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后手

第九百九十六章 后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支特殊的队伍进入了长安城,一式的高头大马,一式的鲜亮铠甲,刀盾齐备、手执锋利长枪的骑士,老远就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这是禁军,但是徐动如林的他们此刻却并没有整齐划一的感觉,因为在他们中间,押送着许多货车,还有用长索锁在一起的多达几百人的囚犯。

    长安百姓对这一幕已经麻木了,这几天他们已经见多了抓人的场面,虽说今天这样盛大的场面比较罕见,对他们来说依旧失去了新鲜感。

    这支队伍从西面进城,并没有在城中**多久,他们很快就折向北面,出开远门,进入了千骑营的驻地。这是赴洮州榷场抓捕一干人犯的军队,当他们返回长安的时候,长安从官方到民间、从明里到暗里的大清洗已经接近尾声。

    他们的赶回,为这次声势浩大的清洗行动,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这次行动的获益者很多,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只有三个人,一个叫武则天,一个叫沈沐,还有一个……是杨帆。

    武则天并不知道沈沐和杨帆的计划,但是杨帆和沈沐挟九天风雷,搂草打兔子,公私两不误,成功地斩断了缚在他们身上的条条锁链,他们由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变成了下棋的那个人。

    而由棋手沦落为棋子的人呢?

    陇西,兰州。

    兰州城南,那座恢宏庄严如同王侯府邸的巨大建筑里面,李太公怒气勃发。

    “灞上!一切缘由,尽是起自于灞上!”

    李太公重重地一顿拐杖,转首问道:“灞上可有我们的人?那里sāo动渐起的时候,我们可曾有所察觉?”

    他的长孙李冥鲲苦笑着回答道:“没有!我们从来没有注意过灞上那帮泥腿子。实际上,我们控制的人与灞上那些人隔着好几层呢,结果他们愣是以星火燎原之势,由灞上那群漕丁漕夫牵连到漕口,通过漕口牵连到中低阶层的长安士绅官吏,再通过这些中低阶层的士绅官吏牵连到更高一层的官员……,太公,他们下了一手好棋啊!”

    “笃!”

    拐杖重重地顿在地上,李老太公中气十足地道:“这盘棋还没有下完呢!老夫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以为扫荡了关中官场,老夫就只能依赖他们了?两个鼠目寸光的小辈,老夫会让他们晓得厉害!”

    李老太公越说越气:“尤其是沈沐那条白眼狼,老夫是不会放过他的!这个混帐东西,若非老夫一手栽培,若非老夫不遗余力的支持,他会有今天?他可倒好,花言巧语地诳到了七七,现在又来对付老夫!若不是他成了老夫的孙女婿,老夫岂会对他一直这么放心,怎会任他做出这么大的动作都始终不曾怀疑他的忠心!!”

    李冥鲲咳嗽一声道:“孙儿一直觉得,沈沐脑有反骨……”

    “屁话!”

    李老太公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道:“你这混帐东西,想去当算命先生么?你早看出来了你不说?你妹妹跟了他时你还大表赞同。”

    李冥鲲讪讪地道:“那不是小妹对他死心踏地么,小妹那脾气,太公你也知道。”

    李太公又愤怒起来:“七七这个死丫头,亏得老夫这么疼她!她的男人行这些yīn谋诡计之事,她不会一点不知,居然瞒着老夫,居然帮着她的男人对付老夫!女生外向、女生外向啊!”

    李冥鲲苦笑道:“太公,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沈沐派小飞箭张义还有赵逾送来了他的亲笔信,向您老人家请罪,并且说明他的苦衷,重申他并无背叛世家之意,只是想掌握更大的主动权,由俯首听命变成彼此合作。有请太公向各大世家斡旋,太公的意思是?”

    李老太公吹胡子瞪眼地道:“叫他们滚!老夫不见!还想利用老夫么?想都别想!他以为老夫最宠的孙女儿给了他,他就能随意摆布老夫了?他的根基在关陇,关陇可是老夫的地盘,老夫马上就还以颜sè,叫他晓得老夫的厉害,叫他向老夫负荆请罪,叫他……”

    李老太公的豪言壮语还没说完,门外匆匆走进一个容貌清瞿、三绺长髯的青袍儒士,李冥鲲一见连忙毕恭毕敬地欠身施礼:“父亲!”

    青袍儒士理都没理他,匆匆走到李老太公身边,面sè凝重地道:“父亲,这是陇右诸军大使、凉州都督郭震上任以后发布的第一道政令!”

