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六十三章 廷上奏对

第一千六十三章 廷上奏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对于吐蕃在茂州一带的军事行动,众宰相与兵部官员众议策略是御而不击,朝廷马上下令,命剑南道各州兵马全力戒备,分据各州,防止吐蕃进犯。同时在关内道设立第二防线,以防剑南道被突破后,吐蕃大军进入关中。

    他们的策略虽趋于保守,但是在目前来说,还是比较稳妥的办法。一则国都刚刚迁回长安,容不得纰漏,一旦吐蕃兵进关中,皇帝就得再度迁都回洛阳,哪怕只是暂时的,国家威信朝廷体面也将一朝丧尽。

    再者,如今正是寒冬季节,大雪封途,行动不便,而且吐蕃是攻的一方,他们已经掌握了主动,同时在康、宁、川、陕一带都有吐蕃兵马调动,实难判断他们的主攻方向,如果主动出击,很容易被敌所乘,顾此失彼。

    所以在康宁川陕所有与吐蕃接壤州府陈兵防御才是上策,至于茂州都督陈大慈主动出击,作战范围毕竟还是在茂州境内,而且对付的也只是率先侵入剑南的第一路吐蕃兵马,即便失败也不会对全局产生坏的影响,如果他能取胜,还有助于提高周军士气。眼下也只得听之任之,这也算是防中有攻了。

    对于吐蕃当前的军事行动,大周众臣的策略还是可圈可点的,武则天也赞成他们的意见,马上下了旨意。但是对于如何应付吐蕃和突厥的联手行动,众大臣就莫衷一是了。魏元忠重提旧议,建议答应吐蕃和亲以息干戈,梁王一派则据理力争,坚不妥协。

    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武则天也是委决不下。在内政上她可以一言而决、乾纲独断,涉及到军事,尤其是具体的战略战术,武则天自知短处·倒也不会轻率地发表意见。

    就在这时,凉州都督唐休奉诏赶到了长生院。

    唐休本打算近日返回凉州的,因为连番大雪道路难行,这才延误了行程。但是突然接到武则天的宣诏·唐休却并没有感到吃惊,囡为此前已经有客人登门拜访,提前和他透露过消息,并帮他分析了西域局势。

    唐休和郭元振一样,做为镇守西域的一方诸侯,军政经济都要抓,所以根本离不了地方豪强的支持·因此他们与当地豪强的关系都非常密切。而当地豪强大多与继嗣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甚至就是隐宗的一员。故而沈沐很容易就能通过这重重关系和唐休这位一方诸侯建立密切联系,并施加一定的影响。

    唐休赶到长生院后·武则天便让婉儿把吐蕃发兵攻打茂州,且与突厥遥相呼应,似有联手,现今武周面临两面作战、处境颇为艰难的事情对他述说了一遍。

    待婉儿介绍已毕,武则天便道:“唐卿久居西域,熟悉突厥与吐蕃情形,我朝如今两面作战,难免要捉襟见肘,唐卿可有良策使我朝廷摆脱目前的窘境?”

    唐休心中本已有了方略·却不好马上直言,他佯做思索了片刻,众官员都停止了争执·纷纷沉默地看着他。唐休蹙额沉思片刻,向武则天长揖一礼,道:“陛下·臣以为,要想打破两面受敌的僵局,只有破坏突厥与吐蕃的联兵。”

    武则天颔首道:“众宰相也是这个意思。然则突厥与吐蕃若真的已经暗通款曲,同进同退,成联兵之势。朕要怎么做才能破坏他们的联盟呢?”

    唐休道:“臣以为,朝廷可以借助突厥十姓的力量来牵制默啜,默啜一旦退兵·则两国联兵之势自然破解。”

    武则天沉默片刻,犹豫道:“朕若下诏·突厥十姓会应诏出兵吗?”

    对此,武则天还真没什么把握,或许突厥十姓部落不会公然抗旨,但他们只要消极执行,出工不出力,朝廷也是无可奈何,如果完全寄望于突厥十姓,而十姓部落不肯出兵,反而贻误了战机。”

    唐休自信地道:“臣以为,此计可行。

    东西突厥虽然同祖同宗,却早成世仇,况且东西突厥的根本之地都在草原,草原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如今默啜占据了突厥水草最丰美的地方,仅凭这一条,东西突厥之间便成不死不休之势。

    如今,默啜兵马尽出袭我中原,国内武力空虚,对突厥十姓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陛下再能许以一定的好处,那么突厥十姓必定会成为陛下的一支精兵,奉诏直捣突厥腹心,解我朝廷之危。”

    武则天马上抓住了重点,要突厥出兵的关键是要有个足以打动他们的条件。武则天马上追问道:“依卿之见,朕要许以什么条件,十姓部落才肯出兵?”

