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六十五章 强嫁女

第一千六十五章 强嫁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上又下了雪,纷纷扬扬,无声无息。!

    杨帆和薛怀义、弘一、弘六四个人喝得酒酣兴浓,干脆拉开了门,看着那满园迷蒙的大雪喝酒,有时一阵风来,把雪花吹入室内,扑到脸上时就已化作一团湿润,令人颇感畅快。

    杨帆他们说起昔年一起击鞠、一起喝酒的往事,说到薛怀义长街剃度、醉打御史的颠狂,不时就会发出一阵大笑,有时说起些令人悲伤的往事,又不免唏嘘长叹,甚至黯然泪下。

    若香懂得汉话,他们几个人的话她都听的懂,但她只是安详地微笑着,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温婉如一朵初绽的蔷薇,始终不声不响,从没插过一句话,只是有时走上前替薛怀义拭去洒在胸膛上的酒渍,有时见酒坛空了,便不声不响地再去取一坛来。

    哪怕四人醉意甚浓,她也不会多一句嘴,只是努力服侍的更好,其温顺之态与中原女子大相径庭。杨帆听薛怀义说过,这位若香姑娘不是平民之女,乃是京都一位小领主的女儿,故人能有如此际遇,杨帆自也替他高兴。

    不知不觉间,雪越下越大,四个人的酒也越喝越多,酒坛子滚落一地。杨帆最后记得的一个画面是弘六枕在他的腿上,他则枕在弘一的肚子上,薛怀义在旁边袒怀大睡,呼噜震天。

    杨帆醉眼迷离之际,看见若香抱了几床被子轻轻走进来,分别替他们盖好,最后替薛怀义温柔地掖了掖被角,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轻轻拉上门,挡住了迷茫的大雪。

    天亮时,杨帆醒的最早,他时常要早起上朝,可比不得这三个逍遥和尚自在这几个和尚想坐禅就坐禅,想睡禅就睡禅′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他可没有这样的福气。

    杨帆坐起身来,见薛怀义三人还在呼呼大睡旁边小几上却有一只水壶。仲手一探,水还是温热,想来一早若香送来的,杨帆倒了碗水解了口渴,一拉房门,一股清凉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院中银装素裹,雪下了一夜整个地面粉绒绒的煞是可爱。杨帆趿上靴子走到廊下,就听“嗒嗒嗒”的木屐声响,扭头一看若香端着一盆热水正从长廊走来,今天她换了一身粉色小碎花的和服,就像雪中盛开的一枝樱花。

    看到杨帆,若香站住脚步,向他欠身招呼道:“您起来啦,请洗漱净面吧。

    “呃……谢谢师娘。”

    杨帆赶紧接过水盆,回到房中洗漱已毕,杨帆又到院中踏着积雪打了两趟拳,整个身子都活动开了薛怀义三人才起身。薛怀义在若香的侍候下洗漱净面,走到院中,看着刚刚收势站定的杨帆笑道:“听说你现在已经是四品大将军了这功夫还没摞下?”

    杨帆笑道:“弟子是武将,功夫自然不能荒废了,薛师现在可还习武么?”

    薛怀义脸色微红哈哈一笑道:“往日里洒家只是胡吹大气,其实我心里也清楚,我那武艺都是花拳绣腿、街头把式,哈哈哈,根本当不得真的,没啥用处,练它作甚。”

    两人正说着一位博带高冠、容颜瞿瘦的和服男子从远处走来,看见薛怀义便站住身子,向他神态恭敬地鞠了一躬,道:“大和尚早。”转眼看见若香从房中出来,他又向若香鞠躬道:“梵嫂早。”

    薛怀义和若香也向他还礼问早,这三人说的都是日语,杨帆没听明白他们说的什么,是以也不理会。那人虽然看见了杨帆,但是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向他也鞠了一躬,便从廊下过去了。

    薛怀义对杨帆道:“这人就是日本国遣唐执节使粟田真人。”

    杨帆心道:“身为执节使,必是位高权重的一方人物,竟对薛师如此恭敬,看来弘六所言非虚,薛师在日本还真的闯出了一番名堂。”杨帆就势问道:“薛师打算什么时候回日本?”

