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二十章 一拍即合

第一千二十章 一拍即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竹婷与上官婉儿以杨帆女人身份的首度会唔时间并不是很长,其实两人相处的过程很,不过她们两人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不同、所受的教育也不同,一个擅文、一个擅武,实在没有太多共同话题。

    当然啦,上官婉儿发现古姑娘身具jīng妙绝伦的易容化妆术后,马上就成了她的徒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什么样的女人在美的追求上都是一致的,于是乎,小蛮、阿奴、婉儿和古竹婷四个人马上就有了共同话题,天天聚在一起切磋,不过这是后话了。

    如果两人还没到那个份儿上,坐的太久没了话题时,两个人都会觉的尴尬,所以古竹婷很快就献上礼物,乖巧地向婉儿告辞了。

    婉儿并没有见面礼回馈,古竹婷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能够得到婉儿的认可,对她来说已是最好的礼物,她的心里踏实多了。

    杨帆没有马上走,古竹婷告辞之后,上官婉儿向依旧懒洋洋地卧在榻上的杨帆回眸一笑,道:“古姑娘不错,我喜欢她。你呀,还真是好命,小蛮、阿奴、竹婷,俱都容颜俏美,更重要的是,她们的xìng情脾气为人秉xìng也都好,后宅里一片祥和安宁,有福之人呢。”

    “哈哈,上官待制在朝廷上品评天下诗文,看来养成了习惯,在家里开始帮为夫鉴定起娇妻美妾来了。”

    杨帆笑吟吟地向她靠近了些,扳着她的肩膀让她陪自己躺下,两人脸儿对着,杨帆在她丰泽诱人的唇瓣上吻了一下,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道:“上官待制一双慧眼鉴定过了,我就放心啦。

    女人总归是要相夫教子、持家度rì的,容颜之美仅是一时的诱惑,脾气秉xìng才至关重要。我时常走南闯北的,若非我的女人温良贤淑,持家有道,我奔波在外是无论如何也放心不下的。”

    上官婉儿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就哄我吧,人家只说我喜欢她,碍着你什么事了。还帮你鉴别,哼!我若说不好你便不要了么?你这个人呐,心里头可有主意呢,你的女人有哪一个是我帮你选的?”

    杨帆嘻皮笑脸地道:“以前那不是你不方便出宫么,你看这回我不就把人给你领来了?古姑娘直到现在都是完璧之身呢。咱们家什么事儿你不特殊啊,就连肚子里这小宝贝,都是自己个儿冒冒失失跑来的,害得你这当娘的为他吃苦。”

    杨帆说着,在她眉心的梅花妆上吻了一下,又轻轻抚摸着她的肚皮。

    “不许你这么说他!”

    婉儿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又把脸颊埋到他的怀里,幽幽地道:“郎君,人家有件事一直想跟你商量。人家有了孩子,现如今也得了圣人的默许,可以平平安安地把他生下来了,可这孩子出生以后如何安置,却是个问题……”

    说到这里,婉儿心中一阵委屈,目中便泛起一片晶莹的泪光。

    她埋头在杨帆怀里,杨帆看不到她的眼泪,却听得到她有点哀伤的声音,忍不住抱紧了她的身子,低低地道:“是我委屈了你……”

    婉儿在他怀里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奴家不觉得委屈。婉儿自幼家门破败,被充没为宫奴,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要孤老宫中了,有了郎君你,这是上苍对奴家的厚爱,如今咱们又有了自己的孩子,此生婉儿真是别无所求了。”

    杨帆一时无言,抱紧了她,过了许久才低声道:“这件事,我也曾仔细想过,只是一时还没想出最妥当的办法来,你可是已经有了打算?”

    婉儿轻轻点头,道:“这件事,万万不可以让圣人疑心到你的身上,婉儿打算生了孩子之后,交给我的母亲抚养。到时候,就说是家母从上官族人中替我过继过来的,郎君觉得这么做,可以吗?”

