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七十一章 蛛网

第九百七十一章 蛛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柳徇天憋着一腔怒火出了门,他在那燃着火盆、温暖如chūn的签押房内,只穿了一套单薄的官袍,如今衣服未换,连大氅都没披,便急如风火地闯了出去,等他一路策马疾驰赶到刑部衙门,已被寒风吹得彻骨生寒,瑟瑟发抖了。

    等到随从通报进去,刑部陈东和孙宇轩姗姗地迎出门来时,柳徇天都快冻僵了。陈东和孙宇轩对那些在门前叫嚣的学子、哭闹的人犯家眷们理都不理,只是笑容可掬地向柳徇天询问来意。

    那些嫌犯家眷其实都是受人怂恿而来,实则没有胆子冲撞官员,何况有二十多名军校杀气腾腾地按刀守在几位刑部官旁边,因此他们只在一旁喊冤。

    至于国子监和太学的那些学生,虽然群情汹涌,但是其中大多是受人蒙蔽,只有领头的几个人才知道内情,却也因为已经得了吩咐,要等祭酒等人抬了夫子像来再冲衙门,因此按兵不动。

    柳御天沉着脸道:“两位选郎既说收到诉状,要严查灞上漕夫斗殴、官员受贿纵容一案,本官不知就里,亦不yù过问,然则两位选郎又派人抓走本府少尹齐安润和司马赵昊晨以及县侯王世修、国子监祭酒李剑白等人,这又是何缘故?难道本府这些官绅统统与灞上漕运有瓜葛不成?”

    陈东讶然道:“柳府令何出此言?本官接到举报,说是灞上有漕夫拉帮结派,斗殴生事,造成漕运停顿、多人受伤,内中且有官绅收受贿赂,庇护豪强,是以才差人将一干人等锁来查问。如今只有涉案的高参军、吴县尉、郎县尉在刑部衙门。且未曾受到任何虐待,至于柳府令所说的各位官员,实非本衙锁拿。”

    柳徇天一怔,狐疑地道:“人真的不是陈选郎抓的?”

    陈东不悦地道:“柳府令,陈某有必要遮遮掩掩,狡辞妄言么?”

    孙宇轩抚须笑道:“柳府令这一遭是真的莽撞了,你看我们衙门前,人山人海、群情激愤的,不要说这么多的官员进出。就算我们只是带入一人,能瞒得过众人的眼睛么?”

    柳徇天拂然道:“孙选郎的意思是本官撒谎了?”

    孙宇轩却也不恼,笑微微地道:“柳府令何不去御史台看看呢,这长安城里有权拿人的,可不只是我们刑部!”

    柳徇天憬然醒悟。不错!还有一个御史台,难道那些人是御史台抓的?柳徇天马上向他们拱拱手道:“两位选郎,柳某这便往御史台一行,对两位若有冒犯处,容后致歉!”

    柳御天说罢返身就走,急急扳鞍上马,又向御史台疾驰而去。他穿的本来就少。这一番折腾,已冻得脸sè发青,在刑部衙门前耽搁了这一阵儿,心中火气渐消。理智也渐渐恢复了。

    御史台拿人的话,就不像刑部拿人那么简单了,御史台不会过问普通的刑事或民事案件,他们只要出手。必定是与官员违法违纪有关,柳徇天越想心中猜忌越重。等他赶到御史台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赶往刑部时那种气势汹汹的态度。

    “胡某不知府令驾到,有失远迎啊,哈哈哈,柳府令,请!”

    胡元礼闻讯迎出御史台,未语先笑,将柳徇天客客气气地让进御史台二堂,二人分宾主落座后,柳徇天马上向他说明了来意,只是语气里再无诘问之意,言辞谨慎了许多。

    胡元礼听他说罢,面有难sè地道:“不错,人确实是被本官拿了,只是此案还在审理之中,有关案情本不该示之于人的,不过嘛……”

    胡元礼向柳徇天微微一笑,又道:“府令身为长安守牧,天子重臣,自然不在此例。来人啊!”

    胡元礼一声吩咐,一个小吏马上走到他面前,躬身肃立。胡元礼道:“将已整理出的卷宗取来!”

    片刻功夫,一摞卷宗便堆到了柳徇天的面前,柳徇天将那卷宗打开细细一看,越看心头越惊,本来一路跋涉,他的身子就冻得有些僵硬了,这时手指似乎僵硬的愈发厉害了,那卷宗一连翻了几次都翻不开一页。

    这一份份卷宗上面,俱都是这些被抓的官绅所犯下的各种罪行,诸如贪污、受贿,诸如县侯王世修仗势欺人、霸占民田等等,每一桩都查得清清楚楚,有人证、有物证,完全可以据此定罪。

    这么详尽的资料,绝不可能是刚刚把这些官员锁拿归案就能盘问出来并整理清楚的,也就是说,这些东西早就有了,直到今天才正式作为证据,锁拿那些官绅归案盘问。

    仅仅这些卷宗,就要动用多少人手、耗费多少功夫才能完成?而御史台官员到长安才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又一直陪同刑部在大搞什么治安整治,他们是什么时候查到这些事情的?

