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七十章 三国内乱

第一千七十章 三国内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整个正月,长安都是在一种舒缓而懒散的气氛中度过的

    吐蕃内乱,诸王子争位,已然是自顾不暇,同突厥的合兵之策自然瓦解。

    论弥萨是吐蕃大将,他也有自己的部落,也有最合乎本人和本部落利益的王子想要拥戴,如今和亲的男主角已经死了,他还留在长安做什么,在得知这一噩耗的第二天,他就仓慌辞驾,赶回吐蕃,参与权利之争去了。

    吐蕃的放手,让突厥颇有一些孤掌难鸣的感觉,但突厥使者莫贺干不能像论弥萨一样灰溜溜地离开,他仍滞溜长安徘徊不去,武则天的态度这时明显强势起来,莫贺干十次求见难得一回允许,形势比人强,莫贺干也无法咄咄逼人了。

    出了正月,chūn风渐渐回暖大地,大周皇朝也迎来了两桩喜事。

    为了躲避与吐蕃和亲,相王为两个年岁最长的女儿仙源、寿昌紧急选定了夫婿,如今吐蕃虽因内乱不再逼亲,但已经定好的亲事自然还要举行,所以武则天下诏,为寿昌和仙源成亲。

    武则天让鸾台出降制曰:“相王女寿昌县主,仙源县主,并禀灵天汉,渐训王门,质耀桃李,xìng芬兰蕙。帝孙将降,甫及笄年,国人所承,允归时望。清庙斋郎崔珍,太子左奉御薛伯阳,并地袭衣冠,躬履名教,风猷美茂,才艺纷纶。飞凤之占,既合其吉;乘龙之背,宜膺双举。寿昌县主可出适珍、仙源县主可出适伯阳······”

    旨意一下,两家马上筹备婚事,就在阳chūn三月,为两位县主举办了婚事。婚宴上,相王诸女汇聚一堂,在后宅里也开了一桌,她们虽然年幼,也吃了些米酒·毕竟是大喜的rì子。

    清阳举起杯,对众姐妹道:“吐蕃王暴毙,我等姐妹得以逃过一劫,这都是十娘的功劳啊·众姐妹们,还不举起杯来,咱们合敬十娘一杯,以示谢意。”

    清阳本是调侃李持盈,众姐妹听了都嘻嘻哈哈地举起酒杯,李华婉担心小妹脸上挂不住,急忙去扯清阳的衣襟·却已拦的迟了。

    谁料李持盈却丝毫不恼,她脸含浅笑,坦然举杯·受了姐妹们的一敬,众姐妹只道她是在硬撑架子,谁知李持盈却是暗自得意:“哼!这事儿本来就是我托人帮忙,才帮你们化解了的,受你们一敬也是应该的。”

    李持盈先入为主,已经认定吐蕃王的暴卒是杨帆做的手脚了,只是碍于先前的誓言,她又是极重然诺的人,不好把这个秘密宣诸于众。在这小妮子心里·已经把杨帆视若神人了。

    其实,早在她听三哥讲起杨帆如果巧妙-运筹,把庐陵王从房州安然救回洛阳的时候·就已经把杨帆敬若天人了,若非如此,她也不会急病乱求医·认为只要杨帆肯想办法,就能帮她解此大劫。

    也正因为她早认为杨帆有神鬼莫测之能,这一遭才把吐蕃赞普之死归功于杨帆。不过,吐蕃赞普受了南诏瘴疫而死,虽是不可预料的意外,但利用南诏牵制吐蕃,主意确是杨帆出的·事情也是他促成的,只是这个结果并非他的手段·李持盈也算猜对了一半。

    吐蕃因赞普暴卒军中,未及安排后事,眼下是真的陷入内乱了。

    相王府两位县主出嫁的时候,杨帆就已收到吐蕃内线传来的消息,吐蕃诸王子争霸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选出了新王。

    眼看各大部落各拥其主,整个吐蕃要分崩离析,皇太后没庐氏尺玛蕾急忙出面,以太后之尊垂帘听政了。

    太后听政以后,果断地立年仅七岁的孙子弃隶赞为赞普,弃隶赞的母亲叫赞莫托,家族势力极为庞大,太后尺玛蕾的娘家同样极有权势,两大家族合力,再加上太后选立王孙属于名正言顺之举,这才确定赞普之位。

    不过,这只是保证了表面上的安定,各位王子背后的部落、家族并不甘心,王权急剧衰落已成事实,又没有一个强大的相权压制,很多部落开始自行其事,王权政令已难以贯彻整个吐蕃。

    杨帆与沈沐会唔后评估了一番,认为吐蕃至少要乱上二十年,直到这弃隶赞成年之后,如果他能像松赞干布一样成为一代雄主,吐蕃才会恢复元气。至少二十年内,吐蕃已很难再对中原构成威胁。

    两个人的这番评估,是在充份了解吐蕃各方势力情况,又得到“观天部”诸多智者参详之后才得出的结论。事实上,弃隶赞成年后并未成为一代雄主,此后的列代吐蕃赞普也都没有再出现过松赞干布那样的一代豪杰。

    吐蕃的衰落,从这个时候就开始了,从这个时候起,吐蕃就一直在走下坡路,直至亡国。

    相王府两位县主出嫁三天,正式回门儿的那一天,西域也传来了唐休的好消息。唐休到了碎叶城,对十姓部落又打又拉、软硬兼施,空头支票不要钱似的往外开,把十姓部落首领忽悠的五迷三道。

