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五十八章 有话好好说

第一千五十八章 有话好好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李持盈紧紧抓住套在脖子上的腰带,小脸胀的通红,气喘吁地冲年纪最小的霍国县主嚷道:“你这个小笨蛋,我明明告诉你是假装上吊了,你怎么还真吊上了。”

    六岁的小霍国吊在腰带上,勒得小舌头都快伸出来了,她面红耳赤,呃呃直叫,双腿乱蹬,这时再想抬手去抓腰带,手却根本抬不起来了。

    李持盈双手抓着腰带系成的套环,紧张地道:“怎么还没人来呀?持盈,不好了,小妹快要吊死了,咱们快喊人!”

    清阳县主眼泪吧喳地道:“我……我也快要撑不住了!”

    李持盈道:“那你快放手,这里离地不高,摔不死人的。”

    清阳县主颤声道:“不,不,我害怕,我不敢,我······哎哟·……”她力气小,说着说着就撑不住了,双手一松,套环一下子就勒紧了她的脖子,清阳县主双眼一凸,突时勒的说不出话了。

    李华婉心中一慌,她原本就已力竭,这时双手一滑,脖子也被腰带死死勒住,这一下七姐妹弄假成真,本来是想假装上吊的,如今却变成真上吊了。

    随侍在她们姐妹身边的丫环使女已经被她们指使开了,这天寒地冻的,到郡王府赴宴的来宾一时之间还真没有人愿意离开暖意融融的庭堂,跑到这院落最东角来。李持盈吓得珠泪滚滚,叫她放手摔下去她又不敢,眼看她也没力气撑下去了,只得凄凄惶惶地惨叫:“快……来人···…呐!”

    墙那边,杨帆听儿子在树上胡说八道,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冲他叱道:“小兔崽子,学会唬弄你家老子了是不是?你马上给我滚下来!”

    杨念祖急得在树上直蹦:“不是啊爹爹,那边真的有人上吊,而且是一大群人上吊·还都是很漂亮的小姐姐呢。”

    一群人上吊?而且还是一群漂亮少女?这种鬼话杨帆如何肯信,他把脸一沉,叱道:“你下不下来?你要再不下来,老子就打烂你的屁股!”

    老爹发威·杨念祖不敢-拗,赶紧贴着树干滑下来,滑到一半就被杨帆一把揪住他的背心,把他放在地上,在他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叱道:“你这混小子,怎么比你爹小时候还要淘气!”

    他刚说到这儿·就听顺风传来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救命……呐!”

    杨帆一怔,猛然一个旱地拔葱,原地跃起一丈来高·腾身站到了梅树干上,纵目向墙外看去,他的儿子果然没有撒谎,那边居然真的有人正在上吊,而且是一群衣着华贵的小姑娘。

    杨帆失声道:“真的有人上吊!”

    杨念祖可逮着理了,在树下抻着脖子道:“看吧,看吧,人家说爹爹还不信呢,你还踢人家屁股。”

    杨思蓉在一旁急的团团乱转·追着弟弟问道:“小弟,你说谁上吊了,有多少呐?快说给k姐听听。

    杨帆没敢犹豫·他纵身一跃,借着那树干反弹的弹力,兀鹰般跃上墙头·足尖在墙头用力一点,又是凌空横掠三丈。

    李持盈又慌又怕,更追悔莫及的当口,就见一道矫健之极的身影突然横空掠至,半空中“呛啷啷”一声刀鸣,一道耀眼的匹练便呼啸如至,挂在树枝上的两条腰带应声而断·寿光和霍国两个姐妹便向地面摔

    那道人影明明前掠之势未尽,可他一挺腰·居然硬生生地向下一沉,抢在那两个姐妹之前落了地,一个一个,将她们稳稳接住。李持盈一双大眼睛依旧泪水迷离的,便蓦然张大,惊叹道:“好厉害!”

