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百七十五章 弩杀

第百七十五章 弩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嗖!”

    六名杀手配合默契,几乎同时扳动了“悬刀”,钩心脱离,弩牙一缩,绷紧的弩弦骤然回弹,六枚弩箭同时离弦。

    “走!”

    严粟川一声低喝,向右滚动,到了货堆边缘,猛地纵身一跃扑到地上,一个利落的前滚翻,整个人就已在三丈开外,他弓背弯腰,仿佛一支离弦的箭似的疾奔而去,冲到码头边缘,没有片刻犹豫便向前一扑。

    “嗵!”

    夭矫的身形没入河水,涌动着碎冰块的水面只微微溅起一点浪花,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水面,当真是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其他五名杀手几乎与他反应一致,一击得手,立即远遁。其实以前他们做案得手迅速逃离时都会携走他们的吃饭家伙——弩,不会舍得把它们弃置不顾,这东西并不是随时都能搞到的,尤其是作工jīng良、犀利无比的上等军弩。

    可这一次是在漕帮的地盘上杀人,实在太过危险,而且他们获得的酬劳已足以让他们在此次得手后一生富贵无忧,这弩还拿来干什么?当然是怎么快怎么逃。

    未曾金盆洗手,先来渭河净身。当最后一个杀手也纵身跃进河水的时候,动荡的水面便迅速恢复了平静,晶莹的冰块依旧“咔咔”地碰撞着、摩擦着,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魏小筱本来也想逃的,她方才听严粟川讲过出手之后的逃走计划,生活在灞上的她同样一身好水xìng,此时的渭河水虽然冰凉澈骨,对身娇肉贵的她来说是个可怕的体验,可这是在逃命,她并不想计较太多。

    但是,“活阎王”严粟川可以对自己的出手信心百倍,一击立即远遁,魏小筱却不免稍有疑虑,她想亲眼看着她的仇人毙命,这不仅仅是因为不放心,更因为那是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因此,在严粟川低喝“走”时,她的身形顿了一顿,快意的目光向她的目标看了一眼,只这一眼,她就走不了了。

    “舒掌舵,我们可以减少要求,但是你们至少该做出一点让步,让我们对数万兄弟有个交待,我们独孤掌舵和古掌舵其实是很有诚意通过和谈解决争端的……”

    李黑按照古竹婷的授意,准备做出一定的让步了,被他提到的独孤文涛和古竹婷微笑着向对面的西盟诸帮首领点点头,恰在此时,六枝弩箭疾shè而至,利矢破空声尚未传来,六枝利箭已近在咫尺。

    杨帆所站的位置正对着阳光,六枝利矢横空而至,他目中的光线微微起了一丝变化,陡然引起他的jǐng觉,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作出了反应。

    幸亏在利箭刚刚shè出的刹那光线细微的变化引起了他的注意,幸亏他的jǐng觉与他的反应同样敏捷,否则等那能在百步之内贯穿重甲的利矢shè至面前才发现的话,任他身手再好也没有机会了。

    习武的人虽然致力于体能的开发和提高,但体能提的再高,也无法超过机括的速度和力量,那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不是因为他有象的巨力、狮的凶猛、豹的敏捷,而是因为他的智慧。

    杨帆在利矢离弦的刹那就动了,弩箭快的在空中只留下一道肉眼难以捕捉的虚影,杨帆完全是靠着最初光线的波动做出的判断,他甚至来不及大喊一声示jǐng。

    杨帆纵身疾掠,如同一只兀鹰般“呼”地一声掠到了古竹婷的身前,古竹婷正向对面的舒子轩等人微笑颔首,头顶光影一暗,她双拳一握,马上就要向空中反击,但目光所及却是杨帆,古竹婷不由一怔。

    杨帆手脚齐出,靴底奋力一踢,堪堪踢中一枝利矢,同时以袖裹手疾抓另一道虚影。三枝箭出自三人之手,几乎是同时shè出,但是哪怕只是一毫秒的发shè间距,利矢shè到杨帆面前时彼此间也有了丈余的距离。

    “嗡!”

    杨帆只觉靴底一震,半条腿都麻了。细细一根弩箭通过军弩产生的速度达到每秒百米以上,那时一种可怕的动能,但杨帆这一脚毕竟踢中了弩箭,弩箭方向一歪,斜指长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竹婷的肩头轻轻一震,自耳垂坠落一枚明珠。

    明珠并不大,小巧的珠子以细链相连,这是古竹婷身上唯一的饰品,平时她素面朝天,全无装饰,今天这对珠子是因为杨帆乔装而来她才特意戴上的,所怀的不过是女为悦己者容的一点小小心思。

    而今,细链shè断,明珠堕肩,利矢掠过的疾风刮得古竹婷玉颊生疼。

    杨帆以袖裹手,探手疾抓,虚影一闪,被他抓住了箭杆的后半截,利矢在手中飞速滑过,袍袖虽厚却也寸寸碎裂,紧接着箭羽掠过他的掌心,在他的手掌划过一道深深的痕迹,血肉模糊。

    但他这一抓毕竟起了作用,尤其是对弩箭羽翼的影响,改变了箭矢的方向,本来疾shè向古竹婷咽喉的一箭斜擦着古竹婷的右臂飞了过去,古竹婷一声痛呼,肩头被刮去一片血肉,继而身后一声闷哼,矢箭洞穿了一个护卫的小腹。

    这时,杨帆力尽,向古竹婷身前落下!

