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一十三章 小家碧玉

第一千一十三章 小家碧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竹婷跟着杨帆回城,一路垂首,脸蛋儿红红的,始终不话,连头都不大抬。

    如此羞怩,倒不是因为她刚刚私下里跟杨帆说的那句大胆情话,而是囡为回城路上,杨帆就和她换了马,把那匹大食宝马让给了她,古竹婷骑在马上,兴致勃勃地问了一句:“阿郎,这匹马可有名字?”

    杨帆信口答了一句:“它叫美人儿!”任威等人脸上的神气顿时古怪起来,古竹婷只道杨帆是当众挑逗她,是以才羞不可抑,她却不知这匹大食宝马的芳名真的就叫“美人儿”,阿卜杜拉的恶趣味害人呐。

    快进城门的时候,道路就拥挤混乱起来,护城河正在修缮挖掘,岸边堆着清理出来的紫黑色淤泥还没来得运走,进了城也是处处施工,人头攒动,有些地方过于狭窄,他们只能下马步行。

    牵马而行的时候,杨帆挨近古竹婷的香肩,向她粉颊处一凑,低声道:“一会儿回去,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古竹婷心里卟嗵一下,登时有些紧张了。她当然知道杨帆要带她去见谁,一时间古竹婷真比丑媳妇要去见公婆还要忐忑。杨帆见她紧张的俏脸发白,忍不住低笑道:“你怕甚么,她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古竹婷悄悄咽了口唾沫,小声道:“奴家······奴家就不用见她了吧?”

    杨帆道:“她不能时常出宫,这一次机会难得。小蛮和阿奴早就跟她相识了,彼此相处的不错。你和她认识怕什么,她性情温柔,很好说话的,这一次你躲开,以后还不是要相见,再说,她也想见见你。”

    古竹婷期期艾艾地道:“可奴家……奴家只懂得拳脚功夫于诗词一道全然不通,在······在她面前,只怕没什么好说的。”

    杨帆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可怜儿的样子真招人疼。杨帆安慰道:“你放心吧,她可不是一身酸腐气的冬烘先生,和我在一起时也从不吟诗作赋的。你不是会蹴鞠吗,她是蹴鞠高手,你跟她聊蹴鞠就好了。”

    “嗯!”古竹婷答应着,随他走过一道架在坑道上的踏板,忍不住又问:“阿郎人家这还是头一回见她,要不要······要不要准备一份礼物呢?”

    杨帆听了忍不住又想笑,古竹婷的想法真有点小家子气。太平和婉儿就不用说了就算小蛮和阿奴,一个从小跟在天子身边官至内卫都尉,一个是世家公子的贴身丫环,见识广博,熏染出来的也是一种大家气派。

    古竹婷一开始给他的印象是个神出鬼没辣手无情的女杀手,很有江湖味儿的豪爽女子,可骨子里她却是个小家碧玉的小女人,这种真面目,也只有他才知道。

    杨帆本想劝她安心转念一想,何必让她事事服从自己的意愿,她本来就有些忐忑不安应该给她一点信心。想到这里,杨帆便改变了想法,展颜道:“还是你想的周到走,咱们去东市,买一份可心的礼物。”

    ※※※※※※※※※※※※※※※※※※※※※※※※※※※

    长安两市中,因为西市距三大内(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较远,周围多平民住宅,所以市中经营多以衣烛饼药等日常用品主,熙熙攘攘繁华更胜东市,但是商品大多普通。

    东市靠近三大内周围坊里住的多是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故而市内店铺所售多为贵重商品,客人虽然不多,但是所售都是高昂奢移品,动辄巨万的宝物比比皆是,正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东市里,货财二百二十行,货别隧列,八方珍奇,尽集于此。

    长安古都,底蕴深厚,安乐公主兴致勃勃地游走其间,深觉不虚此行。

    长安以朱雀大街为界,城东属万年县,城西属长安县,东市正归万年县管辖,万年县令新任县尉黄剑羽一身便服,带着一些沉稳老练的便装捕快散入人群,暗暗保护着安乐公主一行人。

    今日相王五子抵达长安,长安官绅再度出迎,武崇训因为先到了一天,也去相迎了。如今武李两家关系不错,因为李显夫妇与武氏结亲后竭力迎合的缘故,再加上二张的崛起使武李两家都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关系就更加亲密了。

    尤其是张昌宗一番谗言害死武延基和李重润、李仙惠之后,因为武延基是武家的人,李重润是李家的人,李仙惠更是李家的闺女、武家的媳妇,使得武李两家同仇敌忾,关系更加紧密。