    墙那边,杨思蓉刚向弟弟问了一句,她老爹杨帆就在树上双足一顿,树上厚厚的积雪簌簌落下,杨念祖和杨思蓉被倾盆大雪砸个正着,两小哎哟一声便抱头鼠窜,一时也顾不上众女上吊的事了。

    杨帆没有思毫停歇,将两个小女娃儿一把借住,把猛地透过气来剧咳不止的霍国往寿光怀里一推,立即纵身再起,转眼之间又把清阳和西城两个女娃儿救下。

    杨帆匆匆一扫,就发现那个长着鹅蛋脸、眼睛大大、嘴巴小小的清秀女孩儿最机灵,她的双手始终抓着套在脖子上的环索,虽然看来岌岌可危,可一时不虞真会发生危险,因此把她放在了最后。

    杨帆兔起鹘落,脚下像安了弹簧似的,起落之间便救下六个女子。当他带着最后两个女孩儿落向地面时,那个大眼小嘴的清秀女孩儿也撑不住了,哎哟一声就从树上掉下来,杨帆手中各抓着一人,身形刚刚落地,那女孩儿就从面前掉落,来不及放手去救,便急忙一伸右腿。

    杨帆是蹴鞠高手,举重若轻、举轻若重,他把那女娃儿当了皮球,使了个掂球的动作,脚背往那小丫头臀下一垫,大腿一沉一抬,便缓解了她的下坠之势。杨帆把手中两个女娃儿放下,右腿也缓缓落下,坐在他脚背上的女孩双脚已经触地了,却还傻傻地坐在那儿。

    “小娘子,你已经安全了。”

    杨帆见那女孩儿快吓傻了,不禁有些好笑,不过他知道这里是李成器的郡王府,而这几位小姑娘看其装扮,绝不是什么丫环侍婢之流,所以没有戏谑地称呼她为小丫头,而是用了正儿八经的称呼。

    “哦?啊!”

    坐在杨帆脚背上的正是李持盈,李持盈还以为这一跤跌下来,肯定要把屁股摔八瓣了,不想竟稳稳当当地落了地,她正莫名其妙-,被杨帆一说,这才反应过来,李持盈赶紧跳起身来。

    她整整衣衫,抚着臀儿,忽然想起那儿被这男人的脚碰过,不禁晕生双颊。她虽年纪还小,毕竟出身皇室王府,自幼接受各种教育,懂得男女有别的道理,不免有些羞涩起来。

    杨帆看看这惊魂未定的七个小丫头,好笑地道:“诸位小娘子,你们什么游戏不好玩儿,怎么玩起上吊来了·知不知道你们刚才有多危险?”

    杨帆可不认为这七个未谙世事的小丫头方才真是上吊,再说他方才跃进墙里救人时,眼见其中几个还用手抓着绞索呢,所以以为她们是在玩游戏。李华婉七姐妹互相看看·讷讷难言。

    杨帆是从墙头跃进来的,虽说是为了救人,毕竟属于擅入他人宅邸,眼见众女不语,杨帆摇摇头,说道:“以后你们可不要再玩这种危险的游戏了,不是每恰巧有人来救你们的·快把那梯子搬走吧,免得你家大!见,少不得又是一番训斥。”

    说着杨帆就要作势跃出墙头·李华婉反应过来,连忙趋前拜谢道:“多谢郎君救命之恩!未敢请教郎君尊姓大名?”

    杨帆摆摆手道:“举手之劳,何必道谢。

    鄙人姓杨,单名一个帆字,与此间主人算是邻居。”

    李持婉脸上羞红稍褪,听到他的名字,双眸不由一亮,脱口问道:“看郎君服色,乃是禁军中的将领·郎君又是姓杨名帆的,莫非郎君就是那位自房州将当今皇太子安然接回洛阳城的千骑忠武大将军?”

    杨帆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心中暗生警惕。

    朝廷在他接回李显之后·才派人公开去房州接李显,当然,这只是打着接李显的子·实际上接的是庐陵王妃韦氏和李显的一众儿女。知道他已经把李显从房州接回来的人都是庙堂中的权贵人物,不但民间百姓不知其事,便是朝中许多官员也不知道庐陵王李显早就被接回京了,而且回京路上曾发生过那么多惊险离奇的事情,可这小丫头居然知道。

    杨帆缓缓答道:“鄙人的确是千骑忠武将军,至于接迎皇太子返京什么的,实则并无其事·不知小娘子是从何处听来,此等谣言·切勿轻信。”

    李持盈一撇小嘴,道:“杨将军是个光明磊落的大英雄,自己做过的事,又何必遮遮掩掩呢。将军巧施连环计,于重重凶险之中把我七伯救回洛阳的经过,人家听三哥说过不止一回了,我三哥才会传谣信谣,骗自己妹子呢。”

    李旦有十一个女儿,其中与李隆基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只有两个,一个是西城县主李持琼,一个就是崇昌县主李持盈,所以李持盈与三哥李隆基一向最为亲近,因而从李隆基那里打听到许多旁人不知的秘闻。

    杨帆听她称皇太子李显为七伯,隐隐有些明白了她们的身份,杨帆迟疑着问道:“你三哥是……”

    李持盈道:“我三哥是临淄郡王!”

