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五十八章 灵前风波

第九百五十八章 灵前风波

    翌rì一早,李黑和严世维便赶到了文会主家。作为文会主的左膀右臂,他们不必为文会主守夜,但是白天也不守在灵前就不合适了。

    今天还有许多刚刚得到消息或者昨天在观望声sè的帮派赶来吊唁,李黑和严世维陪着文少会主一一接迎,接受慰问。

    对于李黑和严世维自文长兴死后一系列的怪异举动,文斌显然也察觉到了不妥,他没有再坚持立即对顺字门还以颜sè,但是沉默中对于李黑和严世维这两位长辈却保持了明显的距离和jǐng惕。

    三人一边为文长兴cāo办后事,一面见缝插针地分别会见帮里的各路管事,一场半公开的较量就在灵堂前悄然进行着。

    其实文斌并不知道李黑和严世维究竟要干什么,他猜不出,却不能不作防备,所以在发觉李黑和严世维有串联举动后,文斌也马上加强了同忠于文家的势力的接触。

    但是忠于文家的管事们对于这种暗流涌动并不太在意,他们忧心忡忡的是蛟龙会失去了漕口。漕口在漕帮中人数很少,甚至只有一个人,却拥有和漕拳相抗衡的力量,成为帮主的左右手,就因为他掌握着一种特殊的资源——官方力量。

    而官方力量是一支漕帮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没有官方背后支持,像蛟龙会这样上百条船,几千号兄弟的大帮会,从扬州一路运粮到长安,成本只怕要增加一倍都不止,那就很难维持下去了。

    眼下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今年的漕运已经基本结束,将有长达三个月的休整期内,在此期间还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明年开chūn再下扬州的时候,如果他们还是不能和官方有力人物搭上线,那蛟龙会就完了。

    或许君如颜在官方交结的人是谁,帮里的重要人物是知道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有资格或者有能力取代君如颜,去跟这个人直接建立联系。

    潜规则的最大特征就是“潜”字,那些为了个人利益肯给他们大开方便之门的官员并不愁没有灰sè收入的来源,他们首先需要的是安全,绝对的安全,一旦出事,不能牵连他们。

    所以,必须要有他们信任的人从中牵线搭桥,他们才肯与之建立联系,像君如颜这种人,要么是那些官员的同窗,要么是同一座师门下,要么有同乡故旧之谊,总之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很难想像这些江湖人不通过这些特殊的“掮客”,而是直接扛一箱子金银登门拜访,那些官员就会见钱眼花,答应做他们的保护神。

    但是文斌眼下最担心的却是会主之位旁落他人,站在不同的位置上,考虑的利益不同,这也无可厚非。眼见管事们心不在蔫,文斌又想起了他的老丈人——天鹰帮帮主魏勇唐。

    魏帮主为人四海,仗义的很,何况出言求助的是他的未来女婿,于是在接到文斌的求援口信之后,魏帮主马上再度来到文家。

    魏勇唐带着女儿恭恭敬敬地给老友上了一柱香,便对李黑和严世维道:“黑爷、严兄,这两rì灞上接连发生了许多事,蛟龙会上下也是人心惶惶啊。本来,这是蛟龙会的事,魏某不该置喙,但是魏某与文会主是好兄弟,如今两家又要结亲,于公于私,魏某都该帮衬一二,还请二位莫嫌魏某冒昧。”

    严世维道:“魏帮主客气了,不知魏帮主的意思是……?”

    魏勇唐正sè道:“愚以为,现在尽快扶文贤侄上位,继任会主,以安众人之心!”

    李黑沉着脸,抹着眼皮道:“君副会主眼下卧病在床,不能议事。作为蛟龙会的漕口掌舵,如果不能出席会主就任大典,恐怕帮中上下更要人心不宁。眼下还是专心cāo办会主的丧事吧,漕河上要歇两三个月呢,就任帮主事不急于一时。”

    魏勇唐双眼一眯,含威不露地道:“黑爷,自来中风者能有几人痊愈呢?君副会主就算渐渐恢复,大概也是一个不良于行、言语不清的结果,这漕口掌舵早晚要易人的,黑爷还想等君副会主痊愈,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么?”

    严世维突然插口道:“黑爷所言有理,就算君副会主不能痊愈,我们也该再找一个漕口,如果没有漕口,少会主登位时必然大为逊sè,难以令帮中兄弟归心,还会让其它帮派耻笑。”

    魏勇唐目芒微微一缩,李黑和严世维一向不合他是知道的,如今这两个人竟一个鼻孔出气了,他不禁心中凛凛。魏勇唐思索了一下,问道:“那么黑爷和严兄可有漕口掌舵的人选了?”

