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五十四章 路遇

第九百五十四章 路遇

    烂船还有三斤钉,顺字门的这三斤钉,就体现在他们的聚义堂了。

    这些年来,顺字门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能卖的都卖了,能当的都当了,唯一还像点样儿的就是这座聚义堂。一根根合抱粗的巨柱,虽然漆面已经盘剥,依旧稳稳地支撑着这座宽广的殿堂。

    建于隋文帝年间的这座聚义堂现在已经不剩什么了,除了那座足足由三十六扇屏风组成的巨大无朋的坐屏。坐屏已经极其陈旧,可是从那jīng致细密的花纹雕刻、繁复生动的江河图案,依稀还能看出几分昔rì这座可以同时容纳上百位英雄豪杰的大厅气派。

    古竹婷在两名顺字门弟子的引领下进了聚义堂,空荡荡的聚义堂中早就没了主位,只有相对的两排座椅,在这巨大无比的客厅中却只有两排座椅,相向各只三座,未免显得过于冷清了。

    坐在客座上的人是李黑和严世维,从两人的穿着来看,显然来的时候是做过一番伪装的,他们自然有办法躲过镇上人的视线,悄然潜入顺字门做一次秘密拜访。

    一见古竹婷进来,二人便急忙起身,抱拳道:“见过古姑娘!”

    二人说着便在古竹婷身上打量,瞧见古姑娘的模样,二人目中有掩饰不住的惊讶,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个能以一敌百的女人虽然是个女子,也该生得身高丈二,胳搏上跑得马、拳头上站得人,却没想到竟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虽说她身姿矫健、步履轻盈,眉宇间自有一抹英气,可是这副模样显然距他们心目中能打得蛟龙会百十号人落花流水的女英雄有着极大差距。

    “见过黑爷!严爷!两位前辈请坐!”

    古竹婷请二人坐下,自在对面坐了。笑盈盈地道:“我还以为两位前辈明天才会过来,不想今晚就到了,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严世维只当她是在调侃自己,只能尴尬地笑笑,李黑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失声道:“明天?莫非……莫非今晚还要发生什么?”

    古竹婷浅浅一笑,道:“不知道若是文斌还在。黑爷和严爷能否做得了蛟龙会的主呢?又或者你们愿不愿意担上一个背主的名声?如果你们不能又或者不愿意,那么小女子自该代劳,替你们省去这些麻烦。”

    李黑和严世维相顾骇然,“难不成今晚少会主也要无疾而终?”一想到这种可能,连李黑这种老江湖都有些头皮发炸。

    古竹婷明眸一扫。淡淡地道:“呵呵,这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不谈这些了,两位前辈既然肯来,想必是对我们之前的建议有所考虑了,不知道两位前辈是如何决定的呢?”

    李黑敛去惊容,缓缓说道:“古姑娘。如果我们点了头,蛟龙会两千多号兄弟就上了姑娘你这条船,以后得靠姑娘你赏大家一口饭吃了,姑娘是否该向我们交个底儿呢?要不然若出了什么纰漏。我们两人可没法向全帮弟兄交待。”

    “黑爷和严爷这么爽快,本姑娘自该开诚布公!”

    古竹婷纤腰一挺,很利落地站起来,“啪啪啪”三击掌。扬声道:“请独孤先生来见见客人!”

    ※※※※※※※※※※※※※※※※※※※※※※※※※※※※※

    杨帆注意到镇上人jǐng惕的眼神后,马上放缓了步伐。想先找一处客栈住下来再说。

    街市上灯光处处、人来人往,棚屋、地摊、店铺将街道挤得窄窄的,道路两旁的店铺里探出无数的招牌旗幡,个子稍高一点的人从巷中一走,那些招牌旗幡就会轻轻刮过他的幞头。

    前方缓缓行来的几个人忽然引起了杨帆的注意。

    其中一人身材很高,穿着一件宽大睡袍状的白sè长袍,肩上还搭着一条厚厚的披肩,头上戴着一条有黑格的白sè方巾,方巾用一条一指宽的金属圈固定在头上,一看就是一个大食人。

    走在他左右和身后的,分明就是他的护卫武士了,这些武士衣着简单,内衣之外斜肩披缠着一块棕sè的长布,这就算是外衣了,他们的头上也缠着同sè的方巾,手里提着一柄细剑,剑上没有鞘,只有一块破布裹着。

    这个满脸胡须、凹眼直鼻的白袍大食人东张西望地走着,似乎对灞上镇的情形非常好奇,看样子他也是刚到灞上。忽然,二层小楼上有人“哗”地泼下一盆水,水正泼在他的脚下,把他的白袍都溅脏了。

    几名武士大怒,马上仰起头,像是见到有人伤害主人的忠狗,呲起獠牙,从喉咙中发出威胁的低吼,那白袍大食人也满脸怒容地抬起头,但恼怒的目光却马上变成了惊喜。

    窗子里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杨帆站在侧面,从看到了她**的模样。女人对她**的身体丝毫不觉羞耻,只是有些寒冷的样子,她泼了水便摞下木盆,探手去关窗子,这一弯腰,一对丰满的rǔ 房颤巍巍地垂下来,更加显得硕大。