    婉儿询问的时候,心中暗生忐忑,孩子虽然都是做母亲的生的,可孩子从来都是属于父系的,起决定作用的是父系血脉,母亲无权决定他们的归属,千百年来一直如此。哪怕婉儿这么做是因为她的特殊处境,可她这么安排毕竟还是怀了一些私心,她怕杨帆不同意。

    她想以“过继”的方式安置孩子,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孩子的母亲,她可以大大方方地去照看孩子,可这样一来,孩子就要冠上上官这个姓氏,哪怕将来能认祖归宗,至少现在要姓上官,杨帆作为父亲,会愿意么?

    再者,这一来她作为母亲探望孩子是方便了,杨帆作为父亲要看望孩子却大为不便了,或许他只能像飞贼一样飞檐走壁地趁夜去看上几眼,等孩子稍大,为了不太懂事的孩子泄露这个秘密他就更加不宜露面了,因此婉儿很是忐忑。

    杨帆听了婉儿的话,认真地思考起来。

    其实杨帆并没有婉儿担心的那么多想法,婉儿为他受了许多苦,她的这个办法即便夹杂了一些私心,也是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而且这个孩子出生以后,女皇一定会有所关注,他想带回自己家照料不太现实。

    其实杨帆想过用“偷梁换柱”的法子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带回家去,可那样一来,他就得先弄到一个用来冒充的孩子,这就意味着一定会有一个母亲要失去她的孩子,即便他可以重金去买,还不是要让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先背了一份债?再者,那样的话,婉儿就不方便看到她的骨肉,反而要常去那个并非她骨肉的孩子身边奉献母爱,这对一个做娘的何其残忍。

    杨帆思来想去,点点头道:“我想不出更妥当的办法,你这法子很好,就这么办吧。”

    “可……这样一来,孩子得姓上官。”

    杨帆温柔地道:“那有什么关系,孩子即便不能冠以我的姓氏,他的身上流淌着的依旧是我的血脉!”

    上官婉儿听的惊喜交加,她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杨帆的同意。

    她是大户人家出身,虽说她自幼入宫,可是她的母亲郑氏并未因此放弃对她的教育,她从小就知道家族要比个人、比家庭更重要,为了维护家族,族人应该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这个理念,已经深入她的骨髓。

    家族成员所维护的所有利益,说到底都是为了这个家族的传承,而传承一个家族最基本的必要条件是:血脉。所以,一个大户人家绝不会为了考虑一个女人的想法或感情,而把传承着自家血脉、应当冠以自家姓氏的子嗣交给外人抚养,可杨帆答应了。

    婉儿感激莫名:“郎君……”

    她抱住杨帆,激动的泪水潸潸。她知道,以杨帆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孩子出生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掉包,或者干脆弄个“夭折”,然后把他们的亲生骨肉带回杨家,他这样做,完全是为她着想。

    婉儿感激地道:“能有郎君这样的好夫君,是婉儿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

    杨帆大言不惭地笑道:“那是,为夫不对你好还对谁好。你看,我今天还花费了数百万钱给你买了条裙子呢,你可别不信,方才竹婷送你的那条百鸟羽裙,真的价值数百万钱呢。”

    婉儿忍不住破啼为笑,道:“是不是三百五十万钱呀?”

    杨帆奇道:“咦?你怎么知道的?”

    婉儿哼了一声道:“独孤家派人送信来呗,那条裙子,就是我让信掌柜的买下的。”

    杨帆一愣:“竟有此事?”

