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六十八章 大三元

第一千六十八章 大三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唐休璟自从领了圣谕,便星夜兼程赶往碎叶城去了。

    沈沐在这件事上给了他极大的帮助,唐休璟及其随从人员至少数百人,若乘车马骆驼此去路途遥远,又兼冰天雪地,可不知要走到几时。要用最快的时间把他们送到碎叶城,只有沈沐这位陇右的地头蛇才办得到。

    在沈沐的全力调配下,“隐宗”以西域豪强的名义,调动了足够数量的爬犁,用比马匹快上数倍的速度,一路接力般把唐休璟及其随员送往碎叶城去了,但是十姓部落接诏后做何反应、是否出兵,此时还不得而知。

    给南诏各国的诏书要比碎叶城那边到的快些,从长安到南诏,直线路程虽不及到碎叶城远,但这一路要跋山涉山,同样困难重重。为了以最快的速度与南诏各部取得联系,武则天没有从长安派出使节,而是派驿卒以八百里快马把圣旨传到姚州。

    剑南南道监察御史李岩接到圣旨后,马上会同白蛮大首领熏期还有他的女婿乌蛮大首领孟折竹一起赴南诏宣旨。白蛮和乌蛮与南诏六部王族大多沾亲带故,彼此间的关系十分密切,有乌蛮和白蛮首领从中说和,事情便成了一半。

    再加上南诏六部近年来受到吐蕃越来越残酷的剥削,彼此间本就冲突不断,如今得到大周承诺,将向他们提供大量武器和粮草,六诏诸王立即揭竿而起,杀死了在其境内作威作福索要贡赋的吐蕃人,向吐蕃本土发起了进攻。

    乌蛮和白蛮也派出人马,混在南诏六部的队伍之中,趁火打劫地侵入吐蕃,打算捞上一笔,发点小财。朝廷这边封锁了南诏六部起兵的消息,对吐蕃和突厥的和亲使节依旧是使个拖字诀敷衍着他们。

    茂州都督陈大慈大败吐蕃来犯之敌以后,吐蕃使节论弥萨的气焰便不复当初猖狂了,很快,论弥萨又收到了六诏叛乱的消息。六诏这几年经常跟吐蕃打打和和,论弥萨并不知道这一次的六诏叛乱根本就是大周撺掇的,急忙封锁了这个消息,唯恐被大周知道。

    不过这一来,论弥萨就更不敢咄咄逼人了。突厥使节一开始是一副趁火打劫的形象,跟在吐蕃**后面也要求有和亲的待遇,如今吐蕃吃了败仗,紧接着后院起火,论弥萨底气不足,反而把莫贺干推到前边冲锋陷阵,自己在后面摇旗呐喊了。

    莫贺干一开始还以为论弥萨只是因为茂州大败便态度大改,等六诏叛乱的消息遮掩不知,连大周都“知道”了的时候,莫贺干才明白论弥萨前倨而后恭的真正原因,可这时候他并不知道他们突厥的后院也要起火了。

    武则天一拖再拖,使尽浑身解数,终于拖到了新年。为了庆祝新年,武周安排了一系列的新年庆典,这一下更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他们拖下去了。而突厥和吐蕃使者也打算平息了六诏叛乱再继续向武周施压。

    双方各有打算,却正不谋而合,随着新年的到来,关于和亲的议论暂时也就被人们抛在了脑后。

    ※※※※※※※※※※※※※※※※※※※※※※※※※

    正月一rì,岁之元,时之元,月之元,是为三元之始。

    杨家大门两侧挂了鲜红的桃符,门上还贴了一幅阿奴手书的chūn联:“三阳始布、四序初开”。

    初夕这天一大早,隆庆池畔高宅大院里的爆竿儿就噼噼啪啪响个不停,这叫“庭燎”,大富人家院子里的这堆火至少要烧上一天一夜,有的人家甚至要三天三夜不停。

    安乐公主府提前好几天就往回拉爆竿,也不知买回来多少车爆竿,在庭院中堆积如山,大年三十一早,安乐公主府的爆竿儿就声势震天地烧起来,安乐公主还别出心裁地往爆竿里洒了名贵的香料,一烧起来弄得到处异香缭绕。

    杨帆的家底其实比安乐公主富有的多,但他并没有像安乐公主一般炫富,饶是如此,杨府上下jīng心装扮起来,也是披红挂彩,喜气盈门。

    最开心的就要数杨思蓉和杨念祖两姐弟了,两姐弟穿新衣戴新帽,前院后院儿地撒欢,他们一会绕着院中漂亮的灯树打转,一会加入踏歌而舞的丫环队伍,在那些牵手踏歌的姑娘们中间钻来钻去的。

