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七十二章 婉儿的埋伏

第九百七十二章 婉儿的埋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符清清欠身道:“长宁公主新修了一座园子,名曰沁园,据说金碧辉煌,华美似天上宫阙,如今园子刚刚落成,今rì广邀宾朋饮宴赏园,上官待诏也在应邀之列。(即可找到)”

    进入冬季以后,朝廷事务不多,正月里尤其清闲,因此婉儿也zì yóu了许多,武则天曾告诉她,若是因事离宫,只要不是在外过夜,不必事事时时提前请示,对宫里人而言,随意出入宫闱,也是一种莫大的恩宠。因此婉儿此次离宫并未告知武则天。

    长宁公主是李显和韦后的亲生长女,下嫁与杨慎交,两夫妻成亲后,在洛阳城郊起了一座府邸,府邸极尽奢华,园内奇花异草、怪石林立,府中仅一座池塘就占地两百余亩,住宅西边还专门建了一座马球场。

    今rì府邸落成,长宁公主广邀宾朋庆贺,内中不无炫耀之意,这可是把杨家财富挥霍一空才建成的一处别庄。

    武则天乜了符清清一眼,道:“不过是赴长宁之约,何必吞吞吐吐,内中还有隐情?”

    符清清怵然一惊,垂首道:“圣人圣明,慧眼如炬,臣只是心思一转,便为圣人所知……

    武则天不耐烦地道:“说,还有什么事?”

    符清清吞吞吐吐地道:“只因……只因近来待制出宫较为频繁,时常与人诗酒唱和,饮宴不休,结交者多为勋戚王侯、词臣名士,因之坊间传出了许多闲话。

    传言虽然不堪,其中崔湜、高戳等人皆为风流倜傥的一代俊彦才子,待制则青chūn貌美,往来频繁惹人非议也不稀奇,稀奇的是待制只是往梁王府赴宴多了几回。坊间却也传出许多梁王与上官待制间的不堪谣言来。方才圣人问起,臣忽然想起这些事来,因此略显异样。”

    武则天半躺于卧榻上,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淡淡地一笑,道:“三思去年刚过了六十大寿,如今已是一个花甲老人,婉儿清丽殊绝,体态窈窕。兼之才高八斗,生xìng清高,若是有所思念,什么样的俊俏郎君不能唾手而得?她会喜欢了一个年过六旬原花甲老翁?”

    符清清脸sè一变,连忙欠了欠身。道:“圣人说的是,坊间百姓愚昧。”

    武则天笑容渐冷,又道:“三思身为亲王,只要他想,世间何等绝sè不可得,他会甘冒触怒于朕的危险,动朕的身边人?坊间百姓愚昧?你可jīng明的很呐。你拿这等荒唐无稽的传言说与朕听,是欺朕老迈,以为朕已昏庸不堪了么?”

    符清清大惊,慌忙跪倒。连连顿首,颤声道:“清清不敢!清清只是……只是圣人问起,不敢隐瞒,说起坊间谣言……”

    “住嘴!”

    武则天慢慢坐起。森然道:“当初韦团儿受朕宠爱,得意忘形。以致自酿杀身之祸!殿前青砖缝里,尚有她的血迹斑斑!清清,你在宫中,今时地位堪比昔rì团儿,须当时时自省,莫要步她的后尘!”

    符清清大惊失sè,连连叩首道:“微臣不敢!微臣不敢!圣人恕罪,圣人……”

    “出去!”

    “是、是……”

    符清清战战兢兢地膝行退下,一直出了殿门才敢起身。

    ※※※※※※※※※※※※※※※※※※※※※※※※※

    洛阳城郊,一座极华丽的府邸,园中处处斗拱飞檐,但是站在墙外,却难窥园中全貌,不过仅从园外丈二的雪白墙壁,整齐严密的黛sè顶瓦,以青砖jīng心修饰的排水濠沟,光可鉴人的朱漆大门,一尘不染的汉白玉石阶,就足显此处庄园之华贵了。

    院门一角,停着一长排车驾,有马车、有牛车,还有拴在那儿的一匹匹骏马。旁边或坐或站许多奴仆下人,显然是赴宴贵人的随从与车夫们。

    一个身穿葛黄袍子,怀里抱着大鞭的车把式懒洋洋地倚在车上,望着眼前这座华丽之极的园林,对旁边一人悠悠然叹道:“这世间人,有些过于浅陋,骤然获得富可敌国的财富,马上就成了一身铜臭的暴发户。还有些人骤然获得了无人可及的尊贵身份,便得意猖狂飞扬跋扈。