    婉儿白了他一眼,道:“你呀,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一气儿买了那么多家店铺,自己却当了甩手掌柜的,又说小蛮还在洛阳,让我先管着么?这隆茂老店原来的东家是陈国公,陈国公入狱后,这家店的生意就受了影响。等咱们把店盘下来时,在东市衣帽行里第一的名头已经被人取代了。

    我不方便出行,对各家店铺只做了些简单了解和处置,一时也拿不出太好的办法,就让他们花了四十万钱买下了这条天下无双的裙子,有了这镇店之宝,对于声名地位就会有所提升,谁知却被你这个东家买了来。”

    杨帆呆了半晌,笑道:“也算错打错着。哈哈,不管谁买的,反正这条裙子是卖出了三百五十万钱的天价,这个名声打出去了,谁也无法再撼动咱们隆茂老店的江湖地位。不过,就算是自己家的,还不是买给你的么,你看我对谁还这么好?”

    “才怪!”

    婉儿轻轻啐了他一口,嗔道:“你跟安乐斗富,这一下闹得无人不知,这条裙子我还能穿么?我只一穿,谁还不知道是你送我的?你一个大男人,为何花费数百万钱给我买衣服?

    你说我方才为何不送古姑娘一件见面礼?一来,确实没有合适的东西送她,二来,我当时就想好了,这条价值数百万钱的羽裙,我是无福享用的,你还是拿回去,等她过门的那天,做她的新人礼服得了。”

    杨帆眉开眼笑地道:“这法子不错,还是婉儿想的周到。”

    婉儿狐疑地道:“真的?这不是你早就想好了的吧?先慷慨地送我一下,哄我开心,再拿回去,给你的新人穿上。”

    杨帆急忙摇头:“瞧你,我什么时候算计过自己的女人?给你送见面礼,还是竹婷临时想到的呢,我这人一向粗心,根本就没想到这种事,还会想出这样下作的法子?”

    婉儿撇撇嘴道:“你呀,倒是不下作。不过说你粗心?哼哼,谁信呀。”

    杨帆凑到她耳边,神秘地道:“为夫可是真的粗心,不过……倒是有一样东西是极粗的,婉儿姑娘,你一定感触颇深。”

    说到这儿,杨帆把身子向前一拱,婉儿大腿上登时感觉到**的一根,贴着那薄裙,还有一股惊人的热力。这厮补药吃过了劲儿,身子实在太壮了些,说着说着就起了xìng。

    婉儿俏脸一红,转过身去,嗔道:“去,找你的古姑娘去。”

    杨帆就势往她的丰臀上一顶,附耳道:“现在我就想要你。”

    婉儿被他顶的心里有些酥酥的,却不敢放肆,转过身来,推他道:“好啦,这么缠人。快回去吧,人家的身子愈发沉了,要是折腾到孩子可办。”

    杨帆又何尝敢冒险,只是故意逗她罢了,闻言还要卖乖,他故意长叹一声,躺平了身子,顶着个大帐篷,一脸yù求不满的样子。

    婉儿看了忍不住想笑,对杨帆道:“小蛮和阿奴要等几个月后才会来长安呢,我看,你和古姑娘已经水到渠成,也不必知会她们两个,今晚就把古姑娘收房算了。”

    “今晚么?”

    杨帆想到那个可以风sāo、可以妩媚、可以稚嫩、可以清纯,形容神态,变化莫测的千面女杀手,不由得怦然心动,胯下的旗杆儿登时竖得更高了。

    ※※※※※※※※※※※※※※※※※※※※※※※※※

    “那天,在下到兴教寺上香,看到一行人也在兴教寺里,排场着实不小。上香的时候,我看到那杨帆自称杨乔,又说那身怀六甲的妇人是他的娘子,名叫郑婉儿。他们都捐了一大笔香油钱,张昌宗在功德簿上写的名字是张六……”

    杜文天之所以对他们的名字了解的这么仔细,是因为他心有不甘,事后曾经再去查过他们的名字。以他的身份,自然可以查得到兴教寺的功德簿,也恰因如此,他才更加确定那三个人就是张昌宗、上官婉儿和杨帆。

