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三十七章 逐步反击

第一千三十七章 逐步反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隆庆坊里还是头一回有这么多的权贵要人集中出现,隆庆池上更是头一回这么热闹,今rì赴宴的勋戚权贵足有上百人,再加上他们的随从奴仆至少几千人,浩浩荡荡地登上了湖心岛。

    大队人马到了岛上,来到上官婉儿的府邸前,除了本就住在岛上的张昌宗和杨帆,只有安乐公主和他们一同举步上前,因为她是皇室,此番能够动用禁苑宴客,也是因为她的身份,如今出了事,自然要由她出面。

    三人举步上前,张昌宗按捺不住,抢先冲上前叩门,安乐公主乜了杨帆一眼,椰揄地道:“杨将军,你好象有点紧张呀。”

    杨帆目不斜视地望着那扇朱漆大门,淡淡地道:“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安乐公主唇角噙起一丝yīn谋得逞的得意,冷笑道:“你以为上官待制今天还能避不见人么?只要她出来,大腹便便的样子还能瞒住谁?众目睽睽之下,此事马上就会传遍长安城,随之流传于坊间的那些传言就会进入这些**权贵们的耳朵。你认为到了那时候,我皇祖母是会为了保住你,对词臣文士们大肆追查,把这丑闻搞到无人不知呢,还是将错就错,赶紧把你和上官婉儿斩首了事?”

    杨帆蓦然扭头看向她,眸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意外和惊讶。李裹儿看在眼中,只当那是他震惊与惶恐的神sè,心中更加快意,她得意冷笑道:“你以为,我让人传播你和上官婉儿有私情,仅仅是想败坏你的名誉?你要是这么想那就错了!大错特错!我李裹儿从来不是那么宽宏大量的人,你得罪了我,我就要你死,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杨帆没听她后边的狠话,他的思绪异常混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谣言明明是说婉儿和张昌宗之间有私情,怎么她言之凿凿地说是我,难道她不是想为兄姊报仇,而是蓄意对付我,可那传言怎么会……”

    杨帆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霍地扭头望去,人群中,杜文天扬着一张指印宛然的脸,正怨毒地瞪着张昌宗的背影,脸上满是得意的冷笑。一刹那间,杨帆就全明白了……

    张昌宗快下从阶上走下来,李裹儿马上迎上去道:“张奉宸,上官待制怎么说?”

    张昌宗此前已经得到杨帆暗示,但他毕竟不曾全程参与其事,生怕事情未必会像杨帆所说的那么容易,所以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他先看了杨帆一眼,才道:“上官待制……正在山后击鞠。”

    “什么?”

    李裹儿听了也是一呆,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能骑马击鞠?显然不能!难道杜文天的消息有误?可是无论怎样,她都要亲眼看见上官婉儿的样子才成,李裹儿怔了一怔,马上道:“好!那么我们就去后山!”

    李裹儿一转身,手提裙裾急行几步,对静候于前的众多长安官绅权贵们道:“上官待制正在山后击鞠,我等就直接去山后见她吧。杜公子,请上前来,本宫有话问你。”

    杜文天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到她的面前,躬身道:“殿下。”

    李裹儿转身向山上走,冷冷问道:“你确定当rì所见的那个身怀六甲的妇人就是上官婉儿?”

    杜文天稍一犹豫,答道:“杜某实不知上官婉儿是何模样。不过,那个以郑婉儿之名捐献香油钱的妇人确是身怀六甲,这是确对没错的。而且,当时另外两个以化名伴她同游的男人确实是杨帆和张昌宗,从三人间的言行举止来看,那个女子的身份地位绝不在张昌宗之下,除了上官婉儿还能是谁?”

    李裹儿听了稍稍放下心来,低声嘱咐道:“一会儿见了上官婉儿,你给我看仔细些,看看究竟是不是你见过的那个人!”

