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四十五章 新都气象

第一千四十五章 新都气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足元年十月三rì,女皇武则天率满朝文武离开洛阳,西幸长安。十月二十二rì,武则天抵达长安,大赦天下,改元为长安元年。

    武则天是在洛阳登基为帝的,如今还都于长安,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次迁都,谁都知道,这意味着这位从儿子手中夺走了大唐江山的女皇帝,已经准备把江山再交还给她的儿子。

    武三思与一众心腹多次密议之后,已经调整了武氏一族的策略,他不再对皇位虎视耽耽了,转而低调巩固起自己的势力基础,时时拜访太子李显,邀他一同出游、与他一同饮宴,曾经不共戴天的一对仇家,现在俨然成了最好的亲家。

    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是敌是友,并不取决于双方的感情,而是取决于双方是否有着共同的利益。武三思与李显亲近,一方面是为了联合李氏对抗二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皇权过渡之后,继续维持武氏的风光。

    皇帝迁都后,兵权一分为三,南衙禁军交给政事堂诸宰相,北衙禁军仍由武氏掌控,保卫皇宫的左右羽林卫和羽林卫最核心的千骑营则由皇帝本人最信赖的将领掌控,皇位已经与他无缘,武三思只得改弦更张,决心强化外戚势力,挟天子以令诸侯.

    女皇迁都长安的这段rì子,朝堂上可谓一片祥和,大家最常做的事就是“走亲访友”。皇帝迁都长安后,官员们纷纷在长安买宅置地,当初随皇帝从长安迁往洛阳的老臣在长安有老宅子,新晋权贵则纷纷起造新宅。

    随着宅邸位置的改变,权贵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在改变,有些曾经的敌人正化敌为友,有些亲密的朋友正化友为敌。这其中起作用的当然不是他们宅邸位置的变化,而是随着局势的明朗,他们有了新的选择。

    关中地方势力也是静极思动,皇帝刚刚迁都,正是他们同随从天子迁都而来的权贵重臣们建立联系的大好机会,所以他们同朝廷重臣频频进行接触,樊川杜敬亭在丧子之痛渐渐平息之后,也积极行动起来,今rì正邀请老友、如今的大周宰相魏元忠共游曲池。

    杨帆的家人是第一批迁来长安的官员家眷。杨家在隆庆池畔建造的这幢宅子已经在两个月前完工,府邸中小楼亭阁,轩窗掩映,幽房曲室,互相连属,回环四合,牖户自通,极是优雅秀丽。

    宽敞的庭院里,西院墙处有一道起伏不定的坡岭,岭下绿水环绕,岭上花木繁茂,苍松数株,翠竹千竿,再往里去,奇花异草,芬芳扑鼻,中间还有小庙一座,庙后有桂树一株,树下就埋着宁珂的香骨。

    除了杨帆会来四时祭奠,这座小丘岭就成了杨思蓉和杨念祖姐弟俩最喜欢玩耍的地方,阿奴的儿子小吉也时常在娘亲怀里一窜一窜的,蹦着高儿地想跟着哥哥姐姐去坡上玩耍,只是他还太小,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哥哥姐姐逍遥自在。

    杨黛儿如今就养在杨家,只是除了内宅的人并无外人知道,古竹婷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只等她十月分娩,才好对外公布她生了一对双胞胎,那时才能宣告杨黛儿的存在,至于让她示之于人,则要再大一些,可以混淆了两个孩子年龄的时候。

    好在古竹婷是妾室身份,杨帆又是武将,与朝中百官瓜葛不深,他不想大cāo大办,旁人也不会关注杨家一个妾室所生的庶子庶女。

    如今,杨家府邸左面的安乐公主府业已建造完成,而右边的五王子府则刚刚建造了一半,初见雏形。

    杨帆宅邸的后方,一墙之隔也在大兴土木,上官婉儿的母亲郑氏夫人的府邸就建在那里,府门朝向另一侧,两家的后花园只隔一道墙。只等府邸落成,墙上凿个角门儿,两家就可以zì yóu来往,婉儿只要回府,就可以轻松进出杨府,幽会情郎,探望爱女。

    青葱鲜翠的坡岭上,有一座五角小亭,小亭掩映于苍松翠柏之间,隐现飞檐一角。坡上植有松柏果树、奇花异草。金秋十月,树木葱葱,果实累累,鲜花怒放,芬芳扑鼻。

    小亭中置清茶两杯,杨帆和太平公主对面而坐,浅笑低语。

    花丛掩映中,偶尔传出童子的稚语欢声,却是杨思蓉和杨念祖姐弟俩,他们在三姐儿和桃梅的看顾下时常到林中玩耍。杨帆对儿子很有一点放任的意思,虽然学业上要求甚严,但平时并不把他当成宦门之后、贵介公子来教养。

    小小年纪的杨念祖本就淘气,又随母亲和姨娘习了一身武功,身手较之少年时的杨帆更加灵活,他时不时就会攀上树去,像只桀骜不驯的野猴儿似的。

    杨思蓉也被弟弟带坏了,桃梅和三姐儿稍不留神,她就会把红裙儿一掖,手脚并用,飞快地爬上树去。等桃梅和三姐儿茫然四顾,到处唤着“小娘子”的时候,她已经坐在树丫上,从身旁随手摘下梨子、沙棠,用红裙儿一擦,就咔嚓嚓地吃起来。

    太平公主抿了口黄澄澄的茶汤,嫣然道:“还别说,你这种吃法,细细品来,果然别有一番滋味。”

    杨帆笑道:“我这也是跟别人学的,初时饮茶只是觉的提神解腻,现在倒真有些上瘾了。”

