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六十二章 宫门立雪(周一求推荐票)

第一千六十二章 宫门立雪(周一求推荐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杨帆出了玄武门,跨上战马,待他离开玄武门,拐过一道宫墙时,忽然惊诧地勒住了马缰。

    这里还是宫城范围,在宫墙外侧还有一道夹墙,中间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专门用以从宫城后门通行的人出入的,寻常百姓根本不可能来到这儿,所以长道上冷清的很,连积雪也没有打扫。

    长道上,两侧积雪平缓,被风吹成一道道固定的波纹,中间部分则是一片凌乱的车辄印、马蹄印,显得有些肮脏。

    就在这样一条甬道上,却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姑娘,一件雪白的狐裘大衣裹住了她娇小可爱的身材,头上一顶毛绒绒的胡帽,还有两道雪白的狐尾垂在她的胸前,把那张小脸衬托得如含苞的腊梅般精致。

    那袭雪白的狐裘长及膝上,下边露出一截湖水绿的襦裙,襦裙底下则露出一线嫩黄的绸裈,接下来则是一双白缎高筒小蛮靴,裹紧了那双纤美的小腿。

    在这种地方竟出现一个无人伴从的少女,这情形未免太奇怪了些,所以杨帆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当日在寿春王府扯住自己衣衫,强行把一个天大的难题抛到他身上的那个小姑娘,那她自然就是相王之女了。

    至于这小丫头在相王诸女中排行第几,芳名如何,杨帆可就完全不知道了,那天他就没有问过,即便当时问过,七个小丫头的排行和芳名,他又哪里记得住。

    李持盈看来已经在那儿站了许久了,冻得一张雪白的小脸通红,那一勾挺直小巧的琼鼻也冻得红通通的。她蜷着小手呵着气,用力跺着小蛮靴,正在努力取暖。忽然看见杨帆出现,她马上挺直了腰背,双手也攥成了一对小拳头。

    看那模样,颇有一点讨债人的威风霸道,只是她未及说话,两颗晶莹的泪珠便缓缓凝结成形,挂在了长长的眼睫毛上。

    任威等人勒住战马,看向杨帆。

    美人拦道这等戏码,前几年倒是常见,这几年就少见的很了。可今日不但有美人儿拦路,而且还是一个小美人儿,怎么看也就十岁上下的样子,任威等人可没怀疑过这小丫头会和宗主有什么暖昧。

    宗主虽风流倜偿,是个极有女人缘的情种。可从没听说他有娈童幼女一类的怪癖,这种毛都没长齐的黄毛丫头即便生的再美。能有几分风情?料来宗主也不会和她有什么情感纠纷。不过……这个小丫头虽然不可能是宗主的情人。是不是他在外面的某一笔风流孽债留下了种子,那就不好说了。

    这个年代大多数人都是早婚,富贵人家的男子成亲虽然晚些,但他们接触女人的时间可一点也不晚。十二三岁就闯荡青楼寻花问柳的富家公子比比皆是,在外面交接情人偷尝禁果的也不乏其人。

    宗主如今二十八岁,看这少女大约十岁。说起来比宗主小了十八年。若说宗主十七八岁时在外边有过一份孽缘,如今女儿长大找上门来那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他们马上识趣地站住了。

    杨帆一见这个刁钻的小姑娘,当真是头疼不已。他怕有哪位大臣正好经过,看到这一幕辩白不清,赶紧翻身下马走到她的面前。

    李持盈冻得身子都有些哆嗦了,一见杨帆走到面前,委屈的泪水便忍不住滚滚而落,抽噎地道:“你……你耍赖皮,你堂堂大将军,都答应人家的事,却还骗人家。”

    杨帆苦笑连连地道:“小娘子,你这话从何说起,我哪有答应过你事情,却没有做的?”

    李持盈愤怒地道:“就有!你还想骗人吗?我听说,因为我朝迟迟不肯允婚,吐蕃已经发兵攻打茂州了,这一下皇祖母一定允嫁,你答应我的话呢?”

    杨帆心头怦然一跳,皇帝这厢刚刚召集重臣商议军机,这个小丫头就知道了?相王府的消息好灵通啊。杨帆心中想着,口中道:“那你让我怎么办呢?难道我说一句吐蕃不许发兵,他们就不会发兵了?还是说你让我单枪匹马杀去吐蕃,一刀宰了吐蕃王,新郎倌儿没了,你们就不用嫁了?”

