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零六章 顺水行舟

第一千零六章 顺水行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山双倍最后三天,诚求月票!

    张昌宗一直住在千骑营里,千骑营里全是禁军jīng锐士卒,同时张昌宗带来的两千铁骑也驻扎在这里,安全方面当然是固若金汤,只是军营里的枯躁也是不问可知。

    其实,在大清洗结束后,张昌宗就已不必要继续住在这里了,至少作为地主的柳徇天应该意思一下,比如主动邀请张昌宗入住隆庆池湖心岛,稍尽地主之谊,但是柳徇天始终没有什么动作。

    仔细品味柳徇天这一不近人情的举动,其实是很耐人寻味的。

    当初柳徇天邀请杨帆到湖心岛私家别墅入住,也是因为当时正在大清洗的紧要关头,柳徇天急于通过向杨帆示好,拉近和刑部御史台之间的关系,避免牵连到他,否则的话他一样不会做此善意举动。原因只有一个,局势不明。

    柳徇天是太后一派的人,在太后变成大周皇帝以前,他就留守长安。如今这位太后做皇帝业已十年了,时间和空间已经拉开了他和这位女皇的距离,严格说来,他现在已经不算女皇的绝对心腹了。

    柳徇天在长安同关中地方势力勾连,并暗中打造属于自己的势力,正是出于这种危机感。他是很狡黠的,就像一只机敏的雪狐,朝廷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能从中嗅到令人不安的气味。

    他远在长安,但是发生在洛阳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曾经有多少深受女皇信任重用的大臣,如今成了那只被烹的走狗,他很清楚。所以他一直很庆幸自己能留守长安,否则他也不敢保证在诡谲莫测的政坛风云中就不会落马。

    如今,长安突然要变成全国的政治中心了,而皇帝迁都所释放的政治讯号是:还政于李。老jiān巨滑的柳徇天岂能不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女皇帝已经太老了,风烛残年的她·已经失去了让人死心踏地追随于她的信心,柳徇天走出的每一步,都需要深思熟虑,需要考虑到今后几年朝廷政局的变化。

    皇帝是一定会出自李家或者武家的·李家至少有六成的机会,武家至少有四成的机会,其他人则不可能有觊觎帝位的机会,这就是柳徇天做出的判断。

    二张兄弟已经把武李两家都得罪了,所以柳徇天不想对他稍示亲

    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一点微小的失误,将来都可以被人拿出来大做文章·老谋深算的柳徇天在这种莫测的环境下给自己定了八字方针:“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因此,除了张昌宗初到长安时他代表长安官方摆过一次接风宴·此后便再无任何表示了。

    看着许多人为了在皇帝西迁之后能够获得更多的权力,纷纷向张昌宗这位天子第一宠臣献媚巴结、投献重礼,柳徇天站在长安府衙的深宅大院里,只是报以一声不屑的冷笑,他根本不为所动。

    柳徇天的态度,其实已经属于是对二张的疏离,如果是张易之在这里,或许能咂摸出其中几分味道,但是张昌宗不行·他有无双的美貌,也有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才情,可他毫无政治智慧。

    面对纷至沓来的谄媚巴结者·张昌宗已经完全忽略了柳徇天,他以为柳徇天的深居简出、缄默慎言是因为关中出了这么多的事,柳徇天难辞其咎·因此心中惴惴,完全没有意识到作为关中政坛第一人,柳徇天的一举一动究竟意味着什么。

    亏得这些不断跑去千骑营送礼宴请的人,否则张昌宗在千骑营里根本待不下去,许良、马桥、黄旭昶等人对张昌宗固然礼敬有加,可这些粗人跟张昌宗没有共同话题,而不断前来拜访的人中以文官和文人居多·张昌宗才不至于那么烦闷。

    这天近午,张昌宗刚刚送走一位客人·回到房中正细细把玩那客人送来的一双晶莹剔透的玉马,忽然有人来报,说杨帆来了,张昌宗连忙叫人收好宝物,亲自迎了出去。

    杨帆本就是千骑营的统帅,自然无需等人通报,听说他回来了,许良、黄旭昶、陆毛峰等人纷纷赶来相见,簇拥着杨帆有说有笑地往里走。张昌宗迎出来,一见杨帆便笑道:“二郎回来了!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杨帆打趣道:“说来我才是此间地主,六郎是我的贵宾,今rì反要客迎主人,杨某才是失礼的那个人呐!”