    第三枝矢箭光一般shè至,杨帆身形悬空下坠,此时就是一个技击高手一剑刺出他也无从抵挡,何况是快得仿佛幽冥中shè来的一箭。利箭“噗”地一声刺穿了杨帆的胸膛,他被利箭带得打横撞进古竹婷的怀里。

    另一席上,独孤文涛也中箭了。

    利矢强大的动能带得独孤文涛的身体猛地仰面一摔,第一箭准确地洞穿了他的咽喉,第二箭在他仰面跌倒时shè至,斜着贯入了他的天灵盖,差点儿把他的天灵盖儿整个掀开,第三枝箭擦着他的头皮掠过,幸之又幸地从两个护卫中间的缝隙里穿过,遥遥消失在大河对面。

    “阿……阿……”

    古竹婷惊恐地看着怀中的杨帆,他的后胸露出一寸带血的箭镞,胸前一截皂sè的箭羽,利矢把他的身体都shè穿了,古竹婷如堕冰窖,手脚冰凉,浑身僵硬。

    多年来她已见惯生死,无论是她把别人置于死地还是中了埋伏自陷死地,她都绝不会有这种反应,但这一次不同,这么多年来,她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直到爱上他,直到得到他的承认,她才活出了滋味,她才活得像个女人。

    可现在,她的男人就躺在她的怀里,身体被利箭贯穿,古竹婷想唤一声阿郎,可是声音哽在喉咙里根本喊不出来,她的眼前发黑,差点儿昏过去。

    这一切发生如电光石火,当杨帆中弩倒地,独孤文涛仰面摔倒的时候,整个码头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片刻之后,鼓噪声大起,东盟一方各帮派首领一跃而起,不会武功的急急后退,身怀武功的不等护卫们上前,便怒喝着向对面的西盟诸帮首脑们猛扑过去,根本不容对方有任何解释便打做一团。

    环卫于外的护卫们有一些人拔刀向那处货堆扑去,另一些人则试图冲回来卫护自己的首领,但是双方都怀疑对方的护卫要对己方的首领不利,各自奔出几步,互相呵斥对方止步无效后便拔刀拼杀起来。

    现场一片混乱,外围是刀光剑影,叱骂拼杀的护卫,码头上是拳打脚踢、滚作一团的首领们,古竹婷呆呆地抱着怀中的杨帆,喃喃呼喊:“阿郎、阿郎……”

    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的脸颊苍白如雪。

    “滚开!”

    古大拳大如钵,呼啸生风,猛挥双拳荡开对方重金聘来保镖助拳的两个技击高手,纵身掠到古竹婷身边,探手一试杨帆的呼吸,急叫道:“还有气儿,快带阿郎去找医生!”

    “哦!哦!”

    一听杨帆还活着,古竹婷陡然回了魂,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她抱着杨帆居然从盘膝状态一下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向外就跑,古大如同一条出笼的猛虎,铁拳无御地冲在前面为她开路。

    古二和古三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形,二人无心与他人纠缠,迅速向这里靠近,三人呈品字形把抱着杨帆的小妹护在中间向外面闯去。

    没有人知道古掌舵为何对一个普通的护卫如此上心,也无心去想。现场早已乱作一团,只要稍一犹豫,别人的拳头就会打在他的脸上,每个人都厮吼着同面前的敌人做着殊死搏斗,其他的一概顾不上了。

    舒子轩被护卫藏在中间,跳着脚儿地大喊:“不要动手!不要中了他人jiān计!刺客不是我们派的、不是我们派的!”

    可是他的呐喊起不了任何作用,不要说东盟诸帮首领们此刻狂怒如狮,就算他们还有理智,也会选择与对方纠缠搏斗,谁知道那用弩的刺客是否还有下一个目标,此时与对方纠缠打斗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

    “是魏家姑娘!”

    “是魏小筱!”

    “是天鹰帮主的女儿!”

    “下来!你马上下来!”

    将货堆团团围住的护卫们厉声高喝着,魏小筱在货堆上慢慢站了起来,她有些失望地看看平托着一具“死尸”踉跄离开的古竹婷,扭头又看看混乱的打斗现场和那具可怖的尸体,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

    可惜了,可惜只杀了一个,不过没有关系,他们现在已经不可能谈和了,那个贱女人,背叛了她父亲的盟友们现在会全力以赴地去杀。魏小筱狂笑着拔出短刀,抵住了自己的咽喉。

    这个疯女人,死了。另一个女人,疯了!

    P:诚求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每位读者都有的,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出。拜谢!(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