    李黑道:“我和严副会主都是江湖人,在官面上没有门路,上哪去找个漕口来呢?”

    魏勇唐道:“即如此,我们天鹰帮的漕口掌舵倒可以帮帮忙,至于好处,你们原来给多少,现在还是多少,怎么样?”

    严世维嘿嘿地冷笑两声,道:“漕口掌舵变成你天鹰帮的人,会主又是你的女婿,魏帮主,到那时还有蛟龙会的存在么?你魏帮主倒是好打算,这是嫁女儿还是在招上门女婿,连整个蛟龙会都归了你天鹰帮了?”

    魏勇唐脸sè一变,道:“严世维,你这是什么意思,蛟龙会如今这般情形,魏某好心帮扶,一是念着与文会主的一番交情,二是念着你们的少会主即将成为魏某的女婿,何曾有过半点私心?”

    文斌插口道:“各位前辈不必争执了,我愿意接受岳丈大人的帮助!”

    李黑抬了抬眼皮,淡淡地瞟了他一眼,道:“你现在还不是会主呢,这就当起蛟龙会的家来了?”

    这句话声音不高,但是含意却重如山岳,文斌听了脸sè发赤,一时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耳朵里轰隆隆的就只有一个念头:“他们果然生了异心,他们果然生了异心。”

    魏小筱又惊又怒地道:“李黑,你这是甚么话?文斌现在虽然不是会主,可这会主还能换做旁人不成?你这是大逆不道、欺师灭祖!”

    李黑瞟了她一眼,晒然道:“大逆不道,欺师灭祖?老夫旁的本事没有,就是辈份够高!连你爹都得叫我老头子一声黑爷,李黑也是你叫的?不知尊卑、不懂长幼的丫头!慢说你还没有嫁进蛟龙会来,就算你成了会主夫人,有什么资格对会务指手划脚?滚开!”

    这句话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魏小筱被他骂的满面通红,魏勇唐顿时黑了脸,嘿嘿冷笑道:“自从文长兴过世,魏某就觉着有点儿不对劲,现在终于图穷匕现了么?好!李黑,你有什么招儿,都使出来,我接着!”

    严世维翻了翻眼睛,yīn阳怪气地道:“我蛟龙会的事,什么时候需要你魏帮主接着了?”

    魏勇唐重重地一拍文斌的肩膀,文斌那单薄的小身板儿差点被这一巴掌给拍趴下,魏勇唐厉声道:“就凭他是我女婿,我这老丈人替我的女婿出头,合不合道上规矩?”

    双方在灵前理论,先时声音还小,众人不曾察觉,到后来看见双方变声变sè的就知道有事发生,四下里早已寂静一片,只是他们只能看到双方似有争执却听不清双方说的话。

    这时魏勇唐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说出来,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他们终于知道出了大事,前来吊唁的各帮派人员马上拥上前来,而提前得到李黑、严世维或文斌示意的蛟龙会各房管事却沉着脸站在那里。

    “让开让开,万年县办事,闲杂人等,一概回避!”

    随着一声吆喝,灵堂前剑拔弩张的双方愕然望去,就见一群青衣皂靴,手提锁枷、身佩腰刀的捕快大模大样地闯了进来,一时间灵堂前各路好汉只看的目瞪口呆。

    这灞上有什么事儿向来是灞上人自己解决,多年的特殊生存状态使得灞上人养成了这样的一种习惯,什么时候需要官府插手了?谁请官府出面,就是灞上公敌,弱势群体不敢破坏这个规矩,敢破坏这个规矩的人又不需要去破坏,可这个规矩今天还是被打破了。

    快手捕役们到了灵堂前便左右一分,中间闪出一个人来。虽说万年县的公人真的差不多快一万年没有在灞上出现过了,但他们对这个人并不陌生,因为逢年过节他们都要登门孝敬一下的。

    这人是万年县尉,姓郎名温。以前见他都是年节时候,携厚礼登门,郎县尉也一向笑的一团和气,可今天郎县尉的脸sè却yīn沉的可怕,令一些本想上前见礼的人望而却步。

    郎县尉目不斜视,走到灵堂前站定,耷拉着眼皮问道:“谁是文斌?”

    文斌不只一次替父登门,给这位郎世伯送过礼,如今见他这副模样,心中很是茫然,连忙上前,拱手道:“郎世伯,小侄……”

    “住口!谁是你的世伯?”

    官字两张口,翻脸不认人,郎县尉一身正气、大义凛然地道:“文斌,你的事情发了,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P: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