    石桌旁有红泥小炉一具,炉上置着茶缶,杨帆又为太平筛了碗茶,说道:“张易之准备近rì就把《三教珠英》献与天子,作为皇帝迁都的贺礼。此乃文教大事,皇帝必有封赏,依照前约,你该联合武氏共同进表,劝天子封他们为王。”

    太平公主伸出修长的葱指,轻轻搭在青玉似的杯沿上,妩媚狭长的凤目向他一睨,道:“你可知道二张的势力如今有多大么?他们的势力愈发强大了,如果母皇顺水推舟,真的封他们为王,那么二张就是继武氏之后,本朝又一郡王人家,二张介时更要风头无俩了。”

    杨帆摇头道:“不会,皇帝不会答应的。”

    太平公主把好看的蛾眉微微一挑,揶揄地道:“哦?那可是我的母亲,貌似你比我还清楚她的为人。”

    杨帆笑道:“那当然。说起来,你的母亲可是我的岳母呢,我这做女婿的,不揣摩清楚岳母大人的脾气秉xìng,怎么讨好她的宝贝女儿。”

    太平公主玉面微红,娇嗔道:“油嘴滑舌,讨打是么!”

    太平抬起腿来,作势yù踢,却被杨帆双腿一张一合,趁势挟住,太平微觉羞怩,不安地四顾了一眼,轻声道:“快放开,小心被你那宝贝儿子看见,怪难为情的。”

    杨帆笑道:“有桌面遮着呢,他看不见的。”说着双腿夹的更紧,而且变本加厉地把手摸上了她圆润的大腿,杨帆的指尖刚刚触到大腿内侧的嫩肉,就被太平一把拍开,红着脸道:“那你说,母皇为何不会答应?”

    杨帆不再戏弄她,收回了手,故意凑在鼻端一嗅,做出一副sè眯眯的样子,换来太平一个妩媚娇俏的白眼儿,这才说道:“你注意到没有,二张升迁之速固然无人能及,但是他们两人几乎从未担任过真正的要职。”

    太平公主轻轻转动着茶杯,认真倾听着。

    杨帆道:“张昌宗曾经以钦差身份出使延州、先遣长安,但这都是临时差使,就如当年薛怀义率兵讨伐突厥,虽然他领重兵十余万,却也是临时差使,战事一了,即刻解除兵权。”

    太平公主举起茶杯,若有所思的呷了一口。

    杨帆道:“女帝一朝,平均一年,要更换五个宰相,大周朝宰相更易之频繁,自古至今再也没有第二家。皇帝如此频繁地更换宰相,固然是朝中各方势力激烈角遂的结果,却也是皇帝有意通过这种方式,把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迄今为止,皇室宗亲和外戚之中,只有武承嗣曾经短暂担任过宰相,此外再无一人。二张固然受宠,也一直与相位无缘,可见皇帝虽然年迈,有些事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她清楚如果让二张过度干涉朝廷,对朝廷是祸害,对他们自己也是取祸之道。”

    太平公主道:“苏味道和吉顼经二张说情,如今已经回京,复居要职。通过编撰《三教珠英》,张易之还将大批的士子名流网罗旗下,其中张说、李峤等人都是朝廷重臣,李迥秀和杨再思早就依附了二张。如今韦家的韦承庆、韦嗣立也与二张过从甚密,这其中仅有宰相身份的就有五人了,二张固然不曾成为宰相,可是他们有这么大的势力,还不应jǐng惕么?”

    杨帆道:“他们圣宠正隆,自然就有人巴结,就像当年的薛怀义,梁王、魏王和诸多宰相们还不是为他们牵马坠镫,竭力巴结?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算是稳固的政治同盟么?况且二张根本不懂权术之道,也无法把这些势力真正掌握手中。他们顺风顺水时对这些人还可一用,一旦遭遇逆势,这些人必做鸟兽散。”

    “再者说,政权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军权,这一点上皇帝更是慎之又慎,从不让二张染指。皇帝显然是想让他们走勋官之途,如果这次就给他们封王,从此赏无可赏封无可封,以后怎么办?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

    太平公主被说服了,口中却道:“你这张嘴呀,死的都能说成活的,罢了,你说怎么做那就怎么做吧,谁叫人家是你的女人呢。”

    杨帆笑道:“我厉害的可不只是一张嘴喔,我身上有样东西,还可以让活的变成‘死’的。”

    “嗯?”

    太平诧异地扬眸,就听杨帆促狭地笑道:“就算没死,也能让令月姑娘直叫‘要死了要死了!’”

    太平公主俏脸飞红,啐道:“要死了你,说的什么浑话!”这句话说完,脸却更红了。

    杨帆微微倾身,柔声道:“今天就不要走了吧。”

    太平公主似笑非笑地睨着他,道:“我不走,你家有我住的地方么?”

    杨帆道:“有啊!我在濑芳园里建了一座红楼,楼上有特制的床榻一张,那张床特大,特结实,特禁得起折腾。”

    饶是太平素来大方,也被他说的满脸红晕,不过,她那整齐洁白的贝齿轻轻咬着丰泽xìng感的红唇,媚眼流波,水汪汪地睇着杨帆,却没再说话,显然是默许了杨帆的要求。

    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一声怪叫:“哎哟,这是什么……啊!你个小畜牲!”

    杨帆听的一怔,讶然道:“武懿宗?”

    随着就传来一个孩子嘎嘎的笑声,还有一个女子连声说着:“对不住,对不住!”

    杨帆失声道:“是念祖和三姐儿。你等在这里,我去看看!”说罢飞身而去,向声音发处疾掠过去。

    P:月末最后三天,向您诚求月票!.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