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五十一章 抽身

第九百五十一章 抽身

    时雨呆若木鸡,杨帆拍拍他的肩膀,低声道:“长安之行,对时兄而言是一个好机会啊,若是此时立上一场大功,还怕来rì不能青云直上?据我所知,左佥都御史汪长风年老多疾,怕是很快就要荣休了,时兄,好好想想。(即可找到)”

    杨帆说完转身走去,时雨站在那儿呆呆的半晌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初他兴致勃勃地赶到丹州,本来想破获大案,竞争右佥都御史之位,谁想被假扮商人妇的钿钿姑娘sè诱,以致落了把柄在丹州刺史李骏峰手中,对丹州一案再也不敢查问。等到延州案发牵连到丹州,李骏峰还是落入了法网,可是时御史的丑事并未爆发。

    在时雨想来,定是李骏峰没有把设计陷害他的罪行招出来,毕竟只凭丹州挪用库粮的罪行,他只是发配岭南,如果再多招出一桩罪过来,说不定就要杀头了。时雨还以为这桩丑事从此石沉大海,再也无人知道,却不想今rì竟被杨帆一口道破。

    时御史忽然想起,当初延州众贪官被抓,朝廷顺藤摸瓜,抓了许多地方要员,这丹州刺史李骏峰就是杨帆带人去抓的,莫非李刺史其实是招了供的,只是这个消息被杨帆瞒了下来?想到这里,时御史面红耳赤。

    可再往深层想想,时御史又不禁胆战心惊。杨帆为何要替他把这桩丑闻瞒下来?今rì又为何把这件事透露给他知道?当初中了“仙人跳”时,他还以为这位钿钿姑娘真是李刺史的侍妾,及至李刺史案发,他才知道那只是李刺史重金聘去的一位烟花女子。

    可这烟花女子来自何处,他是不知道的,也不敢打听。如今这个女子却出现在莳花馆,这是巧合,还是杨帆的有意安排,如果是有意安排,那么杨帆软硬兼施,是想……

    一时间,时雨心思百转,脑海中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念头,忽而便又想到那句叫他怦然心动的话:左佥都御史汪长风即将病休……

    杨帆走到一边。又对颠颠姑娘说了几句话,颠颠姑娘一听杨帆要为她赎身,不禁又惊又喜,随即又满心惶恐。

    沦落风尘,大都是身不由己。谁不想有个稳妥的依靠。而风尘女子最佳的结局,就是能被官宦看中纳为妾室,她已经二十四岁,在欢场中年岁已嫌大了,姿sè又非绝美,能够成为一个当朝御史的妾室,那是再好不过的出路。

    可……可这位御史是被她坑过的呀。虽说她只是一个青楼女子,拿钱做事儿,根本由不得她选择,但是这位时御史会理解她的苦衷么?如果他怀恨在心。到时候蹂躏折靡虐待欺还不都由得他?

    能有这般好出路,颠颠姑娘实在不舍得,可是想起与时御史结下的仇怨,她又实在害怕极了。如果……如果是做俊俏郎君的侍妾那该多好。万般无奈处,颠颠姑娘对杨帆不禁生起了一种难言的幽怨。

    杨帆看出她的担心。又附耳对她低语了几句,先说了几句时御史的xìng情为人以宽其心,接下来的几句话可是听得颠颠姑娘俏脸通红了,她含羞答答地点了点头,偷偷瞧一眼呆立原地的时御史,鼓起勇气向他走去。

    杨帆笑道:“时御史身子乏了,颠颠姑娘,你可要好好侍奉他呀,待明rì一早,你便收拾行装,随了时御史走,时御史此来长安并未携带家眷,以后这起食饮居,可都要你来照顾了。”

    颠颠姑娘头也不敢抬,含羞低声应了。

    杨帆又对陈东、胡元礼等人道:“天sè晚了,大家就在此歇宿一晚。”

    众人酒已饮得够了,情火渐渐勾起,只是大庭广众之下,更加放荡不羁的举止可不便表现了,杨帆这句话大得人心,众人纷纷响应,各自搂了美人摇摇晃晃而去。

    那小胡姬凑到杨帆面前,水汪汪的一双蓝眼睛巴巴地望着他,就像一条眼巴巴地等着主人丢骨头的小狗狗,就差摇尾巴啦。杨帆却把她向晃到面前的陈东怀里一推,笑道:“你也去,好生侍候我们这位陈老兄!”

    比起年过半百、身材发福的陈郎中,小胡姬显然更中意这位年轻体壮相貌英俊的二郎郎,小胡姬闻言好不幽怨。陈东却是大喜过望,一把搂过小胡姬的香肩,冲着杨帆翘起大拇哥儿,大着舌头道:“二郎……够……够朋友,陈某……真没……没交错人呐!”

    曲终人散,花厅中一片狼籍,几个人包括文推官在内都搂着一位或两位可意的姑娘离开了,只剩下杨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儿。一身便服的任威悄悄凑到他的身边,杨帆抬头道:“咱们先去北城,看看千骑营驻扎的情况,之后就去灞上!”

