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九十四章 清洗

第九百九十四章 清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杨柳环绕,莲芦丛生,小桥亭树,山光水影,仿佛一处人间仙境,一片优雅之中,藏着几间草庐。

    绕过一道泉水,前方便是一座小桥,桥旁有草亭一座,十分古朴。过了小桥不远便有一座木坊,上书四个大字“咫尺蓬莱”。

    再往前行,只数十步,又见木坊一座,上边还是四个古拙的大字:“顾瞻君子”。

    青草夹径,踽踽穿过一片竹林,前方霍然开朗,几间草舍处,便是蓝田第一书院:瀛洲书院了。

    此间书院的山长名叫林雨涵,字伯举,号若水。本是陇西狄道人氏,少年中举,官至监察御史、起居舍人,中年致仕,披发入道,在朝为儒、在野为道,倒也潇洒的很。

    林山长入道十年,又复还俗,开了这家瀛洲书院,专心讲学,关中才俊多集于其门下受业,乃是关中有名的大儒,在关中士族名流中声望极高,每逢陪都省试,前来“行卷”的举子络绎不绝,但求能得林山长一句美言。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林山长自少年时起就入了陇西李老太公的法眼,正是受了陇西李氏的栽培,他才有今rì在士林中的崇高地位,此人如今正执掌着继嗣堂的观天部。

    一大早,张子睿便挟着文房四宝和书卷纸张向书院赶来。张子睿就是蓝田本地人,家中数百亩良田,还有两处作坊,在长安南市还有三处店铺,家世在蓝田县里算是数得着的大户人家。

    此子年少聪颖,十分好学,甚得林山长的青睐,是林雨涵的亲传弟子。他每rì必来学院上课,无论寒暑,风雨不辍,而且总是来得最早的一个。

    张子睿到了学院,知道来的早了,所以先绕向后面的草庐,矮矮一道篱笆墙,墙角有一具泥炉,一个书童正在那儿烧着火,张子睿知道恩师有早起喝茶的习惯。连忙加快了脚步。

    绕过一丝杂生的矮柳,张子睿忽然觉得院中似有一道青sè的人影一闪,如同一只灵狐般窜入篱笆墙外的杂草丛中不见,张子睿一怔,再看院中依旧寂寂。小童在墙边烹茶,先生一身麻衣如雪。博带高冠。装束整齐地端坐在古槐下石桌旁。

    张子睿松了口气,自嘲地摇了摇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张子睿匆匆赶去,打开柴开,先向林雨涵长长一揖,毕恭毕敬地道:“学生张子睿见过先生。”

    林山长背面而坐。一动不动,墙边烹茶的书童回过头来,欣欣然道:“又是张家郎君来的最……”

    书童一句话没说完,突然脸sè大变。声音哽在喉里再也说不出来,他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林雨涵,颤抖半晌,突然一声尖叫,仰面便倒。

    书童一跤晕倒在炉旁,那炉中柴草眼看就要燎着了他的衣衫,张子睿大惊,赶紧丢下文房四宝,扑上去拖开书童,一通拍打灭了火,心有余悸地回头一看,张子睿也是一声尖叫,虽未当场晕倒,却也吓的手脚冰凉,脸sè苍白。

    林山长依旧端坐在石凳上,博衣高冠,麻衣如雪。可是殷红的鲜血正披面而下,糊住了他的五官,胸前襟上,一片鲜红……

    ※※※※※※※※※※※※※※※※※※※※※※※※※

    长安没有绿林道,但是有黑道。

    纠结一批泼皮无赖,专门在坊间坑蒙拐骗、敲诈勒索的是黑道。控制全城明暗所有赌坊的也是黑道,但是两者间的地位就有天壤之别了。在长安真正称得上黑道大爷的只有三个人,吴然就是其中一个。

    吴然住在长安城里,他的买卖却在西去关陇的长安古道上,从关陇到长安这一段路上所有的黑道买卖都是由他控制着,他手下的兄弟足有六七百人。

    长安黑道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知道吴二爷的厉害,却不知道吴二爷之所以叫二爷,不仅仅是因为他行二,还因为在他身后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叫沈沐。

    吴然在长安公开的买卖是卖酒,吴然本人也好喝酒,平时他都会坐在柜台里边,一碟熏猪耳朵下酒,半天就能喝掉一坛,如果哪一天坐在柜台后面的人换成了二掌柜的,那必定是吴大掌柜亲自“进酒”去了。

    rì过正午,吴然坐在柜台里,一碟猪耳朵,一坛子老酒,自斟自饮,自得其趣。店前忽然来了一辆小毛驴拉着的车子,车上放着一只大酒海。吴然瞟了一眼,浑未在意,只当是来自家买酒的。

    长安市上卖散酒的商贩,通常是挑担卖酒,再不然就是以车卖酒。挑担卖酒的,会在扁担两侧各担一只酒翁,行于大街小巷,向百姓兜售。用车卖酒的,就在车上放一只大酒海。

    “掌柜的呢,叫你们掌柜的出来!你们这店里卖假酒,假酒里还掺水,真是太丧天良了!出来,叫你们掌柜的出来!”

