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六十六章 训女

第一千六十六章 训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轻车在杨府门前停下,车帘一掀,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媚面孔,正是安乐。安乐不晓得又要去哪里赴宴,盛装打扮,一副jīng心修饰过的模样,原本就娇美至极的容颜,此时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李持盈扭头一看,不禁讶然道:“安乐姐姐?”

    安乐与相王一家的来往并不密切,这些堂姐妹她虽然都见过,但是因为交往不多,所以对李持盈只是有些面熟,她记不清这是相王府的第几女以及她的芳名,只是一看李持盈便觉眼熟,此时再一听她唤自己阿姐,这才确信她果然是八叔家的女儿。

    安乐瞟了眼杨府大门,换上一副甜甜的笑靥,柔声道:“小妹,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你找杨将军做什么?”

    “我……”

    李持盈忽然有些语塞,这小丫头年纪虽然不大,xìng情有些莽撞冲动,却有一桩好处,她重然诺。自从上次在宫城答应杨帆绝不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她便真的履行诺言,没有对任何人再说起过,包括她的姐妹和最亲近的三哥。

    如今安乐问起,李持盈自然不会背信弃诺,她眼珠一转,胡乱答道:“我······我在大兄府里面踢毽子,毽子踢过了墙头,掉到杨府去了,结果被······被杨家那个小屁孩给弄坏了,我来找他赔。”

    李持盈说谎的道行哪及得上李裹儿这等成了jīng的小狐狸,李裹儿只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李裹儿本来只是对李持盈的举动有些好奇,并不觉得这个小堂妹会和杨帆有什么瓜蓦,毕竟李持盈的年纪太小,很难叫人联想到男女之情上去。

    可李持盈一撒谎,安乐以己度人,不免就起了疑心,她不动声sè地“喔”了一声,从车子里出来走到李持盈身边,牵起她的小手,笑眯眯地道:“这样啊,杨大将军的那个宝贝儿子的确是个混世魔王上一回他还站在墙头,尿了河内王一头一脸呢。”

    李持盈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安乐笑吟吟地道:“咱李家的姐妹可不能由着他姓杨的这么欺负。不过你呢,毕竟是皇室贵女,站在这大门口儿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来,姐姐带你到杨家去,找杨将军当面讨还公道。”

    “这······”李持盈有些为难,一抬头正看见安乐乜着她的坐车浅浅地一笑,李持盈的俏脸顿时一热。

    她刚刚还说是在大哥府上踢毽子,毽子落入杨府被杨家小公子给弄坏了却忘了她是远道而来,车马奴仆都侍立在一旁呢,她大哥的府邸和杨帆的府邸是挨着的,如果她方才就在大哥府上,这么近的路还用得着车马?

    谎话露了馅,李持盈颇有些难为情,安乐也不说破,牵起她的小手,就要带她闯进杨府。莫玄飞站在门口一脸的为难人家身份贵重,如果真要硬往里闯,他还真不大敢拦着。

    杨帆耳力超凡站在照壁后面将二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眼见是躲不过去了,杨帆赶紧清咳一声装模做样的走出来,恰好与李裹儿和李持盈相遇于府门之下。杨帆一脸惊讶,道:“我说刚刚怎么听见两只喜鹊喳喳的叫了好一阵呢,原来是两位贵女登门。不知二位此来何事呀?”

    李持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杨大将军。你就别捡好听的说了,只要你不觉得是夜猫子上门,人家就谢天谢地了。”

    杨帆看了李裹儿一眼若有所指地笑道:“还别说,昨儿晚上倒真有一只夜猫子叫个不停。”

    李持盈以为杨帆是在说她,一张小脸登时板起来,李裹儿却是俏脸一沉,她自然明白杨帆是在说不喜欢她登杨家的门儿。李持盈很不开心地道:“杨将军,人家今儿来,可是找你讨债的。”

    说完她又怕杨帆误会,万一杨帆以为她早把事情说与安乐,干脆当着安乐的面说破两人之间的那点秘密那就不妙-了,她又赶紧追上一句,道:“人家的毽子踢过墙头,被你家小孩子给弄坏了,你看怎么办?”

