惮三分?”

    楚天行冷笑一声道:“忌惮?忌惮个屁!我也配忌惮,我要是真倒了霉,绝对不会是因为有人想对付我,而是因为我躲的慢,被扫进风尾,做了池鱼!我告诉你,我现在恨不得逃得远远儿的,要不是……”

    楚天行好象惟恐隔墙有耳似的,下意识地向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要不是我身在司录参军位上,有些事绕不过我,所以人家跟我提前打了声招呼,我连与闻其事的资格都没有。”

    君如颜深知楚天行的xìng格为人,此人绝不是喳喳呼呼大惊小怪的人,如果他能说的这么严重,那么事实真相一定比他透lù出来的还要严重,君如颜也不禁惊肉跳起来。可他想不通,灞上那点利益,对他们而言是极丰厚了,可是对更高层次的权贵,应该没有什么吸引力才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楚天行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困huò,苦笑道:“你别问我,不是我不想说,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大人物盯上了灞上,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他想要用什么样的手段。”

    楚天行叹了口气道:“一只小蚂蚁,在它眼里,一根草就是一棵大树,一块岩石就是一座难以攀爬的高峰,一条小溪就是无法愈越的大海。它的眼界之内,怎么可能看得到一棵真正的大树是什么模样,一座真正的大山会有多高?”

    君如颜听得目瞪口呆,在他眼中,长安司录参军已经踞伏在高高的悬崖峭壁之上,俯瞰万物生灵的一只秃鹫了,可他却把自己形容成一只行走在石隙中的小蚂蚁,一股莫名的寒意顿时袭上了他的心头。

    君如颜颤声道:“楚司录,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楚天行狠狠地道:“如果不是因为咱们两个是一条绳上的蜢蚱,这番话我是不会对你透lù分毫的。你听过了就算,要把它烂在肚子里,一句都不可对人吐lù。否则,不等别人把你辗成齑粉,我就先要了你的小命!”

    君如颜jī灵灵打个冷颤,连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那我……”

    楚天行一字一句地道:“离开蛟龙会,从现在开始,避门不出,不见外客!唯有如此,才能避祸!”

    君如颜听得心头凛凛,可是想到每个月从蛟龙会拿的丰厚收入,又颇为不舍,是以为难地道:“那……那咱们什么时候才可以……”

    楚天行声sè俱厉地道:“混帐东西,舍命不舍财吗?如果到了风平浪静的时候,我会不告诉你?如果在这场风bō中,我连自己都保不住,你还指望什么?快滚,马上回家,就算灞上天塌地陷,你也不闻不问!”

    在长安府位高权重的楚司录,现在最担心的居然是在这场不知所谓风bō中能不能幸免于难,在君如颜心中确实无法想像这会是一场什么样的大风bō,但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楚司录在这场风bō中都只是一只小蚂蚁,那他就连个屁都不是。

    君如颜连声答应着,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心里只徘徊着一个念头:“避门不出,不见外客!唯有如此,才能避祸!”

    ※※※※※※※※※※※※※※※※※※※※※※※※※※

    莳花馆里,红裙扬动,广袖轻舒,乐曲也变成了靡靡之音。

    在座客人酒过三巡之后,都变得放浪形骸起来,对面楼上武懿宗的训话,在这一片笙歌漫舞之中成了一个绝大的笑话,武懿宗已经铁青着脸sè匆匆结束了酒宴,此刻对面楼上一片空空,陈东等人更是无拘无束了。

    坐在时雨身旁的是一位高盘云髻的金发胡姬,宝石蓝的双眸,椎形美玉的鼻梁,尤其是半敞的衣衫内堆雪般高高耸起的两团尤其乍眼。不过,时御史坐在那儿,对旁边这样明丽照人的美人儿却恍若不见,意气十分消沉。

    杨帆笑着向他举杯道:“时兄,请酒。”

    时雨正若有所思,闻言连忙举杯,强挤出一副笑容,敷衍地向杨帆还敬了一下。

    杨帆笑道:“怎么,时兄对身边这位美人儿不甚满意么?”

    时雨忙摇手道:“不不不,二郎莫要多想,时某只是一路舟车,身子有些乏了。”

    杨帆哈哈笑道:“时兄正当壮年,你看胡元、陈兄,这两个老不修兴致勃勃的,他们还没说乏,你怎么就乏了?”