    杨帆看看这七个小姑娘,恍然道:“原来是相王府上的七位贵女,杨某失礼了。”

    李持盈道:“杨将军是我姐妹七人的救命恩人呢,何谈失礼。可是,将军知不知道,你今日虽救下我姐妹一命,可我姐妹若是难题不解,终究还是要再度寻死的。”李持盈一边说,一边绕到杨帆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

    杨帆眉头一皱,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麻烦找上身了,他硬着头皮答道:“诸位贵女乃是天皇贵胄,身份尊崇、地位超然,能有什么麻烦?”

    李持盈道:“将军可曾听说吐蕃王遣使和亲之事?”

    杨帆颔首道:“略有所闻。”

    听到这里,杨帆已经明白过来,只怕这七位皇女刚才不是在上吊玩儿,而是因为吐蕃求亲不愿西嫁。看她们方才那副模样,上吊虽未必是真,却是有意要闹出一番动静,向女皇施压,逼迫女皇拒绝和亲。

    李持盈上前一步,微微仰起下巴,看着杨帆,灿烂的阳光正映在她的脸上,她的唇上有一片极细极淡的处子绒毛,被阳光一照,仿佛在那娇嫩的肌肤上涂了一层珍珠粉,她的尖颌上还有一颗朱砂小痣,衬得她极是俏皮。

    杨帆警惕地退了一步,正不知这个伶俐的小丫头要做什么,李持盈突然双腿一屈,向杨帆盈盈拜倒,泣然道:“求将军垂怜,救我姐妹性命!”

    杨帆大惊失色,这要叫人看见那还得了,杨帆赶紧闪身避过,惊声道:“县主快快请起,你这是做什么?”

    李持盈却不起身,她挪动双膝,依旧面向杨帆而拜,抽抽噎噎地道:“奴家不想远嫁吐蕃,也不想姐妹们去吐蕃受苦,可吐蕃咄咄逼人,皇祖母很可能会答应吐蕃的要求,奴家求杨将军为我姐妹解围!”

    杨帆躲也躲不得,又不好一纵身就窜过墙头逃之夭夭,急的汗都快下来了,他匆匆回头一看,幸好这里比较偏僻,一时不见人来,杨帆赶紧上前道:“县主快快请起,和亲乃是国之大事,杨某人微言轻,如何做得了主。”

    本来男女有别,杨帆不该去扶,但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怎么也得先把这难缠的小丫头拉起来再说,这要被人看见成何体统。却不想杨帆一伸手就被李持盈一把抓住,紧紧扯住他的衣袖再不放手了。

    李持盈扭头对发呆的六姐妹道:“当日七伯还京,奸臣曾布下层层陷阱一路截杀,全赖这位杨将军巧施妙-计,才保得七伯安然回京。三哥说,杨将军谋略过人,乃天下一等一的智者,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难得住他,你我姐妹终身幸福,如今全赖杨将军,你们还不与我一起央求更待何时?”

    李持盈如今是急病乱投医了,她也不管杨帆是不是真能解决她的问题。但是杨帆妙-计救李显的事情,她确是听李隆基说过的,李持盈听后直把杨帆崇拜的如神人一番。方才这番评价,也的确是李隆基说的。

    李隆基年岁渐长,已不似当年天真幼稚,他已经明白善与恶、远与近,有时并非表里如一,官场上逢场作戏是在所难免的事,所以对杨帆当初接近梁王早已不抱成见,对杨帆这番巧妙-安排他也是衷心钦佩的,才有这番言语。

    李持盈在众女之中年纪不是最大,却最有威望,她话一出口,几个没主意的姐妹们纷纷屈膝下跪,李持盈道:“杨将军,我们的终身都拜托给你啦,你就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七个小萝莉跪在杨帆面前,齐声道:“杨将军,我们的终身都拜托给你啦,你就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杨帆的汗涮地一下就下来了,这要被人看见,不知又会编排出什么难听的传闻,他仓惶四顾,幸亏四下没人,杨帆大汗淋漓地道:“你们不要如此,这可折杀杨某了!快起来,快起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咱们有话好好说!”

    P初九啦,您可有了月票么,月票推荐票,新春期间,投出您火辣辣的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