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二十九章 寻踪觅源

第一千二十九章 寻踪觅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杜府家丁哪里会想到他在勾栏之中竟能遇到此事的关键人物,台上正表演着幻术,他也无心观看,只是不遗余力地散播着谣言:“你还别不信,上官婉儿地位再高、才学再好,她也是个女人,她就不想男人?

    张昌宗是宰相子孙,世家后裔,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少年才子,而且相貌极美,要不怎么会得了个‘莲花六郎’的美誉呢。张昌宗和上官婉儿都住在宫里,朝夕相见,日久生情,不是理所当然么。”

    旁边一人显然还是不大相信他的话,笑道:“不太可能吧?你可不要乱说。那张昌宗不是皇帝的爷们么,他敢背着皇帝做出这样的事来?”

    杜府家丁“嗤嗤”笑道:“男女和奸有哪个不背人的?又有哪个不怕被人发现的?可这天雷勾动了地火,是说忍就能忍的吗?我再跟你说件事儿,前几天张昌宗偷偷带了上官婉儿到兴教寺上香,被人给看见了。

    那上官婉儿已经身怀六甲,大腹便便。他们捐了一大笔香油钱给庙里,功德簿上写的明白:夫妻!只不过,他们都用了化名。嘿!他们两个不但有私情,连孽种都有了,到庙里拜佛,可不就是求神佛保佑平安么。”

    旁边一人半信半疑地道:“竟有此事?”

    杨帆眉头微微一皱,古竹婷知道上官婉儿怀的是谁的孩子,一听那人信口雌黄,玷污婉儿清誉,不由勃然大怒,可她刚一举步,手腕就被杨帆紧紧攥住,向她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杜府家丁得意洋洋地道:“可不!你想啊,张昌宗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男宠是吧?上官婉儿是皇帝最倚重的亲信是吧?皇帝还没迁回长安呢,为什么先后把自己最宠爱的男人和最宠信的心腹打发到长安来?”

    杜府家丁说到这里,鬼祟地四下看了看。杨帆此时已把目光投向台上,仿佛全未注意他的言语。其实这杜府家丁也是故意装腔作势,他哪里是真怕别人听到,根本是生怕别人听不到。

    这家丁故作姿态一番,才道:“这事啊,分明是他们蒙骗了皇帝。上官婉儿怀了张昌宗的孽种,肚子渐渐大了,怕被皇帝发现。这才寻个理由避到长安来,那张昌宗是她奸夫啊,哪里放心得下,当然要跟着一起来。”

    “不是吧,我听说是张昌宗先到的长安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世上还有比枕边人更亲近的人么,皇帝肯定是先答应了张昌宗呗,张昌宗到了长安,只要说他一个人处理不来,皇帝心疼情郎。还能不把她最得力的帮手派来?”

    杨帆沉着脸色走出了人群,古竹婷追上来。低声请示道:“阿郎?”

    她的声音隐隐透着杀气,那个杜府家丁的污蔑,已经激起了她的杀心,她可不在乎那人该不该因言获罪,她是杨家的人,不管是谁,只要损及杨家的声名利益。那就是她的敌人,而她最擅长的解决手段就是让对方变成死人。

    杨帆明白她的意思,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个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流言仅仅是有人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随口传出的一些闲话,还是有人别有用心。”

    古竹婷道:“阿郎放心,奴家会查出来的。”

    杨帆道:“如果真是有人别有用心,只要你动了他,即便查出了结果也会打草惊蛇。你先不要动他,只管盯着,我要知道他背后有没有人,如果有人,这个人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古竹婷点了点头,悄然潜回了人群。

    杨帆回到车上,心思一下子沉重起来。他不知道仅仅是往兴教兴走了一趟,怎么就会被人发现,难道一直有人监视着他们的举动?

    这个人散播的谣言有真有假,是因为他是道听途说的,还是有人授意如此呢?如果这个人不是谣言的第一传播者,婷儿想查清谣言的真正传播人恐怕将难如登天。如果这仅仅是一场流言绯语,杨帆根本就不会在乎,市井小民捕风捉影嚼舌根子的本事他早就领教过了。

    但是婉儿身怀有孕的事情属实,婉儿在女皇面前以死抗争,才为她和孩子争取了活命的机会,女皇放过婉儿和孩子的前提条件是消息不得泄露,不能酿成丑闻。如果这是有心人的策划,那么他必然有进一步的行动。

    皇帝不会介意市井小民的流言绯语,也不会有机会听到市井小民的流言诽语,可是此事一旦被权贵阶层证明为事实,女皇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祭起屠刀,用婉儿和孩子的血来洗刷宫廷为之蒙受的耻辱。事关他的女人和他的孩子,他不敢不慎重对待。

    这一次杨帆很幸运,杜文天刚刚派人散播消息,就被他亲耳听到了。古竹婷暗中盯着那个杜府家丁,以她的身手和机警,那个杜府家丁自然不能发现,他在勾栏里散播了一阵消息,便又转向一处酒馆。

    这杜府家丁对于公子交待的事情倒也很卖力气,他每到一处地方,便往人多处去,随意找个借口搭讪几句,便把话题引向张昌宗和上官婉儿的绯闻。古竹婷跟着他走了两处地方,就已确定此人不是道听途说然后信口说与他人知道,他是有意在散播消息。也就是说他是谣言的直接传播者,这一下追查起来就方便多了。

    古竹婷悄悄盯着他,直到他返回杜府,确认了他的身分,这才匆匆返回湖心岛。

    “樊川杜氏?”