    薛怀义笑道:“怎么,这就着急撵我走了?”

    杨帆道:“自然不是如此,只是……”

    薛怀义笑道:“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你是为我的安全担忧。你放心,就算为了若香,我也不会恣意妄为的,我不会等到使团离开的时候再走,一开春,洒家便乘舟东下,出海回扶桑去。”

    杨帆听了这话不禁松了口气,他知道这遣唐使并不是朝贡的使节,朝贡使节上了贡就走。这遣唐使却是政治、文化交流的使者,每次入唐至少要待上一年功夫,到处参观访问、买书购物,领略中土风情,学习中土文化制度,有所收获后才会离开。

    如果薛怀义要随使团一起走,那至少得在长安住上一年,自从出了游览兴教寺却被杜文天窥破行藏的事件之后,杨帆就不大相信保密这种事了,自然是盼着薛怀义早早离开以策安全。

    杨帆赶紧道:“既如此,师父东归时候,舟船车马,俱由弟子来安排吧,定可护得师父一路周全。“

    薛怀义对他自然不需要假惺惺的客套,当下便爽快地答应下来,杨帆与薛怀义和弘一、弘六一起用过了早膳,约定时常过来探望,这才告辞离开。

    杨帆出了大云寺,转上朱雀大街,就见长街上白茫茫一片,许多坊丁正由坊正指挥着清理坊中的积雪,长街上的雪还来不及清扫,上面已有许多早行人留下的车辄足印。

    杨帆带着侍卫策马而行今天没有朝会,他便想直接返回隆庆坊,行至一个路忽见一队士兵护送着一支驼马队从远处走来,拥塞了整条道路。杨帆策马避到一户人家屋檐下,看着那支庞大的队伍经过。

    这支队伍约有两百人上下,队伍中过半是骆驼,骆驼上驮着各式包裹器仗,一看就是远道来人。骑在马和骆驮上的人从袍服款式来看,应该都是突厥人,他们既由官兵护送,那就不会是商旅了,所以杨帆格外注意起来。

    檐下悬挂着一道道冰棱·仿佛一柄柄利剑,阳光一映,闪闪发光,杨帆自那冰剑丛中闪目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一辆车上用汉文和突厥文书写的一道官幡。一俟看清那上面的文字,杨帆心中便是一动:突厥和亲使者终于来了。

    ※※※※※※※※※※※※※※※※※※※※※※※※

    突厥比起吐蕃,实在还要无赖三分。吐蕃就像一个恃强耍横的壮汉,而突厥则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泼皮。势不如人的时候,默啜可以厚着脸皮主动要求当武则天的干儿子,一见有便宜可占时,他马上就能翻脸·丝毫不在乎一个国家的信誉和体面。

    就拿这一次来,吐蕃至少是先和亲索要好处,和亲之议拖延不成·这才诉诸武力。突厥则是打了再说,无论胜败,他都会厚着脸皮来谈条件要好处。

    大周朝廷对突厥的憎恶实在吐蕃之上,但是限于当下形势,对突厥的和亲使团又不能不接待,武则天只好以礼部教习礼节为由,先拖了他们三天,最终还是把他们请上了金殿,以传递国书。

    有趣的是·这次不管是哪一派系,都强烈反对同突厥和亲。突厥使节刚刚递上国书说明来意,表明和亲意向·满朝文武便群起而攻之。

    武则天迁都长安后,刚刚任命为秋官侍郎的张柬之率先出马,捧笏高声道:“臣反对!自古以来·从无中国亲王纳夷狄之女为正妃者,更何况是皇太孙呢,将来母仪天下者,难道可以是个胡人吗?陛下万万不能答应,这是奇耻大辱啊!”

    对张柬之的话,武则天从心眼里是不大待见的。什么奇耻大辱,自汉以来·中原王朝送了多少公主给夷狄糟蹋,怎么没人说是奇耻大辱呢?大唐送文成公主和亲时·他怎么不跳出来说国耻呢?