    有鉴于此,武崇训自然要往十里长亭相迎,可安乐!主却没有同行。本来,作为武家的媳妇,她是没有必要前往迎接其他皇亲国戚的,由她丈夫出面礼数就到了,但她同时还是李家的女儿,此番来的是她的堂兄弟,她不前往便有些说不过去。

    在一些人的揣测当中,把李裹儿的这番举动解释为避嫌,避免让外人觉得武李两家已经联手,尤其是张昌宗正在长安,为了避免引起二张的忌惮,身份敏感的她才选择了避不露面。

    其实李裹儿哪有那样的心机,她不去相迎就一个原因,她压根没把这几位堂兄弟放在眼里,便是自家兄弟姐妹,她的亲情都淡漠的很。一个儿子刚刚出生就丢给奶娘,自己跟着丈夫跑去长安散心的人会把同族亲人放在心上?

    伴同安乐公主出游的多为豪门贵妇,男人也有一个,就是杜文天。

    杜文天昨日“义拦惊马”,可算是因祸得福,先是因此受到了武崇训夫妇的青睐,继而又发生了一件事,使得杜文天与武氏夫妇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因为武氏崛起时武则天已长住洛阳,所以武氏一族在长安全无根基,更谈不上有什么以前的府邸,所以柳徇天临时为他们夫妇准备了一个住处。接风宴后,柳循天等人便送郡王夫妇前往住处。

    安乐公主到了那里甚为不悦,那院子倒也精致优美,只是规格小了些,三进的院落作为一个临时住处本也无妨,可安乐爱慕虚荣,崇尚奢侈,自忖作为皇女眼下在长安以她身份最为尊贵,却以这样一幢院子安置,未免委屈了她。

    安乐公主当场就沉了脸色,弄得柳府令好不尴尬,杜文天及时解围,邀请郡王夫妇入住杜家在长安城中置办的府邸,因为他拦马相救的事,武崇训对他甚有好感,竟然答应下来,杜文天喜出望外,忙把他的女神迎回自家府去。

    这一夜,因为同住在一处府邸里,杜文天都翻来覆去的半宿没睡,似乎因而就和那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儿之间有了某种不同一般的关系。只不过,他也只能想入非非,他虽好色,也不敢打公主的主意。

    今日一早,武崇训等人去迎接相王五子,因为杜文天昨天受了伤,武崇训便劝他留下歇养,杜文天趁势留了下来。在他看来,安乐公主是皇太子的女儿,只要巴结上了安乐公主,就算是跟李家搭上了线。

    而安乐公主又是武家的儿媳,如果李家失势,武家坐了天下,那么他今日巴结的就是未来的皇太子和皇太子妃,这可比跟相王五子走的太近风险小的多。

    他并没意识到,其实他是想跟这位绝色尤物多些亲近的机会。哪怕明知没有机会一亲芳泽,只要离得近些,多多看到她的丽色笑靥,他心里也欢喜的很。就这样,安乐出游,他也跟了出来。

    安乐出入的尽是贩卖名贵珠宝和名贵衣饰的店铺,只要她把玩稍久或留连片刻,一旁察颜观色的杜文天马上就会乖巧地替她付帐,如今随在后面的仆人已经扛满了大包小裹,全都是公主殿下购买的东西。

    昨日杜文天义拦惊马的英姿已很是令安乐公主青睐,再加上他借出豪宅的事更增安乐好感,今日他又知情识趣、出手如此阔绰,安乐公主心下更喜,仔细瞧他虽然鼻子上贴了膏药瞧着有些可笑,但他身材高大、风度翩翩,五官眉眼甚是英俊,心里便有了几分喜欢。

    安乐公主对他越来越亲切,一鼙一笑,莫不风情万种,把个杜文天迷得神魂颠倒,这一路下来都轻飘飘的,似乎骨头都没了份量,得美人一个明媚的眼波、一个璀灿的微笑,就让他欢喜的忘乎所以了。

    安乐大概是前半生穷日子过怕了,如今一朝贵为公主,最喜欢的就是豪宅、美食、珠宝和华丽的衣装,似乎想籍此把她前半辈子受的苦全都补回来,一见前边又有一家门脸颇大的衣帽店,安乐马上举步走去。

    此时,杨帆牵着马与古竹婷正并肩走来。杨帆知道古竹婷因为要见婉儿心中忐忑,因此一路上尽挑些轻松的话题逗她说话,古竹婷紧张的心情渐渐轻松下来,脸上也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李裹儿一抬头,正看见二人低声谈笑着,男俊女俏,郎才女貌。李裹儿心中又妒又恨,她一挺胸,便向他们大步迎去。

    p凌晨诚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