    郭震,姓郭名震字元振。这郭元振说起来也是一位奇人,他十八岁就中了进士,被任命为通泉县尉,可谓才学出众,前途似锦。但是这位少年进士却是xìng情豪爽,好使气任侠,喜打抱不平……

    当然,这是他走上正途并且做了大官之后的官方美化之语,其实就是喜欢打架斗殴。结交了许多不三不四的江湖豪强,他在通泉县尉任上时,就铸造私钱、掠卖人口,干下许多违犯纲纪国法的事情。

    可他后来却幡然醒悟,走上了正途,一路高升,官至礼部主客郎中。今年chūn上,这位从五品的主客郎中因为做过通泉县尉、出使过吐蕃、又做了多年的主客郎中,专门跟少数民族和番邦外国打交道,熟悉西域情况,又被委任为凉州都督、陇右诸军大使。

    李老太公知道此人与沈沐关系匪浅,他能有今rì,背后未尝没有沈沐的点拨和帮助。如今沈沐悍然与世家决裂,儿子却突然拿出此人就任后的一张通告,两者之间必有莫大联系。

    李老太公赶紧抢过了郭都督的布告,眯起老花眼认真看起来。

    一份布告看完,李老太公马上呆若木鸡。

    这位凉州都督、陇右诸军大使颁布的文告中列举了以下几条举措:增筑城堡、烽燧、开屯田、兴水利、召**、抚军民,以上种种都是好事,关陇兴旺,陇西李氏自然也会从中受益。

    但是接下来的话……,鉴于豪强大族兼并之风盛行,压榨百姓、勒索商贾,因此郭都督要抑制豪强、解除豪强的私人护卫武装、限制豪强兼并土地、保护通商西域的商贾,禁止地方豪强干涉政务……

    一桩桩一件件,于冠冕堂皇之中可是暗藏杀机了。这些事要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那都只在郭都督一念之间,而这一桩桩一件件所针对的具体是谁?试问关陇地区还有比李家更大的豪强么?

    如果任由郭元振施为,关陇道上遭受最严重打击的人将是谁?所谓的保护通商西域的商贾,算不算是给沈沐在西域种种披上了一层来自于官方的保护罩?这个金光罩,他李太公击得破么?

    李冥鲲凑过来,就着李老太公的手将那布告看了个明白,见祖父与父亲面面相觑,李冥鲲舔了舔嘴唇,干咳一声道:“小飞箭张义和赵逾还在客舍候见呢,太公您……是不是见见他们?”

    李老太公目光闪动半晌,才深沉地道:“老夫见他们又有何用?就算老夫肯让步,其他六家肯咽下这口气?他们既有手段对付咱李家,应该也有手段向其他六家施压。再等等,如果他们技止于此……”

    李老太公冷笑着摇了摇头。

    ※※※※※※※※※※※※※※※※※※※※※※※※※

    chūn天就像一位神采飞扬的画师,挥舞着它的彩笔,一路涂抹过洛阳宫城、长街短巷、涂抹过农舍田间、涂抹过山岭河水,稍带着把行走其间的人也都绘成了五颜六sè。

    “梓泽苑”中一片花丛,冬时雪如花,chūn来花如雪,花丛中两个美人儿,一白一红,并肩而坐,宛似一枝并蒂牡丹。

    太平公主红裙翠袖、妍妍媚媚。她的母系家族素来有长寿基因,而且衰老程度也出奇的缓慢,她的祖母如是,她的母亲也如是,武则天六十多岁时看起来还像四十许人,直到年过七十,衰老的程度才开始加快。

    太平公主显然也继承了她母亲的这一特点,再加上身为公主,生活优渥,保养得宜,若非她那种娇艳yù滴的成熟妇人味道,只看她的肤sè体态的话,说她只有二十许人也是有人信的。

    坐在旁边的是上官婉儿,上官婉儿喜穿白sè,今rì依旧是一袭月白衫子,只是比起以前剪裁得体、尽显窈窕身材的轻衫,她现在穿的衣服肥大了许多,瞧起来透出几分飘逸婀娜的韵味。

    两人手中所持是杨帆的一封来信,信中讲了张昌宗到长安前后,对长安官场的清洗扫荡。但是这种通报并不需要杨帆来讲,婉儿和太平都有各自的渠道,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发生在长安的一切。

    所以,信中对这些事只是一笔略过,并未详述,杨帆详细提起的是另一件事情。他从张昌宗在长安的一举一动,再加上张易之主持编撰的《三教珠英》即将完稿,总结出了一种可能:

    也许是皇帝有意为之,也许是二张主动施为,总之,张氏兄弟正在加紧攫取权力的速度,张易之修书,张昌宗除jiān,显然都是为了这一目的,以皇帝对他们的宠爱,他们很快就能达到这一目的。

    张氏兄弟的异军突起虽然削弱了武氏的力量,可是对李氏的伤害更大。有鉴于此,他认为应该未雨绸缪,立即施加阻碍。

    这一点恰也合乎太平公主的判断,籍由上次与武三次同仇敌忾攻讦二张,武李两家的关系已经大为缓和,太平正想联手武氏钳制二张,杨帆的想法正中她的下怀。可是杨帆提出的方法却让一向聪颖的她有些不知所措了……(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