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二十二章 试探性接触

第一千二十二章 试探性接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杜文天听说安乐公主传见,心中颇为忐忑,他已经知道驸马武崇训回府了,此去不会有一亲芳泽的机会,而且当着武崇训的面,他心里多少有些恐惧。可安乐公主相召,他又不敢不从。

    杜文天硬着头皮赶到安乐公主的居处,安乐公主依旧大剌剌地躺在榻上,让武崇训给她按着脚,根本不顾忌客人的到来,而且还是一个男子。

    杜文天走入厅中,飞快地瞟了武崇训一眼,随即便低下头去。他并不觉得堂堂驸马同时还有着郡王身份,却在客人面前为娘子捏脚有什么不妥,倒是暗暗生起几分羡慕,如果可能,他也想把那双娇美可爱的雪足搂在怀里。

    杜文天快步上前,欠身施礼道:“杜文天见过郡王、公主!”

    安乐公主仿佛从不曾和他有过什么暧昧举动,神态极为从容,她懒洋洋地道:“杜公子,你去查一查,上官婉儿近期有什么可以用来大肆庆祝的缘由,比如说她的寿诞或者她母亲郑氏的寿诞,只要能拿来大作文章的都行。”

    杜文天听的一呆,不知安乐此举意欲何为,她想寻个理由为上官婉儿大肆庆祝?杜文天毕竟也不是寻常之辈,尤其是关系到坑人害人的事情,心思略略一转,他便明白了安乐公主的意思。

    杜文天欣然答道:“在下明白了,在下这就去办。”

    当着武崇训的面,杜文天对安乐公主可是一眼也不敢多看,他生怕被武崇训看出什么端倪,始终循规蹈矩的,说完这句话便躬身退了出去。杜文天一走,武崇训马上好奇地道:“娘子打听上官待制的生辰做什么?咱们用得着这么巴结她么?”

    “你懂个屁!”李裹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闭上眼睛道:“用力些。”

    武崇训心中愤愤,那杜文天显然知道什么,可他这个做丈夫的却要被蒙在鼓里。武崇训满腔郁闷手上用力大了些,李裹儿痛得“哎哟”一声,一抬腿便踢在他的脸上。

    武崇训疼的也是“哎哟”一声,鼻子又酸又疼眼泪都涌出来了。

    武崇训捂着鼻子,恼怒地道:“娘子你这是做什么?”

    “我怎么啦?”李裹儿腾地一下坐起来,大光其火地道:“真是个废物,什么事都做不好。滚开,看见你我就烦。”

    武崇训心中怒极,可是在李裹儿的积威之下却根本不敢反嘴,他气呼呼地站起来正要出去,李裹儿突然又唤住他,眼波微微流转说道:“我问你,咱们家的宅子建在什么地方,你可选定了么?”

    武崇训捂着鼻子道:“还没有,咱们昨天刚到,今天又去迎接相王五子,没腾出功夫来呢,我明儿就去挑个合适的地方。”说到这儿,他怕李裹儿又骂他不做事,赶紧又问:“不知娘子觉得樊川怎么样?韦杜等关陇大族的宅子都选在那儿。”

    李裹儿重又躺下向两个宫娥招招手,叫她们一个捶肩,一个捏脚

    美眸半睁不闭地道:“不用选了,今儿我去会唔上官待制,见隆庆池风景秀丽而且距三大内不远,是个起宅子的好地方。

    我已经选好地方了,你明天找些匠人回来。”

    李裹儿吃了婉儿一碗“闭门羹”,离开隆庆池湖心岛时,恰好看到正在湖边起造的杨氏大宅,李裹儿瞧那隆庆坊风景秀丽,面湖起宅一出门就是碧波万顷,当即就有意在湖边造一幢豪宅。

    她信口问了一句得知正在建造的那幢宅子是杨帆的,更是动了番心思,她打算把杨帆旁边那片地买下来,跟杨帆做一对“好邻居”。

    武崇训哪知道他视若珍宝的娇妻正处心积虑地想要送他一顶鲜嫩嫩的绿帽子,这府邸不是梁王府,而是他们夫妻的府邸,选建在哪儿自然要听从安乐的吩咐,当下忙不迭答应下来。

    ※※※※※※※※※※※※※※※※※※※※※※※※※※

    接风宴散后,相王五子便被长宁侯黄剑羽送回了临时安置他们的那幢大宅。长宁侯告辞以后,五兄弟就在花厅里坐下来,李成器一见老二李成义喝的酩酊大醉,忙人叫人上了一壶酸梅汤。

    或许是因为终于离开了武则天的身边,他们从心里头感到轻松,又或者是因为长安官绅对他们依旧有一种面对皇族宗室时该有的尊敬,五兄弟的心情非常好,所以今天喝的都有些多了。

    老四李隆业挥手摒退侍婢,亲手斟了碗酸梅汤递给醉眼乜斜的二哥,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盘膝上了罗汉床,笑嘻嘻地道:“今天哥几个真很开心呐,你们看老五,平素滴酒不沾的人,今儿也喝高了。”