    杜文天刚要点头答应,后边突然伸出一只手,往他肩膀上一搭,把他粗暴地向外一拨拉,杜文天未曾防备,险些摔个跟头。

    武崇训挤过来,对李裹儿低声道:“安乐,你这究竟是在干什么呀?咱们饮宴于碧游宫,不慎酿成了大火,圣人听了固然会不喜,可不该烧也已经烧了,还能怎么样?朝廷是追究内监失职也好,追究杜家聘来的那些坑饪们失火也罢,你堂堂公主身份尊荣,犯得着居中充当判司么?你看,整个长安城的权贵们都被你请上湖心岛了,这阵仗也未免太大了。”

    李裹儿横了他一眼,斥道:“我的事,你少管!”

    杨帆与张昌宗并肩而行,不安地问道:“二郎,咱们此番当真可以瞒天过海么?”

    杨帆道:“不瞒你说,我在长安市上闲游时,偶然看到那jīng擅幻术的江湖艺人表演戏法儿,这才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法子,当时叫人学来,本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你放心吧,除非他们想搜身,否则绝对看不出真假,你说,他们有理由、有胆子搜上官待的身么?”

    张昌宗这才悄悄吁了口气,道:“如此最好。”

    ※※※※※※※※※※※※※※※※※※※※※※※※

    这岛上所谓的山不过是一道高坡,翻过高坡,就见一片绿草如茵,如绿茸茸的地毯般一直蔓延到山脚下茂密的丛林处。

    坡度虽然较缓,但还是贴近树林处最为平坦,所以马球场就设在那里,七八个女子头戴幞巾、脚蹬长靴,手执鞠杖,骑着高头大马,正在球场上驱策争抢,战况看来十分激烈。

    一个骑着枣红马的女子抖缰疾驰,突然一弯腰,鞠杖向地上灵巧地一抄,侧身向后击出一球,那红球滑着一道弧线,飞出七八丈远,弹动着滚落地面,堪堪抢位至此的几个女子马上一起争抢上去。

    李裹儿刚一翻过山坡,看到击鞠的人群,马上就在人群中寻找上官婉儿的身影,当她看到那个骑枣红马的俏丽女子时,一下子就站住了脚步,整个人都呆在那里。她一站住,尾随其后的千百号人登时也都站住了。

    虽然离的还远,可是看那五官轮廊,骑枣红马的那个女子分明就是上官婉儿,她衣带飘飘、策马驰骋,纵横来去,看那矫健灵活的身姿以及她弯腰仰身时不堪一握的小蛮腰,谁敢说她有孕在身?

    李裹儿霍然扭头向杜文天看去,杜文天也有些惶惑了,正在马上击鞠的那个女子,确实像极了他那rì所见的大肚妇人,虽说他们此时站在山坡上,距那马球场还远,人物五官看的不是很清楚,可是场上一共就七八个人,除了此女再无一个与那rì所见妇人相像。

    此时李裹儿已经无暇再向他确认了,事已至此,不管杜文天所言是真是假,她都得把这场戏深下去,李裹儿长长吸了口气,举步向坡下走去,一边走,一边自心中暗暗生起一丝庆幸:“幸好我先找了借口,留了退路,不曾与她公开撕破脸面,否则今rì之事怕是难了了。”

    那个红球在几个女子的争抢下,忽然又被击到“上官婉儿”身前,“上官婉儿”挥起球杖,策马去抢,眼看就要冲到球前,忽然看到坡上有大队人马走过来,她似乎怔了怔,下意识地勒住了缰绳。

    可是那几个猛冲过来抢球的女子却来不及停下了,她们的胯下马与“上官婉儿”的马重重地撞在一边,只听战马嘶鸟,“上官婉儿”一跤从马上摔下来,滚了几圈儿,摔到林边草丛中。

    那几个击鞠女子慌忙从马上跳下,纷纷抢上前去。李裹儿居高临下看的清楚,那“上官婉儿”虽然摔下马去,翻滚了几圈,一直摔到林边及膝高的草丛里,但是依旧可以看得到她的人,自始至终她都未曾脱离自己的视线。

    几个击鞠女子七手八脚地把“上官婉儿”扶起来,“上官婉儿”也不知是崴了脚还是扭了腰,只见她一手叉腰,佝偻着身子,只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便摆手站住。当下又有人扬声大喊,便有车夫自鞠场旁边驶来一辆翠幄清油车,那几个女子又把她搀上车去。

