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五十七章 一群小萝莉

第一千五十七章 一群小萝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年关将近,宫中防务也有所加强,杨帆又往各处巡视了朗吩咐本日当值的独孤讳之一定要格外谨慎,切勿出什么差错,这才找个理由离开宫城。杨帆一出宫门,候在玄武门下的任威便把狐皮大氅披在他的身上。

    杨帆低声问道:“沈沐可回京了么?”

    “继嗣堂”显隐二宗摆脱世家控制,双方变成合作关系之后,有许多关系需要厘清。这些辎铢必较、唇枪舌剑的事情,沈沐比杨帆更擅长,而且他对各大世家又比杨帆熟悉,再加上他没有官方身份,行动自由,所以这些时日一直由他奔走于各大世家之间,协调商量。

    如今大雪隆冬,年关将近,沈沐是必然要回京过年的,杨帆提前就让任威打听过沈沐的归期,两人有很长时间没见了,显隐二宗之间也有许多事情需要他们两位首领磋商,眼下这件大事更是少不得沈沐的参与。

    任威道:“卑职得到的消息说,沈公子将于明日回京。”

    杨帆抬头看看阴沉的天色,吁然道:“今年关中的风雪着实太大了些,但愿明天没有大风雪阻了他的行程。”

    任威咧开嘴巴笑道:“将军尽管放心,风雪再大,也只能拦得住千军万马,沈公子若想回京,就一定不会耽误的。

    杨帆点点头,这时手下为他牵来坐骑,杨帆系好大氅,扳鞍认镫,跨上了战马。

    隆庆池畔,紧挨着杨家府邸的右侧五座郡王府已经建成了一半。李成器和李成义的府邸已经正式落成,李隆基的府邸也只剩下最后一点需要完善的地方,因天气过于寒冷,暂时停了工。

    李成器和李成义新宅落成,自然也要庆祝一番,宴会就在今日,设在李成器的王府里·比起安乐公主连办数日的乔迁宴,遍邀京师权贵的铺张,相王五子就低调多了,他们除了自家兄弟姐妹·就只邀请了一些皇亲国戚。

    寿昌、荆山、淮阳和凉国四位姑娘已经订了亲,而且她们的未来夫婿今日也在受邀之列,四位姑娘就只能在后宅陪着那些皇家贵妇,不好到处走动了,免得撞见未婚夫婿叫人难为情。

    其他七位姑娘年纪还小,根本没有被人当成女人看待,都把她们看成顽童·几个女孩儿性情活泼、极其好动,在后宅里待的难受,又不好去前宅与男性宾客厮浑·七人便在郡王府里四处走动,很快就来到了僻静的左山墙。

    这七个女孩儿,最大的只有十二岁,最小的才六岁,每人都穿一袭雪狐皮袄,两三个年长些的还罩了貂裘大衣,一个个秀骨妍妍,有的洁净优雅、有的恬淡温润、有的明眸皓齿,虽然不是个个姿色上乘·但是因为衣装富贵气质高雅,却也美丽纷呈。

    年方十二岁的寿光县主李华婉生得温婉秀气,她自幼喜好书法与乐器·所以在七姐妹们气质也最显温婉贤淑。

    七姐们在一株树叶凋零的大树下停下来,李华婉搓着冻红的小手,对几个姐妹道:“我听说那吐蕃使节还赖在四方馆不走呢·每天都到宫里纠缠皇祖母,非要从咱们姐妹中选一个嫁到吐蕃去。”

    清阳县主与她同岁,只是生日小些,清阳姿色略显平庸,但她肤色极为白嫩,听了姐姐的话,清阳怯生生地道:“人家可不想嫁去吐蕃·听说那儿好苦呢,以毡为房·以地为榻。而且高原之上近天更近,阳光炽烈,风也刚硬,用不了多久就会晒成黑炭头。”

    同样十二岁的西城县主道:“你就知道爱惜你的皮肤,这点小事儿算什么,我听说,嫁去那儿的人,如果丈夫死了,就要嫁给儿子,儿子死了就要嫁给孙子,当初大隋义成公主出嫁吐蕃,一生嫁了四回呢!”