    杨帆听古竹婷说出对方身份,不觉有些意外。樊川杜氏与他素无仇怨,而且如今他的继嗣堂和关陇世家合作密切,樊川杜氏正是他的重要合伙人之一,杜家此举意在何为?虽说谣言中并没有涉及到他,但他与上官婉儿之间的关系,杜氏掌门人杜敬亭是清楚的,当初也正因为这层关系,他才获得关陇众世家的信任和支持,杜家如今这么做,究竟意欲何为?

    杨帆心思百转。始终猜度不透,这时古竹婷恨恨地道:“一定是安乐公主从中作祟,安乐公主在长安东市被阿郎你驳了颜面,因而怀恨在心,所以想要败坏……”

    说到这里古竹婷忽又一呆,觉得自己的推测并不成立,她喃喃自语道:“不对,如果是因为安乐公主对阿郎怀恨在心。她应该把那奸夫说成阿郎才对,为何又攀扯到张昌宗的身上?”

    杨帆听了却有些奇怪,问道:“散播谣言的是樊川杜氏,与安乐公主有何关联?”

    古竹婷奇道:“难道阿郎还不知道,安乐公主和高阳郡王如今所住的府邸正是杜家借给他们的么?”

    杨帆听了也呆住了:“你是说,安乐公主夫妇就住在杜家,就住在那幢宅院里?”

    杨帆对武崇训夫妇根本就漠不关心,也未想过登门造访,所以连他们住在哪儿都不清楚,古竹婷颔首应是。杨帆细细思索。越发觉得此事迷雾重重,不可琢磨了。

    如果说武崇训夫妇也参预其中。此事究竟意味着什么?谣言中没有他,显然并没有把他算计在其中,婉儿长居内廷,与各方势力若即若离,并无大的利害,不会有谁迫不及待想要铲除她,难道对方的真正目标其实是张昌宗?

    杨帆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最合情理。武家和李家对二张的崛起早已心生忌惮,因为张昌宗一番谗言,皇帝处死了武延基夫妇和李重润。他们之间的矛盾更是彻底激化,难道是有人发现婉儿怀孕,想借题发挥除掉二张?

    杨帆这一番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把一桩很简单的恩怨想的太复杂了,可他哪里知道对于此事,杜家根本就一无所知,此事完全是因为杜家公子杜文天的私人恩怨和安乐公主的妒恨使然?

    杜文天并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武家也没有人参予其中,此事实际上是一个登徒子和一个心胸狭窄的小妇人联手搞出来的把戏。

    只不过因为那登徒子仇恨的人是下令殴打他的张昌宗,所以在执行安乐公主的命令时夹带了私货,才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起来。内中情形过于复杂,夹杂着太多的偶然性,所以以杨帆的机警,也猜不透真正的缘由。

    杨帆忽然想起因为安乐公主冒昧拜访上官婉儿,引起了他的戒心,他曾派有人手监视安乐公主的一举一动,如今既然知道安乐公主住在杜府,或许那些秘谍会掌握到什么消息,杨帆马上任威调来负责监视安乐公主的人亲自询问。

    得到杨帆的吩咐后,任威一共从继嗣堂抽调了四个人负责监视安乐公主,这四个人扮成行商游贩,每日盯在安乐公主府左近,安乐每次出府,会见过什么人,做过哪些事,他们都有记录。

    很快,任威就把四个秘谍的负责人找来,带到了杨帆的面前。

    杨帆翻阅了一下他们的记载,没想到就连安乐公主在隆庆池畔与他相见的场面上面都记录下来了:“五月二十七,已时四刻,与千骑忠武将军杨帆会于隆庆池畔,交谈未及半柱香时刻,双方即拂袖而去,各呈不悦。”

    杨帆虽然心事重重,看了他们这么公事公办的记载,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又仔细翻阅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内容,便放下簿子,对那人道:“你们记的倒是详细。安乐为何住进了杜府,柳徇天没有给他们安排居处么?”

    这在杨帆看来是个蹊跷之处,柳徇天是女帝一党,说起来和武氏应该走的很近,可他居然未给武崇训夫妇安排住宅,这未免有些不合情理。

    杨帆所问的问题本不在这几个秘谍所承担的任务之中,不过他们倒真是对此做过了解,马上答道:“安乐公主对柳府令安排的住处不甚满意,因此才接受杜家公子杜文天的邀请住进杜府。”

    杨帆道:“武家与杜家素有交往么?”他没有提到安乐公主,因为李裹儿自幼住在房州,回京也没多久,不可能跟杜家有什么关系。直到此时,他依旧怀疑是杜家和武家两大家族有什么秘密往来。

    那秘谍道:“卑职并不知道武杜两家是否有联系,不过武崇训夫妇到京时,曾在十里长亭遇到惊马,是杜家长公子杜文天挥剑斩杀惊马,救下郡王夫妇,自己还为此受了伤,双方因此结下交情。”

    继嗣堂原来的宗主姜公子素来高高在上、冷若冰霜,最是憎恶部下多嘴,所以继嗣堂的人见了他常常战战兢兢,有一答一,有二答二,绝不敢多置一辞,但杨帆却和气的很,这个秘谍的拘谨紧张渐渐消失,忽然想到一件趣闻,忍不住多了句嘴:

    “不过卑职曾听杜府下人闲谈时说过,他们说杜家公子其实在迎接武崇训夫妇的头一天就受了伤,那天他在兴教寺调戏一位妇人,被人痛殴了一顿。他是为了掩饰脸上的伤痕,才炮制出惊马这桩事来。”

    杨帆一愣,双目渐渐亮了起来。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