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三十章 十日危机

第一千三十章 十日危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杨帆在听到杜文天就是当rì在兴教寺被张昌宗暴打了一顿的登徒子后,马上就想通了一些犹疑难决的问题。

    古竹婷也瞬间恍然,兴奋地道:“我明白了!杜文天调戏小苗,结果被张奉宸教训了一顿。他怀恨在心,在知道张奉宸的身份之后,便猜到了婉儿姐姐的身份,所以他想通过这件事向张奉宸报仇!”

    杨帆点点头,道:“不错,应该就是这样。我本以为这是武家和杜家联手策划,针对二张的一个yīn谋,想不到却只是因为杜文天和张昌宗之间的个人恩怨。”

    古竹婷展开眉头道:“缘由既然如此简单,那事情就好办了,此事就交给奴家可好?”

    杨帆睨了她一眼,道:“你打算怎么做?”

    古竹婷道:“事情是杜文天惹起来的,只要让这个祸根‘闭嘴’,风波自然就平息了。”

    杨帆忍不住笑起来,道:“我就知道,你的主意就是杀人。那杜文天的身份并不简单,这件事也不知道他已经交待给了多少属下,如果他突然死掉,你说杜家会轻易罢手么,杜家会不追查缘由?何况……”

    杨帆的目光深沉起来:“我一直不明白,和婉儿素无交集的安乐公主为什么会突然登门拜访,论交情她们两人可谈不上丝毫交情,如果说是想要巴结,安乐是李家的公主,武家的儿媳,也完全不需要巴结婉儿,你说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古竹婷眼神闪烁了一下,低声道:“阿郎是说,这件事情安乐公主也参与了?”

    杨帆轻轻点了点头,沉声道:“很有可能!”

    古竹婷变了颜sè,如果安乐公主参与了此事,那就不太好办了。古竹婷想了想,有些疑惑地道:“可是,安乐公主为什么要参与其事呢,她为什么要中伤婉儿姐姐和张昌宗?她恨的应该是阿郎才对,她又不知道阿郎和婉儿姐姐之间的关系……”

    杨帆道:“你不要忘了,她的胞兄李重润和胞姐永泰公主都是因为张昌宗而死。”

    古竹婷“啊”地一声,道:“她想借由此事为胞兄胞姐复仇。”

    杨帆道:“只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否则她何必参与其中?她和婉儿无怨无仇,如今和杜文天合谋,只能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我一直以为这李裹儿全无可取之处,想不到她肯为了兄姊的血仇,不惜向二张发难。”

    杨帆说这番话时,语气中不免有了些欣赏之意,二张是女帝最宠爱的面首,李重润和武延基夫妇死后,武李两家虽然恨二张入骨,可是他们忌惮女皇,除了发动言官上了几道弹劾奏章后便再无其他举动了,实在是少了点血xìng。想不到最后却是这个令他鄙夷的李裹儿处心积虑地为兄姐复仇。

    杨帆也曾身负血海深仇,对安乐公主这种举动自然大为欣赏。可是,安乐复仇的工具是婉儿和她腹中的孩子,那都是他最亲的亲人,他自然不能因为欣赏安乐的这一举动而袖手旁观。

    杨帆缓缓踱步,沉吟良久,忽然向古竹婷问道:“沐先生说婉儿还有多久生产?”

    杨帆的话题跳跃的太快,古竹婷先是一愣,随即才答道:“沐先生说,婉儿姐姐还有十天左右就会生产。”

    沐先生名叫沐辉,乃是长安一位名医,但是不为人知的是,他还是继嗣堂的人。继嗣堂招揽的人才囊括了三教九流各个行业,这沐辉就是其中之一。不过,沐辉本人并不知道他属于继嗣堂,只知道他属于一个强大的势力。

    在继嗣堂中,除了核心的一小部分人,其余大都是身在局中,不见全貌。他们不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组织之中,对这个组织存在的目的自然也无从谈起。

    对于士农工商各个行业,继嗣堂则更显神秘,因为它是利用处于上层建筑的地位和能力间接控制和影响各行各业,那些行业甚至感觉不到世间有一股庞大的势力在影响、左右着一切。

    当一些行当依据时局和朝政做出某种选择的时候,他们以为是自己自发自主地做出的决定,却不知道影响他们做出决定的那些依据,就是继嗣堂创造或提供给他们的。继嗣堂正是用这种手段保证了他们的神秘。

    在这个时代,生孩子无疑是女人的一道生死关,杨帆对此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婉儿的身份不能示之于众,所以他才启用了继嗣堂的这位名医,即便如此,每次请他来为婉儿诊脉时,他也会被人蒙上眼睛,就连切脉的时候也看不到病人。至于待产时的稳婆,就无须去外面请人了,古竹婷就可以。当初她执行一项使命时,曾经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扮作一个稳婆的学徒,接生的本事就是她在那段时间学会的。

    杨帆听了古竹婷的话,喃喃自语道:“十天,十天……”

    杨帆忽然感觉有些心烦意乱,这十天难道会出现意外么?

