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七十三章 灞上宴

第九百七十三章 灞上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郑宇终于出手了。   http: 世家的力量虽然如水无形,但是一旦动用起来却是浩荡磅礴,就像一条河,潺潺涓涓润物无声时是它,奔涌咆哮摧毁一切时也是它。

    在如今的长安,有能力把正相互敌对、相互算计的千年世家、百年豪门,大唐建国便扎根长安的勋戚权贵人家以及如今陪都官场上的各路重臣要员们聚合到一起的,也就只有世家了。

    这一天,曲池江畔芙蓉楼下,车马川流,热闹非凡,许多平时难得一见,跺跺脚九城乱颤的重要人物纷纷赶到这里,有资格出现在芙蓉楼上的,任哪一个都是举足轻重的一方要员贵人。

    芙蓉楼接待过的权贵要人并不少,但一次赶来这么多的权贵人物却尚属首次,芙蓉楼大掌柜的亲自赶来扮起了跑堂儿,生怕手下的伙计们惹出什么纰漏来叫人看在眼里,今天这场面,不夸张地说,那就是整个长安。控制着这座城市、确保着它的运转的各方头面人物,今天已尽数出席了。

    时间还没到,但是大多数人都已赶到,这些大人物平时都是习惯于让一桌人或者一群人在酒席宴前等着他姗姗来迟的,可是今天没有人敢托大,他们并不是给陈东和胡元礼面子,而是因为今天来的人物中,总会有一个老家伙,论资历论地位要在他之上。

    陈东和胡元礼还没到,以他们今时今rì的地位,如果他们是长安人士,如果他们此时已致仕还乡,那么凭着他们的出身地位,完全可以成为士绅中的一员,和此刻席上的大多数人称兄道弟。但是今rì这种场合,他们未必够份量参加。

    但如今不同,如今他们大权在握,作为钦差,长安一地的司法大权现在就掌握在他们手中,他们手中的权力不像这些世家豪门一样稳固,但是他们此刻掌握着的是皇帝赋予的大权,一朝大权在手,就如掌握着一柄无坚不摧的出鞘利剑。谁敢轻掠其锋?

    所以,尽管他们迄今还没赶到,各路权贵要人依旧耐心地等待着,他们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不会受到一点轻慢就拂袖而去。当然,陈东和胡元礼对他们的轻慢早晚是要付出代价的,但不是现在,。

    现在这两条搅屎棍的杀伤力还是蛮大的,他们搅得整个长安动荡不安,他们这是想干什么?想效仿当初周兴来俊臣一班酷吏以求幸进么?这已不是女皇登基之前、也不是女皇初登帝位的时候,想做孤臣酷吏。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与此同时,灞上也召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和谈。

    他们之间并没有一个像郑宇这样的中间人从中斡旋调停,而是在双方帮派首脑都被官府控制起来后,双方的掌舵、管事们尝试接触。渐渐达成的一个共识。

    他们之所以明争暗斗,根本目的还在于想掌握漕运方面更多的资源和利益,而不想同归于尽,如今双方首脑被一网打尽。纠缠于官司之中,灞上群龙无首。河道正在解冻,渭河的冰层在一天天变薄,每当阳光暖暖地照下来,房檐下悬挂的冰棱就开始嘀嘀嗒嗒地滴水。

    水滴在地上,却像是鼓槌敲在他们的心上,他们急啊,漕运要利用河道水网,而河道水网并不总是适宜行船的,有的河段要在汛期才能行船,有的河段因为水流太急,要过了汛期才能行船。

    水情之复杂又与气候有着莫大的关系,一旦延误了行程,整个漕运都要大受影响,漕运受了影响他们就赚不到,灞上十几万人来年吃什么?有鉴于此,如今附庸于东西两盟的帮派弟子们纷纷向各路管事施压,他们实在是拖不起了。

    rì过正午,御史台胡元礼和刑部陈东依旧不见踪影,芙蓉楼上各路贵人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愤怒之急溢于言表:这两个人竟敢如此托大,眼看宴客时辰将至,他们真敢让长安权贵在此坐候?

    楼下,郑宇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天气尤显寒冷,他却满头大汗。一路路探听消息的人派出去,送回来的却始终是未见两位钦差踪影。

    长安府令柳徇天抽个空隙从芙蓉楼上下来,找到郑宇,面sè不善地道:“贤侄,人怎么还不到,你可是与他们约定了的?”

    郑宇抹一把额头的冷汗,对柳徇天道:“小侄大前天就向陈佥宪和陈选郎下了请柬,他们一开始自然是推辞了的,前rì小侄再下请柬,他们才缓了口气,说是若有暇,一定前来赴宴。”

    柳徇天听了,这才缓和了颜sè,胡元礼和陈东既这么说,那就是答应了。国人交往,很讲究一个含蓄、委婉与分寸,很少把话说死,像西方人一样直来直往,“若是有暇一定参加”,那其实就是同意了的,所谓若是,不过是故作矜持,拿捏身份。

    柳徇天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本官先回楼上去,楼上的客人都有些不悦了,本官去安抚一下,你也不要一味等在这里了,实在不行便派人再去促请一下。”

    郑宇连忙长揖道:“多谢世叔,有劳世叔。”

    柳徇天点点头,一提袍裾,缓步登阶,刚刚踏上三步,就听后面有人急叫:“公子,公子,刑部和御史台使人送来消息,说是公务繁忙,无暇赴宴,他们改rì再向公子亲自致歉。”

    柳徇天一脚踏空,险些跌倒,他慌忙扶住栏杆,霍然扭头,就见郑宇脸sè苍白如纸,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怔怔地道:“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不来?怎么敢不来!”

