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五十五章 藏锋

第九百五十五章 藏锋

    醉汉瞪着杨帆道:“你算什么东西,这灞上镇三河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三旬左右的壮汉将他拉开了,看来那人在三河会里是很有身份的人,他一出面,那些三河会的人马上就停止了喧哗,那个醉汉回头看见是他,也立即闭上了嘴巴。(更新速度最快记住即可找到)

    这人上下打量了杨帆几眼,见杨帆独自一人站在重重包围之中,神情自若,毫不胆怯,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异sè。自从蛟龙会连续出事,如今灞上各帮已是草木皆兵,此人不是灞上的人,身处重围又如此从容,这位管事心中便起了几分忌惮。

    他看着杨帆,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位兄弟说的是,只不过是口角之争罢了,的确不宜大动干戈。大家散了,都散了!”

    这人一发话,围拢在四周的三河会的人马上纷纷散去,其他帮派看热闹的见双方没有打起来,也都各自散去,边走边回头望着,低声私语,显然都在猜测杨帆的身份。

    那个三河会管事深深地望了杨帆一眼,也转身离去。大诗人明显松了口气,他抚着心口向杨帆优雅地鞠了一躬,笑容可掬地道:“很高兴认识你,优雅而有风度的东方先生,我是阿卜杜拉.沙赫曼.本.阿齐兹.本.哈卡姆,可以请教先生的尊姓大名么?”

    杨帆笑了笑,道:“我姓木,木易。您是阿……阿什么先生?”

    大诗人会心地一笑,说道:“我的朋友们都叫我阿卜杜拉,木先生也可以这么叫我。”

    杨帆点点头道:“阿卜杜拉先生,身处异地,凡事都该谨慎。不要轻易招惹是非啊,你该知道,当地人总是向着当地人的。好了,你忙你的,在下告辞了。”

    “不不不,木先生,我很喜欢你,你肯仗义相助,你有崇高的道德。你帮助了我,我应该报答你,请允许我用美味的佳肴来款待您这位尊贵的朋友,以示阿卜杜拉的谢意。”

    金发小鬼阿拔斯适时地跳出来,为他的主人帮腔道:“慷慨好客可是我家主人的祖传遗风。”

    杨帆摇头笑道:“多谢你。阿卜杜拉先生,吃饭就不必了,我刚到灞上,正要找一处客栈住下。”

    阿卜杜拉欣然道:“那可巧极了,我也刚到镇上,刚刚才住下,我住的那家客栈是这镇上最好的旅店。木先生就和我住到同一家客栈去,来来来,我很荣幸能为你带路!”

    阿卜杜拉不由分说,拉起杨帆就走。一边走一边自我吹嘘道:“幸亏木先生为我解围,否则我方才一怒之下,万一真的伤了人,就会有官府找我的麻烦了。你要知道。我可是既聪明又勇敢,我有出众超群的剑术……”

    金发小鬼阿拔斯又跳出来。夸耀道:“我的主人杀手杀死过一万个敌人,焚烧敌人的帐篷、抢走他们的骆驼和女人,赢得大捧的黄金,我的主人身上有一千道伤疤,都是战斗留下的伤痕,我的主人流过的血比前边那条渭河的水还要多……”

    任威等人牵着马跟在后面,只听得面面相觑。杨帆看看阿卜杜拉,有些意外地道:“原来阿卜杜拉先生是一位英勇的武士?”

    其实他想问这位大诗人是不是一个马贼或者强盗,因为从他的仆从夸耀的事迹来看,这位大诗人实在有点像是西域沙漠里的马匪。阿卜杜拉谦逊地摇手道:“不不不,我是一位商人,一位富有的商人。”

    金发小鬼阿拔斯马上又接口道:“我的主人可是无所不卖的大商人,是战无不胜的勇士,是天下闻名的诗人,是……”

    阿卜杜拉笑眯眯地道:“好啦好啦,你这饶舌的小家伙,安静一下,我要和尊敬的木先生聊天。”

    杨帆可不知道大食国的诗歌里专门有一类是矜夸诗,不管是夸别人还是夸自己,他们都会毫不脸红地用最夸张的言辞和语气大夸特夸,通常这时候还会有一个口齿伶俐受他宠爱的奴隶在一旁帮腔递话。

    这是大食国富有教养的贵人们从小养成的习惯,倒并不是他有意在杨帆面前自吹自擂。只不过,因为他这么说话的语气太过夸张,听起来就像一位老朋友在他面前故意吹牛,杨帆反而没有丝毫反感。

    杨帆一边走一边问道:“不知阿卜杜拉先生都做些什么生意啊?”