    唐休慨然道:“最■的,是先许以大义名份!”!

    武则天的目光微微一闪,道:“大义名份?”

    唐休道:“不错!陛下,突厥十姓部落的首领,是陛下钦封的继往绝可汗,阿史那斛瑟罗。然斛瑟罗早已有名无实,多年来,斛瑟罗远离部落,长居京师,十姓部落一直由莫贺达干(突厥官名)代管。

    这位莫贺达干名叫乌质勒,是十姓部落中最强大的突骑施部首领,此人能抚士·有威信·西域胡人争相顺附,现今麾下已有都督二十人,每个都督下辖精锐骑兵七千人,再加上他本部精锐六万人,乌质勒已有控弦之士二十万,足以与默啜一较长短了。

    现在乌质勒设大牙帐于碎叶城,小牙帐于弓月城,斛瑟罗之故地部众,尽归于他。可是,我朝现在仍只认斛瑟罗为突厥十姓之主。斛瑟罗有其名而无其实,乌质勒则有其实而无其名。

    如果陛下承认乌质勒为十姓部落可汗,乌质勒必感念天恩,必定愿为朝廷效力。一旦让他成为朝廷认可的十姓部落之主,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令麾下各部落从其出兵。至于十姓酋长,朝廷也不需要施以财帛之利,须知一旦突厥乱我中原,西域商途中断,十姓部落首当其冲,必受其害,只要遣一使者,晓以利害,再有乌质勒号令诸部,他们必定出兵!”

    武则天大喜道:“好!朕若命你持朕诏书出使十姓部落,加封突骑施部落首领乌质勒为怀德郡王、突骑施汗,命他带兵攻打突厥,你可愿为朕分忧?”

    唐休欠身道:“臣自领命,此去碎叶城,必不负圣望。”

    武则天大喜,连连点头,一旁婉儿则运笔如飞,飞快地草拟对乌质勒的诏书。

    唐休又道:“陛下,对于吐蕃,臣以为,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退其兵马!”

    武则天本想着只要突厥退兵,朝廷就有足够的兵力从容应对吐蕃的入侵,一听唐休对吐蕃也有建议,兴致更高了,赶紧道:“唐卿有何妙-计,速速道来。”

    唐休道:“陛下,吐蕃一直内乱不休,直至松赞干布内平叛乱、外吞诸番,吐蕃才一举超越象雄,成为高原第一大国。然而松赞干布英年早逝,幸亏有禄东赞、论钦陵父子乃是不世出的当世雄才,这父子二人一个擅于内政,一个擅于军事,有这父子二人为相,把持吐蕃大政,才保了吐蕃数十年太平。

    然而吐蕃的内忧外患一直没有排除,只是靠禄东赞、论钦陵父子强行压制而已。如今论钦陵家族被吐蕃王一举铲除,吐蕃良将尽除,伤的何止是军力,内外各方久被压迫,现在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南诏诸国当初本是我中原属国,后迫于吐蕃威势向其称臣,然我中原素来以德服人,对南诏各部多有优容,而吐蕃则横征暴敛,待之苛薄,两相比较,南诏各国自然心向中原而敌吐蕃。

    这些年来,南诏诸国与吐蕃屡兴刀兵,时降时反,时反时降。今吐蕃伐周,必向南诏勒索军饷辎重,陛下若下诏给南诏诸王,重纳其为我朝属国,南诏诸王必定响应朝廷,介时吐蕃也将面临两面受敌的窘境,自然不敢再向我中原发兵!”

    想那南诏诸国没有大周支持,还时不时的反上一反,如今受到吐蕃勒索,有了大周在器甲钱粮方面的支持,他们不反了吐蕃才怪。唐休所言有理有据,听来大为可行,偌大一个难题,被他把解决的办法放在国朝之外,竟然轻易解决了。

    武则天听的龙颜大悦,再想起上次吐蕃使节论弥萨说过此人悍勇,曾大败吐蕃,令大周扬眉吐气的事,对他是越看越顺眼。如果早起用这样的人才,充分发挥他的才能,大周何至于像现在这般,饱受蛮夷欺凌啊!

    武则天欣然道:“唐休听封!”

    唐休赶紧站定,恭声道:“臣在!”

    武则天道:“朕命你为夏官尚书、检校凉州都督,同凤阁鸾台三品!”

    唐休吓了一跳,没想到一番御前奏对,居然就升为当朝宰相了,赶紧谢辞道:“臣德行浅薄,何堪重任!”

    武则天不满地扫了一眼殿上众臣,加重语气对唐休道:“卿乃国之干才,可以为朕分忧。启用卿太迟,已经是朕的遗憾了!”

    众大臣听了,都有些颜面无光。

    P诚求月票、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