    环绕着那驴车有四五个人,一到店前便咋唬起来。殷勤迎出门去的伙计也被他们推了一个趔趄。吴然眉头一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的店里有没有卖过假酒他自然一清二楚。再看这几个上门声讨的人,虽然做普通酒贩打扮,可是他们耸肩踮脚,一身轻佻,一看就是坊间的泼皮所扮。而那牵着毛驴的行脚汉子一脸木讷,与这几个泼皮格格不入,显见不是一路人。

    以吴然的眼力,一看就看出这是一群泼皮雇了一个行脚的,弄些假酒来自己店里讹诈。吴然有些好笑,敲竹杠竟然敲到他这位贼祖宗的头上来,这群不开眼的小贼倒也真是有趣的很。

    这家店是吴然的贼窝,店中每一个人都是吴然的心腹,哪怕一个伙计都有一身jīng湛的武功,要对付几个泼皮自然易如反掌。但他们毕竟有个开店的公开身份,不能一有人上门找碴,马上就饱以老拳。

    再说,这些人在门前大嚷大叫的,已经吸引了许多街坊和行人,如果把他们赶走,这卖假酒的坏名声却是一定会传出去了,是以那伙计也不恼,他依旧赔着笑脸,只是眼神儿有点冷。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们吴家老店卖酒也有年头了,从来还没有人说过我们店里卖假酒,更不要说假酒里头还掺水了。这几位客官面生的紧,小的不记得你们在我店里进过酒,如果你们不是认错了人的话,那就请拿出证据来,否则……”

    店里几个伙计都走出去,把那几个运酒来的小贩围了起来,店里的二管事也yīn沉着脸sè慢慢踱了出去。

    “哎哟!你们卖假酒不说,还想仗势欺人呐!父老乡亲们,你们大家伙儿给评评理,我们像是有意讹诈的人么?吴家老店卖假酒可把我们给坑苦了,我们小本生意,经不起折腾啊!”

    “乡亲们,吴家老家是黑店啊!”

    吴然大怒,把酒杯重重一顿,“哗”地一声推开柜台旁的小门儿大步走了出去。

    二管事急忙迎上来道:“大掌柜的!”

    吴然一把推开他,大声道:“老夫店里的酒,每样都搬出一坛来,请众乡亲们品尝一下,若是有一坛与你这酒海里的假酒相同,那就是老夫卖的假酒。老夫摘了酒牌,从此不做这行买卖,再赔付你们十倍的酒钱!如果本店没有假酒,嘿……”

    吴然一面说,一面大步迎了上去,魁梧雄壮的身材、不怒自威的模样,让叫唤的最凶的那个泼皮也有些瑟缩起来。

    吴然走到车旁,伸手在酒海上一拍,“嘿”地一声冷笑,还想再说点什么,不料异变陡生。那个有些瑟缩的泼皮头子突然神sè一厉,猛地跨前一步,倏然到了吴然面前,双拳齐出,狠狠捣向他的胸口。

    只见他双拳间寒芒点点,显然是夹带了暗器。吴然大吃一惊,他的经验何等老道,一见中了埋伏,马上便抽身后退,根本不想与之交手,这一退果然是最佳选择,他不但避过了那人挟带暗器的凌厉害一击,左右两个泼皮骤然捣向他肋下的黑拳也落空了。

    吴然只要再退两步,退到他的手下身后,便再也无人能伤他分毫了,就在这时,那个一直木讷拘谨的牵驴伙计突然也动了,他的唇边陡然露出一丝诡谲yīn森的笑容,原本极老实木讷的面孔配着这样yīn森的诡笑,显得极其可怕。

    他一扬手,手中的马鞭就向吴然笔直地刺来。他的位置距吴然本来还有一段距离,无法对吴然构成威胁,如果他出拳袭击,以吴然的武功也完全来得及阻挡,但是再加上马鞭的长度,就足以在刹那间触及吴然了。

    吴然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了竹竿儿,狞笑一声,五指一紧,只听“啪喇”一声,细细的马鞭竿柄就被他捏裂了,但是马鞭并未应声而断,竹竿一裂,从里边倏然钻出一道细而韧的铁刺,从他掌中穿出,如蛇信一吐。

    吴然的颈侧大动脉被那“毒蛇”狠狠地噬了一口,登时鲜血标shè。这一切都只发生在刹那之间,等那吴家老店的管事伙计们怒吼着扑上来时,吴然已经捂着热血激shè的脖子仰面倒了下去。

    吴家老店里柜台上面那杯水酒,受吴然一顿,依旧在荡漾不止,酒水中荡漾着都是背后那无尽的故事……。(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