    张昌宗哈哈大笑起来,连忙携了杨帆的手臂一同入室坐下。

    杨帆道:“如今杨某身子已经大好,特意回营来看看,同时,有意邀请六郎去湖心岛小住,那儿的安全较之这里不遑稍让,可风光却胜这里百倍,六郎整rì住在军营里,同这些老粗们混在一起,不嫌烦闷么?”

    张昌宗大为意动,他还没答话,一名亲随忽然走了进来,快步走到他身边耳语了几句,然后把一份密信递给他,张昌宗打开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古怪的神气。

    杨帆今天就是踩着点儿来的,他叫人关注着护送上官婉儿的人马行程,知道他们已经到了长安城,这才抢先一步赶来见张昌宗,是以一见张昌宗的神sè,他就知道是婉儿那边派人送信来了。

    杨帆佯作不知,故意问道:“六郎有什么为难事,可要杨某帮忙参详么?”

    杨帆此举稍显冒昧了,可杨帆不能不说,否则张昌宗若真个绕过他把婉儿安排到什么僻静之处,他想探望可就难了,虽说可以偷偷潜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张昌宗抬起头来,面sè凝重地对许良等人道:“各位请回避一下,我有大事要与杨将军商议。”

    众人见他神sè凝重,就连对杨帆的称呼都用了比较正式的叫法,便知二人真有要事商议,众人连忙离席,纷纷退下,片刻功夫厅中便为之一空,就连那名报信的亲随都退了出去。

    杨帆笑道:“六郎如此慎重,究系何事?”

    张昌宗压低声音,神秘地道:“京里来人了·上官待制到了。”

    “哦?”

    杨帆不以为然地笑道:“陛下已经公告天下,说过今年将迁都于长安,还说要先遣上官待制来此与六郎一起筹备迁都事宜,杨某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上官待制到了有什么希奇,六郎前往相迎尽了礼数就好。”

    张昌宗嘿嘿一笑,摇头道:“若只是上官待制到了,我何必这般模样,你可知上官待制究系因何而来?”

    杨帆动容道:“莫非上官待制还另负使命,关中大地又要再起风云?”

    张昌宗难掩兴奋之sè,把手中密函一推·道:“二郎请看。”

    杨帆故意推辞道:“陛下密旨,杨某怎好与闻。”

    张昌宗道:“此非密旨,何况·你又不是外人。”这话可就有些拉拢之意了,杨帆佯作未曾听出话外之音,伸手取过张昌宗那份密信,展开一看,忙也露出大惊之sè。

    张昌宗嘿嘿“昌宗一直以为,若是这宫里只剩下一个人守身如玉那也该是这位上官待制,不想上官待制私闱之中也是这般风流,如今竟然闹出了

    ‘人命,·哈哈……”

    张昌宗对上官婉儿的才学一向钦佩,再加上双方势力发展过程中婉儿总是对他们保持着克制与容让,所以双方的私谊也不错。如今骤闻这等风流韵事·张昌宗只是做为一个男人表现出了本能的兴趣,却没有太过份的言语。

    杨帆拿着信,心中却有些难过·他知道上官婉儿是何等珍惜她的名节。但他也清楚,若非自败名节,就很难打消女皇帝的戒心和杀意,婉儿这是走了一步最正确的棋,这是为了保住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令杨帆感动的是,在此之前,婉儿没有向他透露一丝口风。

    这人世间·最难猜测的便是人心。帝王眼中,杀一人活一人都不过是寻常事·皇帝不开心的时候,几句非议便能让她杀了她的亲孙子和亲孙女。

    婉儿虽然在皇帝身边,可以随时掌握皇帝的喜怒,可以选择最佳时机自暴真相,可她并没有把握因之确保无恙。如果皇帝真的要杀她,那就是一尸两命,她之所以在脱离危险前根本不让自己知道,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他。

    虽然杨帆昨rì就已知道了消息,可今rì想起婉儿的良苦用心,依旧心情激荡:“婉儿······,杨某负你良多,这似海深情怕是一生一世都偿还不清了。

    张昌宗见杨帆望着那封密信怔怔出神,只道他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自己是御前红人,身份地位比上官待制只高不低,调侃她几句也无妨,以杨帆的身份自然是不敢多作置喙的,便清咳了一声。

    杨帆醒过神来,连忙放下密信,抱怨道:“如此机密,六郎不该叫杨某与闻的。”

    张昌宗笑吟吟地道:“我可从没把二郎当成外人,自家兄弟便知道了又何妨,我还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看看如何安置上官待制才妥当呢。”

