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杀戮之夜

第九百七十七章 杀戮之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太平帮漕拳掌舵秦小龙迈着疲惫的步伐缓缓踱进内宅,挥手摒退左右,坐在椅上轻轻揉着眉心,连rì来的风风雨雨,已令他心力憔悴。

    由于今rì码头发生的事情,和谈已不可能,只有用武力来解决争端了,他这一晚连续约见了多位管事,调动人手,准备用武力同东盟诸帮打出一条活路来。今天双方的争斗只是突发意外后毫无组织的混战,明天的rì子却没这么好过了。

    秦小龙叹了口气,起身向卧房走去,刚刚走出几步,他的身子突然一滞,除了目中闪烁的jīng芒,整个人就好象泥胎木雕一般。他一阵心悸,仿佛yīn影中有什么不可知的鬼物在窥视着他,那种危险的感觉让他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僵立片刻,秦小龙突然一跃而起,双足一拔,仿佛一片被风吹起的枯叶般,无声无息地飘向墙边,那儿挂着一口上好的长刀。

    “来人!”

    一刀在手,秦小龙的心踏实下来,这才厉声高喝,但是想象中的应答并没有传来,秦小龙的心登时又沉了下去。

    自从双方的关系变得水火不容之后,他的府上便加强了戒备,经过今rì之事后他的府上护卫更多,内宅里不但有重金聘来的两位保镖,有帮里的十名好手,还有四条猛犬,可是现在四下里静寂无声,在他一声大喝后根本无人应答。

    秦小龙眼珠一转,倒退两步,身子贴着墙壁向门口逸去,一步、两步、三步,当他飞快地窜出房去时,还是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秦小龙不敢大意,长刀隐于肘后,正yù突破院中近五丈的距离窜到外宅,一道人影突从檐下鬼魅般闪现。

    “是……”

    “谁”字还没出口,那道人影便向他猛扑过来,秦小龙反手一刀,向来人猛劈过去。

    “噗!”地一声,利刃入体,如此顺利令秦小龙为之一怔,但他随即便惊觉不妙,急急想要抽身后退,却已来不及了。

    中了一刀的人影一声没吭,却从那道人影里又幻化出一个人影,一道更纤细的身影,随即便是一道雪亮的剑光,秦小龙踉跄后退,弃刀于地,徒劳地捂住了他的咽喉,但这毫无作用,血从指缝里飞快地涌出。

    秦小龙绝望地张大眼睛,看到那道纤细的人影飞快地消失在墙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清那人的模样。

    ……

    “今夜都打起jīng神来,jǐng醒着些!不要打瞌睡,明天老夫搬回城里,必有重赏。”

    圈子门漕口舵把子何流水提着灯笼在重重jǐng卫下亲自巡视了整个后宅,对后宅里诸多的护卫打气鼓劲,直到返回内室,他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阿郎回来了。”明亮柔和的灯光下,一位挽着慵懒的发髻,身穿湖丝半透明睡袍,凸rǔ细腰,容颜妩媚的少妇袅娜地迎上来,殷勤地扶他坐下,又去铺展了床褥,接着就想去灭了壁上烛火。

    “等等!”何流水连忙制止:“灯亮着,屋里所有的灯都亮着!”

    美貌少妇娇嗔道:“阿郎,咱们卧房外有数十人守着,有什么好怕的,他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除非学了隐身法儿,要不然还能闯进来?”

    “啊!”何流水突然一声尖叫,指着那美貌少妇的背后,颤声道:“你……你你……”

    美貌少妇顿足道:“阿郎,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和人家开这样的玩笑?”

    何流水颌下的山羊胡子簌簌发抖,眼神惊恐的如见鬼魅,根本不像是作伪。

    美貌少妇脸sè渐变,突然一扭头,可惜她什么都没看见,就觉得颈上一沉,眼前一黑,整个人便人事不知,被人抛到了大**。

    “救命!你……”

    一道雪亮的剑光飘过,一蓬鲜血溅上了窗棂。

    “轰隆”几声大震,门窗崩碎,室外骤闻惊呼的几个保镖闯了进来,那道沾了血的剑光急颤,桌上的水壶突然粉碎,炸裂成急速旋飞的无数枚锋利瓷片,呼啸着向四面八方疾shè而去,与此同时,桌上壁上四盏灯同时熄灭。