    到了傍晚,杨帆的左邻右舍就安静下来。武崇训和安乐两夫妻赶到梁王府守岁去了,寿chūn王李成器五兄弟也去了相王府,虽然他们府上依旧灯火通明,但是只有奴仆守家,就没了那种热闹劲儿,只有杨家,热闹依旧。

    西墙边的矮丘深处,一座汗白玉围栏的小亭,杨帆往宁柯的坟上填了几捧新土,又打开食盒,把几样寒食、几碟干食一一摆在碑前,最后又把携来的金银锞子和纸钱点燃,火光骤起,暗红的灰烬伴着点点火光,蝴蝶一般逸去。

    爆竹的噼啪声远远近近地传来,却愈加显得此处的空寂。

    杨帆拜祭了宁珂,缓缓走出丘山,院中的爆竹燃的热烈,噼啪声如连珠炮一般。来来往往的家人俱都穿着新衣,一脸喜气洋洋,古家的孩子们也不时跑来窜门儿,见了杨帆,众人都纷纷问好。

    一进后宅花厅,杨帆就见杨念祖提着一盏金鱼灯,好象喝醉了酒似的,歪歪斜斜地从花厅里出来,出门的时候,还一头撞到了门框上。

    杨帆一把将他扶住,只见儿子睡眼惺松,不禁哑然失笑,今儿一家人起的就早,平素有午睡习惯的杨念祖兴奋过劲儿了,晌午也没睡过,看起来是困的不行了。

    杨帆摸摸他的脑袋,道:“看你困的,去睡会儿吧!”

    “孩儿不困,孩儿要守岁!”

    杨念祖摇摇头,一年里就数这几天热闹,他哪舍得睡觉,提了金鱼灯便一路歪斜地走去,顽强地同睡魔搏斗着,等候着子夜的到来。

    子夜终于到了,先是长安宫城里钟鼓齐鸣,悠扬的钟鼓声刚刚隐隐约约地传进耳朵,朱雀大街以及各坊、各寺院、各道观的钟鼓声便一起响了起来,声音有远有近、有大有小、有高有低,汇种一种令人极为震撼的感觉。

    辞旧迎新的一刻到了。

    管家马韩笑容可掬地对杨帆道:“阿郎,您请上座!”

    杨府原本的老管家姓牛,因为**西迁,杨家也从洛阳迁来,老牛年岁已高,家人又都住在洛阳,所以没有随来长安,辞了职回家养老去了,这马韩是杨家到了长安后新聘的管事,极为jīng明能干。

    杨帆有些意外地笑道:“这是什么规矩,我还要上座么?”

    马韩笑道:“这是自然,阿郎,您可是杨家的一家之主,辈份、身份最为贵重,自然要上座,接受全家人的拜见。”

    杨帆这方面的常识还真是欠缺的很,他幼失枯恃,飘零南洋,南洋习俗与中土不同。及至成年,他回到中原,赤手空拳打下这份家业,还一直没有正儿八经地按照中原大户人家的习惯守岁过。

    杨帆依着管家的意思在堂上正中坐了,就见旁身边还放了一个座位,靠后半步,左右还有两张座位。小蛮、阿奴和古竹婷笑盈盈地走进来,依次向杨帆福礼拜贺,莺声沥沥,却庄重异常。

    紧接着,三女依次归座,杨思蓉和杨念祖姐弟俩被带到杨帆面前,在蒲团上跪下,姐弟俩很实诚地给阿爹磕了响头,脆生生地说着“福延新rì,庆寿无疆”一类的吉祥话。杨帆一开始还有些好笑,渐渐却漾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小小的杨吉也被nǎi娘放到蒲团上,学着哥哥姐姐的样子,很可爱地向阿爹阿娘作揖磕头,小家伙nǎi声nǎi气地说了几句什么,可惜口齿不清、声音太小,再加上远远近近的钟鼓声和爆竿声不断传来,除了他自己,怕是谁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杨吉说完了贺词,便很认真地磕头,瞧着似模似样的,结果重心不稳,结果差点了一个跟头翻过去,亏他机灵,**一歪,倒向一旁,被nǎi娘一把接住。杨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目光却有些莹然。

    杨黛儿的年纪还小,只能由nǎi娘抱着向爹娘意思一下就算是叩过头拜过年了,然后就从管家马韩开始,由一从家奴丫环婆子们给主人、主母叩头拜年,小蛮早就让人准备了一筐红包,筐子上也缠了红绫,就放在杨帆身边,杨帆把一封封红包送出去,送了个皆大欢喜。