    张昌宗说着,不免有些自鸣得意。他没有让杨帆回避,根本原因是因为这儿是人家的地盘,他让别人回避也就罢了,如果让这位忠武将军回避,未免不近人情。看到密信内容后,他又灵机一动,觉得让杨帆与闻机密,是拉近彼此关系的好机会。

    共同的秘密,最容易拉近两个人的关系,二张利用皇帝的宠爱,一番苦心经营,在朝中已经拉拢了一批党羽,唯独在军队中没有什么进展,到如今最大的成果也不过是在千骑营中安插了一个陆毛峰。

    他和张易之一直想把扬帆这个执掌着最中枢武装力量的统帅拉到自己一边,如今不见外的举动,自然也有示好和拉拢之意。

    杨帆今rì出现在这里,也充份考虑了张昌宗可能会有的反应,他还准备了至少两套应变措施,但是显然第一招用以对付张昌宗这个政治低能儿已经能够奏效了。在张昌宗自鸣得意的时候,这件事已经变为杨帆主导。

    杨帆懊悔道:“杨某今rì出门没看黄历,来错了!”

    张昌宗得意的哈哈大笑,指着他道:“看你怕成这副样子,放心,圣人的意思是,只要不闹到天下皆知便可,你也是天子心腹,有甚么好怕的?”

    杨帆苦笑道:“总之这是一趟浑水。”

    张昌宗笑道:“好啦好啦,你就不要抱怨了,你说咱们应该把她安排在哪里才妥当?”

    杨帆反问道:“六郎有何打算?”

    张昌宗托着下巴想了想,说道:“你看,让上官待制住到感业寺去如何?那儿很是僻静,我在这里,也好就近照顾。”

    杨帆想了想,蹙眉道:“不妥。”

    张昌宗道:“怎么?”

    杨帆道:“感业寺是皇家寺院,专门收容先帝过世时未曾生育过的妃嫔,而且该寺位于禁苑之中,少与外界有接触,六郎想必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到这里的?”

    张昌宗点头道:“正是!”

    杨帆道:“可是,正因为那儿的比丘尼都是先朝妃嫔,经多见广,只怕反而会被她们看出端倪。再者,圣人特意做此安排,显然对上官待制还要大用的,待制此来又负有筹备迁都事宜的圣命,住进感业寺岂不惹人猜疑?”

    杨帆这一说,张昌宗也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太成熟,便道:“那以二郎所见,该当如何?”

    杨帆道:“第一,这个地方必须偏僻冷清,寻常人等难以接触,这样才会最大限度地保证秘密不会泄露。第二,这个地方必须环境优雅,符合上官待制的身份,叫人知道她来长安是负有圣命的,而不是软禁放逐。第三……”

    杨帆还没说完,张昌宗的眼睛便亮起来,脱口说道:“湖心岛!”

    杨帆一怔,道:“湖心岛?”

    张昌宗兴奋地道:“不错!湖心岛正符合这个要求!”

    杨帆呆了半晌,颔首道:“不错!湖心岛确是一处合适的所在。这样,我的身体已经康复,不需要再住在岛上调养,我今rì便搬离隆庆坊回千骑营来,六郎与上官待制住到隆庆池中便是。”

    张昌宗哪肯和上官婉儿单独住在一起,他的一切来自于天子,如今知道上官婉儿私闱不净,他当然会想到避嫌。

    这湖心岛他早不去晚不去,上官婉儿来了,他便搬去湖心岛,而且还把杨帆“赶”走,孤男寡女的,传出点什么不雅的风声,总是个麻烦。虽说婉儿已是身怀六甲的妇人,皇帝听了也不会当真,可是哪怕令皇帝稍有不悦的事,他也是不愿做的。

    因此张昌宗马上否决了杨帆的提议,断然道:“不,二郎依旧住在岛上,有你在,正好帮我遮掩。二郎智计百出,有你在,万一有个什么状况,我也有人商议。”

    杨帆连声拒绝道:“不不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六郎,你就放过为兄!”

    张昌宗笑吟吟地道:“二郎已经知道此事了。”

    杨帆道:“可上官待制并不知道我已知道此事!”

    张昌宗道:“上官待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啊!”

    杨帆瞪了他一眼,郁闷地道:“真是交友不慎!”

    张昌宗哈哈大笑,拱手道:“有劳二郎,这个人情,昌宗记下啦!”

    P原来说一天两章,那时一章三千字,一周的话是六千乘七等于四万二。现在说一周要休一天,结果每章总是写冒了,常常是一章四千,一周是八千乘六等于四万八,里外里一算,好像每周更的反而比以前要多,这可咋整,愁死朕了……

    双倍最后三天,诚求月票啊!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