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九十一章 鱼群

第九百九十一章 鱼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国子监是国立大学,只要毕业就算是取得了省试资格,经礼部试、吏部复试,就能直接做官。如果国子监毕业还想继续求学的,可以通过考试进入太学,太学生毕业之后还可以进入国子学。

    太学和国子学比国子监级别更高,可以直接通过荐举做官,即便不能做官,在这求学过程中有了座师,有了同年,有了士绅的身份,也等于是进入了官僚阶层,可以成为庞大统治阶级的一员。

    什么经商、做工、土地,所有这些都是表面利益,都是官本位权力社会的附属品。世家几乎垄断了教育权,也就掌握了权力。

    虽说隋唐以来产生了科举制,寒门子弟也有了做官的希望,但是他们的机会并不大,因为隋唐的科举结果除了卷面上的成绩,还取决于“通榜”和“行卷”。

    通榜是通过采访举子在社会上的才德声望制成榜单,供主考官参考。这其中,社会名流、文坛巨子、达官贵人的推荐至关重要,有时考试前,主考官就已根据“通榜”内定了及第者和列甲科者乃至状元人选。

    而“行卷”就是举子自荐,考试前把自己的诗文佳作投献给当时的名公巨卿、社会贤达,求其赏识,制造声誉,向主考官推荐。最终体现的还是“通榜”, 决定“通榜”的社会名流、文坛巨子、达官贵人们又是何许人呢?

    这些人或者本身就是世家出身,或者与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结果可想而知。世家长盛不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国子监作为培养士人和官员的最高学府,早已被他们垄断了。

    而这也是世家最看重、最不肯放弃的权力,只要这项权力在手,即便他们一贫如洗。用不了几年功夫,也依旧能够站到权力的金字塔尖上。如今为了促使显隐合作,郑宇不惜在这个方面让出了一部分利益。

    七个名额,显然是七大世家各自让出一个。这应该是七大世家磋商的结果,否则郑宇是不敢做这个主的。面对如此丰厚的条件,沈沐和杨帆显然意动了,沈沐率先伸出了手,很干脆地道:“我同意!”

    杨帆也伸出了手,搭在他的手上:“我同意!”

    郑宇欣然把手搭了上去:“同舟共济,共赴难关!”

    ……

    杨帆亲自把沈沐和郑宇送到岛边,看着二人上马而去。杨帆正要叫古大推他回岛,忽见远处有一骑快马与沈沐和郑宇错马而过。疾驰而来。杨帆眯起眼睛一看。认出来人是他府上的家人莫玄飞。心头顿时莫名地一紧。

    莫玄飞快马加鞭,赶到岛上,一见杨帆正坐在轮椅上看着他。急忙滚鞍下马,长揖到地。大声道:“恭喜阿郎!贺喜阿郎!”

    杨帆揪紧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急忙问道:“何事恭喜?”

    杨帆突然身子一震,惊喜地道:“啊!可是阿奴已经生了?”

    莫玄飞笑容满面地道:“是!二娘顺利生产,母子平安!大娘特遣小的来长安向阿郎报喜。”

    “哈哈哈,好!好好好!嗯?是个男孩?”

    莫玄飞笑容可掬地道:“是!二娘生了个大胖小子,壮实着呢,那眉眼,跟阿郎您一模一样。”

    杨帆笑指他道:“你又乱拍马屁!刚出生的小孩子,眉眼都没长开,哪里看得出像谁。哈哈哈……”

    莫玄飞嘻皮笑脸地道:“阿郎英明神武,小郎君子肖其父,自然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可以比的。”

    莫玄飞说着,走到杨帆身边,上下打量他一番,松了口气道:“谢天谢地,阿郎气色甚好,小的回去说与大娘和二娘知道,她们也就能放下心了。”

    杨帆道:“家里一切可都好么?”

    莫玄飞道:“一切都好。开春的时候,大娘还遵照阿郎的吩咐,给大小姐和大郎君请了一位很博学的西席先生,如今先生每日授课,大小姐和大郎君天姿聪颖,很得先生夸奖呢。”

    杨帆狐疑地道:“思蓉倒也罢了,念祖会这么乖么?那小子一听让他读书习字就逃得远远的。”

    莫玄飞抽了抽嘴角,道:“大郎君一开始的确不大愿意学东西,大娘许诺说只要他肯读书识字,就带他骑马,大郎君便肯卖力气了。大娘又从古家找了两个年龄相当的孩子陪他一起读书,有了伙伴比着,大郎君就更肯用功了。”

    杨帆哈哈笑道:“我就说嘛,这小子属驴的,不弄点甜头哄着,他怎么可能这么听话。”

    莫玄飞笑嘻嘻地道:“大娘叫小的来给阿郎报喜,还请阿郎给二郎君取个大名儿呢。”

    杨帆沉吟道:“名字么……,这个倒要好好想想才成。”刚说到这儿,远处又有一骑骏马飞快地驰来,杨帆手搭凉蓬迎着阳光一看,来人正是古竹婷。古竹婷到了近前翻身下马,莫玄飞一见,忙施礼道:“小玄子见过古姑娘。”

    “小玄子,你怎么来了?”