    十姓部落之主乌质勒被大周正式封为郡王,承认他是突骑施汗,他从此可以名正言顺地把斛瑟罗一脚踢开,正式成为十姓部落之主,算是得到了最大的实惠,所以欣然同意出兵。

    乌质勒出兵讨伐默啜,不仅可以得到大唐!更一步的支持,也符合他自己的切身利益,毕竟东西突厥从分裂就成了世仇,他既然取代阿史那斛瑟罗成为西突厥之主,那么向东突厥之主默啜发动进攻,就是他必然的立场。

    乌质勒拥有雄兵二十万,仅有默啜的一半,但是默啜的领土疆域太广,各处都需要驻兵把守,尤其是与大周接壤地段,因此实际可以调动的兵马并不比乌质勒占优,这一来默啜在东线的战事只能全面停止,抽调兵马迎击乌质勒。

    莫贺古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也立即改变了态度。他现在要做的不是向大周逼婚,而是向大周示好,努力修复两国关系,免得大周与十姓部落联手·再从他们背后捅上一刀。

    杨帆和沈沐这对好损友对吐蕃、突厥相继后院失火的事,自然是极为幸灾乐祸,可他们没有想到,武周外患一去·也开始内讧了。

    这场内乱,自然还是百官与二张之间的战争。

    二张与百官之间一直摩擦不断,但是导致双方全面开战的导火索却是张昌期。

    张昌期上次被御史台弹劾贬官,武则天拉了偏架,动用皇帝的权力,对他明升暗降,“贬”为岐州丞。张昌期到了岐州·正赶上吐蕃与突厥联手入侵,张昌期叫苦不迭,却不敢弃城逃走·好在他们前面还有边军驻守,只好紧闭城门,忐忑待敌。

    结果没多久,先是陈大慈在茂州大捷,吐蕃各路兵马因而不敢再轻举妄动,继而吐蕃赞普亲征六诏,结果染上瘴疫死在军中,吐蕃诸王争霸,一场内讧·武周边患解除,算是有惊无险。

    这时候,张昌期的机灵劲儿倒是上来了·他假模假样地率兵“追杀”了一阵,连吐蕃兵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凯旋班师”,张昌期随即上书说他大败来犯之敌·让他的堂兄弟为他请功。

    二张有了这条理由,自然整rì里央求武则天,武则天捱不住这两个情郎的软磨硬,只好答应帮张昌期物sè个官职。这一rì早朝,吏部报雍州长史出缺,武则天马上想到了她答应情郎的事,便环顾众宰相·问道:“雍州长史出缺,谁人可以胜任?”

    魏元忠出班奏道:“薛季昶可以胜任。”

    这薛季昶原本就是雍州长史·现在是右台大夫,比起以前清贵了许多,却不及以前权重,魏元忠想让这位同僚好友再任雍州长史。天子老迈,变天在即,多掌握一些实权,将来的把握就更大一些。

    宰相之中,杨再思、苏味道、韦承庆、韦嗣立都与二张交情深厚,但是这件事发生的突然,他们事先并未得到二张授意,自然不会提名张昌期。

    武则天知道不能指望宰相们举荐,便主动提起道:“薛季昶久任京城,朕另有重用。近来,岐州丞张昌期击退吐蕃来犯之敌,立下了战功,朕想让张昌期任雍州长史,众宰相以为如何?”

    杨再思、苏味道等宰相这才明白武则天的意思,连忙躬身道:“陛下圣明!”

    魏元忠却又越众而出,高声道:“张昌期不可任雍州长史!”

    武则天眉头微微一蹙,问道:“魏相何出此言?”

    魏元忠道:“张昌期年少无知,不谙地方政务。在岐州任上短短时rì,更难谈得上什么历练。雍州乃帝京(雍州即京兆府,治设长安),政务繁冗,岂是张昌期可以胜任的?此人与薛季昶比较,优劣一看便知。”

    本来,众宰相都有举荐官员的权利,现在杨再思、苏味道等人已经明白了武则天的意思,只要武则天再坚持一下,这几位宰相一定出面帮腔,可武则天也知道张昌期无论是资历论、才干、声望都不胜任雍州长史之职。

    武则天假公济私,便没了那么大的底气,被魏元忠一说,竟尔沉默不语起来。杨再思、苏味道等人都是老滑头,一看天子都没坚持,自然不会出面说话,万一张昌期在雍州任上出点什么事,他们作为举荐人也要承担责任的,此事竟不了了之。

    二张听闻此事后,不禁勃然大怒,张昌宗拍案厉喝道:“这魏老儿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我张家为难,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向比他稳重的张易之也被魏元忠惹恼了,大怒道:“这个不识抬举的老东西,当真蹬鼻子上脸,以为我们张家人好欺负么?不给他点颜sè看看,这老朽必定更加猖狂!”两兄弟一番商议,针对魏元忠的报复旋即展开。

    P大家元宵快乐!正月为元月,夜为宵,十五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故称元宵。源于中土的道教又称正月十五为上元节,七月十五为中元节,十月十五为下元节,合称“三元”。按我国传统,在这一天,要赏月燃灯、共吃元宵,合家团聚、同庆佳节,其乐融融。大家别忘了常回家看看,与父母双关共度佳节哟。鉴于宾馆业务一定繁忙,有碰到熟人的可能,大家就不要去凑那个热闹啦。诚求月票、推荐票!本周的休息rì放在明天。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http://i./

    http://i./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