    自有人留下为今rì酒宴会帐,并且办理为颠颠姑娘赎身事宜,杨帆则带了几个亲信侍卫离开莳花馆,快马飞奔北城。

    颠颠姑娘的闺房一如其人,温馨淡雅,锦幄铺就,兽香袅袅。颠颠姑娘怯生生地望着以后要侍奉一生的时御史,有些不知所措。

    时御史在宴上喝了不少酒,脸庞一片通红,看着面前这个叫他又恨又爱难以忘怀的女人,时御史咬牙切齿地吼道:“脱!”

    颠颠姑娘吓了一跳,麻溜儿地一扯衣带,迅速地把自己脱成了一只光溜溜的小白羊儿,两只手正不知该捂上还是捂下失措慌张的当口儿,时御史看得yù火如焚,一把抱住她便扑到了榻上,把那满腔憋屈都化作了行动。

    颠颠当初扮商人妇时,还要故作矜持端庄,不敢放开手脚与他亲热,这时候诚心取悦郎君,自然使尽浑身解数,服侍的时御史飘飘yù仙。牙床频颤,娇吟声声,看样子两人是要在“同归于尽”中一泄泯恩仇了……

    ※※※※※※※※※※※※※※※※※※※※※※※※※

    大唐东西两都各有一座宫城,宫城的北门都叫玄武门。不过洛阳只有一座玄武门,长安却有两座,长安这两座玄武门,一座是宫城的北城门,一座是大明宫的北城门。

    贞观年前,皇室沿着宫城的西内苑又向北面继续拓展,建造了规模宏大的大明宫,其规模之大较之宫城不遑稍让,仅仅一个大明宫就相当于清故宫的四点五倍,可以想见其宽广,这座大明宫的北城门就叫玄武门。

    宫城的玄武门和大明宫的玄武门,都可以直通内苑皇廷,所以这两道玄武门都是皇宫大内最紧要的门户,都要由千骑营来戍守。

    现如今整个皇室都在洛阳,宫中不需要严密的jǐng卫,千骑营的戍卫任务比较轻松,杨帆交代许良等人趁机先带人熟悉宫中各处道路和宫室,另外就是要选好营址。

    原来的禁军营址就位于宫城北面最关键的部分,卡死了整座宫城的北面交通要道,不过当时只有一个百骑,只戍守宫城的玄武门,其他防务是交给北衙禁军其他部队的,按照杨帆的意思,如今千骑营有足够的人手,整个宫城北面必须绝对置于他们的控制之下。

    所以,军营的范围要扩张,要以北城外的护城河为界线,把整个北面全部置于千骑营范围之内,这样任何一支禁军试图从北面进入宫城的话,都需要通过千骑营的防地。因此得抢先一步,划定营房范围,派兵驻守。

    料想武懿宗也不敢在如此敏感的地方跟他们有所争执。杨帆策马在北城外巡视了一圈,对许良、马桥等人已然划定的范围进行了确认,对几个心腹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便悄然离开了。

    知道杨帆不在营中的只有司马许良和几位郎将,而他们虽然知道杨帆离开了军营,却不知道他去了何处,就连杨帆的生死兄弟马桥都不知道,这里已经变成了千骑营的防地,旁人自然无从打探杨帆究竟是否在这里面。

    杨帆回来时就是一身便装,此时悄然离开连衣服都不用换,他悄然去了灞上。这玄武门在宫城的北面,宫城在整个长安城的北面,而灞上却在长安城的东南,杨帆要去灞上,需要横穿整个长安城,路途着实地远了些。

    此时,灞上镇正因为君如颜引起了又一场sāo动。

    君如颜今rì赴长安城原因,虽然蛟龙会没说,但是人人都知道他是漕帮的漕口舵把子,蛟龙会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肯定要回城向幕后支持蛟龙会的官方权贵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说不定还要顺便了解一下顺字门的底细。

    可是,君如颜这一去就没回来,只回来两个心腹侍卫,带回一个消息:“君副会主中风了!”

    依照这两个心腹侍卫的说法,君副会主从城里回来时,将要出城门的时候突然中风倒地人事不省,于是紧急送到城中老宅延请医生诊治去了。蛟龙会的各位副会主、大管事以及前来吊唁的客人还没消化这个消息,两个侍卫便接了君家大娘子回城。

    君如颜出了这么大的事,让他的娘子回城伺候本来再正常不过,但是随后大家就发现,君如颜的人把君家在灞上的房子都搬空了,所有值钱的物件儿一样都没留,统统搬回了城里。

    如果君如颜就此瘫痪在床,那他的确失去了当漕口掌舵的可能,君家早晚是要搬出灞上镇的,可是用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君如颜已经中风,是谁授意君家娘子把灞上镇的产业立即搬空的?

    本就人心惶惶的蛟龙会,陷入了更大的动荡之中……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