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七十章 秀才遇见兵

第九百七十章 秀才遇见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哭喊的民众堵住了刑部衙门的前后门,男女老少都有,其中有被抓捕的灞上诸帮帮派首脑的家人,也有高参军、吴县尉、骆县尉等被抓官员的家眷,孩子哭大人叫的,仿佛有惊天的冤屈。

    刑部衙门大门紧闭,对门外的sāo乱置之不理。堵住刑部大门的这些人事先就得到了有心人告知,只可以在衙门口鸣冤,不能冲撞衙门,否则xìng质变了,反会闹到不可收拾,因此他们只是在大门外哭诉,并无暴力冲突发生。

    当然,刑部衙门里除了钦差随员,还有两百名全副武装的千骑将士,由楚狂歌带队镇守,如果他们真敢冲进衙门,也讨不了好去。

    大雁塔顶,杨帆居高远眺,隐约可以看到刑部衙门前黑压压的一片人群。杨帆提起青玉的酒壶,为自己斟上一杯,又将对面一只空置的酒杯斟满,阳光斜照,有微尘在光束中轻轻飘浮,静谧无比。

    “喝一杯么?”

    “奴自幼身子虚弱,从不饮酒。”

    “说是酒,其实它也算不得酒,只是一杯醪糟,毫无酒力,还有活络血脉的效果。”

    于是,女孩意动,她抿了抿少了几分血sè的嘴唇,接过酒杯轻轻一嗅,又蹙起黛眉道:“味儿不好闻。”

    “可它喝起来是甜的。”

    好奇的女孩转眼四顾,见没有旁人在身边,便伸出舌尖飞快地舔了一下,味道果然很好。

    青玉酒杯,白玉葱指,线条一般的柔美,交织出一片美仑美奂。酒液清澈、酒杯润泽、手指白皙,交织出一片盈盈yù滴的质感……

    杨帆想着。微笑着,向几案对面的空气遥遥举杯,就唇。

    太学和国子监的学生们一路招摇过市,一边愤慨地向路人控诉着刑部官员们的暴行,讲述着灞上漕夫的艰辛与贫苦,宣扬着漕运对长安百姓的重要意义,引着越来越多的围观百姓赶向刑部衙门。

    学子们比起苦主的家眷底气足了许多,他们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一腔热血。正义感十足,所以他们站在刑部门前,向聚集过来的围观百姓以及被抓人员的家眷一番慷慨陈辞之后,便推举出三人作为代表,拍打大门。请求面见钦差。

    大雁塔上,杨帆举杯就唇。一饮而尽。然后持着青玉的空杯,痴痴地看着对面。一束阳光下,渺渺轻尘里,似乎有一个女孩儿也在饮酒,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

    那是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杯酒。杨帆看着她举杯、抿酒、下咽。动人、迷人、撩人……,一个个优雅的姿态先后消失在他的视线,却定格于他的脑海。那种美丽,让人愿意就此化作她舌尖下的一滴酒。流进她的身体……

    杨帆向那束阳光里的轻尘微笑道:“他们一直以为沈沐还在洛阳,我们两个就不会斗起来,骑猪将军和我一同到了长安,我们就一定会斗起来,现在如果才发现真相,那就迟了!其实他们并不聪明,可是你一定早就看出来了,对不对?”

    杨帆扶膝而起,柔声道:“因为,你是世上最聪明的女子,一直都是!”

    ※※※※※※※※※※※※※※※※※※※※※※※※※

    长安国子监位于长安城外郭城的务本坊,国子监在该坊的西部,占了半坊之地。

    国子监祭酒李剑白和几位主簿、博士、助教此刻正聚集在李祭酒的客厅里,几人似乎正在商议什么事情,从他们的脸sè看,厅中气氛十分紧张。

    国子监的人能直接为灞上漕帮所用的人少,毕竟他们只是负责教学,行政权力有限,但入学者多为官绅子弟,通过师生关系,他们可以认识许多子弟作官的长辈,这种人脉关系之广泛却是无人可比的。

    因之,在灞上做漕口的多是国子监、太学等清水衙门的官员,他们自己不能直接为漕帮提供各种便利,却因为他们广泛的人脉,成为为漕帮牵线搭桥的最好掮客,而今灞上出了问题,直接受到利益影响的就是他们,他们自然反应最为强烈。

    李祭酒沉着脸道:“刑部还是不肯开门接受学子陈情么?”

    一位主簿道:“是,下官刚从刑部衙门回来,刑部大门紧闭,始终没有动静。”

    李剑白站起身,负着双手在厅中缓缓踱了几步,拳掌相交,断然道:“他们不开门,咱就闯进去!”