    杨帆坐下,思索了很久也没有说话,古竹婷见状,便示意众人退下,自去取了杯水,轻轻送到杨帆面前。杨帆没有接水杯,而是轻轻一牵她的皓腕,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古竹婷有些难为情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忸怩地道:“阿郎,厅外……有人呢。”

    杨帆微微一呆,随即失笑起来。他在古竹婷的丰臀上轻轻拍了一巴掌,笑道:“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有事要问你。”

    古竹婷本以为阿郎想的心烦意乱,一时动了荒唐主意,不免有些害羞,结果却是自己想差了,不觉更是羞窘。杨帆佯作没有看到她的窘态,认真地问道:“小婷,如果让你易容成婉儿,你能办得到吗?”

    古竹婷窘态稍敛,微微蹙起眉头,摇头道:“阿郎,世上哪有那样神乎其技的易容术,那不是易容术而是法术了。奴家可以把一个人的模样完全装扮成另外一副样子,但是没有办法完全冒充另外一个人。”

    杨帆本来也只是存着一丝幻想,听她这么说,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当初在房州秘密接庐陵王回京,古竹婷与庐陵王真真假假,不但瞒过了追兵,还瞒过了自己人。但是当时真假庐陵王都是易过容的,两人都是易容成与庐陵王的真实相貌有六七分神似的一个中年人。

    当时这么做的理由很充份,他们在躲避追兵,庐陵王当然需要乔装改扮。在龙门一开始能瞒过太平公主,是因为太平公主和她的胞兄已经有十六年未曾相见,艰苦的囚禁生涯已经把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变成了一个苍老憔悴的中年人。

    至于古竹婷冒充杨帆那一次,也只是扮得几分相似,行于长街时,前后左右俱是他的亲兵扈卫,旁人只能远远观瞧,而且当时并无熟人当面,看到的人已然先入为主,事后探望的人看到的是确实身受箭伤的他,自然不会生疑。

    可如今不成,武崇训夫妇几个月前还见过上官婉儿,古竹婷的易容术虽然神奇,却也无法把自己完全易容成他们熟识的另一个人,况且婉儿气质优雅高洁、一身书卷韵味,很难扮的神似。此法既然不可行,杨帆也只能打消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另想主意了。

    ※※※※※※※※※※※※※※※※※※※※※※※

    岛上随处可见的几枝野花,一只晶莹剔透的细颈玉瓶,一柄小小的剪刀,经过婉儿的修剪整枝,再把剪好的野花插进玉瓶,或粉或蓝的朵朵小花再配上几片鲜绿的枝叶,便成了一道浓淡相宜的风景。

    杨帆一边看她插花,一边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对她说了一遍。

    婉儿端详了一下瓶中的鲜花,放下剪刀,转向杨帆道:“安乐没有拜访的理由,我之所以心生jǐng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如今听你所言,恐怕她与此事是确有干系的,她来拜访我,想必就是想查证杜文天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杨帆颔首道:“我也这么认为。安乐的拜访虽说是莫名其妙,可她既然来了,你却没有不见她的理由。你没有见她,她自然相信了杜文天的话。”

    婉儿道:“于是,她开始动作。散播谣言想必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

    杨帆道:“没错!她的目标应该是张昌宗,可她并不知道你怀有身孕的事皇帝根本就已一清二楚,她以为揭开此事可以让女皇愤怒难堪,从而像处死薛怀义一样处死张昌宗,却不知道张昌宗一定会安然无恙,只有你会受到牵连。”

    婉儿鼙起好看的眉毛,疑惑地道:“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要不见她,她能奈我何?”

    杨帆道:“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不过,此事关系到你和孩子的xìng命,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大意,必须得谨慎以待。”

    婉儿微微一笑,笑容中有些身不由己的无奈,更多的却是对杨帆的依赖和甜蜜,她轻轻偎依到杨帆怀中,柔声道:“妾身本以为此事不必烦劳郎君就能安然解决了,谁知到了长安偏又遇上这样的事,终究还是要郎君cāo心。”

    杨帆嗔怪地道:“什么话,你是我的女人,你和孩子的事,当然该我来处理。”

    婉儿温驯地点头,道:“既然到了你的身边,人家就什么都不管了,一切全由郎君作主,谁叫你是人家的男人呢。”

    杨帆呵呵一笑,轻轻贴上她的脸颊,心中都有一种安详甜蜜的感觉。过了一阵儿,杨帆才轻声打破了这种温馨的宁静:“我打算挑个时间去拜会一下武崇训!”

    婉儿微微露出讶sè,道:“有这个必要么?”

    杨帆道:“相王五子那里我已经去过了,再去拜会一下武崇训也没什么不应该的?呵呵,不过,我会派人盯着点儿,挑个武崇训不在府上的机会才去拜见他!”

    婉儿恍然道:“郎君是要去见安乐公主?”

    杨帆道:“不错!我想探一探她的口风。她虽狡黠,却只是小聪明,能有什么城府?我去见她,若能掌握一点蛛丝马迹,或者可以猜到她究竟想干什么。”

    婉儿眸波一转,道:“高阳郡王若是不在府上,安乐公主如何会见你?”

    杨帆自然不会向婉儿坦白他与李裹儿的那段孽缘,只是哈哈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婉儿也不多问,温婉地点点头道:“那郎君就去试试吧,如果实在不行,不要忘了,还有张昌宗在。”

    杨帆会意地道:“我明白。人在江湖,谁能独善其身,何况此事本来就因他而起,必要的时候,我会请张奉宸出山,借他的快刀一用!”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