    李裹儿带着人匆匆赶到时,上官婉儿已经在车中坐定。

    时值夏rì,轻车的帘子都已高高卷着,车子里面一片通透,看的清清楚楚。方才骑马击鞠的那个人确实是她,落马受伤被搀上车去的那个人还是她,她……她的模样……,半点没错,确实就是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似乎还有些痛楚,她一手轻叉小蛮腰,一手按在侧立在窗边的扶手上,黛眉轻颦,似乎对李裹儿带了这么多人上岛有些不解:“安乐公主,武驸马。啊!张奉宸、寿chūn王、衡阳王,你们几兄弟也来了啊。”

    婉儿向他们打起招呼:“婉儿刚刚跌了一跤,岔了内息,不能下车相见,还请各位恕过婉儿无礼!”

    张昌宗和武崇训连忙拱手,直说无妨。李成器五兄弟对上官婉儿态度更是恭敬,向她拱手长揖,礼数十分周到。

    上官婉儿疑惑地看看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些人,看到那些内宦太监和系着围裙拎着锅铲的坑饪大厨时目光尤其惊奇,只是以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向人好奇地打听这些人的来由。

    武崇训并不知安乐公执意要见上官婉儿的真正目的,他向上官婉儿打个哈哈道:“上官待制,今rì我夫妇大宴宾朋,您可是我们夫妇最重要的客人呐,待制不是说偶染小恙,不能前往么,怎么却在这里击鞠打球,英姿飒爽的。”

    上官婉儿苦笑道:“武驸马,你这话可说错了,婉儿如今可不正是偶染小恙么?”

    武崇训听了忍俊不禁,不觉笑了起来。

    上官婉儿与他说笑几句,又把神sè一正,道:“婉儿xìng喜清静,实在是不适合太过喧嚣的场面,如果是吟诗作赋、结社游嬉,婉儿自当欣然前往。可是一听是偌大的饮宴场面,便避之唯恐不及了。再者说,婉儿终究是个内臣,有着诸多不便,还望武驸马体谅。”

    武崇训笑道:“上官待制客气了,武某安敢怪罪?待制的伤势可严重么,要不要请个医士来看看?”

    上官婉儿浅浅一笑,道:“不必了,不过是扭伤了腰,待我回去敷些活络药膏,再让小苗为我按摩一下就好。小苗的按摩可是学自太医署的梁大国手,手法高妙不在太医署四大按摩师之下呢,连圣人都喜欢让她按摩助眠。”

    两下里攀谈的时候,李裹儿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她努力想要找出点可疑之处,可是她从婉儿身上,真的找不出半点纰漏。她的模样不但与上官婉儿一点不差,就连她的声音都丝毫无误。

    此刻她就坐在榻上,因为身穿一袭胡式骑服,健美婀娜的体形一览无余,那小蛮腰儿细细的,哪有半点孕妇模样。

    安乐也有一辆这样的清油车,所以她很清楚这车的构造,这种夏季所用的清油车,左右两边和后边都是一层薄薄的厢板,就是上官婉儿**下的坐榻都不是箱式的,而是空心木板,哪里还有藏人的地方。

    当然,安乐的重点都放在婉儿身上,也没对车子做太多打量,因为她根本就不曾想过偷梁换柱,找一个和上官婉儿一模一样的人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上官婉儿与武崇训客套几句,主动拉回了正题:“公主与驸马不在大兴苑与众位宾朋饮宴,却大张旗鼓的来到这湖心岛作甚?”

    李裹儿狠狠地盯了呆若木鸡的杜文天一眼,硬着头皮上前道:“待制,本宫今rì在大兴苑的碧游宫里设宴款待宾朋,谁料乐极生悲,碧游宫突然失火,抢救未及,现如今整座碧游宫都毁于一旦了。”

    “什么?”

    上官婉儿大吃一惊,李裹儿看的清清楚楚,上官婉儿一惊之下,下意识地就想站起来,可她**儿一抬,牵动了腰伤,这才哎哟一声复又坐下,紧张地道:“公主说碧游宫被焚毁了?整个碧游宫都毁了?”