    杨帆笑道:“小孩子不懂事,县主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

    这样,我正要出门去,县主不妨与我同行,到那长安市上,你看中什么样的毽子,我都买还给你,这样可好?”

    李持盈急着打发安乐走,赶紧答应道:“说话算数,那咱这就走!”

    杨帆看了一眼李裹儿,脸上依旧带着笑,笑容却冷下来:“不知殿下登门,所为何来?”

    李裹儿见他二人一唱一和的,自己已不可能有什么好戏可看,心中虽然不能释疑,却也放开李持盈的小手,莞尔笑道:“没什么么,本宫是陪小妹过来,既然你们都说和了,那就没我什么事了。杨将军、小妹,本宫告辞了。”

    李裹儿回身便走,提裙步下台阶,忽又回眸一笑,对杨帆道:“杨将军,你可要履行承诺呀,若是欺负了我这小妹子,本宫一定会帮她讨回公道。”

    杨帆眉头微微一蹙,甚是不悦。李持盈站在一边,见他神sè,不禁心中忐忑。但她轻轻咬着下唇,并不说话,直到李裹儿登车离开,她才迫不及待地向杨帆解释道:“人家可什么都没跟她说。”

    杨帆冷冷地道:“我知道。”他一提袍裾,步出府门,李持盈偷偷瞟一眼他的脸sè,局促地跟在他的身后。杨帆负着双手,望着安乐远去的车队,淡淡地道:“我很不喜欢你这个堂姐。”

    李持盈道:“我知道,她可不是我找来的。我听说当初在长安东市……”

    杨帆道:“我讨厌这人,却与那事无关。”

    李持盈窒了窒,鼓起勇气道:“我也不喜欢她,安乐姐姐···…总有些拿腔作调的派头。而且我三哥也跟我说过,叫我不要和安乐来往,说她不宜深交,人家不太明白三哥的意思,不过······三哥不会害我,他这么说,一定有道理的。”

    杨帆有些失笑他睨了一眼身旁的这个小大人儿,忽然问道:“你可知道,你与她有些相似之处?”

    “啊?”

    李持盈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蓦然张大,奇怪地道:“人家哪里跟她有所相似了?”

    杨帆脸sè一沉道:“你们两人,的不知轻重,任xìng冲动!”!

    李持盈头一回看见他向自己发火,不禁吓了一跳,一时竟不敢回话。杨帆举向隆庆池畔走去,池中湖水已经冻结,冰雪覆盖湖边有几只枯萎的荷茎,在冰雪中挣扎出短短一截,一片枯败气象。

    李持盈迈着小小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挪到他的身边,偷偷瞟一眼他的脸sè,怯生生地道:“你……你生气啦?”

    杨帆望着面前一片雪野,寒声道:“你虽年幼,毕竟生在帝王家,应该比寻常人家女子明白事理。你说,这两国和亲是不是一件国家大事?如果是,那么此事成与不成,都应该交给朝廷来权衡利弊得失从而做出最合乎国家利益的选择。至于其中一个女人终身幸福与否,根本不在考虑之列,而杨某做为一个朝廷官员更不该从中动什么手脚。

    如果这是一件私事,那么就是涉及你相王府诸女的一件私事,与杨某有半分干系么?杨某帮你算不算是一份人情?怎么反倒像是我欠了你似的,动不动上门来大呼小叫的,摆出一副债主的嘴脸,难道你是皇女,就可以为所yù为?”

    李持盈被他训的委屈不已,珠泪盈睫地道:“人家······人家也知道,是…···是求你杨将军帮忙。可是……可是人家忽然听说突厥也要来和亲满朝一片反对,这一来只怕皇祖母就会答应吐蕃那边的和亲了,人家又不见将军你有任何动作……”

    杨帆道:“皇帝也不想与吐蕃和突厥和亲,可她能直接拒绝么?就算是两户普通人家联姻,如果两家常有生意往往,有女儿的这户人家怕影响了自家的生意,也不能毫不客气地拒绝说因为你那儿子吃喝piáo赌,不当人子,所以我家女儿不能嫁?