    “天呐!太可怕了!这样有悖伦理纲常的事儿,打死我都不干!”

    “是啊,我还听说,那儿的人一生都不洗几回澡,那身上臭的啊……”

    几个小女子一齐捂住了口鼻,秀气的眉头也皱起来,好象已经看到了一个好臭好臭,好脏好脏的男人。

    年方九岁的崇昌县主李持盈,在从姐妹中姿色最为出众,一双大眼水灵灵的,唇红齿白、五官灵秀,虽然年纪还显青涩,但是美貌少女那种特殊的明艳气质已是遮掩不住了。

    李持盈气愤地道:“真不明白,皇祖母何必对吐蕃人如此忍让呢,难道她就甘心让自己的亲孙女儿嫁去吐蕃受苦么?想当初我大唐在太宗皇帝治下何等强大,文成入藏时还不是受尽了冷遇?

    她带的随从连饭都没有人管。出嫁后所居不过一间简的斗室,房中只一榻一柜而已,几个人都站不下。文成带去那么丰厚的嫁妆,却饱受冷遇,还受到正妃的欺辱,出嫁一个多月,都不拨一个侍候的奴仆给她。

    人家吐蕃觉得文成和亲是因为大唐畏其兵威,向吐蕃乞和的贡物,我大唐明明被人羞辱的颜面无光,史官还竭力自吹自擂,说的好象吐蕃人对我大唐何等景仰,如何沐浴上国天恩似的,自欺欺人!

    文成公主西嫁,到了吐蕃不过就是个次妃,连正室都算不上,吐蕃王为正妃建了大昭寺,供奉从尼泊尔带去的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为文成却只建了一个规模小的多的小昭寺,供奉咱大唐带去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

    两位王妃地位高下可见一斑了。而且文成公主和吐蕃王做了十年夫妻,文成能够见到的时间满打满算还不到三年。一生无子、无宠、形同奴婢!试问你我身为相王女,难道会比文成更受尊重?”

    李华婉越听越怕,不由惊道:“持盈,这些事儿你从哪里听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李持盈道!我听三哥说的,朝官们只会自吹自擂,打肿脸充胖子,会告诉你真情么?”

    李华婉素知这个小妹子聪慧机灵,而三郎隆基又是兄弟姐妹中最为成熟稳重的一个,平素也最注意关心天下大事·这话既然是他说的,想必不假,心中更加害怕。

    霍国县主年方六岁,还不太懂事·但几个姐姐说的话是好是赖她也听的明白,不禁害怕起来,珠泪盈睫地泣道:“人家······人家才不要去吐蕃呢。”

    李持盈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好啦,你哭什么,你上边有六个姐姐,怎么也轮不到你。”

    李持盈这样一说·寿光、清阳、西城几位十二岁的姐姐不禁着起慌来,她们在七女中年纪最大,皇帝一旦答应和亲·那么被和亲吐蕃的人十有八九要出自她们之一。李华婉攥紧粉拳,大声道:“我不嫁,我宁可死都不嫁!”

    清阳县主咬着小指想了想,突然双眸一亮,兴奋道:“对啦,想当初吐蕃向我大唐求亲,意欲迎娶太平姑姑,皇祖母不是为太平姑姑修了一座道观,让太平姑姑受戒出家么·结果吐蕃只好无功而返。要不然,咱们也出家吧?”

    霍国县主鼓掌道:“好啊好啊!那咱们一起出家,大家以后住在一个观里·却也不嫌烦闷。

    西城县主垂头丧气地道:“算了吧,真是异想天开,七位皇女一起出家做女黄冠·你们觉得,这样的理由能骗过吐蕃人?你当人家傻么?”

    众少女面面相觑,慢慢垂下头来。李持盈咬着薄嫩的嘴唇,水灵灵的大眼睛转了几转,忽然道:“今日皇亲国戚都来贺咱大兄乔迁之喜。不如我们趁此机会闹个大动静儿,叫皇祖母晓得我们宁死不嫁,说不定吐蕃人就会知难而退了。”

    李华婉急忙问道:“你说·怎么把动静闹大一点儿?”

