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八十八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九百八十八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长安,原属郑家的一幢大宅,角门儿开着,郑宇带着几个人站在门口。这幢宅子现在姓刘,实际上还是郑家的产业,只是在确定皇帝将迁都长安后,常年活动于长安的各大世家主要人物纷纷撤离,一些产业也都做了处理。

    武则天是个很爱记仇的人,他们在武则天当皇后、当皇帝、施行新政的过程中一次次阻挠刁难,武则天不是那么健忘的人;一向重视集权的武则天更是不会容许这些世家来分享她的权力。

    所以于公于私,他们都是女皇的眼中钉。如今女皇将迁都长安,在这位女皇的眼皮子底下过rì子,一定会很不好过,所以他们早早的就避了开去。

    一辆轻车笔直地驶入,停在一片绚丽的花丛边,蝶与蜂并未收到惊吓,仍在花丛中恋栈不去,就像此刻郑宇的心情。车门打开,一袭轻袍的沈沐缓缓走了出来,郑宇勉强挤出一副笑容迎了上前。

    “沈兄!”

    “郑兄!”

    沈沐敷衍地向他拱了拱手,郑宇心中不悦,却又不好表现出来,他勉强维持着面上的笑容,道:“沈兄一路辛苦,一应事物,小弟都已准备妥当,只等沈兄前来交接。小弟家中骤遇急事,需要赶回去办理,长安这边只好拜托沈兄了。”

    “好说!好说!”

    沈沐懒洋洋的,毫不客气:“这个烂摊子,丢给谁怕都不好收拾。杨帆此人,xìng如绵里针,用强只会适得其反。这一次杨帆无端受害,各位长者本应以安抚为宜,更该助他找出凶手,还他一个公道。

    结果呢,各大世家却只顾着自身的利益,一味要求他以你们的大局为重,此举难免会让他为之心寒。事情已经办砸了,如今沈某来,也只能尽人力而听天命罢了。”

    郑宇道:“沈兄,此事郑某已经查过,刺客来路不明,实非哪个世家擅自动了刀兵……”

    沈沐打断他的话道:“这件事,你还是跟杨帆解释吧,我本就无所谓。不过,这件事和他说了怕也没用,难道你们没看出来?女皇这是有意借题发挥,以此理由扫荡关内所有不稳定、不可靠的因素,为她迁都做准备!”

    沈沐一边说,一边已经步入厅堂,郑宇紧随其后,紧张地道:“郑某自然明白,只是……事情真的已这般严峻?”

    沈沐在案后缓缓坐下,道:“从皇帝决定迁都开始,这些事就已是注定了的,要不然各位长者又何必离开长安?其实他们早就预料到了吧。只不过……皇帝本来可用的方式应该很温和,不见得非要用免职或杀戮来达到目的。可惜钦差遇刺,皇帝的手段必然就是暴雨雷霆了。

    这本是各世家所担心的最糟的局面,如今看来终究是不可避免了……

    郑宇暗暗叹了口气,慢慢从袖中取出一份名单,如果不是形势严峻到了如此地步,这份名单无论如何他是不会拿出来的。

    郑宇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那份名单,把它谨而慎之地推到沈沐面前,道:“那么,沈兄需要做的事,就是尽最大可能,保证我们的人安全。这份名单上的人,请务必保全,最好让他们还能留在关内道,如果不成,迁官也可,迁官不行,贬官也可,千万不要弄到丢官罢职甚至……”

    沈沐垂着眼睛,眼中隐藏的一抹jīng芒微微一闪,强抑着激动,慢慢地取过那份名单,故作淡然地打开,上边密密地写了一排人名,后边还附着他们的官衔。

    这,就是各大世家以其雄厚实力、千年底蕴,以其士林领袖的身份,苦心栽培扶持出来的官场势力,这份名单上的人不是世家掌控的官场势力的全部,但是至少已经占了七成以上。

    纵是以沈沐的沉稳,拿到这份名单,心中也不禁激动万份,费尽周折,绞尽脑汁,如今终于拿到了他们的底牌!

    沈沐点头道:“沈某一定竭尽全力,不负众长者所托!”

    郑宇扶膝顿首道:“如此,一切就拜托沈兄了。”

    沈沐把名单小心地折起,慢慢塞入袖中,

    郑宇犹不放心,担忧地道:“沈兄可已有了万全之策?”

    沈沐嘴角一翘,略带讥诮地道:“世上何时有过万全之策?”

    郑宇略显尴尬,又道:“那么……沈兄有几分把握?”

    沈沐冷然道:“杨帆那里,我可以尽力说服他。他耿耿于怀的,其实并不是受人刺杀,而是你们的反应,太让人寒心了。这种心情,我很了解,因为我也曾受过同样的待遇。你扪心自问,你们真的把他当成了显宗宗主?真的对他有应有的尊重?真的放权给他了?呵呵,卢宾宓曾经拥有的一切,你们都没有给他。你们只是觉得,用了他,就已是莫大的恩惠和赏赐,一直用高高在上的心态俯视着他。”

    郑宇局促地道:“这一点,我们已经意识到了,只要能平安度过这一劫,我们一定会对他有所补偿!”