    我这些年在王府做事,经历眼界固然不俗,心胸气度也是好的,如果给我富可敌国的财富或是无人可及的尊贵身份,我都能处变不惊、泰然处之,绝不会被人讥笑为暴发户或者得志小人,可是……我等了这么久,还是个赶车的……”

    旁边几人吃吃地笑起来,说话的这人名叫孟朔,是替梁王武三思赶车的车夫,惟其如此,他才敢如此出言调侃。

    这座园子就是长宁公主的别庄新园,这位公主殿下也是韦后亲生,是皇太子的嫡长女,比起她的胞妹安乐公主来,长宁还算是个循规蹈矩的女人,不过也仅仅是同她那个妹子比起来罢了。

    自打嫁入杨家,骤然从山野苦囚恢复金枝玉叶身的长安公主便开始挥霍享受起来,这座园子是她软硬兼施,迫使公婆同意修建的,就这一座园子,便耗光了夫家全部的积蓄。

    结果园子还没建成,朝廷便传出风声,说是皇帝要迁都回长安,耗资巨万的别庄用不了几回就得脱手,而皇帝一旦迁都,王侯公卿都要随行,洛阳还有几人买得下这么华美金贵的一处庄园,赔钱是一定的了。

    公婆闻听后更是大怒,长宁公主倒无所谓,简简单单一句“到时把园子随意处置了也就是了,本宫堂堂公主,起一处园子怎么了?忒般小气!”差点没把她的公婆二老活活给气死。

    长宁公主依旧无所谓,如今公婆抱病在床,她却在新建的园林里大摆酒筵,炫耀自己的新宅。如今早chūn将至,天气犹寒,酒宴设在华美jīng致的厅堂上,上首一张几案,已将菜肴撤去。上官婉儿正应邀为长宁新宅赋诗。

    太平公主、长宁公主和驸马杨慎交、梁王武三思还有张昌宗的堂兄张同休站在一旁观看,一张几案后站不下那么多人,其他人依旧坐于席后,等着上官才女写罢再当众吟诵出来。

    崔湜与崔液、崔莅两位兄弟同席,低声提点道:“你二人赶快琢磨一首jīng妙好词,今rì在场的俱是一方才俊,更有上官才女和梁王殿下,你们的才学若能入得了他们的法眼,前途不可限量。”

    崔液傲然道:“兄长。以你我兄弟才学,诗词歌赋提笔就来,何须先做准备。”

    崔湜道:“不可大意,张同休、张昌仪、张昌期三兄弟亦擅诗词,张说、高戬更是当世才子。以你我兄弟之门第出身,若是用番心思未尝不为第一,若是随意敷衍,不免流于平庸了。大丈夫当先据要路以制人,岂能默默受制于人?”

    这时长宁公主忽地拍手喜道:“上官待制佳作已成!”

    崔湜闻言,马上作喜不自胜之状,连声道:“公主已先睹为快了。还要这般吊我等胃口不成,快快将上官待制的佳作示之我等,让我们一睹当世第一才女的佳作!”

    这是上官婉儿替长宁公主新宅所赋诗词,崔湜盛赞上官婉儿之才。长宁公主自然与有荣焉,她喜孜孜地取过婉儿的大作,娇声笑道:“崔选郎莫急,待我来吟与大家听听。”

    长宁公主清了清嗓子。朗声吟道:“沁水田园先自多,齐城楼观更无过。倩语张骞莫辛苦。人今从此识天河。参差碧岫耸莲花,潺湲绿水莹金沙。何须远访三山路,人今已到九仙家。凭高瞰险足怡心,菌阁桃源不暇寻。馀雪依林成玉树,残霙点岫即瑶岑。”

    张说和高戬听得连连点头,抚须赞叹,道:“待制大作,果然字字珠玑,闻之清新雅丽,沁园盛景,跃然纸上。”

    崔湜、张同休等人更是大声喝彩,上官婉儿诗酒应和的场面经历多了,对众人的大肆赞美早就免疫,闻言只是淡淡一笑,神态极为从容。

    长安公主笑吟吟地吩咐人收好婉儿的大作,以待装裱,然后笑望众人,道:“今rì各位贵客都要留诗一首的,下一位谁先出手呢?”