    合着人家要把女儿嫁来就成了咱们的奇耻大辱了,这老货男尊女卑的想法还挺严重。再说夷狄之女,什么夷狄之女,李唐皇宗的血统很纯正么,那当初以汉人正统自居的七宗五姓等巨室高门何必鄙视皇室。

    不过,武则天也知道突厥比诸吐蕃更没有国格,出尔反尔如同放屁,和突厥和亲也无助于缓解两国局势,只要有机可趁,默啜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咬上一口,况且上次她让侄子武延秀和亲突厥,却被默啜扣留至今,这口气她还没出呢。

    张柬之的理由她虽不以为然,但是张柬之的态度却正是她的态度,因此武则天默然不语。随即魏元忠便捧笏而出,须发皆张,声色俱厉地道:“突厥狼子野心,反复无常,安可许之以亲。

    默啜以女儿和亲,却狂妄地指定必须要嫁给我朝皇太孙,当真岂有此理。皇太孙是储君之储君,未来之天子,若娶夷狄之女为正妃,则未来之天子便有了夷狄血统,紊乱了我皇家血统,陛下不可答应。”

    周利用阴阳怪气地道:“前番默啜卑躬屈膝地要自认为陛下义子,又向陛下和亲,陛下念其一片赤诚,派淮阳王武延秀入突厥迎亲。自古以来以女和亲者,都是主动送亲于彼国,哪有王子亲抵汗庭相迎的道理,陛下如此礼遇,足见恩德。结果如何呢,突厥竟扣留了淮阳王,毁婚背诺,迄今还不曾把淮阳王释还,我朝如今岂能再与突厥和亲。”

    突厥使节名叫莫贺干,生着一双锐利的眼眼,一只鹰钩鼻子,唇上两撇胡须,像两把弯刀一般,看来就有一种阴鹫的气质。

    众大臣接二连三地当面指责,莫贺干既不恼也不怒,只是带着一丝满不在乎的微笑,镇定地站在那儿。等这几人说完,莫贺干才轻咳一声,朗声道:“我朝可汗一向只认李唐宗室,前番请求和亲,也说的清清楚楚,欲与李唐宗室和亲。

    武延秀虽是亲王,却并非李唐宗室,这件事,实是贵国理亏,我国公主当时本已盛装打扮,满心欢喜地待嫁,结果贵国却以假宗室骗婚,我公主痛哭流涕,久无欢颜。扣押武延秀,实为讨还公道。

    我突厥公主,实乃可汗之爱女,一向最为宠爱·贵国大臣贬以夷狄,不屑一顾,这就是礼义之邦的待客之道么?昔日贵国太宗皇帝陛下曾有言‘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你等大臣口口声声华夷有别,却是何道理?”

    莫贺干上前两步,又向武则天傲然一拱手,道:“陛下,外臣来时,我国可汗曾亲口交待·若贵国允婚,则淮阳王武延秀将予释还。一旦陛下允婚,无须贵国皇太孙亲往迎亲·我可汗将亲送爱女于边境,这还不见我国诚意吗?”

    “今莫贺干奉旨而来,代表的是突厥汗国的国体,可是贵国大臣却在朝堂之下冷嘲热讽、大加贬斥,如此种种,羞辱的并不是我莫贺干,而是我莫贺干所代表的突厥汗国!”

    莫贺干把手像刀一般向下力挥,倨傲地道:“我突厥疆域数万里,西北诸夷争相!归附·控弦之士八十万众!更有默啜可汗英明之主,麾下良将不计其数,今若受辱·我可汗必起倾国之兵雪耻,到那时两国失和,狼烟四起·谁负其罪?”

    金殿之上顿时一片骚动,有些人被八十万控弦之士这句话给吓住了。莫贺干这句话其实有些夸大其辞了,突厥的兵马最多时也不过三十多万,再加上幅员辽阔,处处需要守卫,境内各要地和王帐中枢更需精兵拱卫,这都要分薄兵力·何况他们还要戒备西突厥十姓部落,所以默啜所谓的倾国之兵·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万人。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大臣都了解突厥形势,许多文臣只精于内政,甚至只精于为官之道,他们并不清楚突厥究竟有多少兵马,却知道本国的常备兵力只有四十万上下,一听八十万之众自然为之大骇。

    武则天虽是个久居深宫的老妇人,但她对这个强邻却是了解的,并没有被莫贺干的这句话吓住。但是虽无什么八十万控弦之士,只十余万突厥兵就足以在大周各处燃起战火了,更何况还有吐蕃遥相呼应。

    武则天淡然道:“和亲炫之以武力,这是贵国使节的风范?我大周常备兵力倍于突厥!我大周更有五千万民众,即便是军队打光了,朕也随时可以再召建一支军队,谁也休想以武力恫吓于朕!贵使远道而来,本负有和平使命,却口口声声打打杀杀,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默啜的意思?”