    他们从洛阳来,在长安全无根基,就算这段时间旁的全都没做,一来就大张旗鼓地查办这些人的案子,都未见得能得到如此详尽确凿的证据,除非本地有什么手眼通天的人物全力协助,这个人又是谁?

    最重要的是,他们如此大动干戈,莫非是朝廷的意思?为什么我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难道……朝廷对我起了猜忌之心?

    ※※※※※※※※※※※※※※※※※※※※※※※※※※※

    柳徇天从御史台无功而返,对于少尹齐安润、参军高经潜、县侯王世修等人家眷的催问,柳徇天含糊其辞,始终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他此刻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些人身上,他急于知道的是长安官场如此巨大的动荡,究竟是不是出于天子授意,为何作为天子心腹他事先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是不是他已失去了天子的信任。所以柳徇天回到府衙之后,马上派遣心腹家人赶赴洛阳,伺机打探消息。

    众多官员寄望于柳徇天,而柳徇天却无所作为。从御史台回来后便坐守府衙,对此事再也不闻不问,众官员家眷大失所望,但是为官者也好,有世袭爵位在身的皇亲国戚也好,都有大把人脉在手,并非只有他一人可以托付。

    柳徇天这条路走不通,为了营救亲人,众人便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四处托付其他人来,他们多年营造的关系网发挥了巨大作用,世家、豪门、国戚、权贵、官员……,整个长安都陷入一片风雨飘摇之中。

    一些手眼通天的人家甚至已经派人前往洛阳活动,利用他们在京的人脉。直接对刑部和御史台两路钦差进行攻讦弹劾,武懿宗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他一面暗中煽风点火,一面派人返回洛阳,将内中情形详细禀于武三思知道。

    长安的世家、豪门、国戚、权贵、官员、士绅,就像一个个交叉点,共同交织出了一张庞大的网。这张大网上盘踞着大大小小许多蜘蛛,荥阳郑宇就是盘踞其上的一只蜘蛛,他一直盯着蹲在网上另一角的那只姓杨的蜘蛛,可那只蜘蛛却一直一动不动。

    如今整张蛛网突然剧烈地波动起来。波动之激烈似乎要把整张大网撕得七零八落,郑宇仓惶不已也茫然不已,他看到每一个人都在上窜下跳,唯独他一直紧盯着的那个人还是一动不动。

    可是种种迹象表明。这场动荡似乎和那个人脱不了干系,郑宇不知道事态将如何发展。也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打算做什么,在这场动荡中那个人究竟扮演了什么角sè。

    郑宇本来想一直盯着那个人,来个敌不动我不动,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但是这张网波动的越来越激烈,他不能不动了,因为已经有人托关系托到了他的面前。同时长安官场无数人受其波及牵连其中,这些人中不乏受世家栽培扶植的代理人,如果这些人损失殆尽,各大世家在长安多年的苦心经营将为之一空,他必须得想办法制止这场风波!

    ※※※※※※※※※※※※※※※※※※※※※※※※※

    洛阳,武三思得到武懿宗的密报如获至宝,此番为皇帝迁都先遣长安的朝官分成两派,法司衙门明显与武氏不是一路人,如果他能籍此缘由将刑部和御史台的人扳倒,武家势力就能独占长安。

    以前武氏只注意经营洛阳,目光未免短浅了些,可是谁会想到武则天居然想出了迁都这样的釜底抽薪之计呢?如今若能利用好这个机会,他们就能抢回先机。然而,早有准备的杨帆和老谋深算的陈东又岂会全无防备?他们在长安搅风搅雨,会不考虑可能来自洛阳的干涉?

    更重要的是,武则天之所以决定迁都,于水患威胁之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年迈之后产生了落叶归根的念头,想要回到她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长安城,但是毫无疑问,她的最主要目的是为了确保武李两家势力能够达成一种平衡。出于这一目的,她会坐视武氏一族再把长安囊括手中么?

    洛阳,丽chūn台。

    武则天眯着老花眼,认真地看着杨帆的密报,杨帆在密奏中详细阐述了他在长安考察出来的情形,匡算了皇帝西迁后每年长安的粮食用度以及除关中地区自给之外需要从外地漕运的数目,然后又计算了目前的漕运能力。

    在他的奏章中没有那些华丽的词藻,但是言之有物,甚有说服力。杨帆最后在提出疏浚河道、确保漕运的建议之后,又重点提出了漕上丁夫拉帮结派、内耗严重的情况,提议由官方出面,整合漕运,减少内耗,同时还提到了漕运沿途各地官吏盘剥严重、大量官员从中渔利的情况,建议朝廷严加整治。

    武则天看罢密奏,对肃立当面的符清清道:“朕西迁在即,漕粮一事至关重要,杨帆所奏必须立即解决,婉儿呢,速叫她来见朕。”

    符清清略一迟疑,道:“待制……待制她……”

    武则天眉锋一挑,不悦地道:“吞吞吐吐!她怎么了?”

    P:凌晨,诚求推荐票、月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