    “我来我来!”

    崔湜赶紧站起来,一边往前走,一边笑道:“上官待制已有佳作在前,一会儿同休、昌期、昌仪几位才子、张兄高兄两位名士再有佳作问世,崔某可不敢出手了。不如趁着还有勇气,赶紧现丑了。”

    众人哄堂大笑,崔湜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便抢了上去提起笔来,崔液和崔莅马上跟过去为大兄押阵助威。武三思微微一笑,顺势也退到一旁,抚着胡须对上官婉儿道:“圣人迁都在即,待制身为天子第一近臣,公务可还繁忙么?”

    上官婉儿浅浅笑道:“如今还好,正月里除非十分紧要的大事,否则大臣们也不会用来烦扰圣人,婉儿因之也清闲了许多。”

    武三思呵呵笑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待制平素过于劳碌,能偷得几rì清闲最好。啊,对了,本王近rì收到堂弟懿宗的一封家书,内中曾言及漕运之事,他是当作闲话讲的,可本王听了却深以为虑啊。”

    上官婉儿新月似的柳眉微微一挑,神sè凝重起来

    武三思道:“天子不管是在洛阳还是在长安,漕运都是重中之重,漕运一旦出了问题,京都百万人口的吃饭问题就要大受影响,轻则导致物价飞涨,重则皇帝就得再度迁都谋食,令朝廷体面尽丧,一旦碰上水旱灾害更是饿殍千里的严重后果,因之动摇国本,不可不慎啊。”

    上官婉儿动容道:“王爷所言甚有道理,不知漕运上出了什么变故?”

    武三思道:“此事与刑部和御史台的钦差官有关。说起来,刑部和御史台倒是出自一番好意,天子迁都在即,他们想整顿长安治安,打造一个清平世界,以迎天子迁都,只是他们太过求全责备了。

    想那漕运的丁夫都是些粗野鲁莽的汉子,平时酗酒闹事打架斗殴,本是寻常事,却也没甚么了不得。可是刑部陈东、御史台胡元礼等人偏以严刑竣法相待,难道还能指望那些使船驾舟的粗汉因此变成斯斯文文的读书人?

    治大国若烹小鲜呐,现如今弄得灞上人心惶惶,听说漕夫们年初就该赴扬州的,为了此事迄今尚未成行,一旦误了今年漕运,后果不堪设想。”

    上官婉儿讶然道:“竟有此事,王爷该尽快禀与圣人知道才是。”

    武三思道:“这个自然是该禀与圣人知道的,只是待制也清楚,圣人一向反感做臣子的不守本份,手伸的太远,本王如今掌管着洛阳屯兵事宜,若是贸然插手政事,惹得圣人不悦,反而不美。

    只是,若是旁的事情,再多等几rì,长安那边必有消息过来,介时圣人自然知晓,本王也不必多事。奈何漕运重于天,不能等啊,一旦出了岔迟,这一年的漕运都要大受影响,是以……”

    上官婉儿莞尔一笑,道:“婉儿明白了,只是婉儿居于深宫,若无长安方面的消息,婉儿也不便向圣人进言呐,如今长安消息未到,若是能有哪位御史风闻奏事,婉儿也好说与圣人,早早应变。”

    武三思大喜道:“这个容易,本王可以马上着人上一道奏本,接下来的事,可要麻烦待制了。”

    婉儿嫣然颔首:“为陛下赞画,本是婉儿份内之事,何劳梁王相谢。”

    武三思打个哈哈,道:“待制投我以桃,三思报之以李,本是礼尚往来。既然待制如此说,那待制这番美意,本王就铭记在心里了!”

    这时长宁公主雀跃道:“崔选郎的佳作已成了!”

    武三思和上官婉儿相视一笑,举步向那几案移去。

    上官婉儿款款而行,一双秋水般的明眸盈盈一扫,就见太平公主俏立一旁,正对一具博古架上摆放的古玩指指点点,旁边有几人点头应和着,听到长宁公主的声音,他们几人也转身走来,内中至少两个御史。

    太平公主与上官婉儿目光一碰,弯眉微微一挑,眸中各自闪过一抹神秘的笑意。

    这双姝体态风流,俱为绝sè,然相貌韵致各不相同,这会心一笑,风情万种。

    P: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每位读者都有的,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的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下,随着你的订阅、点赞、打赏等消费,票票还会再给,莫忘记及时投下,拜谢!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