    阿拔斯马上跳出来插嘴道:“我的主人可是无所不卖……”

    阿卜杜拉瞪了他一眼,对杨帆笑眯眯地道:“我主要是经营各种香料、珍贵的珠宝、美丽的毛毯和来自各国的奴隶,贩卖来东方的则主要是女奴。这一次我跋涉万里,本来是要到长安的,不过以前用熟了的一位向导生了病,只好换了一个不太熟悉道路的人,结果他领着我们走岔了路,我们去了太原,到了那里才知道走错了路,只好又向这边赶回来,搭乘漕船刚刚赶到这里,我有很多的骆驼和奴隶,住在这里比城里要方便……”

    阿卜杜拉是个很健谈的人,杨帆只问了一句,他就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除了说明他本来是要到长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说他的身份,他是一个行商。

    大食的商业非常发达,大食商人则分为小商贩、坐商、行商三种。小商贩从作坊收购货物,再带到定期集市上交易。坐商通常以某座城市为基地,富可敌国,被尊称为塔德吉,但他们的经商范围不仅限于本城。他们同外地甚至遥远的异国做生意时就要用到行商。

    行商受坐商指派,带着大批货物或货币去异国他乡经商,能被坐商委派的行商,通常在当地也很有声望,有自己的庄园和土地,而且品德高尚,否则这个行商若卷带了坐商的货物不再回去,那个坐商就亏大了。

    杨帆耐着xìng子听他说完,插嘴道:“阿卜杜拉先生万里迢迢而来,这风险可不小啊。”

    阿卜杜拉道:“没有风险又哪来的暴利?我是巴士拉塔德吉最信赖的朋友,受他委托来到这遥远的东方,我很高兴能够认识您,木先生,我的心灵告诉我,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这并不是我在东方的第一单生意,但我希望这是最大的一单,在您的帮助之下。”

    他说这话时眼睛闪闪发光,就像夜空中刚刚探出头来的两颗星星,有种难以言喻的神秘味道。杨帆与他的眼神一碰,莫名地笑了一笑。

    随着阿卜杜拉来到客栈,杨帆发现满院子都是骆驼、箱笼和黑的白的男的女的成群的奴隶,整家客栈都被阿卜杜拉包下来了,虽然天气已经寒冷,可是很多奴隶还只能睡在廊下的地上,像阿拔斯这个小家伙因为是得宠的奴隶,就有资格睡在主人屋里的……地上了。

    阿卜杜拉一进客栈,马上大声命令他的那些武士:“嘿!赶紧搬出你们的房间,你们到一块儿挤挤,把房间让给我尊贵的客人!你,还有你,你们这些懒鬼,赶紧起来,做几道最jīng美的饮食,我要用来招待朋友,记住肉里要多放些香料……”

    杨帆趁机对任威耳语道:“你出去转转,联系一下古姑娘。”

    ※※※※※※※※※※※※※※※※※※※※※※※※※※

    长安城,怀真坊,郑家大宅。

    灯下,郑宇正襟危坐,目光炯炯,认真地倾听着盘坐在对面的那人说话。

    平素与他交往密切的那些世家公子哥儿如果看到郑宇此刻的眼神儿,绝不会相信这就是他们熟悉的那个人,郑宇在他们中间一向以书呆子气著称,时常为此受到他们的笑话。

    可是有一种呆叫大智若愚。当他们像一群小母鸡般到处叽叽喳喳,扯着荣耀高贵的家世背景作为彩sè的羽毛,披在身上就自以为是一只骄傲的孔雀时,这个看起来憨直愚腐,不通世务的书呆子,正在暗中努力经营着他的势力。

    或许这其中,家族的影响和他的身份起了很大的作用,使他只使出普通人百分之一的力气,就能比那些人做的更好,有些显不出他的聪明才智,但是即然有更好的条件、有更高的起点,他为什么不用?

    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你可以生而就具备常人所不具备的聪明才智,他也可以生而就具备你所不具备的高贵身份,拥有比你多上千百倍的人脉资源。至少,做为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介公子,他能有这份心机和理想,就很了不起了。

    当初姜公子掳走有孕在身的小蛮,各大世家试图软禁他,缓解双方激化的矛盾,那时就是郑宇把姜公子悄然送出长安城的,因为此前他欠了姜公子的人情。那时的长安是显宗的天下,他从姜公子那儿欠下的人情会是什么呢?

    多年的经营如今终于有了回报,当各大世家在关中苦心经营的关系网被扯得七零八落,一些受世家扶持的官员相继受到牵连,或者入狱杀头、或者迁调他方、或者罢职免官的时候,他不用再伪装下去了。

    他开始展露他的锋芒,展示他的力量,那些昔rì笑他愚腐、笑他呆子的世家公子们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才是那个蠢到极点的呆子。郑宇对此也有点自鸣得意,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这大概就是他的真实写照了。

    在洛阳负责调停显隐之争的人是清河崔林,在长安预防显隐二宗再起争端的人就是他,荥阳郑宇。

    P:求推荐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