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十二章 宝马美人

第一千一十二章 宝马美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灞上,大片的庄稼地绿油油的,风吹过,便是一阵沙沙的响声,响声轻微而悦耳,植物的淡淡清新香气随着这沙沙声直沁心脾,令人从里到外的感觉舒坦。

    杨帆站在田埂上眺望着远方,旁边有一棵老榆树,他的阿拉伯小美人儿就在榆树下安静地吃着草。

    纯种的阿拉伯马是马中的皇族,它的体形也是最漂亮的。头形轻俊,前额宽广,耳短竖直,眼大有神,颈长形美,臀部浑圆,肌腱发达,蹄质坚韧,不管它的毛发是什么颜色,它的皮肤都是黑色的。

    阿拉伯马兼备了惊人的速度和极大的耐力,三个时辰它就能跑出两百五十里路,这才是真正日行千里的神骏。而且它性情温和,聪明敏锐,具有较高的智商,很容易就能领会主人的意图。

    比如现在,它的缰绳没有拴着,杨帆只是吩咐了一声,它就温驯的绕着老榆树打转,只啃树下的野草,几步之外的庄稼地里就是绿油油的青苗,但它根本不会靠近一步

    纯种的阿拉伯马即便在大食国也被视为珍宝一般的存在,经常会被主人牵进自己居住的帐篷安置保护,他们只用雌马,不相信骟马,只保存少量雄性小马配种,绝不混血,更不会出售。

    阿卜杜拉没有吹嘘,他这次送给杨帆的礼物确实是价值连城,便是拿一千个美丽的女奴去换,有的人也未必肯以自己的大食宝马作为代价。

    远处,一骑飞来,马上是一个女子,穿着一身雪白的胡服,银白色的系带紧紧系住她纤细的小腰,骏马奔驰间马上的女骑士挺胸拔背。柔韧纤细的小蛮腰随着那跨鞍打浪的动作款款摆动,有种迷人的韵律。

    到了近前那女子猛地一勒马缰,枣红马人立而起,希聿聿一声长嘶,碗大的马蹄重重地踏向地面,马蹄还未着地,马上的女骑士便一跃而下,珍珠白的尖翘缎靴稳稳地踏在草地上。

    “阿郎!”

    古竹婷欢喜地向杨帆唤道,俏丽的脸蛋儿上带着一抹潮红,或许是因为奔跑过急。可其中也不无法看见杨帆的激动,红晕衬得她的脸蛋儿愈发明媚。

    她可是真有日子没有见到杨帆了,一开始确实是因为她太忙,她不在灞上的这些日子,已经积压了太多的事情。后来却是因为上官婉儿到了长安。

    如果说相对于小蛮和阿奴,她仅仅是觉得小蛮与郎君青梅竹奴。阿奴比她青春年少、多才多艺。那上官婉儿在她心中就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了。

    论身世那是世家千金、论地位那是巾帼宰相、论才学那是主掌史馆和翰林院、秤量天下才子名士的第一才女,论名气两人间更是天壤之别。古竹婷那敏感自卑的心思登时又重了几分,自惭形秽,不敢相见。

    杨帆渐渐咂摸出了几分味道,知道她是有意拖延,不敢离开灞上。再加上婉儿也有意要见见这位姐妹,所以杨帆这一次便借着试骑宝马的机会,干脆来了灞上。不过他没到灞上镇去,而是等在田间。古竹婷得人传讯后,慌忙赶了来。

    杨帆笑道:“看你骑马都是一种美妙的享受,我自认马术也算不错,可是与你一比,可就不能瞧了。”

    “人家骑术一般,哪有阿郎说的……”

    古竹婷腼腆地笑,正要谦逊,忽然看见正在老榆树下吃草的那匹大食宝马,不由一声惊呼。她急忙反手掩住嘴巴,一双美丽的杏眼瞪得溜圆,看着那匹毛发似深青色缎子般的大食宝马,再也不舍得移开目光。

    杨帆打声呼哨,那匹马立即快步走到他的身边,用鼻子亲昵地蹭了蹭他。杨帆摸摸马鬃,对古竹婷笑道:“你看这马如何?”

    古竹婷目不转睛地点点头,走过去绕着那马转了两圈儿,半信半疑地道:“这是……大食宝马?”

    杨帆对马没甚么研究,此番出城骑乘骏马,虽然感到这马又快又稳,疾骏如风,确实与凡马不同,可是因为他对马不甚了解,却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这时听古竹婷一说,不禁奇道:“你认的?”