    李持盈虽然年幼,却也清楚这太不可能,但杨帆已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哪怕明知他靠不住,只要最后一线希望因此未绝,她也不舍得放弃。其实,此刻的她与其说是把拒绝和亲的希望寄托在杨帆身上,不如说是为了在心中保存一丝幻想。幻想晚破灭一会儿,她的心就能好受一些。

    李持盈不说话,只是抿着嘴巴,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杨帆叹了口气,放缓了声音安慰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已经在想办法了。不过这可需要时间,吐蕃既然已经出兵,无论如何总要打一打的,能因为人家一出兵,皇帝就马上答应和亲吗,那朝廷还有什么体面?所以啊,你不要急,这件事的变数还大的很。”

    李持盈浓睫轻颤,原本迷离的泪眼眨动了几下,渐渐变得黑白分明起来,她咬着粉嫩的樱唇仔细想了想,犹豫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

    杨帆连忙道:“当然没有,我怎么会骗小孩子?不瞒你说,今日宫中正在商议此事,吐蕃既然出兵,我们是一定要还手的,这一打起来可就不是一时半晌就能分出胜负的,和亲自然要往后拖,这段时间我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李持盈吸了吸鼻子,追问道:“此言当真?”

    “自然当真!不过,这件事你知我知,万万不可再说与任何人知道。”

    李持盈见他说的慎重,渐渐有些信了,轻轻点了点头。

    杨帆见宫中正在商议军机的事这小姑娘马上就知道了,便知道相王府一定在宫中收买有眼线,朝廷将部署反击的事即便自己不说,这小丫头很快也会知道,为了脱身,倒不妨先说与她听。

    但是这件事却不能再让她对别人张扬,不管是让别人知道自己泄露了军机也好,还是让人知道相王府在宫中埋有眼线,都不是一件好事。于是,杨帆又嘱咐道:“我说的任何人,包括你的姐妹、兄弟,还有你的父亲。总之,切切不可让任何人知道。以后你若听到了什么消息也不可胡乱张扬了,一旦被人知道,对你父兄大大不利。”

    李持盈年纪虽幼,毕竟生于帝王之家,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她郑重地点了点头,小声道:“人家这不是跟你说嘛,对外人自然不会胡乱张扬了。”

    杨帆道:“那就好,这件事,你就当是你我之间的一个小秘密好了,无论如何,万万不可说与他人知道,明白?”

    李持盈白了他一眼道:“知道啦,只要你不骗我,我就不对任何人说。”

    杨帆可不大相信一个小丫头的保证,又恐吓道:“是绝对不可以说,你要是说了,我的计划可就不灵了,到时候皇帝派人嫁去吐蕃,我就会向皇帝进言,派你嫁去吐蕃做新娘子!”

    李持盈咬了咬樱唇,忽然向杨帆招招手,杨帆狐疑地弯下腰,问道:“什么事?”

    李持盈踮起脚跟,凑近杨帆耳畔,前额的刘海触在他的颊上,散发出一抹淡淡的少女馨香。

    李持盈在杨帆耳边小声道:“我也告诉你,要是你敢食言而肥,皇祖母真要从我们姐妹之中选一个嫁去吐蕃的话,我就自告奋勇,充当和亲公主!”

    杨帆讶然看了李持盈一眼,翘起大指,衷心钦佩地道:“小娘子深明大义,为国分忧,如此高风亮节,令人感佩。姐妹之间如此情深,更是令人感动!”

    李持盈小嘴一翘,“嗤”了一声道:“你少灌我迷汤,人家这么做,是因为是我把此事拜托给你的,如果这事坏在你的手上,我李持盈自然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过,你要是不守信用,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会要你当陪嫁!”

    杨帆一怔,哭笑不得地道:“我当陪嫁?我是禁军将领,又不是宫娥太监,我当什么陪嫁。”

    李持盈一双漂亮的杏眼微微眯了起来,眸中漾起一抹杀气:“把你阉了不就行啰……”

    杨帆顿时呆在那里,李持盈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俏丽的脸蛋上勾起一抹好看的弧线。

    她高傲地扬起下颌,对杨帆道:“人家会信守对你的承诺,今天这番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不会教第三个人知道。你对人家说过的话,也要信守承诺才成,要不然的话,你就陪人家去吐蕃吧!”

    李持盈终究还是个孩子,似乎有了可以威胁杨帆的武器,她和姐妹们就一定不必嫁去吐蕃了。她的心情轻松了许多,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她转过身,像一位打了胜仗的大将军似的,迈着轻快的步伐,象一只牝鹿般轻盈地走开。

    前方转角处,匆匆迎来几个小内侍,随即一辆轻车驰至,李持盈提起裙裾举步登车,弯腰欲进车厢时她忽然停了一下,扭头向杨帆这边看了一眼。

    杨帆依旧站在那儿,两人相距已远,看不清李持盈的眉目神情,但杨帆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她这盈盈一瞥,该是何等得意。

    这一招真是够狠,如果这个没轻没重的小丫头被选为和亲公主,没准她真能干得出这样的事情。“如果她把我当陪嫁作为和亲的唯一条件,皇帝会不会答应?”杨帆想了想,汗毛忽然竖了起来。

    p:进入中旬了,朋友,您有月票了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