    柳徇天默默站立片刻,举步又登两阶,停住脚步想想,忽然摇头一叹,转身便向阶下走来。

    “世叔……”

    郑宇的一双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柳徇天,柳徇天目不旁视,从他身边从容走过去,对快步迎上来的一位家人吩咐道:“备车。回府!”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楼上,楼上寂然无声,没有人大声喧哗,已然久候的各路权贵只是默然起身,一个个走出去,从呆若木鸡的郑宇身旁走过,仿佛他根本不存在。

    在座的要么是城府极深的官员权贵,要么是身份贵重的勋戚耆老,他们纵然怒极。也不会像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用谩骂和咆哮来发泄自己的羞辱和愤怒,但是他们的沉默比咆哮更可怕。

    郑宇脸sè苍白如纸,身形摇摇yù坠,只是喃喃自语:“怎么可能?他们怎么敢不来?”

    他真的想不通。胡元礼和陈东怎么敢不来,他们要么根本就不要答应,既然答应了,最后却又摆了大家一道,他们真的以为挟天子之令就能无往而不利?

    他们不明白这一下就是得罪了长安所有的势力集团?他们不明白即便眼下无人奈何得了他们,但是长安如此之多的势力集团随之而来的无孔不入的反击,早晚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怎么就敢不来?

    但是。不管他是如何的想不通,他知道,胡元礼和陈东还没完,他已经完了。从现在起,他已经沦为长安城的笑话,这些受到羞辱的人不会吝于把嘲弄与羞辱施加于他,他将因此被所有人摒弃。包括他的家族。

    郑宇忽然开始后悔起来:“我为什么要接这件差使?当别人都远远避开的时候,我为什么要上赶着去做这种事?卢宾宓、卢宾之、崔林……。一个个的都栽了,就连沈沐都被延鄜丹三州事闹得焦头烂额,现在籍故避于洛阳不肯跟他别苗头,我为什么……”

    一见杨帆,误终身呐!

    灞上码头,五行会、圈子门、太平帮等西盟帮派的漕口掌舵、漕拳掌舵和大权在握的主要管事坐在左侧,顺字门、rì月盟、三河会等东盟帮派的主要人物端坐于右侧,双方壁垒分明,中间空空,没有那个舞剑的项伯,剑在他们的唇齿之间。

    双方虽然都存了息事宁人的念头,却都不愿向对方做出大的让步。对顺字门等东盟诸帮来说,他们的首领只是作为证人留在刑部,而西盟诸帮首领是被扣押,他们占了上风。

    西盟诸帮则认为,现在长安各方势力全都站在他们一边,双方若继续僵持下去,他们未必会输。双方各有倚仗,自然不肯做出太多让步。

    可是双方首领被扣,放不放人是官府说了算,他们眼下要商量的是放弃争斗、放舟南下,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大家的饭碗都要受到影响,必要的妥协和让步又是必须的,因此双方都很有耐心。

    古竹婷作为顺字门漕拳掌舵也坐在席上,她的注意力似乎并没有放在双方的谈判上,眼神儿似乎总是悄悄睃向一旁,眉梢眼角似乎……有一抹难言的喜气,没错,就是喜气,就像一个新媳妇儿般的娇怯羞喜。

    在她身后,站着一排雄纠纠气昂昂的汉子,人人一身短打,其中有一个大胡子,很是英俊威武,和其他肃立的壮汉一样,有意地挽着衣袖和裤腿,露出小腿和小臂,小腿和小臂上条状的肌肉尽显其jīng壮有力。

    那是她将要陪伴一生的良人,他就在那里,古竹婷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丝丝的。

    这时候,远处有几个人籍着码头上修补的船只、待运的货物等为掩护向正在谈判的双方悄悄靠拢过来,阳光映照在他们身上,在他们鬼鬼祟祟的移动中有点点寒光寒烁。

    灞上,昔rì曾是沛公刘邦屯兵的地方,他就是在这里和项羽大军对峙,最后演出了一幕鸿门宴,今rì这里会上演一出灞上宴么?

    P:今天在běi jīng录节目,看到了文章、杨坤、刘涛、蔡少芬、戚微、陈乔恩等好多名演员,发现有的美女又高又苗条,真个是如柳迎风,真不晓得为啥拍出来波涛汹涌的,想不通啊。不过最最重要的是,正当一个极高挑的大美女上台的时候,偶想到了今晚的更新,于是毅然决然大义凛然地离席,溜回来了,这是什么jīng神?坚持更新不辍宁舍美女不看也要为俺的读者服务滴jīng神呐,哈哈,诚求月票、推荐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