    古竹婷点头道:“昔日幽州都督唐振凯六十大寿时,崔老太公曾想法设法重金购得一匹大食宝马作为寿礼,唐都督大喜,从此视如瑰宝。不过崔老太公那匹马有些杂色,不及此马俊美。”

    杨帆知道幽州都督府下辖幽、易、燕、北燕、平、檀六州,兵权极重,乃北方封疆大吏。范阳卢氏、清河崔氏等山东大族多有倚重他处,唐都督大寿,恐怕山东士族各大世家都会有厚礼馈赠。

    杨帆当初大婚时,曾经见过薛怀义与太平公主斗富,二人所赠宝物都算得上价值连城。而山东世家千年底蕴,对幽州都督又多有倚重,存心结纳之下,所赠的宝物较之自己当日所得必定还胜几分,可这唐都督却以大食宝马为第一厚礼,可见其贵重。

    这时杨帆才明白这匹马究竟何等贵重,阿卜杜拉送他的这份礼物不可谓不重。想起当日被阿卜杜拉打断好事,自己还满腹不悦,杨帆不禁暗自内疚:“等阿卜杜拉再从大食回来,一定要向他盛宴赔罪才是。”

    杨帆见古竹婷一直目不转睛地瞧着这匹宝马,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便笑道:“骑上去试试看。”

    古竹婷讶然指着自己的鼻尖道:“我?”

    杨帆笑道:“当然是你。”

    古竹婷连忙摇头道:“不不不,这是阿郎的爱马,我怎么敢骑。”

    杨帆低声道:“一匹马而已,我想骑的可是你!”

    古竹婷的俏脸腾地一下红了,虽说二人一见面,任威等人就很自觉地退开了,这句调笑的情话儿不用担心被人听见,可她面嫩,还是羞得满面通红,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带起了湿意。

    杨帆见她窘迫,不好再调戏她,便笑道:“来,骑上去试试,马本来就是用来骑的啊。”

    “可这是宝马……”

    “宝马也是马,马再好,在我心中总不及你珍贵,难道人还不如一匹马么?”

    古竹婷咬着薄唇轻轻点了点头,拉过那匹马,轻轻一跃,小心地翻上马背。她的纤腰长腿有着极完美协调的比例,往马上一坐,细绸的裤子一下子绷紧了大腿,顿时显出腴润浑圆的曲线来。

    尤其是她双腿挟紧马腹的时候,股肌一绷,杨帆看着那曼妙的曲线,想着这样一双浑圆修长、结实腻润的大腿夹在自己腰间的感觉,胯下的小二哥竟然有些摇头摆尾,近来杨大官人真是极度欲求不满了。

    幸好古竹婷双足一磕马腹,轻轻一声叱喝,那马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杨帆才不致现丑。大食马不但擅长跑长途,短程冲刺也是快如追风,古竹婷马术极佳,虽是头一回骑乘这匹宝马,却是驾驭自如。

    骑在这样的骏马背上,她几乎没有任何颠簸的感觉,仿佛飞翔在空中一般,那马的四蹄仿佛踏在悬浮的空气里,平静、敏捷,杨帆等人远远看去,古竹婷跨鞍打浪的动作也不那么明显了,她似乎已经人马合一,箭一般射向远处。

    古竹婷去的快,回来也快,片刻功夫她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可一眨眼,她又飞驰而回,到了杨帆面前古竹婷一勒马缰,那马也不扬蹄嘶鸣,没见怎么作势,就稳稳地停在了那儿,而古竹婷笔直地甩向身后的秀发这才缓缓飘落下来。

    杨帆翘指赞道:“好!果然是好马!你的骑术也好,从现在起,它就属于你了。”

    古竹婷刚从马上跃下,一听这话,吃惊道:“不不不,这匹马……太贵重了。”

    崔老太公当初以大食宝马馈赠唐都督,古竹婷就是负责护送的人之一,她亲眼见到,安东都护府大都护赵欢将军欲以四个新罗美人儿,一对高丽孪生姊妹、还有两个金发碧眼、肤白胜雪的斯拉夫女奴再加高丽明珠三斛交换此马,却被唐都督一口回绝。

    据说唐寿星得了此马,比对亲儿子还亲,他亲自洗马喂马,从不容他人插手。因为这马出入后宅无忌,他最宠爱的一个侍妾被马惊了一下,只抽了它一鞭子,就被唐都督打个半死,丢到浣衣房做了女奴。

    如今杨帆想都不想,就把这样的宝马送给了她,在杨帆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匹马,再稀罕也是代驾的牲口,可是在古竹婷心中却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儿,古竹婷心中激荡,眼圈儿一红,差点掉下泪来。

    杨帆瞧她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样子,不禁又好笑又好笑,他原以为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已经打消了她的自卑念头,没想到这女人还是这般模样,深入骨髓的观念真是不容易纠正啊。

    杨帆轻轻揽住她的香肩,柔声道:“只是一匹马而已,何必这般模样,连你都是我的,你的马还不是我的马?就当你是帮我照看它好了,我想骑时,还不是一样可以骑么。”

    古竹婷搂住杨帆结实的腰背,低低地道:“嗯!”她吸了吸鼻子,轻轻地道:“人家也情愿被阿郎骑,阿郎想什么时候骑,就什么时候骑。”

    杨帆本已半死不活地耷拉下去的小兄弟腾地一下就热血上头了,马上像根旗杆儿似的竖了起来,他是真想马上扳鞍上马,骑着她风一样飞走,可是……,看看站在田埂上的几名侍卫,好不碍眼.

    (未完待续……)

    ps:  俺的威信号yueguanwlj,敬请关注!

    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