    等一家人吃完年夜饭,直正得以歇下已经快四更天了,一家人小睡片刻,前后一共也就一个多时辰,便被清晨的钟鼓声再度唤醒。今天杨帆必须得早起,大年初一得上朝给皇帝拜年。

    马管家比主人起的更早,杨帆起来时,看到他正指挥着家人在院子里竖起一根很长的竹木竿子,竿头悬飘着绸布做的绣着各sè吉祥动物花纹的长条型旗子,杨帆也不明白这又喻意什么,由着他折腾去吧。

    等一家人都起来时,早餐就上了桌,桌上有一壶“屠苏酒”。这种酒由大黄、白术、桔梗、蜀椒、桂辛、乌头、菝葜七种药材混合制成,据说喝了屠苏酒能驱邪解毒、延年益寿。

    杨帆听马管家说完其中道理,笑吟吟地正要端起酒杯,马管家忙阻拦道:“阿郎且慢,这酒全家人都要喝,不过得从年纪最小的孩子开始。”

    杨帆奇道:“这又是什么规矩?”

    马管家笑道:“老辈儿传下来的说法,小者得岁,先酒贺之。老者失岁,故后饮酒。老朽也是照葫芦画瓢。”

    杨帆听了不禁哑然失笑,他正当壮年,无论如何也跟老者两个字牵扯不上关系,不过他父母双亡,杨府里没有比他更年长的人了,也只好当了这老者之名。他幼时居于山村,环境清贫,可不记得小时候过年家里有没有这样的规矩了,只管听人安排便是。

    杨帆便停了手,笑道:“那……就得从黛儿开始喝了,来,把我的宝贝女儿抱过来。”

    杨黛儿由nǎi娘抱着,穿着一身鲜艳的新衣服,眉心点了一个红sè的圆点儿,粉团团的可爱之极。她正吮着手指头,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戴着虎皮帽的哥哥杨念祖,目不转睛。

    杨帆持箸蘸了点屠苏酒走近她时,小丫头才转眸看了眼父亲,一嗅到药味儿,小丫头马上jǐng觉地皱起小脸,把眼一闭,抿起嘴巴,坚决地扭向旁边。

    “咦?这丫头,机灵啊!”

    杨帆笑嘻嘻地移动筷子,刚刚触到她的嘴唇,小丫头便飞快地又把头扭向另一边。杨思蓉看的有趣,忍不住捂着嘴巴格格地笑了起来。父女俩较了半天劲,杨帆终于如愿以偿地把一滴屠苏酒滴进了小丫头的嘴里。

    一尝到那股中药味儿,小丫头马上委屈地扁起了嘴巴,然后慢慢咧开,“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哇……哇……呜……喔……”

    小蛮适时把一滴**糖抹到她嘴巴上,正放声大哭以示**的杨黛儿神情明显的一愣,她伸出舌尖试探着舔了舔,然后飞快地把唇边那滴**糖卷进嘴巴,有滋有味地品尝起来,看得杨帆又是一阵大笑。

    杨黛儿吃完**糖,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张大眼睛追着小蛮的手指,手指稍一靠近她就一抻脖子,看那眼巴巴的小模样儿,着实叫人心疼,小蛮心软,到底还是又点了一滴**糖给她,这一次杨黛儿早早就张大了嘴巴,像只嗷嗷待哺的黄喙小雀。

    “呵呵,小家伙好用力,快冒牙尖了,会咬人了呢。”

    小蛮收回手指,开心地笑起来。吃了一滴药酒,换来两滴**糖的杨黛儿看大娘笑了,也咧开嘴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脸。

    侍候完了小的,其他几个孩子就好办了,杨帆只要一瞪眼,就连杨吉也得乖乖听话。杨帆倒不相信屠苏酒有这种功效,不过传统还是要遵守的,就像子夜时一家人要聚在一起,向他这一家之主拜年,一开始他也不以为然,但他渐渐觉得一些仪式和规矩,正是家风与情感的基础。

    大年初一的早餐比较与平时不同,最先端上来的是一个青青绿绿、生辣气冲天的五辛盘,盛着大蒜、小蒜、韭菜、芸苔、胡荽五样蔬菜,据说吃五辛盘可以发散五脏郁气,预防时疫不生病。

    几个孩子也有他们爱吃的食品,一碟麦芽糖制成的“胶牙饧”很快就被几个孩子瓜分一空。桃梅和三姐儿又端着两盘热气腾腾地“牢丸”上来,这牢丸就是饺子,只是这年代还不叫这个名字罢了。

