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掀开的底牌

第九百六十一章 掀开的底牌

    饶舌的阿拔斯刚刚跳出来,还没来得及给他的主人帮腔,就被古竹婷拎起衣领,把他提到了一边。(即可找到)

    古竹婷似乎走的不快,但是蛮腰只是扭了两扭,便已出现在阿卜杜拉的面前。

    阿卜杜拉浑然不知大祸临头,他不知道他那可以让西方贵妇小姐们沾沾自喜的赞美诗在含蓄的东方女xìng面前已然是一种极大的冒犯。而他若是口花花地冒犯一下别的东方女xìng,大概被人啐上一口“登徒子”也就算了,可眼前这位姑娘却是举手投足就能要人命的。

    一见古姑娘到了面前,阿卜杜拉马上以手抚胸,很优雅地施了个绅士礼,彬彬有礼地微笑道:“阿卜杜拉.沙赫曼.本.阿齐兹.本.哈卡姆向美丽的姑娘问好,您可以把芳名赐告在下么!”

    古竹婷瞪着他,轻轻抬起一只柔荑,皓腕纤秀,十指修长,宛若一朵优雅的兰花,但是现在灞上很多人都知道,这位古姑娘出手虽没有开碑裂石的威猛,但是威力却不遑稍让。

    大家都摒住了呼吸,等着阿卜杜拉捂着喉咙躺在地上干呕,或者手脚被人分筋错骨,扭曲得像是患了小儿麻痹一般,再被他那些裹着长布当衣衫的手下抬出去。

    但是这位顺字门新任漕拳掌舵大爷的纤手举起,却只是优雅地掠了掠鬓边的秀发,淡淡地道:“阿卜杜拉先生,我们中土风俗与你们西方不同,你这样露骨的话语是不礼貌的。”

    古竹婷是真打算下手的,正好拿这大食商人立威,但是她的手举起,便惊喜地看到了杨帆,杨帆倚着后面一根粗大的厅柱。微笑着向她摇了摇头,于是愤怒的小野猫便缩回了它的利爪,只用那软绵绵的肉垫向人一扑。

    “啊!真是对不起,虽然我来过东方几次,但是我并没有很多机会遇到像您这么美丽的zì yóu女xìng,我该向您道歉,美丽的姑娘,不知姑娘的芳名可以见告么?”

    古竹婷淡淡地道:“在我们中土,女子的名字也是不能轻易说给外人听的。就像你们那儿的女子不应该在外人面前揭开面纱一样。”

    杨帆听了目中掠过一丝异sè。大食国有身份的女xìng在外人面前要用面纱遮挡面部,杨帆听小蛮说过,因为同杨家做生意的也有大食人,想不到古竹婷竟也知道大食人的这个风俗。

    古竹婷说完,又深深地望了杨帆一眼。便即转身离去。阿郎既然如此举动,显然是不想暴露身份,她现在正是万众瞩目的时候,那是一丝异样都不能露出来的。

    阿卜杜拉没有问到古竹婷的名姓,神情很是沮丧,他摇了摇头,对站回他身边的杨帆道:“亲爱的木。在你们的国度里想要赢得一位女士的欢心,比在草原上猎取一只狡猾的狐狸都难。”

    杨帆微笑道:“阿卜杜拉先生来中土是为了做生意,你可不要本末倒置啊。”

    阿卜杜拉理直气壮地道:“做生意是为了什么呢?为了赚钱!那么赚钱又是为了什么呢?木,及时行乐才是道理。不搞清楚这一点,那才是本末倒置。我的故乡有句谚语:‘人生三大乐事,吃肥肉、骑肥马、肉入肉’,如果一个男人一味地追逐金钱。却忽略了那些美丽的女人,那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啊!”

    两个人正悄悄地说着话。古竹婷已走到乔木身边,向他右后方一站,乔木又朗声道:“八帮合一,人口多了,那么多家人老小都要吃饭,这口食就更不好刨了,我想,大家都清楚这一点,也最担心这一点。

    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完全不用担心,咱们顺字门得到了一位贵人相助,他不但答应出任我顺字门的漕口舵把子,而且还给我们提供五十条最新的大船!”

    此言一出,满堂哗啦,不要说下站的弟子们个个惊喜yù狂,就是那七家刚入伙的小帮派首领也是喜形于sè,他们此前只知道顺字门现在一定拥有很大的能量,否则断然不可能招揽蛟龙会的黑爷和严爷为其所有,却没想到他们居然可以马上拿到五十条新船!

    乔木也是笑容满面,双手虚虚向下一压,高声道:“有请独孤先生!”

    一位青衫文士越众而出,向乔木抱拳一礼,含笑道:“学生独孤文涛,见过门主!”

    乔木道:“独孤先生,从即rì起,就是我顺字门漕口舵把子。”

    独孤文涛向众人团团一揖,笑道:“五十条新船,已经向扬子船场下了订单,明年开chūn,兄弟们只管赶到扬州接收船只,就便装粮启运就行了。”

    “参见独孤掌舵!”