    房间里登时陷入黑暗之中,桌椅破裂声、器物破碎声、帷帐裂帛声、尖厉的呼啸声、沉重的破风声交织在一起,仿佛一股股湍流急漩,叱喝铿锵不绝于耳,但是这种异常激烈的场面只持续了片刻功夫便陡然沉寂下来。

    房间门窗已完全破碎,但室内昏黑一片,闯声赶到的人不敢妄自闯入,直到有人取来火把,他们才一手持火把,一手举刀剑,一步步移过室来。柔软而富有弹xìng的地毯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

    何流水腿上压了一人,脸上趴着一人,当那两人被人翻开,露出何流水的样子时,只见他喉头鲜血汩汩,怒目凸瞪,神光已失,已然气绝身亡了。

    ……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今晚一定会采取报复!所以我今儿晚上就没打算睡,一直等你到三更天,终于把你给等来了!”

    两名武士打着灯笼,中间站定一人,正是五行会大管事乔奈何,他是白天里参加了灞上码头谈判的一名西盟帮派首领。

    院子里傲立一人,几与夜幕同sè,四下角落里涌出许多人将他团团围住,乔奈何站在阶上,傲然冷笑道:“你的胆子还真大,一个人也敢闯我乔某人的龙潭虎穴,今天我就叫你来得去不得!杀了他!”

    乔奈何一声令下,武士们立即一拥而上,轻灵的剑、锋利的刀、长枪短戟、铜锏铁杵,各种轻重兵器、长短兵器、奇门兵器向暴风骤雨般向那人猛攻过去。

    那人的身形纤细的就像浪尖儿上的一截草茎。浪cháo一阵起伏,就能将它淹没,小小一个漩涡,就能把它拖进水底,但它最终总能重新浮现在水面上。

    他一声不吭,似乎就只为杀人而来,在这疯狂的攻击之下,他的身影如同鬼魅般不断闪移腾挪着,轻易不出一剑,每一出剑,却必取一人xìng命。

    突然,在一剑刺死一个武士之后,那人从稍纵即逝的一个缺口里冲了出来,拧腰向前,速度激增,瞬间便脱离了包围圈,手中剑疾刺乔奈何。乔奈何没想到这人竟能脱出重围,大骇之下急急后退,口中急叫:“拦住他!”

    两柄长刀交叉劈下,可那人疾冲的身形却似突然停顿了一下,两个保镖按照预估的速度一刀劈下竟然劈空,那刺客就站在一刀距离之外,二人大骇,刀光尚未消失,又是一刀交叉劈下,四记刀光仿佛一个“爻”字。

    可这一次,那人却又陡然加快了速度,刀光劈下时,那人便撞进两个保镖怀里,两个保镖惊出一身冷汗,可那人却未下杀手,肩膀只在他二人胸口轻轻一撞,便像一只皮球般弹了回去。

    一纵、一纵、再一纵,追杀过来的众武士眼看着他弹跃着消失在长廊尽头,再也追之不及。两个保镖急急回头道:“乔爷,你没事吧?”

    乔奈何一言不发,两个保镖心头登时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他们慢慢将灯笼挑起来,灯光照处,乔奈何低着头,似乎正盯着自己的脚尖出神,他的胸前一片殷红,殷红的颜sè已蔓至衣袍的下摆,血从何来?

    ……

    四更天,天际隐隐有了一丝清明。

    天鹰帮徐林站在三排护卫后面,面有苦sè,涩然说道:“天都快亮了。古姑娘,你……整整杀了一夜……”

    古竹婷一身青sè劲装如今已经快变成黑sè了,那是被血溅透涂染出来的。

    她的容颜十分憔悴,脸sè苍白如纸,臂上的箭创早已在一次次的搏斗中再度破裂,鲜血浸透了她的衣袖。但是她的眼神却异常明亮,那双眸子闪烁着冷厉的jīng芒,仿佛九幽地府的两道鬼火。

    剑在她的手中,这是一把上好的宝剑,鲜血在剑锋上挂不住,那剑锋寒光闪闪,雪亮如水,随着她握剑的姿势稍有变动,剑上便暗芒流转,青幽如霜。持剑在手的古竹婷杀气充盈,仿佛生于血海的一尊女修罗。

    徐林舔舔嘴唇,软弱地解释:“古姑娘,小筱姑娘虽然是本帮帮主的女儿,可她的行动我们事先并不知情。她想刺杀你也并非我们指使……”

    古竹婷的声音就像泛着冰碴的渭河水,冷冷的、清清的、淡淡的:“无所谓,我不在乎。”

    徐林气极败坏地道:“可你不是没事吗?你只是肩头受了点伤,至于如此不依不饶?你已经杀了一夜,已经有多少人死在你的手上,这还不够平息你的怒气?”