    他总得找各种理由,委婉地拒绝人家,既不得罪人,又保全了自己的女儿。如果他想找个人从中调停,这个人更要用些手段才成。我一直在为此事奔走,可你以为我会把所有的事都做在明处?还是说我做过什么,都得事无巨细地告诉你一个黄毛丫头?”

    李持盈被他训的低下头不说话了,杨帆加重语气,又道:“你不要听风就是雨的。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说好听些这叫率xìng天真,但你不要忘了,你是皇女,此事更是牵涉重大,所以需要格外谨慎,你明白么?”

    李持盈委屈地道:“人家明白了……”,说着两颗泪珠轻轻落下,垂在她的衣襟上。李持盈忍不住轻轻啜泣起来。

    远处,相王府的那些使女奴仆们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他们踮脚望向这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杨帆发觉到他们的异样,不禁暗叫不妙-,自己把话说重了,弄得这小丫头哭鼻子,如果相王府家人回去与相王一讲,自己可有点说不清。

    杨帆展颜一笑,忽然又和气起来,对她道:“不过我倒是发现,你比安乐至少强了两处。”

    小孩子的注意力果然是容易转移的,被训的眼泪喳的李持盈马上眨眨泪眼,眼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呢,便好奇地问道:“是吗?人家哪儿比安乐姐姐强?”

    杨帆道:“一个是你肯听劝,而不是狂妄到自以为是,那样的女子最是可憎。再一个,你很重然诺,虽然你年纪还小,可是你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会信守承诺,这可是个好姑娘。”

    李持盈破啼为笑,杨帆再接再励,继续赞道:“我现在又发现一处你比她强的地方。”

    李持盈两眼放光地道:“是吗?”

    杨帆点头:“当然!你笑起来很好看,我忽然发现你是个美人胚子,再长大些一定比安乐还要美丽。”

    李持盈被他赞得俏脸生晕,,忸怩地道:“人家哪有安乐姐姐美,你尽乱讲……”

    安乐之乐,在京城上流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太平公主曾被诩为洛阳之花,如今她年届中年,开府建衙之后更以政坛女强人的形象开始展示在众人面前,已不似年轻时候一般,以其容sè扬名天下了,但是即便她正当柳媚花娇的少女妙-龄时,她在姿sè上也没有得到过安乐这般评价。

    李持盈几个姐姐正当青chūn年少,平时在一起常常评价京中贵女姿sè高下,李裹儿每次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李持盈自然也是清楚的,她可压根不敢想自己能比安乐更美。

    不过女孩子不管年纪大小,打一懂事,就会喜欢人家赞她美丽,李持盈虽然觉得杨帆有些言过其实,还是开心的不得了。她嘴里说杨帆乱讲,心里可巴不得杨帆说的都是真的呢。

    杨帆道:“女子如花,有淡如菊,有清如莲,有如寒梅傲雪,有如深谷幽兰,多姿多彩,各不相同,美就是美,分什么高下。”

    李持盈可没听过这样的话,一时心驰神往。她歪着螓首想了想,天真地问道:“是么,那····…人家像什么花?”

    杨帆暗自好笑,信口胡诌几句,这小丫头居然当了真,杨帆故作认真的打量了她一下,李持盈居然有些害羞地避开他的目光,杨帆道:“荷chūn光之余照,托阳山之峻趾,比荚之能连,引芝芳而自拟。姑娘你么,可比百合!”

    李持盈听的心花怒放,杨帆可不知道因为自己随口一句话,这小丫头从此以后百花之中惟爱百合,不但屋里插花变成了百合,衣服上绣纹变成了百合,更是到处搜集百合花卉,以致她过生rì时,姐妹们都以能送她一盆异种百合为傲。

    杨帆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儿,成哄得这小丫头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杨帆站在原地,却是深深蹙起了眉头,他早就开始布局了,但是没想到突厥来的这么快,万一女皇撑不到吐蕃和突厥两国发生状况,情况可是大大不妙-。

    这时,突有一骑飞驰而至,任威迎上去对答几句,忽然转身向杨帆兴冲冲地跑来,老远就喊道:“将军!将军!茂州大捷!”

    P诚求月票、推荐票′拜谢!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