    阶下众弟子异口同声,热血沸腾。五十条新船,而且是大船,立即解决了合并后的顺字门人口多,船只少,运力不足的问题,而且他们原来用的船,缝缝补补的有的还是隋朝末年的船呢,早该淘汰了,如今换了新船,行船的风险也小了许多,怎不欣喜若狂。

    一时间,堂下议论纷纷,前来观礼的各帮派弟子望着这个从未见过的复姓独孤的书生也是交头接耳,纷纷打听他的来路。

    古姑娘任漕拳掌舵,其实已经在他们预料之中,他们关心的就是漕口掌舵是谁。单单拥有几十条上百条甚至上千条船,拥有几万十几万弟兄,那都没有用,还得有漕口撑腰才行。

    从扬州一路过来,长江、汴水、黄河、渭水,一道道关卡、一个个码头、一层层闸门,如果没有强硬后台,你的船越多人越众,被层层盘剥的就越厉害,等你千辛万苦到了长安,只是白忙一场,根本无法维持这么大的一个帮派。

    所以如果没有过硬的漕口,那还不如就弄几条破船,还能混个温饱。八帮合一,又有古姑娘这样的技击高手,说到底都不是顺字门能否站住脚的关键,关键就在于他们有没有后台。后台有多硬,如果没有后台,不用其它帮派打压,它自己就垮了。

    各大帮派关心这一点,不只是想知道顺字门能否站住脚,也是籍着评估顺字门的实力,以确定自己以后该用一种什么态度来对待它。

    顺字门一统江湖的年代已经太久远了,现在的号召力大不如前,如今各帮派的首领并不会因为顺字门这块招牌就打压它。但是多出一个强大帮派,总要多出一个竞争对手,出于这一目的,如果能够打压他们还是需要打压的。

    这样他们就需要了解顺字门的底牌究竟是什么,到底是谁在背后替他们撑腰。现在结果出来了,这个人叫独孤文涛。独孤文涛是何许人,他背后的又是什么人?

    本来是没有人认识独孤文涛的,独孤世家和灞上这群人虽然近在咫尺,却和他们完全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平时根本没有交集的,但是这一次。他们帮派中人还是很快就联想到了独孤世家。

    长安城里姓独孤的也许不止独孤世家一家,可是顺字门以前在漕运方面根本没有门路,只能跟在大帮派后面捡漏,现在刚刚合并又增加了大量人手的顺字门。有信心出任他们的漕口,确保官府不会从他们这儿分润太多,还能帮他们争取生意、并且一口气提供五十艘大船的,除了那个独孤世家。还能有哪个?

    观礼的人群中,陆续有人匆匆离去。这都是各个门派派来打探消息的,他们得马上把这件事告诉帮主,顺字门已经不是那个任搓任扁的软柿子了,对顺字门得小心对待。

    这些人走的太早了,结果没有看到接下来一幕更惊人的消息。

    乔木介绍了漕拳掌舵、漕口掌舵两位舵把子和七位管事给大家,正就顺字门扩大之后的一些事情做具体分派的时候,一个弟子忽然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大叫道:“门主,蛟龙会……蛟龙会来了!”

    乔木一怔,向门前望去,又有一个弟子面无人sè地从外面跑进来,大呼道:“门主,蛟龙会的黑爷、严爷领着……领着整个蛟龙会的人来了!”

    聚义大厅中再度哗然,蛟龙会终于行动了,这是要平了顺字门么?

    观礼的各帮派人马sāo动不已,脚下已不知不觉在后退,免得一会儿杀将起来溅一身血……,万一哪个不开眼的把他们也当成顺字门的人,那不是要一起交待在这儿了?

    乔木和刚刚投靠顺字门的几位当家都知道李黑和严世维与古姑娘的交易,饶是如此,听说蛟龙会倾巢而出,他们还是有些忐忑,纷纷把眼向古竹婷看来。

    古竹婷如今是顺字门的漕拳掌舵,当仁不让,向乔木一抱拳道:“门主宽心,属下去看看!”

    古竹婷说罢,便向大厅外走去,一人、一剑!

    长街上,无数人马浩浩荡荡而来,拥塞了整条长街,两旁看热闹的人不计其数,整个灞上都轰动了,就连两边的屋顶上都爬满了人。

    蛟龙会终于出动了,而且是倾巢而出,而顺字门刚与其它七个帮派合并,一共一千五百多人,合起来也算一个中等规模的帮派了,一千五对两千,这仗有得打了。

    灞上猫冬的三个月,是漕夫们一年里最清闲的三个月,体魄健壮的漕夫们赌钱拼酒piáo女人,依旧jīng力过剩无所事事,数千人的大血拼,想想都叫人热血沸腾,两边还没交战,他们就兴奋的像啸月的苍狼似的嗷嗷叫喊起来。

    古竹婷一身白衣,腰佩短剑,往长街上一站,娉娉婷婷,俏如芍药。

    对面,两千壮汉汇聚成一条滚滚的洪流,在李黑和严世维的带领下,向她迎面走来!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每位读者都有的,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的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下,随着你的订阅、点赞、打赏等消费,票票还会再给,莫记及时投下,拜谢!

    PS: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每位读者都有的,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的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下,随着你的订阅、点赞、打赏等消费,票票还会再给,莫记及时投下,拜谢!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