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零四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一千零四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车帘一掀,杨帆就看到了独孤宇神采飞扬的笑脸,在滴水涟涟的檐下。

    长安风云获得最大利益的当然是武则天和幕后策划推动并借武则天的手大获全胜的显隐二宗,但是除了他们,还是有许多人从中获利,独孤世家无疑就是其中一个。

    当然,他们获得的利益在政治权力上并没有太直接的表现,沈沐和杨帆是有意识地不让他们过多地掺和到权力之争中来,这会令未来的局势更加复杂。

    但是,经济上的收益、作为地方大族的崛起,必然会反作用到政治上,他们所拥有的权力和影响较之以前还是有了极大的发展。这一点是客观事实,杨帆和沈沐也没有办法,只能任其发展。

    出身庶族的杨帆和沈沐,本能地不愿意看见世家大族独揽大权左右朝政,虽然从理智上他们也明白,出身庶族并不代表做官就一定清廉,庶族子弟并不见得比世家子弟更具才干,唯阶级论的想法从来都是愚蠢的

    而且无论古今,即便千年世家没有了,政治世家也依旧会存在,它的存在也许没有千年那么久,可是几代人的影响还是有的。只要家庭、亲族、社会的组成架构不变,只要人类还有情感在,这种事就永远不可能避免。

    杨帆和沈沐并没有狂妄到自以为能动摇它,这根本就是源自人类最根本的情感。换作是你,你有别人所不具备的实力和资源,你会不会投注在你的亲生子女身上,你会不会全心全意地栽培他、扶持他,希望他比你走的更高?

    沈沐和杨帆都是聪明人,明知不可违的。他们就不会逆天行事,而是适应它。何况他们眼下还需要关陇世家的支持,尤其是皇帝迁都在即,而关中是关陇世家的根基之地,七八代经营下来,他们的势力盘根错节,就算皇权也没办法连根拔去,适当分润利益达成共赢就是唯一的选择。

    独孤宇很高兴,原本在rì益窘迫的关陇世家中,独孤世家就因为率先选择与实力更雄厚的山东士族合作。比起其他关陇世家来保留了较多的元气,只是山东士族传承千年,早已自成体系,他始终被排斥在门外。

    转而选择与杨帆合作后,他终于得偿所愿。如今山东士族考虑到皇帝即将西迁,他们的官场势力几乎损失殆尽。没有几十年功夫恢复不了元气。所以开始放下姿态,同土生土长的关陇世家频繁接触,加强了合作,这令独孤宇更加扬眉吐气。

    杨帆见是独孤宇,脸上便露出了笑意,脚踏已经放好。细雨已然如丝,杨帆也不等古竹婷为他撑伞便快步走了下去,挽起独孤宇的手臂欣然道:“独孤兄来了,怎么竟在檐下相候。我这院子里尽是粗人。不懂待客之道,独孤兄千万莫怪。”

    古竹婷担心脸上的嫣红会被人看出异样,又担心发髻衣着会显得凌乱,所以躲在车里很是认真整理了一番,这一来就落到了杨帆的后面,等杨帆把着独孤宇的手臂并肩行向客厅时,她才从车里姗姗出现。

    任威等人好像都很忙,要么神情专注,要么脚步匆匆,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总之就是没有一个人向古竹婷多看一眼,古竹婷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独孤宇这次来见杨帆,是代表关陇世家想跟杨帆就今后的合作明确一些意向、敲定一些细节,同时对于山东士族抛开的橄榄枝该如何反应,也得了解一下杨帆这个强大盟友的意见。

    如今长安正是多事之秋,每一个人都很敏感,动静稍大一点就会引人注意,所以关陇世家不能声势大张地与杨帆接触。因为独孤宇早就与杨帆有联系,这件事连柳徇天都知道,来探望他名正言顺,关陇世家才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

    杨帆刚从沈沐那儿回来,他对时局的看法以及今后的思路已经得到了沈沐的认可,再答复起独孤宇来就胸有成竹了,许多关陇世家急于了解掌握的底限和态度,如今都得到了杨帆明确的回答。

    关陇世家还在等独孤宇的消息,山东世家在关中的势力被大肆清洗、势力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关陇世家急于占据他们腾出来的势力空白,心情急迫的很,如今有了准信儿,独孤宇急着回去与关陇各世家沟通磋商,所以马上便向杨帆告辞。

    “独孤兄且慢!”

    杨帆唤住独孤宇,略一沉吟,才道:“小弟还想麻烦兄长一件事。”

    独孤宇听了又坐回座位,欣欣然道:“你我之间何谈麻烦,二郎有话只管讲。”

    杨帆道:“皇帝已经咸告天下今年将迁都长安,小弟身居禁卫之职,须在天子抵达长安之前,将整个宫城检查清理,布戍防务,因此是不能离开的,而我的家人都要从洛阳搬来……”

    独孤宇恍然道:“二郎府上只有女眷和孩子,搬家确属不易,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介时我亲自往洛阳一行,护你家人来此。”

    杨帆微微一笑,摇头道:“小蛮和阿奴虽是女流,却有一身不让须眉的本领,何况以我今时今rì的能力,何至于搬个家都要麻烦兄长。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当然……这也是我的家人。”

    独孤宇眼珠转了转,心道:“二郎莫非还置了外室?”当下谨慎答道:“二郎只管吩咐,只要帮得上忙,为兄绝不推诿!”

