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八十章 绕指之柔

第九百八十章 绕指之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杨帆遇刺的消息传到杨府,小蛮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啪”地一声摔得粉碎。

    杨帆西行关陇,南下蛮疆,北赴契丹,都曾出生入死,但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不要说这么严重的伤势,西行关陇、南下蛮疆时连块皮儿都没蹭破过,在契丹身陷敌营,他也只是腿上受了点轻伤。

    谁能想到,这一回在朝廷腹心之地,就在陪都长安,他居然会身受重伤,生死难料。小蛮定了定神,慢慢站起来,对前来报信的差人道:“牛管事,这位差官行脚辛苦,你去账房支五吊钱,略表谢意!”

    那官差一听,喜不自禁,连声道谢不止。牛管事引着那官差离去后,侍候在一旁的桃梅和三姐儿马上冲上来,变声变sè地对小蛮道:“大娘子,阿郎遇刺,生死未卜,这可如何是好?”

    “慌甚么?”

    小蛮厉声喝止,道:“阿郎远在长安,再急,有用么?”

    桃梅和三姐儿唯唯低头,小蛮垂首沉思片刻,吩咐道:“咱们自己不说,怕也很快会有风言风语传来,你们两个,马上知会府中上下人等,对此消息守口如瓶,尤其是阿奴那儿,谁敢泄露一个字,严惩不贷!”

    桃梅和三姐儿连忙应声退下。二人一出去,小蛮便双膝一软,跌坐到椅上。她如何不慌、如何不怕?骤闻这样的消息,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担心害怕,但郎君不在,她就是一家之主,谁都能乱她不能乱,否则这个家还如何维持?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一阵有节奏的哨声传来,剪着桃心发式的杨念祖。穿着一件可爱的小百衲衣,手里舞着一根棒子闯进了花厅,刚跟娘亲学了些武功,虽说现在连花拳绣腿都还算不上,不过小家伙却就此喜欢上了舞枪弄棒。

    他的嘴里叼着一个铜官窑的彩瓷哨子,哨子是一只可爱的小鸟形状,一吹就发出悦耳的哨声。

    “阿娘……,咦?阿娘哭了?”

    杨念祖嘴巴一松,哨子掉下来,哨子上有红绳儿穿着。挂在他的脖子上,哨子一垂下来,就在胸前晃荡着。杨念祖快步跑到小蛮身边身边,偎在她的怀里,张大点漆的双眸惊讶地看着小蛮。怯怯地道:“阿娘怎么了?”

    小蛮连忙拭去脸上的泪水,强颜一笑道:“傻小子。娘亲哪有哭啊。方才迷了眼睛。”

    杨念祖眨了眨大眼睛,道:“屋子里没有风,哪来的沙子?”

    小蛮屈指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头,嗔道:“就你鬼机灵,没有沙子,可是承尘上有灰尘啊。”

    “哦!”杨念祖恍然大悟。点点头,憨声问道:“阿娘,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呀?”

    小蛮心里一酸,幽幽地道:“宝宝想爹爹了?”

    杨念祖嘟起小嘴道:“嗯。宝宝想爹爹了,爹爹上元的时候都不回家,也不陪人家去观灯,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爹爹抱着呢,我想和爹爹去去大湖钓大鱼,爹爹以前答应过宝宝的。”

    小蛮的泪又险些流出来,赶紧道:“快了快了,你爹爹就快回来了,你呀,也不要一味的贪玩了,你爹交待过,等开了chūn,就给你找位先生,教你和你姐姐读书习字……”

    杨念祖一听读书,赶紧托辞道:“啊!宝宝还要去找姐姐玩,娘亲再见,宝宝走了!”说完就一溜烟儿逃去,小蛮破啼为笑道:“这个臭小子!”

    花厅里又静下来,小蛮凝睇想了一会儿,迈步出了花厅,向阿奴所居的院落赶去。阿奴此时已临盆在即,她的肚子高高地腆着,偏偏别处却并不显胖,尤其那单薄的后腰,就像细细的枝头偏辍了一枚硕大的果子,被大肚子一衬,看着要折断了似的。

    经过一冬,终于chūn暖花开,此时阿奴正惬意地坐在后花园中,懒洋洋地晒太阳,一见小蛮赶来,阿奴忙要从椅上站起来,小蛮抢前一步按住她,嗔怪地道:“自家姐妹,总见外什么,你躺着。”

    阿奴“喔”了一声,迫不及待地问道:“听说有人自长安捎了郎君的信儿来?”

    小蛮暗暗心惊,家里面有点什么大事小情儿,贴心的奴婢马上就会跑去禀报主子,这一次幸亏她反应快,及时下了封口令,否则阿奴正挺着大肚子,万一听了消息惊惧担忧之下有个什么好歹,她可如何向郎君交待。

    小蛮故做从容地道:“嗯,他捎回信儿来说很挂念你呢,核计着你的临产之期就要到了,可他耽于公事却回不来,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嘱咐我多给你准备些可口的好吃的,身边多挑几个年岁稍长、有生产经验的妇人侍候……”

    阿奴心里甜滋滋的,很幸福地问道:“他还说什么了?”