    这时候,陈东正埋首在一个胡姬能闷死人的丰满xiōng脯上,逐wěn着两粒红葡萄,wěn得那胡姬吃吃jiāo笑不休,而胡元礼已经醉了八成,两眼发直,摇摇晃晃地坐在那儿,像个不倒瓮,两颊上全是红红的chún印。

    时雨苦笑两声,微微摇头。

    这时,文推官把手从一位妖娆胡姬tún后裙内抽回来,笑眯眯地道:“二郎有所不知,时兄所喜者是端庄温婉的女子,这些胡姬虽然妖娆,却未必合乎他的口味呢。”

    时雨眉头一蹙,杨帆已然笑道:“这有何难,莳花馆里又并非都是胡姬,美人儿,快去,帮我们这位时兄选一个端庄温柔,习得诗词歌赋的才女来!”

    杨帆身旁有一个身着薄如蝉翼的纱罗衫襦女子,原是在场上作胡旋之舞的一个胡姬,舞蹈已毕换过衣裳才来他身边服shì。这胡姬生了一张瓜子脸,金发碧眼、容颜俏丽,瞧来只有十六七岁模样,笑容十分甜美。

    只是从身材上看,中原十七八岁的女子可没有一个能与她相比,一条缤纷艳丽、紧身无带的诃子裹束着她丰满的**,雪肌晶莹,rǔ沟深陷,若换了中原女子,非得三十出头的shu女,否则休想有这般惊心动魄的火辣。

    这小胡姬是懂得汉话的,杨帆说罢在她翘tún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小胡姬便嘻嘻一笑,盈盈起身而去,片刻功夫,小胡姬便领了一位身着纱罗对襟窄袖衫襦,曳地长裙,肩披五彩织绣帔帛的女子姗姗而来。

    这女子姿容果然不算十分出sè,但一身书卷之气,不似风尘中女子,倒似一位大家闺秀,二十多岁的年纪在平康坊的有名青楼中已经算是老了。小胡姬攀着那女子的手臂向时雨背影一指,便笑嘻嘻地回到杨帆身边,往他旁边一坐,揽过他的一条胳膊,放在自己颤巍巍的**上。

    时雨眉头微蹙,犹自推辞:“不不不,二郎好意时某心领啦,时某今rì实在没有兴致……啊!你给我站住!”

    时雨正说着,突然冒出一声大吼,吓得正趴在两座玉峰间像只小狗儿似的嗅嗅tiǎntiǎn的陈东吓了一跳,霍然抬起头来,胡元礼和孙宇轩也摇摇晃晃的把发直的眼神向他看去。

    时雨从席上一跃而起,飞快地扑上去,一把抓住那掩面yù走的文雅女子,拉开她掩面的双手,登时一张脸都扭曲起来,咬牙切齿地吼道:“是你!是你!原来是你!果然是你!”

    那女人慌张起来,急急摇头道:“不是我,不是我!客官你……你认错人了?”

    时雨脸sè狰狞地道:“认错人?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钿钿姑娘,你骗得我好苦,你骗得我好苦啊!”

    杨帆用有趣的眼神笑望着他们,小鸟依人般黏在他身上的小胡姬笑嘻嘻地道:“这位客官好象认得我们颠颠姐呢。”

    杨帆微笑道:“她叫颠颠?彩钿的钿还是颠簸的颠?”

    小胡姬吃吃笑道:“是呀是呀,就是颠簸的颠,颠颠姐的榻上功夫很了得呢。不过……”

    她用一双勾hún摄魄的蓝眼睛瞟着杨帆,凑到他耳边,细声细气儿地道:“人家shì候男人的本事也不比她差喔,俏郎君一会儿就知道啦。”

    这时候,时御史紧抓着一脸惊慌矢口否认她就是在丹州玩仙人跳坑了他的那位姑娘,咬牙切齿,面sè狰狞,愤怒的像是要一把将她撕得粉碎。只是,他是读书人出身,从小规矩就严,从没打过女人,所以,他虽恨得发狂,却只是瞪着颠颠姑娘胀得脸皮子通红,却不知该如何整治她,才能出得了心头这口恶气。

    杨帆起身走过去,一揽时雨的肩膀,笑吟吟地道:“时兄好象在这里遇到了故人呀,来来来,这边说话!”

    杨帆揽着他往花厅一角走去,又回头示意那位“乍见故人”惊慌失措的颠颠姑娘候在那儿不要动。到了花厅一角,杨帆压低声音,缓和劝解道:“时兄,往事已矣,说起来,颠颠姑娘也是受人差遣身不由己,她与你无亲无故的,不坑你坑谁呢?

    如果杨某所料不差,自丹州回来,时兄你对此女怕是念念不忘?哈哈,爱也好,恨也好,总归是一场缘份。今儿杨某给你们做个冰人,为这位颠颠姑娘赎身,送与你作妾。她从此算是跳出风尘不再受人摆布了,你呢,叫她shì候你一生一世作为补偿,可好?”

    时雨听了,一股寒意从后脊梁一直窜到头发梢,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P:周一,诚求月票推荐票!。RS!。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