    杨帆夹了一个“牢丸”,一边吃着一边对小蛮道:““一会儿我要入朝参拜天子,仪典之后还有宫宴,昨夜是陆毛峰当值,下午我去替他一会儿,因为晚上宫里有驱傩舞,我还得对jǐng戒先做些安排,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杨帆对小蛮交待着,杨思蓉就在一旁眨着一双大眼睛看他,杨帆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蛋儿,道:“野丫头,巴望着想出去吧?一会儿叫**带你去‘传座’。爹爹晚上回来,再带你们去朱雀大街看驱傩舞。记着,到了别人家,别见着什么好东西都吃,要是吃饱了,到了下一家可就吃不下东西了。”

    杨思蓉顿时高兴起来,向他扮个鬼脸,嘻嘻地笑起来。

    唐人正月初一时,家家户户都设酒宴,邻居、好友要互相拜年,走到谁家吃到谁家,这叫‘传座’,杨帆的左右邻居过年时都不在家,但是郑氏夫人的府邸就在后边,这是必须要去的。

    古竹婷虽然是妾,可杨帆对她父母一直很尊敬,所以古家也是要去的,同时杨帆在长安也有一些交好的人家、官场的同道,包括马桥的老娘和夫人也从洛阳搬来了,就住在旁边坊里,也要登门拜望一下。

    杨帆道:“今rì就由娘子带着孩子去传座拜托年吧,阿奴留在府上接待旁人来拜年的,小婷正怀着身孕,昨儿就没休息好,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游街看戏的时候咱们一家人一起出去,记得准备一辆步挽车。”

    杨帆一一吩咐,娇妻爱妾皆温驯点头,对他的安排自无丝毫疑议。杨帆吃了一盘“牢丸”,又洗漱清洁一番,便换了朝服入宫。宫门外百官云集,今天来的官员着实不少,在京官员都得来,还有皇亲国戚,勋贵功臣。

    好在每年的大年初一京官都要给皇帝拜年,这套规章礼仪大家都熟稔了,倒也忙而不乱。很快,大家便按文臣武将、皇亲勋贵的队伍站好,同一队列再按官职爵位的高低排列,显得有条不紊。

    大家互相见面,自然也要互相问候一番,是以队伍里乱烘烘的,平时督管甚严的观风御史这时也不再板着臭脸,而是和大家一样笑容可掬,见到了熟人、朋友也会上前招呼拜年。

    吉时一到,宰相率领百官入宫,武则天已端坐正殿接受朝拜。在京官员人数太多,平时不上朝的也都来了,大家就轮流上殿,拜贺皇帝,由宰相向皇帝宣读晦涩拗口、字字生僻的贺年骈文,紧接着内臣替皇帝作答致谢。

    京官们拜完了年,还有外地府官藩属送来的贺文朝表,由地方官派来的代表当众宣讲,这一通折腾至午方休。官员们早上即便吃的很饱,这时也饥肠辘辘了。

    好在这时朝拜终于结束,皇帝宣布召开宫宴,不够资格的小官参拜完皇帝就退出宫城了,只有高级文武官员才参加宴会。因为宫宴设在大明宫,大家又一窝蜂地转向大明宫。

    吐蕃、突厥和rì本等国在京使节也都参加了朝拜,在这举国欢庆的时刻,没有人会不识相地说些不愉快的话,吐蕃和突厥使节都没有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不过一入席吐蕃和突厥使节就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神sè沉重。

    吐蕃使节论弥萨见突厥使节莫贺干忧心忡忡,便向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贵使放心,我王已御驾亲征,亲往六诏平叛去了。我王此去,必能很快平定叛乱,到时候趁胜挥军,与贵国仍旧可以形成两面夹攻之势。”

    莫贺干听了,双眼一亮,道:“当真?如此才好,要不然,这一遭中怕你我两国要无功而返。”

    大周文武百官这边,张易之、张昌宗两兄弟也不再试图与魏元忠、宋璟等人和解,大家自然而然地形成不同的交际圈子,谈笑起来倒也其乐融融。

    内侍宫娥鱼贯而入,“甘露羹”、“消灵炙”、“鹅鸭炙”、“鹿尾酱”、“赤明香”、“驼蹄羹”、‘光明虾炙”、“玉露团”、“凤凰胎”、“雪婴儿”、“御皇王母饭”等宫廷御宴大菜纷纷呈上。

    食材是名贵的,烹饪也是一流的,只是这么大的一场宴会,许多菜只能事先做好,等到上桌时已经半冷不热,味道大受影响。好在够资格参加御宴的人也没有谁是冲着吃的来的,宴会上依旧热闹非凡。