    沈沐肃然道:“晚了!朝廷已经介入,皇帝龙颜大怒,这件事已经不由我们说了算。所以,我只能尽力而为,结果如何,听天由命而已!”

    ※※※※※※※※※※※※※※※※※※※※※※※※※

    独孤宇到了隆庆湖畔就下了马车,一路缓步走上湖心岛。岛上自有人迅速通报进去,于是,很快他就在一片草坪上看到了微笑而坐的杨帆。独孤宇马上拱手道:“杨兄,小弟幸不辱命,灞上行刺杨兄的几名刺客,除了两人顽抗而死之外,其余四人尽皆被我拿到了。””

    独孤宇一摆手,后面便有人提上四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气息奄奄的人,正是严粟川和罗嘉昊等四人。

    杨帆扭头道:“小婷,这几个人,你处理一下!”

    古竹婷婉约地点头,向那几名青袍人一摆手,便带着他们向林外走去。

    杨帆这才向独孤宇拱拱手,笑道:“有劳独孤兄了。”

    独孤宇慨然道:“不敢当杨兄一谢。在长安地界出了这种事情,是独孤宇照料不周,如今能把他们抓来交由杨兄处置,心中方觉稍安!”

    独孤宇说着走上前去,很自然地站到了古竹婷的位置,推着杨帆的轮椅,踏着柔软的草地缓缓向前行去。

    杨帆知道他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到处缉捕凶手,是对自己垂危期间他产生了退缩之意的一种变相道歉,当下也不说破,只是微微一笑,由他推着走去。

    独孤宇推着轮椅,缓缓地道:“我听说公孙姑娘受人所托来过这里,还有山东世家的人陪着她,只是这位姑娘实在不是做调停人的好材料。这一下双方彻底撕破了脸皮,只怕他们很快就会回过味儿来了。”

    杨帆道:“沈沐那边,想必还会再灌他们一壶**酒,让他们再糊涂一阵子。即便沈沐没有动作,他们现在就已明白过来,其实也来不及了。”

    独孤宇蹙眉道:“但是自杨兄遇刺,朝廷大为震怒,促使咱们的整个计划都随之加快了,咱们原来的诸多部署非常周密,现在却都用不上了,如今形势,只怕是要马上跟他们摊牌,杨兄具体打算怎么去做?”

    “为什么是我去做?”

    杨帆一挑眉头,顺手摘下行经处的一朵野花,放到鼻下嗅了嗅,悠然道:“张昌宗要来接替武懿宗,这件事你知道吧?”

    独孤宇微微颔首,随即想起杨帆正背对着自己,看不见他的动作,便道:“知道,张昌宗今天应该就会到长安了。”

    古竹婷走到隆庆池畔,负手站定,气定神闲地看着碧水微澜,烟笼远山似的柳眉微微一挑,沉声道:“沉湖!”

    严粟川和罗嘉昊等人虽是气息奄奄,但神志还清醒着,他们本以为被抓来后,人家一定会向他们追问幕后主使,心里还琢磨着如何“吞吞吐吐”,让苦主觉得他们有很多秘密,还有利用价值,谁料人家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把他们带到了湖边。

    他们正在纳闷儿,这位大姑娘一句话出口,差点儿吓破他们的苦胆:“沉湖!这位俏生生的大姑娘居然一句话都没问,直接就要把我们沉湖!”

    严粟川和罗嘉昊等四人马上拼命地挣扎起来,为了用舌尖把嘴里的破布顶出来,他们的面皮子胀得发紫,可惜一切挣扎都无济于事,他们被摁绑的太紧了,根本无法挣扎。

    那些神sè冷漠的青袍人得了古竹婷的吩咐,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马上就从地上搬起几块石头,拉开他们的胸襟,粗暴地塞了进去。然后抓住倒缚他们双手的绳索,把他们打横举起,向湖中用力一抛。

    “嗵!”

    罗嘉昊像只佝偻的虾子似的砸到了水面上,湖面溅起一片浪花,他惊恐地瞪大双眼,一脸绝望地向水底沉去。

    “嗵!嗵嗵!”

    严粟川和另外两人并没有害怕多久,他们随即就被抛进了湖水,碧绿的湖水迅速没过了他们惊恐的眼睛,头发在水面上水草般荡漾了一下,就彻底消失了踪影,只留下一串串的气泡。

    水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一阵风来,湖面上依旧是一片起伏的波澜,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而古姑娘也早已消失在湖畔,只有那些神sè漠然的青袍人,依旧站在那儿。

    杨帆轻摇着手中野花,看着姗姗而来的古姑娘,对独孤宇微笑道:“是啊,张昌宗今天就到了,他倒真是急不可耐呢。他这人对摆威风的事一向乐此不疲,而我除非逼不得已,又一向不喜欢冲锋陷阵。既然如此,这个恶人何不由他来做呢?”

    P:诚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