    李裹儿眼见如此模样,心各大上官婉儿绝对没有问题,心中对杜文天真是又恼又恨,只得勉强答道:“是!现如今禁苑诸监与当rì聘来的坑饪们各执一辞,苑监说是因为灶下散落火种这才酿成大祸,坑饪们说是因为内监看顾不善,意外焚毁宫殿。事关重大,安乐不敢武断,只得前来求见上官待制,现如今宫苑各处,俱由上官待制管理,还请待制评断这番公案。”

    上官婉儿叹息了一声道:“碧游宫火起,本是谁也不愿见到的。如今宫室已经焚毁,公主也不要想那么多了,此事婉儿自会禀报圣人,圣人向来慈悲,定会从轻发落。只是,这起火的缘由还是要查个明白分清责任的。婉儿扭伤了腰,现在不宜赶赴火场,再者说,这种事婉儿也不在行,据我所知,禁苑诸监是归司农寺管辖的吧?”

    禁苑监正罗善乾赶紧上前道:“是,禁苑诸监都隶属于司农寺。”

    上官婉儿点点头道:“好!那就让司农寺出面,勘探火场,查明原委。此事既然还牵涉到外聘的坑饪,为求公道……,刑部和洛阳府可有人在么?”

    陈东和柳徇天马上上前拱手道:“见过上官待制。”

    上官婉儿颔首道:“有劳刑部、洛阳府与司农寺官员联手勘察火场,查明原委,厘清责任。”

    二人连忙答应下来。

    杜文天站在人堆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认得车中所坐的婉儿,的确是那天在司农寺所见的那个妇人,可是她的肚子怎么没了?杜文天逡巡着脚步越靠越近,想要再看个清楚。

    杨帆一直在盯着他,这时向一身骑装的树小苗悄悄递了个眼sè,树小苗突然跳将出来,作恍然大悟养道:“咦?此人不就是在兴教寺里大胆调戏于我的那个登徒子么?”

    杜文天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敢自己叫破此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树小苗已怒气冲冲地道:“当rì是你逃得快,今天看你还往哪里逃,姐妹们,揍他!”

    兰益清、高莹等女抡起手中的鞠杖,劈头盖脸就打将下去,杜文天还待解说,众女子哪里给他机会,这一通打,打得杜文天头破血流,抱头鼠窜,那几个女子不依不饶,一路追杀下去。

    旁观众人这才明白,难怪张昌宗在大兴苑见到杜文天会大打出手,原还奇怪他哪来的这种行侠仗义的胸怀,敢情是因为他与上官待制交情深厚,杜文天这厮不开眼,调戏上官待制的身边人,这才挨了打。

    上官婉儿的脸sè沉了下来,向武崇训问道:“武驸马,方才那人是谁?”

    这时,杜文天已抱头逃上高坡,被高莹一杖打中双腿,痛呼一声滚了下去。杜文天人品低下,调戏妇女,本来不关武崇训的事,但他今rì也算是武崇训的客人,何况武崇训就住在他的府上,所以也觉得颜面无关。

    武崇训尴尬地解释了一下杜文天的身份,上官婉儿淡淡地道:“驸马虽好结交朋友,可是这等人品低劣的小人,还是拉开些距离才好。婉儿受了伤,要回府歇息,就不送各位了。”

    众人本来就只是来做个见证,原本他们就觉得李裹儿有点小题大作,心中很是不以为然,如今婉儿已经做出处置措施,又因为见到了调戏她身边使女的登徒子拂然不悦,众人还杵在这儿自找不痛快么,当下便纷纷告辞离去。

    这些人中有不少人都跟杨帆有交情,张昌宗自恃身份谁也不送,杨帆却是要送一送的,他把众人送到离岛的路口方才返回,杨帆没回自己的府邸,直接去了婉儿的住处,这一次他是打着探问伤势的幌子,自然可以公开登堂入室。

    杨帆来到后宅,刚刚走出竹林,就见张昌宗一头撞了过来,杨帆急忙把他扶住,笑道:“六郎怎么总是慌慌张张的?”

    张昌宗气喘吁吁地道:“坏了坏了,上官待制这番折腾好象动了胎气……她……她就要生了……”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