    武则天在朝堂上支持了一上午,接见各路臣子陛见,早就疲乏不堪,所以在御宴上只是小坐了一会儿,接受百官敬酒,又向百官回敬了一杯便摆驾回宫了,皇帝一走,群臣更加自在,这顿御宴一直吃到近晚才散。

    杨帆在殿上只坐了一阵,皇帝一走,他就向熟络的朋友、同道的官员敬了杯酒,便以巡察宫室为由离开了大明宫,杨帆先去替了陆毛峰,坐了会班,等独孤讳之和黄旭昶赶到,查问了一下当晚的jǐng戒安排,这才离开。

    杨帆在宫里随意游逛了一阵儿,便潜入了婉儿的住处。婉儿是随武则天一起离开御宴的,御宴上没有吃好,回来之后叫人开了小灶,准备了几道jīng致的小菜,由符清清作陪,两人正对坐小酌。

    杨帆一到,符清清自然告退,杨帆陪着婉儿吃着东西,说起今早让黛儿喝屠苏酒的趣事,惹得婉儿格格直笑。

    “明天,奴家就回阿母那里去了。”

    说着说着,婉儿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唐朝时候没有yīn历阳历之分,所以元旦与chūn节是同一天,元旦要休七天,年前三天,年后三天,加上大年初一这一天,一共七天假期。不过婉儿是内廷女官,前三天要安排处理宫中的各项庆典细务,初一这天要陪同皇帝接见百官,所以只有年会三天才能省亲。

    杨帆捏了捏她酥嫩的小手,一脸神秘的笑意:“嗯!杨府后院的门可挂了锁头,并没有锁,要不要人家恭立门侧迎候芳驾呀?”

    婉儿轻轻啐了他一口,道:“人家是要去看女儿,好久不见黛儿,心里想念的紧,你想到哪儿去了。”

    杨帆眨眨眼,笑道:“我也没说旁的啊,我也想……得紧。”

    婉儿红了脸,握起粉拳在他肩头轻轻捶了一下,又偎依到他的怀中,语气幽幽地道:“不知几时人家才得与郎君长相厮守。”

    杨帆安慰道:“现在你出宫比以前已经方便了许多,暂时这样倒也不错呀。家里头,小蛮平时打理店铺,还不觉烦闷。阿奴整天待在家里就觉得有些无聊了。你如今在御前处理政务,挥斥方遒惯了,若叫你现在就做一只金丝雀,每rì困居深宅,偶尔上街购物,少了许多人生姿采,只怕你未必觉得快意,或者再年长些,你才收得住xìng儿。”

    婉儿娇嗔道:“没良心的,就知道你不想人家。”

    杨帆道:“哪有,这不是想宽你的心吗?呵呵,现在二张在宫里宫外到处插手,权yù比以前大了许多,如此一来你得以出宫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天子不是准你每旬出宫三天吗?咱们呀,是小别胜新婚。”

    婉儿轻轻啐了他一口,却也认可了他的说法。杨帆提起二张,婉儿忽然有所jǐng觉,便提醒道:“郎君今后不要与他们走动过密了。”

    杨帆点头道:“你放心,二张那里我已久不走动了,就连梁王那边我也不大去了,今rì御宴上,也只是随着大队人马给他们敬了杯酒,他们府上我是不打算去了。呵呵,如今再不立场鲜明,到时候只怕要洗脱不清。”

    婉儿点点头,轻声道:“自二张受到**,上次宴请突厥使节时又受宋璟当面羞辱,二张便频频约见党羽,似有所谋。”

    杨帆喟然叹道:“我知道。朝中大臣们以为太子之位已定,武氏已不足为惧,现今天下虽然仍是大周,只待天子驾鹤西归,自然重归于李唐。惟独二张,不但权柄rì盛,而且他们侍奉君前,很容易就能隔绝内外,百官忌惮万分,所以必yù除之而后快。

    可二张呢?又是权yù熏心,始终不明白他们的权力只是无根之木,没有权力才能免祸,求权就是求祸,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们双方这一战是早晚必定要发生的事,我只希望如果百官败了,不要牵连到太子或相王,否则梁王那边见有机可趁,必定混水摸鱼。”

    婉儿摇头:“魏相等耿忠之臣迫不及待地对付二张,在奴看来殊为不智,天子只要在一rì,就断不会叫人伤害他们的。”

    不知怎地,杨帆忽然想到了此刻正住在大云寺里的薛怀义,他出神地想了想,悠然道:“或许吧,不过……世事无绝对……”

    P:上一更两千八,有书友问俺是否也要混2K党,可这一章却有七余余喔。两更,又是近万字,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