    杨帆知道这女人是什么人了,这镇上有许多jì女,专门做这些漕夫水手生意的jì女自然谈不上什么档次,这个女人相貌很普通,身材还有些发胖,不过一身皮肉倒是非常洁白。

    大食商人仰起脸,兴高采烈地道:“看呐,看呐,看我看到了什么,啊!那洁白的皮肤,就像放在瓷盘里的银币,又像旷野中的一只白羚羊。她圆月般的脸庞,丰满的胸脯像两只大石榴……”

    想不到这大食人竟说得一口中原话,只是音调有些怪异,还透着些异乡人的口音。楼上的女人探出头,很彪悍地骂了一句:“夜叉鬼,滚你的蛋,穷叽歪什么!”

    大食商人肥肥大大的袍子后面“刺溜”一下钻出一个金发碧眼的小鬼,个头不高,只有十二三岁模样,叉着腰跳着脚地冲楼上喊:“嘿!这位夫人,你可不要有眼无珠啊,我们老爷可是巴士拉最有名的大诗人,他的诗让无数贵妇人为之疯狂,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散落在盘中的珍珠……”

    楼上的女人虽然是个只会做皮肉生意的廉价jì女,她很可能连字都不认识,但是生在诗之国度的她显然还是具备鉴赏能力的,她只用一个语气词,就充分表达了她对这首烂诗的评价:“呸!”

    女人砰地一声关上了窗户,那个大食商人望着窗子关上前惊鸿一瞥的女人背影,犹自诗兴大发:“啊!她生气的眼睛就像看见了虫儿的夜莺,她愤怒地颤抖的肚皮像黎明时分的鱼肚白。她优雅地转身离去,好似羚羊一般,扭动着那坠弯腰肢的丰满臀部……”

    金发小鬼双手做捧心状,弯着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无比陶醉地赞美道:“啊!多么动听的诗啊!多么优美的诗啊!就像晨雾中透出的第一缕晨曦,就象绿叶上凝结的第一滴晨露,啊……”

    来自遥远国度的大诗人大概是太喜欢用肢体语言配合他的诗朗诵了,他一边吟诗一边手舞足蹈,从旁边小酒馆里走出的一个醉汉正好被他杵到眼睛,那醉汉大怒,扬手就拍出一巴掌,喝骂道:“你他娘的不长眼睛吗?”

    大诗人狼狈地退开,冲着那醉汉怒道:“你竟敢羞辱我?羞辱尊贵的阿卜杜拉.沙赫曼.本.阿齐兹.本.哈卡姆!只有毛驴才会习惯于受人羞辱,一位尊贵的先生、一个zì yóu人,哪怕是一头骆驼都不肯忍气吞声!”

    那醉汉摇摇晃晃地正要走开,一听这话被逗笑了,他瞪着一双通红的醉眼乜着这个大食人,大着舌头道:“你……你个胡妖鬼,啰哩嗦的放的什么屁?你……你想干吗?”

    诗人懊恼地整理好被打歪的头箍,义正辞严地道:“狼会向没有狗保护的人狂嗥,面对雄狮般的强者却只有敬畏,我!尊贵的阿卜杜拉.沙赫曼.本.阿齐兹.本.哈卡姆先生为了悍卫我的尊严,要和你决斗!你去下地狱!”

    大诗人这话一出口,他的几名武士马上肩一沉,腰一弓,摆出进攻的架势,同时呲起雪白的牙齿,从喉中发出低沉的威胁怒吼,手也紧紧攥住了腰间圆柱型的细长剑柄。

    “哟嗬,你……你跟我决斗?”

    那醉鬼乐不可支地左右看看,把双手往嘴巴上一拢,大声喊道:“有个胡妖鬼要找咱三河会的麻烦喽,弟兄们,上啊!”

    “呼啦”一下,从酒馆里、店铺里、街巷中拥出无数的人来,就连路边摆摊的小商贩都跳出几个人来,把街巷两头堵得严严实实。那些斜披一匹长布的胡人武士倒是没有丝毫惧怕,他们依旧眦着白牙,努力把凶狠的大眼睛瞪得更大。

    但是,大诗人似乎被这种状况吓了一大跳,他愤怒的神sè迅速平息下来,用矜持的语气道:“饶恕人者,安拉就会饶恕他,我不会跟你这种野蛮人一般见识的,我们走,阿拔斯。”

    诗人对他的金发小跟班招呼了一声,转身就想走,可是整个街巷都被三河会的人堵住了,哪里还有出路,那个醉汉抱着双臂,站在旁边冷冷发笑。

    这位大食诗人前倨后恭的模样实在引人发噱,杨帆忍住笑,走上前道:“同帮兄弟守望相助自是应该的,不过为了些口角之争就不必大动干戈了,欺负外乡人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p:求月票推荐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