    老大李成器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知道兄弟几个今日为何开怀,不是因为今天这场接风宴比洛阳的酒菜如何的鲜美奢华,而是因为在迎接他们的长安官绅面前,他们感觉到了久违的敬重。

    长安毕竟是大唐开国之主建都所在,李渊、!李世民、李治,三代君主皆据此以号令天下,而武则天唯我独已经是到洛阳之后的事了,所以李家在长安的人望远远超过洛阳,长安官绅对李氏皇族的敬畏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老五李隆范道:“咱们住的这幢宅子是人家借给咱的,住在这儿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皇祖母不是说允许咱们在长安选处地方起造五王宅么,咱们是不是应该先把这事儿办了,i不然的话,等皇祖母迁来长安时,咱们还没有自己的府邸呢。”

    李隆基点点头道:“是这话,明日咱们请长宁侯帮忙,领着咱们四处走走,他久居长安,地面上熟络,应该知道哪儿适宜起造大宅,总之,咱们尽量选择离三大内近些的所在就是。”

    李成器呷了口酸梅汁,道:“今日宴上,我偶然听说岐国公的内弟就是造宅子的,选好了地方以后咱们就请岐国公帮忙吧。”

    李隆范担心地道:“他那内弟造的宅子成不成啊?咱们五兄弟在洛阳没有宅子,在长安也没有,这可是咱们的第一幢府邸,马虎不得。”

    李成器道:“放心吧给咱们五兄弟造宅子,人家不会马虎的。”

    李隆基微微一笑,他明白大哥的意思了,交情不是非得正儿八经登门拜会才能建立的,那么做反而容易弄巧成拙。请岐国公的内弟造宅子,不管是他们照顾了岐国公生意,还是岐国公少要工钱多拿木料送他们五兄弟一个人情这份交情在不知不觉间也就有了。

    醉醺醺的李成义嚷嚷道:“成啊,我头一回来长安,正想到处逛逛呢趁着选宅址的机会,让长宁侯领咱们四处走走。我可先说好了啊,不管这宅子建在哪儿,咱们五兄弟的宅院都要挨着,不能分开。”

    李隆范笑道:“那是,要是分开,二哥你答应,我老五也不答应。”

    皇家儿女大多亲情淡泊,但是相王五子因为自幼软禁于东宫相互之间却是兄弟情深、感情亲厚。患难之际是这样,发达以后也是这样,皇帝的宝座也不及他们兄弟间亲情的深厚在几千年来的皇室家族里,相王五子算是一个难得的异数了。

    李成器端着汤梅汁,一步三摇地向花厅外走去走到李隆基身旁时,悄悄向他递了个眼色,李隆基会意,起身跟了出去。

    园中风景极是优雅,有亭有树、有花有草。一湾流水潺潺,自成一道曲溪。李成器伏在栏上,望着水中的倒影和游鱼、落花低声道:“三郎,还记得今日席上长宁侯说起杨帆和安乐斗富争裙的事么?”

    李成器倒不是有心瞒着其他几位兄弟只是二弟成义性情粗犷,任侠好义,冲锋陷阵的事儿他可以当仁不让,计议谋划的事儿你找他也没用,老四和老五则太年轻,城府不深,容易泄密。

    李隆基也伏到栏上,缓缓说道:“大哥的意思是?”

    李成器抿了口紫红色的酸梅汁,悠然道:“你觉得,杨帆此举是意气之争呢还是别有目的?”

    李隆基从大哥手中拿过碗来,就唇喝了一口,沉吟地道:“大哥,你觉得一个能扳倒来俊臣、整垮御史台、屡屡与武懿宗作对,还能游走于武氏、二张和咱们李家之间却毫发无伤,结果还受到皇祖母器重的人,会是一个喜做意气之争的人吗?”

    李成器接过李隆基递回来的汤碗,呷了口酸甜的酸梅汁,久久不发一语。

    李隆基道:“大哥也觉得杨帆别有用意?”

    李成器低沉地道:“我只是有此感觉,却不敢确定。杨帆这人,和太平姑姑交好、与梁王关系也很好、如今又和二张过从甚密,这个人处处留有余地,处事过于圆滑,我不太放心。”

    李隆基道:“官场上八面玲珑、处事圆滑,不失为保身之道,但那是在一般情况下。自从皇祖母决心迁都,形势便已日渐明朗,来日政局变化无异于改天换日,这种情况下还想同不共戴天的各方都保持密切关系,最终只能被各方都抛弃。

    大哥,今时不同往日了,观杨帆以往种种,此人极为聪明,一个聪明人在这个时候会做出意气相争的事来么?他是到了该明确立场的时候了,所以,我觉得,这极可能是他释放出来的一个讯号!”

    李成器转向李隆基,目光炯炯地道:“你是说,我们该争取他?”

    李隆基微笑道:“何妨一试?”

    P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每位读者都有的,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的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下,随着你的订阅、点赞、打赏等消费,票票还会再给,莫忘记及时投下,拜谢!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