    一位博士不安地道:“祭酒,这样只怕不妥,一旦硬闯刑部衙门,这事儿就闹大了,当今皇帝xìng情一向强势,若是怂恿学子们闯刑部衙门,只怕皇帝闻听之后,反而会适得其反。”

    一位助教也道:“不错!且不说皇帝那里有何反应,毕竟皇帝还远在洛阳,只是刑部官是钦差,如今的刑部是钦差行辕这一条,我们就乱闯不得,一旦他们铁了心要跟咱们对着干,凭着擅闯公门这一条,他们便能大做文章了。”

    李剑白冷冷一笑,乜着他道:“是么?如果我们抬着先圣之像前去叩门呢?”

    众主簿、博士先是一怔,继而击掌大赞:“妙啊!此计甚妙!”

    李剑白得意地道:“学生们出面了,咱们为人师表的,为了学生们出面,也算顺理成章。走,咱们马上去孔庙,请了至圣先师,便去刑部衙门!”

    孔庙就座落在国子监第一进院落最显著的位置上,这是一个门阖沉沉的dú lì院落。大唐刚刚建立的时候,这里还不叫孔庙,那时这里主祭的是周公,一旁配享的才是孔子。到了李世民称帝的时候,大臣奏请天子恩准,停祭周公,升孔夫子为先圣,以颜回配享。从那时起,这周公庙才变成孔子庙,太学和国子监成了孔夫子一人之天下。

    当下,李剑白率领太子监众主簿、助教、博士等兴冲冲地赶到夫子庙,焚香上供,顶礼膜拜之后,便七手八脚地把孔夫子的立像从基座上抬下来,置于抬桥之上,李剑白亲自抬大桥左前杠,另有三名主簿抬了其它三扛,众博士与助教随行于后,昂首挺胸地向国子监大门外走去。

    一群人刚刚出了夫子庙,就听前方一阵喧哗,几个国子监的小吏踉跄奔来,大呼道:“祭酒,祭酒,有官兵闯进国子监!”

    李剑白愕然站住,抬头向前望去,就见几十名骑士人如虎马如龙,一直冲到面前猛地勒缰站住,马上一位将军俯首一看,笑眯眯地向他们问道:“众位先生,抬着这木像泥人儿,这是要往哪里去?”

    李剑白怔了怔,大怒道:“此乃为国养士、教化本源之地,贤士之所关也,尔等粗野军汉,纵马驰骋,目无余子,安敢如此耶?”

    向他问话的乃是黄旭昶,黄旭昶掏掏耳朵,扭头向马桥问道:“马老弟,这老头儿说甚么?”

    马桥想了想,回答道:“他的意思好象是说,这里是读书人的地方,乃是斯文之地,嫌弃咱们太粗鲁了。”

    唐时武将可不比宋时武将地位低下,黄旭昶听了马桥的回答勃然大怒,马上冲着李剑白怒目而视,重重地呸了他一口,用马鞭指着他道:“放你娘的罗圈屁!斯文人待的地方?斯文人犯了王法,难道不用关进大牢?难道因为你们是斯文人,就得另找个斯文地方安顿你们?真是岂有此理!”

    黄旭昶把马鞭一挥,喝道:“来人!把李剑白、刘欣瑜、王攀、倪嘉斌、徐睿、杨锦文给我拿下!”

    李剑白听了又惊又怒地喝道:“谁命你们来拿本官?”

    黄旭昶奇道:“咦?你是哪个?”

    李剑白挺起胸膛道:“本官就是国子监祭酒李剑白!”

    黄旭昶乐了,道:“好啊!抓的就是你,来人,把他带走!”

    几名官兵跃下马来,大步上前就要去拿李剑白,李剑白莫名其妙,心里发慌,大声叫道:“且慢!孔圣先师面前,谁敢无礼?”

    几名官兵登时站住,扭头看向两位将军,黄旭昶咆哮道:“扯你娘的淡!依着你的话说,犯了事的读书人都往这尊泥像后边一躲,那就都没事了?跟我们当兵的讲理都没用、你他娘的还讲歪理?抓了抓了!”

    马桥yīn阳怪气地讥讽道:“泥瓦木匠拜鲁班,织丝养蚕的拜嫘祖,开饭馆的拜易牙,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祖师爷,这孔老头儿就是你们读书人的祖师爷了?我们是武人,不读书的,你们的祖师爷关我们鸟事!”

    两位将军都这么说,那些兵士胆气大壮,当下一拥而上,扯过李剑白,抖开绳索便绑。四人抬轿,陡然少了一角,好在孔夫子那尊雕像是木头的,不算太沉,抬具晃悠了两下,剩下三人赶紧放下,这才避免孔老夫子“斯文扫地”。

    与此同时,司马赵昊晨、少尹齐安润处,也有一队官兵闯去,直接把他们抓走,开国县侯王世修刚刚回到家,屁股还没坐暖和,也被一队官兵冲进门来,将他绑了离开。这些rì子千骑官兵满城严打,对长安地理已无比熟悉,连一步冤枉路都没走。

    消息相继送到长安府令柳徇天处,柳徇天闻讯大怒,当即摆开仪仗直奔刑部!

    P: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每位读者都有的,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的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下,随着你的订阅、点赞、打赏等消费,票票还会再给,莫记及时投下,拜谢!(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