    小蛮鼻子发酸,强自笑道:“他还说,他喜欢丫头,希望你能给他生个漂亮的乖女儿。”

    阿奴“哼”了一声,皱起鼻子道:“丫头有什么好,我就喜欢小子,你看念祖多可爱,这一胎,我偏要生个大胖小子。”

    阿奴说着自己也笑起来,抚着高高隆起的肚皮,感受着孩子胎动的奇妙感觉。郎君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孩子的出生固然是一个遗憾,可是一个小生命已在她的腹中孕育成形,即将诞生,作为一个母亲,没有比这更让她期待与满足的了!

    ※※※※※※※※※※※※※※※※※※※※※※※※※※

    永泰公主李仙惠抚着高高隆起的肚皮,一脸安详,脸上有种孕妇特有的柔美神韵。

    武延基笑望着爱妻,心中也是无比满足,他的妻子不但美丽大方,而且温柔贤惠,这是他的福气。

    皇太子岳丈的几个女儿自幼长于山村,虽然读书习字,但是大多不太知礼,如今骤然尊贵起来。有的变的骄奢yín逸,有的变的飞扬跋扈,可他的娘子虽是韦后嫡生亲女,xìng情却极为温柔且知书达礼,在众姊妹中算得上是个异数。

    皇长孙李重润陪在他们旁边说着话,武延基夫妇是进宫向皇祖母请安的,结果丽chūn台上传出消息,说是皇帝正在批阅重要奏章,是以二人便候在外面。恰好李重润要去御花园,路经此处。看到妹妹、妹夫,便与他们攀谈起来。

    三人正说着话,忽见一人从奉宸监方向过来,到了丽chūn台也不用人通报,便大模大样地走了进去。李仙惠讶然道:“那人是谁,怎地出入宫闱如此随便。”

    李重润瞥了那人背影一眼。轻蔑地道:“那人是奉宸监丞张昌宗。”

    李仙惠听过皇祖母纳美少年充斥于内宫的传言。知道其中最受宠爱的就是张氏兄弟,不由讶然道:“原来此人就是张昌宗,人称莲花六郎的那个?倒真是丰神如玉,俊俏尤胜女子。”

    武延基不屑地道:“不过是个以sè相娱人的面首罢了,臭皮囊生得再好又如何?说起来他也算是世家子弟、宰相后人,如此作为。没得辱没了门风,若是他那祖父泉下有知,知道家门不幸,有此不肖子孙。怕是做鬼都没脸见人。”

    武延基和李重润你一言我一语,对张昌宗这种以身侍御求荣华富贵的行径很是嘲讽了一番,不想旁边侍候着的小内侍中就有一人是二张的耳目,这小内侍将他们的话停在耳中,很快便不动声sè地离开了……

    ……

    长安城北,千骑大营,帅帐。

    杨帆倚在靠枕上,身上搭着一条柔软的绒毯。古竹婷侧身坐在榻边,手中端着一碗冬虫夏草全鸭汤。

    chūn裳正薄,细细的腰、丰美的臀,因为侧坐跌宕出起伏动人的腰臀曲线,仿佛一首旋律优美流畅的乐曲,

    杨帆已经度过危险期,在连续七位名医都确认他确实死不了之后,古竹婷几乎把所有想得到的神佛都谢遍了,要不是舍不得离开杨帆,杨帆估计她真会去把长安城所有的寺庙道观一一拜遍。

    现在杨帆不用粥也不敢吃、水也不敢喝了,古竹婷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塞到杨帆的肚子里去,以弥补他这些天来的损失,其实杨帆觉得自己固然虚弱,却并未见瘦,但是在古竹婷眼中,她的郎君似乎已瘦骨嶙峋了。

    以杨帆的财力,自然可以买得到一切最好的食物,但是有些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这样的东西独孤世家却有的是,独孤宇也不吝啬,倾尽所有,但凡拿得出的天材地宝、珍稀补品都一股脑儿送了来。

    因为独孤讳之是千骑营郎将,独孤家的这种举动完全可以被解读为独孤讳之对上司的奉迎巴结,所以送来这些补品甚至不用遮遮掩掩,堂而皇之地拿来就好。

    对于杨帆垂危期间独孤世家暂缓行动的举动,杨帆并不以为意,独孤家是他的合作伙伴,不是他的部下,事涉整个独孤世家的生存与前途,独孤宇当时的选择无可厚非,而且算得上是明智。

    “来,再喝一口!”

    古竹婷嘟起薄嫩嫩的唇瓣儿,轻轻吹凉匙中的汤水.

    剔透如新剥荔肉的红唇本身就有秀sè可餐的效果,配着那鲜美的补汤更是美味十足,杨帆惬意地呷一口甘美香醇的汤汁,轻轻摇一摇头,古竹婷马上拿起手帕,替他轻轻拭去唇角的水渍。

    那双优雅美丽的柔荑,可以是杀人无算的百练钢,也可以是温柔体贴的绕指柔,翻云覆雨之间,全看面对的人是谁,能被古大杀手如此温柔侍奉的,除了她老爹,也就只有这位拽得二五八万的杨二爷了。

    P: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