    “不够!”古竹婷的声音非常平静,却从骨子里透着一种深深的冷意和恨意:“我还没嫁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想嫁的人,你们却想让我做寡妇,那我就让你们连鳏夫都做不成!”

    “啊!”徐林憬然道:“你……你和独孤文涛是?”

    古竹婷一声冷笑,仗剑向前扑去,徐林急急怪叫道:“拦住她!杀……杀了她!”

    敌丛之中,古竹婷如流光,似逸电,时幻时灭,仿佛鬼魅,手中一道剑光闪烁流转,每一流转,便有一条人命在这惨烈的追逐争斗中殒落。

    她一脚飞踢,破开一人小腹,闪电般侧滑三尺,掌中剑一掠,便有一人被切开咽喉。左手一扬,袖中一枚飞刀间不容发地贯进一个人的眼睛,凄厉的嚎叫声中,她柳腰一折,又从呼啸而来的刀斧空隙间楔入,肘部重重地击在一人肋下,骨折声刚刚传出,她的左腿便反撩而出,鞭子似的抽打在另一个人的下yīn海底……

    追逐杀戮中,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少,如此血腥的手段让那些护卫打手肝胆yù裂,已经没有人敢再追逐那条专门收割灵魂的魅影。

    徐林眼见不好,拔腿便逃,一边逃一边疯狂地大叫:“不是我授意的、他的死与我无关,你不能杀我,你不讲道理……”

    古竹婷的声音忽然在他耳畔响起:“我本来就不讲理!”

    ※※※※※※※※※※※※※※※※※※※※※※※※※

    四更天,杨帆沉沉的呼吸忽然停顿了一下,虚弱地张开了眼睛。

    古氏三兄弟和任威等人一直守在他身边,始终有两个以上的人保持清醒,随时关注着他的动静,杨帆一醒,任威马上惊喜地低呼:“阿郎醒了!”

    一瞬间所有人就围到了榻前,杨帆无神的眼睛注视了他们一会儿,才渐渐清醒过来,他的记忆还保留在被军弩shè中的那一瞬间,眼珠转了转,没有看到古竹婷,杨帆略显紧张地问道:“古……姑娘呢?”

    古大急忙道:“自阿郎中箭小妹就一直抱着阿郎,我们想接下来换换手她都不肯,这一路奔波,她也实在是累了,阿郎包扎好后,我就让她回房去歇歇……”

    杨帆的神sè刚刚缓和下来,古老三便接口道:“可是后来我去看她,人已经不见了。”

    古大狠狠瞪了老三一眼,搓搓手,对杨帆道:“呃……她那脾气阿郎也晓得,阿郎不用担心,只要阿郎无恙就好了。”

    杨帆闭了闭眼睛,因为失血过多,头还有些眩晕。杨帆闭着眼睛,虚弱地问道:“我这是在哪里,现在……是什么情形?”

    任威连忙向杨帆从头到尾仔细地说了一遍,杨帆沉默良久,围在榻边的众人几乎以为他又昏迷过去了,杨帆却又慢慢张开眼睛,对任威低声道:“附耳过来!”

    任威轻伏在杨帆身边,将耳朵贴着他的嘴巴,杨帆说话的声音稍大都会震动伤口,因此音量放得极轻,他低低地对任威说了一阵,任威脸上时而惊讶、时而感佩,也不知道杨帆究竟对他说了什么,只听得他连连点头。

    杨帆断断续续地说完,又低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任威道:“刚过四更天。”

    杨帆轻轻“嗯”了一声,道:“天亮之后,你就……着手安排吧。”

    “是!”

    杨帆又将目光转向古大,道:“我口渴,拿点水来。”

    “哦!”

    古大刚一转身,忙又转回来,急急道:“不行不行,医士严嘱,酸的咸的、稀粥水产阿郎都不能食用。”

    杨帆无奈地道:“那你……就问问医士,我能吃什么、喝什么。”

    “哦!”古大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听了杨帆吩咐,毛毛躁躁地就往外跑。

    杨帆jīng力不济,眼皮又开始打起架来,他强撑着jīng神,对古二道:“我……拼命……救她,不是为了……让她把命再拼掉!找她……回来……”

    P: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