    李裹儿耐心地听他说着,双膝盘在榻上,身形微微前倾,一手支在腿上,再托着下巴,动作就像一个纯真稚美的小女孩儿,可她的**却已成熟了,从薄如蝉翼的中衣领口看进去,肌肤一片雪腻酥滑,胸前双峰丰挺圆润,散发着一种令男人垂涎三尺的诱人光华。

    等她微微坐直,除了一道诱人的rǔ沟,再往下去便看不见了,可是隔着中衣,依旧能够隐隐看清她双rǔ的轮廓,她居然没穿诃子,颤巍巍的双峰就抵在薄薄的衣衫上,衣衫上凸起两点,隐隐透出一抹肉红sè,看着杜文天喉头发干。

    安乐公主耐心地听他说完,兴奋地从榻上跳下来,光着双脚在地上走来走去:“一定是她!一定是上官婉儿,别人不可能让张昌宗如此礼遇。难怪皇祖母一向离不得她,这次却打发她离开身边,原来她有了身孕,真是奇怪,那孽种会是谁的?”

    安乐公主没有怀疑到杨帆身上,一来杨帆出入宫闱的机会并不多,而在宫里偷情的可能xìng几乎没有。二来上官婉儿与京都才子名士过从甚密的传闻她也听说过,她没想到这个大才女会跟杨帆这个武夫有私情,而是想到了那些才子名士们身上,只怕上官婉儿的情人就在他们之中。

    杜文天轻轻低着头,如痴如醉的目光追随着李裹儿那双白玉如霜、纤巧灵秀的天足,那双脚掌白皙娇嫩,瘦不露骨,红艳艳的蔻丹、蚕宝宝似的足趾,纤巧圆润的足踝,每一寸肌肤、每一条曲线,都有一种让人痴迷的魔力。

    安乐公主一开始仅仅是一种八卦心理,但是越往深想就越不平衡了。她未婚先孕,皇祖母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对她,害的她为梁王府生下一位小王子都得低调处理,要不然本可以借此大肆cāo办,敛收一笔厚礼的。

    结果上官婉儿跟人鬼混怀了孽种,皇祖母就呵护有加,顾及她的清誉,努力帮她遮掩,以过问长安宫室修缮的名义把她派到长安来养胎,凭什么?妒意使李裹儿本能地想要拿此事做做文章。

    紧接着,她就想到了杨帆,杨帆曾在兴教寺信口开河,说上官待制是他的娘子?李裹儿娇美的俏靥上慢慢浮现出一片yīn冷的笑意:“皇祖母最好脸面,这件事不曾传扬出去还则罢了,一旦弄的满城皆知,无法收场时,上官婉儿再受宠,皇祖母也得杀她。至于杨帆,你敢如此对我,我就让你们弄假成真,一块儿身败名裂,身首异处!”

    安乐公主越想越兴奋,霍地转身道:“杜公子!”

    “嗯,啊?”

    安乐公主这一站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可不得了,光线透体而过,那袭蝉翼般的中衣根本起不到丝毫遮掩的作用,反而让她曼妙的**愈加迷人。杜文天看着她的**,身体已经不自觉地起了反应。

    婀娜有致的曲线、曲腴修长的大腿、纤纤一握的蛮腰、丰挺圆翘的美臀,还有尖尖如笋的**,杜文天已经被她彻底迷住了,下体**地挺起来,亏得袍服宽大容易遮掩,否则他早当面出丑了。

    可安乐公主猛一转身,还是从他胀红的脸sè、粗重的呼吸,察觉到了什么。杜文天被她一唤,猛地抬起头道:“公主,有什么吩咐!”

    安乐公主娇媚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瞟着他,忽地轻咬下唇,扭腰摆臀地向他走去,短短几步路,走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她一直走到杜文天面前,尖尖的胸膛顶端轻轻触到杜文天的身上,这才娇声道:“杜公子,你方才在看什么,嗯?”

    杜文天沙哑着嗓子道:“公……公主……”

    安乐公主笑的愈发甜蜜了,她的胸膊又挺了挺,温润柔软的小手轻轻抓住杜文天颤抖火热的手掌,昵声道:“杜公子,你觉得本宫美么?”