    武则天始则淡然,但语气越来越是严肃,到后来已声色俱厉,莫贺干急忙抚胸道歉道:“外臣知罪,外臣只是因为受到贵国大臣的一再羞辱,心生愤懑,这才口出妄言,还祈陛下恕罪!”

    武则天冷哼一声,道:“和亲不是须臾可定的事情,你且退下吧,此事容后再议。”

    莫贺干欲言又止,看了看武则天冷峻的脸色,他终究没有再说话。莫贺干一走,张柬之、韦嗣立、魏元忠、姚崇、周利用等人就一拥而上,七嘴八舌地抢着说道:“陛下……”

    武则天把大袖一挥,厌倦地道:“朕知道了,你们不必再说。此事先拖着,等战场局势出现转机再说。”

    突厥求婚的消息很快在长安城中传开,相王府上的几个小萝莉不用打听就都听说了,西城惶惶然道:“没想到突厥也来趁火打劫,还恐吓说,一旦我朝不答应和亲,他们马上就派兵入侵呢。”

    李华婉道:“皇太孙重俊已经被皇祖母杖毙了,如今皇太子只有三个儿子,平恩王重福,、义兴王重俊、北海王重茂都是庶子,是以皇太孙之位久悬未决。朝廷若想许婚,就只有先定下皇太孙,皇祖母一定不肯仓促决定皇太孙之位的,如此一来,就只有答应吐蕃和亲的要求,先去一强敌了。”

    霍国嘟着嘴道:“我早说杨帆那人不可靠了,十娘找他帮忙,可不是越帮越忙。”

    “哟!你能耐了是吧?”李持盈捏着她肉头头的鼻子,道:“是不是听你娘说了,知道不管谁出嫁也轮不到你,心里头不着急了,就不拍姐姐的马屁了,嗯?我现在就找他去!”

    清阳叹了口气道:“罢了,十娘,你找他有什么用呢,我早说了,这种事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李持盈气鼓鼓地道:“我……我找他算帐去行不行?他要是没本事管就老老实实承认嘛,干嘛要骗我们说他想办法啊?他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应该做到。一诺千金,杀头不改!我一个小女子都明白的道理,他怎么可以不明白?”

    李持盈愤愤然转身就走,此时她已回到相王府居住,当即叫人备了车马直奔隆庆坊,相王这些儿女感情密切,平素经常走动,相王只道她是去寻几位王兄了,所以问也没问,李持盈风风火火地赶到隆庆坊,便要求见杨帆。

    莫玄飞此前已经接到过杨帆的吩咐,一见这位李十娘又来了,赶紧说道:“我们阿郎不在,进宫当值去了。”

    李持盈眉头一皱,转身要走,忽然看见门旁站着几个将军府的侍卫,看行色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他们之中有个人牵了两匹马,其中一匹是“乌云盖雪”,这匹马遍身头尾漆也似的乌黑,唯独四条马腿齐膝以下雪一样白。

    李持盈当初在宫城曾经见杨帆骑过这匹马,主人的坐骑当然不是随意更换的,李持盈登时起疑,转念再一想忽然记起今天没有朝会,这位忠武将军十有八九不曾上朝,李持盈登时怒气满胸′双手叉腰摆出了大茶壶造型。

    杨帆躲在照壁后面暗自庆幸着,他刚才正要出门去大云寺看望薛怀义,一抬头正看见那小魔头下马车,幸亏他闪的快,没有被她看见。

    杨帆正暗自庆幸,就听外面一个脆生生的女孩儿声音喊起来:“杨帆!你出来!杨帆,你出来……”

    安乐公主府上大门洞开,十余奴仆护着一辆清油车出了门,沿隆庆池畔向前行去,杨府门前的喊声传来,车厢中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陡然吩咐:“停车!”

    P诚求月票、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