    古竹婷看见是他也颇为惊喜,但她身负重任,倒是不敢罗唆,先向莫玄飞点点头,便快步走到杨帆面前,自袖中取出一个纸团,杨帆把纸团展开一看,马上收在掌心,对古大道:“持我名贴,马上去请胡佥宪和陈选郎来一趟!”

    杨帆吩咐完了,扭过头,对莫玄飞神采飞扬地道:“咱们家这位二郎君的名字有了,就叫杨吉!开市大吉,哈哈哈……”

    ※※※※※※※※※※※※※※※※※※※※※※※※※※

    御史台侧对面巷口一棵老槐树下,一位身着青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背着双手转来转去,看他愁眉深锁的样子,似是心事重重。旁边一个小厮垂手站着。一双眼睛不时追着主人的身影转动。

    “唉!”

    青袍人也不知在树下转了多少圈,叹了多少口气,终于把脚重重地一跺,大步向御史台大门走去。那小厮连忙快步追上。

    胡元礼接了古家兄弟送来的拜贴,马上换了一套便服,准备前往隆庆坊拜访杨帆,他刚刚走出签押房。便有一个公人赶来,对他道:“佥宪,门前有一人自称是万年县令,有要事求见佥宪。”

    “哦?”

    胡元礼站住脚步,问道:“他身着公服还是常服?”

    那公人道:“一身常服,看他行踪鬼祟,好象生怕被人看到似的。”

    胡元礼心头一动,来人若着公服,大可由时雨去接待。既着便服又行色诡秘。他的来意可就耐人寻味了。胡元礼略一沉吟。道:“马上请他来本官的签押房!”

    片刻之后,那青袍中年人被人引着匆匆赶到了签押房,一见胡元礼。那人便道:“下官万年县令陈临风,见过胡佥宪。”

    胡元礼拱了拱手。道:“陈县令不必多礼,请坐。不知陈县令今日到访,所为何来?”

    陈临风欠身道:“佥宪肃政兰台,为天子耳目风纪所司,方正不阿,志洁行芳,清介自守,温恭直谅,乃大雅之君子,下官素来敬仰。只是下官职位卑微,一直不敢冒昧请见,今日鼓足勇气……”

    胡元礼微微一晒,道:“陈县令,本官正欲往隆庆池探望忠武将军,正欲启行时得知陈县令来访,这才暂且住了车驾。陈县令此来如果没有甚么要紧事,那本官就不奉陪了。”

    陈临风一惊而起,急忙躬身道:“下官此来……此来是举告少尹齐安润、国子监祭酒李剑白收受贿赂、贪墨公款,以巧取豪夺之势兼并民田!”

    胡元礼先是一怔,继而慢慢露出讥诮之色,缓缓地道:“这些事,本官已经查的一清二楚!一些涉案官员捉是不捉,正想请示张奉宸呢。”

    陈临风身子一震,再不敢有所隐瞒,急忙又道:“他们还伙同开国县公陈恺洵私设互市,同吐蕃交易!他们不但私设互市,而且售卖之物不但有金银铜铁、丝绫锦缎,还有……还有兵器!”

    胡元礼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目光灼灼地道:“此言当真?

    事已至此,陈临风什么也不想隐瞒了,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吧!他用力点了点头,斩钉截铁地道:“下官敢以项上人头担保!”

    “哈哈哈哈……”

    胡元礼闪身离席,笑如春风地走上前去,按着陈县令的肩膀,热情洋溢地道:“陈明府,不要拘谨,坐坐坐,详细情形,还请明府一一道来!”

    一个时辰后,胡元礼亲自把陈临风送出了仪门,殷殷叮嘱道:“明府此番回去,一切尽如平常,万勿露出丝毫异样。你有这番告举之功,本官一定会在张奉宸面前替你美言,不但不会追究你的罪过,还有加官晋爵的机会!”

    陈临风感激涕零,连连拱手道:“但能免罪,便一生一世感念佥宪大恩!”

    陈临风离去之后,胡元礼立即唤人备马,快马加鞭赶向隆庆池,这个消息真是太重要了,一路驰去,胡元礼意气风发,颇有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

    胡元礼赶到隆庆池的时候,杨帆正与先行赶到的陈东议事,两人一番拣选之后,杨帆拍板道:“还是以李剑白为主要目标吧,他的权力比起少尹李安润和司马赵昊晨来是要差了许多,但是他的人脉最广。

    身为国子监祭酒,他和关中豪门世家几乎全有关联,通过他和他那些拐弯抹角的关系,就可以和这份名单上一多半的人纠缠不清了,再通过这些人顺藤摸瓜,其他那些人也跑不了,我们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呀!”杨帆话音刚落,胡元礼就兴冲冲地闯了进来:“二郎,胡某刚刚得到一个重要消息,这一下,他们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双倍第二天,向诸友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您也应该又有产生了,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的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下,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