    “美……美……美如天仙……”

    杜文天被她抓住手,一激动就像发了疟疾似的打起了摆子。忽然,他的脑海“轰”地一下炸了,因为安乐公主抓着他的手,忽然搭在了她柔软的小蛮腰上,而且还轻轻向上移去,移向她鸽rǔ般柔软温暖的胸膛。

    杜文天喉咙里咯咯作响,发出一声不知是哭是笑的呻吟,忽然张开双臂,猛地向安乐公主抱去,安乐公主似笑非笑地站着,只是扭头躲避着他吻上来的嘴巴,身子却一动不动,杜文天就在她光滑如玉的脸上颊上小狗儿似的胡乱舔吻着,一双手也开始上下游走起来。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的杜文天,哪怕是被武崇训逮个正着,要了他的xìng命也顾不得了,他现在只想占有这个绝代尤物,哪怕一死,做鬼也风流。

    可是忽然间,他又发出一声怪异的呻吟,整个身子都停在了那里,安乐公主纤若无骨的小手正握着他那根直挺挺的命根子,一种极度的快感差点儿让他马上崩溃,这种极乐的味道他还想享受的更久一些,所以他不敢稍动,生怕稍有刺激他就会一泄如注。

    安乐公主轻咬薄唇,似笑非笑在看着他,昵声道:“杜公子,你的胆子很大呢……”

    杜文天像一只发情的野兽般粗重地喘息着的道:“只要……只要能一亲公主殿下的芳泽,杜某便是立即粉身碎骨也……也心甘情愿。”

    安乐公主格格一笑,杜文天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着下体像只虾子似的蜷缩在地上。安乐公主优雅地拢了拢头发,盈盈地蹲下,脸上依旧带着一副sāo媚入骨的诱惑,温柔地抚摸着杜文天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的脸颊:“你想粉身碎骨,也不能拖着本宫跟你一块儿粉身碎骨啊。这是什么地方,外边好多人呢,你却不管不顾的,你呀,你们臭男人,都是一个样儿……”

    安乐公主慢慢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脸上恢复了那副清傲高洁不容亵渎的尊贵神态,可她如霜似玉的美足却正轻轻抬起,轻轻踏在杜文天的脸上:“杜公子,你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本公主其实也喜欢的很呢,只可惜,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实在不宜发生点儿什么……”

    安乐公主方才突然凶狠地捏了一下他的蛋蛋,痛的杜文天喘不上气儿来,满腔yù火都被极度的痛苦所取代了。可是当那美足诱惑地踏在他的脸上,再听到安乐公主这样引人遐思的话,杜文天马上又陷入了兴奋之中。

    他渴望地盯着安乐,就像一只盼望着主人丢根骨头给他的贱狗。安乐公主扭着美臀,款款地走向卧榻,淡淡地道:“你先出去吧,关于上官待制的这件事,你不要再说给任何人听,等本宫探听明白再说。”

    “是是是!”

    杜文天贪婪地盯着那满月似的宛宛香臀,恨不得马上化身为一根离弦的怒箭,向那圆月狠狠地刺进去。可他不敢放肆,他的女神已经给了他希望,他可以等,等一个合适的时间和一个合适的地点。

    他倒退着爬到屏风边,又恋恋不舍地盯了一眼那具令他神魂颠倒的美丽**,这才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时,杜文天摸了摸刚被安乐公主美足踩过的脸颊,又嗅了嗅刚刚摸过安乐公主酥胸的手掌,心神俱醉。

    杜文天兴冲冲地离开不久,披上了外衣的李裹儿出现在门口,脸若寒霜地对肃立门前的一众仆婢道:“你们几个,把房间打扫一下。你,吩咐人备车,本宫要马上去隆庆坊,拜会上官待制!”

    P:六千字大章,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