    杨帆轻轻垂下眼睛,低声道:“宁珂!小弟请独孤宇把宁珂从洛阳接回来。”

    独孤宇“啊”地一声,脸上顿现戚容,虽然胞妹过世已久,可他与这个妹妹感情最为深厚,忽听杨帆提到她,难免勾起他的伤心事。杨帆低声道:“小弟在隆庆池畔置了地,正在起造新宅,我想……把她接过来。”

    独孤宇沉默不语。

    杨帆道:“世事难料,宁珂虽然聪明绝顶。却也无法预料到天子迁都,如今我来了长安,怎能让她孤零零一个人留在洛阳。”

    独孤宇迟疑地道:“二郎,你与宁珂并无名份,只怕……”

    杨帆摇了摇头,道:“名份?宁珂未嫁,过世之后就该把灵柩运回长安葬入独孤家的祖宅,可她没有,为何?”

    “这是宁珂的遗言,我……不能违拗……“

    “她为何要留在洛阳。你应该很清楚,舅兄!”

    独孤宇身子一震,眼圈儿红了,沉默半晌,他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好!这件事,我来办!”

    杨帆起身。向他长长一揖。独孤宇向他还了一礼,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去。

    杨帆没有提娶宁珂过门给她一个名份的事,那些仪式都是给活人看的,他心中记住了这个女子,能记她一生一世,这就够了。没必要表演给别人看。况且,如果他真想公开娶独孤宁珂过门,反而会制造许多麻烦。

    独孤世家一定有人不愿意把嫡长女嫁给一个有夫之妇,哪怕是结冥婚。他们会趁机发难,再度挑战独孤宇的权威。而杨帆也不想让小蛮难堪,哪怕以小蛮的胸襟和对他的深情,不会在此事中有任何反对意见。

    再者,这种事一旦公开,不免会引起皇帝的猜忌和山东士家的jǐng觉。所以,悄然施为,尽到自己的情意就好。

    杨帆回到内宅时,天空已经放晴,云收雨住,鲜绿的枝叶上,随着微风的荡漾,仍有水珠点点落下,鲜艳的花朵沾了晶莹的水珠,娇艳yù滴。阳光普照大地,暖意融融。

    古竹婷吩咐厨下给杨帆炖了龟蛇滋补羹,刚刚绕回内宅,就看见杨帆缓缓走来。这两天杨帆就像一只发情的公鸡,sāo扰的古竹婷现在是又想见他又怕见他,只一瞧见他,下意识地便想躲开。

    可这内宅里只有她一个女人,本来就是负责照顾杨帆的,又能躲到哪儿去?古竹婷只好硬着头皮上前。

    这倒不是柳徇天不舍得支派丫环侍婢侍候杨帆,实在是因为杨帆遇刺后,刑部、御史台和杨帆本人的部下都极度敏感。虽然杨帆接受了他的好意,搬到这湖心岛上来养伤,但是岛上所有的人都是杨帆的手下,其他人根本不许上岛。

    杨帆送走独孤宇,心情郁郁,犹未平复,见了古竹婷只是点点头,便缓步进入房去。古竹婷见他兴致不高,不由一怔,以为独孤宇此来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说与杨帆听了,连忙跟了进去。

    杨帆脱了靴子,懒洋洋地躺在卧榻上,枕着一个靠垫,望着屋顶的承尘出神。

    古竹婷在榻边侧身坐下,柔声道:“阿郎不舒服么?”

    杨帆摇摇头,抓过她的一只柔荑贴在自己颊上轻轻摩挲着,许久才低沉地道:“没什么,只是想歇一歇。”

    古竹婷低低答应一声,拉过一床薄衾为他轻轻盖上,见他依旧一脸消沉,古竹婷更加担心,她咬着薄唇,俏脸未语先红,鼓足勇气道:“阿郎乏了便回内室歇着着。奴家……奴家侍候阿郎。”

    杨帆讶然看向她,眼中慢慢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古竹婷被他看的窘迫不已,脸颊发烫地垂下头道:“内室里……安……安静一些。”

    这话可就有点yù盖弥彰了,杨帆促狭地问道:“虽然安静了,就不怕阿郎伤势未愈了?”

    这也是古竹婷含羞推却时的一个理由,只是这时她自荐枕席,难免心慌意乱,并未察觉杨帆的调侃之意,因此低着头,羞羞答答地道:“听说……听说侍候男人,有时是不需要男人劳累的。”

    杨帆眼中笑意更浓:“哦?你懂得?”

    古竹婷红着脸道:“奴家怎么会晓得,这还是以前与江湖人打交道,听他们乱开荤腔时说过。可……”

    她飞快地瞟了杨帆一眼,道:“可阿郎一定晓得,阿郎可以教……教给奴家。”

    她大着胆子说到这儿,俏脸已是娇艳yù滴,胜过天边的晚霞,杨帆忍不住低低地笑了,他轻轻一揽,古竹婷便像一只猫儿似的被他揽进怀里。杨帆在她滑嫩的粉颊上轻轻吻了一记,柔声道:“真是一个可人儿,我很幸运,幸好我不曾再错过了你!”

    杨帆这时反没了冲动,只想就这么抱着她娇娇软软的身子,可古竹帆却会错了意,以为杨帆想在这里要了她,紧张得仿佛一张弓,杨帆察觉到她的紧张,便故意逗她道:“我放心,时近傍晚,绝不会再有什么大哥三弟的来捣乱了。”

    这一来古竹婷误会更深,她红着脸把眼睛一闭,蚊子哼哼似的答应一声。就听院落里古大的声音兴冲冲地响起:“妹子!妹子!咱们家的建造图样儿出来了,你快来看看。”

    杨帆听的呆住了,喃喃自语道:“我怎么忘了,我还有一堆大舅子小舅子……”

    P:双倍期间,诚求月票!

    广告:两晋隋唐小说《完美赘婿》,书号3052678,敬请诸友观光!(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