    李持盈神采飞扬地道:“咱们上吊!”

    “啊?”

    李华婉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但她马上就明白了李持盈的意思·不禁迟疑道:“你是说,咱们假意寻死,以死明志?”

    李持盈洋洋得意地道:“不错!这郡王府里有这么多人出入,还能真叫咱们吊死了不成。只要咱们肯上吊,这消息一定能传进皇祖母的耳朵,皇祖母总不能逼的孙女儿上吊了还迫嫁吧?”

    相王有五子十一女,五子之中以三郎李隆基最为睿智,素来受兄弟们的敬服。而女儿之中就以这个年方九岁的李持盈最是慧黠伶俐,几个姐妹对她也是素来言听计从。六姐妹听了李持盈的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觉心动起来。

    “小弟,你可小心着点些呀,不要摔下来。”

    “知道啦知道啦,姐,你真的好烦啊,你只管帮我看着点儿,有人过来就告诉我!”

    杨念祖说着,像只猴子似的,灵活地攀上了一株老梅横生的枝丫,接着再接再励,继续向更高处爬去,手脚碰处,树上积雪簌簌落下,杨思念避开落下的积雪,站在树下,紧张地张大双眼看着小弟。

    天寒地冻的,姐弟俩实在没什么好去处玩耍,眼见这株老梅生得艳丽,杨思蓉看上了那吐露芬芳的满树梅花,正觉精力过剩无处施展的杨念祖马上自告奋勇地爬上了大树,杨思蓉担心被娘亲看见,又想折枝梅花,心里可是矛盾的很。

    杨念祖在第一根横枝上,就可以伸手折梅了,可他心性贪玩,既然上了树,就想爬到高处,好在他的身子轻,那树干尽可撑得起他,一路爬去,梅树老干都没怎么晃动。

    “阿郎,您回来了啊!”

    远处忽然传来门子莫玄飞殷勤的声音,杨思蓉慌忙叫道:“哎呀,不好啦,爹爹回来了,念祖,你快下来。”

    “姐,你别吵啦,生怕爹爹不知道我在这么,下去哪这么快!”

    杨念祖跟个小大人儿似的,不耐烦地打断姐姐的话,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姐,我藏在树上不动,爹爹从树下经过,不会往树上看的。”

    杨思蓉急忙道:“那我怎么办啊?”

    杨念祖道:“姐,你好笨喔,你藏到树后去嘛,等爹爹过去了咱们再出来!”

    “哦哦哦!”杨思蓉痛快地答应着,蹑手蹑脚地跑向树后。

    杨帆一手戎装,外罩大氅,沿着清扫的干干净净的石子小路大步走到那株老梅树下,路边洁白的积雪没有清理,杨帆突然看到一行清晰的小脚印通向梅树后面,抬眼一看,恰见树后露出一角衣襟,杨帆不禁失笑出声。

    这小丫头顾头不顾腚,裙裾都露出一截,她却浑未注意,杨帆只道是女儿知道自己回家,在和自己藏猫猫呢,他正想悄悄潜去抓她,树上忽然飘落一缕雪沫子,却是因为杨念祖心中紧张,脚下挪动了一下,又碰落了一些积雪。

    杨帆一怔,身形忽然鬼魅般飘离了原地,杨帆猛一抬头,就见儿子抱着树干趴在树巅,正一脸尴尬地看着他。杨帆把脸一板,沉声喝道:“你这个小兔崽子,爬那么高干什么?去看吊死鬼么?”

    杨念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这个老子,被他老爹一训,杨念祖讪讪答道:“阿爹,孩儿····…孩儿是想帮姐姐······”

    杨念祖正要坦白交待,忽然看见墙外邻家情形,不由惊叹道:“哇!阿爹,你说的太对啦!站在这儿真的有吊死鬼看!一群吊死鬼,好不壮观!”

    P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