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七十一章 灞柳风雪起

第一千七十一章 灞柳风雪起

    阳chūn三月,chūn和景明。白茫茫的柳絮漫天飞扬着,仿佛隆冬时节的一场大雪。

    然而,这场大雪之下,却是寒烟笼翠、岸柳新发,一派chūnrì气象。

    柳sè如烟絮如雪,乃是长安八景之一,被称为“灞柳风雪”。

    此情此景,美则美矣,却只宜远观。对于置身其中的人来说,却是不胜烦恼。

    比如此刻正站在灞桥边的杨帆和薛怀义,一旁若香姑娘头戴“浅露”,对这纷纷扬扬的柳絮倒还没有什么感觉,杨帆和薛怀义就得眯着眼,说话也得格外小心,避免无孔不入的柳絮钻进嘴巴。

    “我会叫人把薛师一路送抵扬州,然后在那里换乘大船出海。船只和人手都很可靠,薛师尽管放心。”

    薛怀义笑道:“十七啊,如今的你还真是了得,没想到你和南洋、东瀛还有这么密切的来往。这支船队就是你的吧?洒家如今虽然住在京都,可rì本各路诸侯对洒家都要给几分面子的,今后你的人若在东瀛遇到什么麻烦,就让他们到京都本原寺来找我!”

    薛怀义几经坎坷,为人已不似当年般粗鄙,但是xìng情疏狂依旧,这番话说来当真是豪气干云。不过,他的狂傲一直都是有底气的,以前在中原有武则天给他撑腰,现如今在东瀛,是因为他有足够的势力。

    “多谢师傅。师娘,祝一路平安!”

    杨帆又转向若香,微笑着向她欠身施礼。若香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比杨帆还小了许多,可她的身份摆在那儿,所以杨帆礼数十分周到。若香向他按膝还了一礼,浅露下隐约看到一张极俏丽的笑靥。

    “好啦好啊,咱们都是大男人,就不要来那些儿女情长的把戏了,走了走了,这就走了,洒家在东瀛等你来看我。”

    薛怀义见弘一和弘六也要上前与杨帆告别,便用力摆了摆手,转身大踏步走上船去,若香立即亦步亦趋地随在他的身后。弘一和弘六对杨帆抱拳道:“保重!”便随着薛怀义快步上船。

    不远处,rì本遣唐执节使和大使、副使一齐向船上鞠躬施礼,还有几位rì本僧侣也双手合什,薛怀义在船头站稳,双手抱拳,向他们行了一个罗圈揖。杨帆看着他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街头卖艺。

    可一个街头卖艺、兜售大力丸的下九流人物,能有薛怀义这般传奇经历的,古往今来还有哪个?就连杨帆想起来,都不由得感叹人生际遇之奇。

    船帆升起,缆绳解开,大锚哗哗地绞上船去,隶属顺字门的大船缓缓离岸了,渭河两岸是绿油油的田畴,一片新绿的树木中间就是那条chūn水浩荡的大河,大河上白帆如一片新云,缓缓驶向遥远的天际……

    薛怀义的船离开灞上之后,杨帆就策马返回长安了。rì本遣唐使的那些人没有与他同路,那些人对灞上烟柳的迷人景致似乎很有兴趣,送别小宝大师之后,他们就留连于灞上,欣赏起风景来。

    杨帆派了人为他们伴游,又与他们约定来rì饮宴的时间,便策马告辞了。这些人有的本来就是rì本官员,有的学成归国后也必定能成为一方人物,都是杨帆今后用得上的人,自然要有所联系。

    杨帆为了避免与隐宗发生利益冲突,所以把显宗的势力发展确定为东方和南方。杨帆在南方各州有雄厚的人脉基础,很容易就保证了他的势力渗透。东南沿海一带早就商船稠密,杨帆的师傅又是南海一方霸主,所以这条线上的建设也异常顺利。

    至于东面,新罗往北已经被沈沐抢了先机,杨帆的主要目标就放在了扶桑。但他着手经营东瀛的时间比较晚,在那里的势力还很单薄,如今虽有了薛怀义的照拂,等于在rì本有了一个最大的内应,但是和这些遣唐使保持密切的联系,将来他在东瀛的人脉才会更广泛,对他的势力发展也必定大有益处,这个机会自然不容错过。

    杨帆将到城门时,远方忽有一队人马策骑而来,奔跑甚速,道路上溅起一路轻尘,许多进城的百姓为此都避向道路两旁。

    那队人马最前方有几个豪奴开路,到了城门前他们也不知与守门官说了几句什么,守门官就赶紧让人大开城门,搬开障碍,放那些人进城。城门开时,那群人堪堪赶到城门,几乎未做任何停留,便长驱直入。

    杨帆从那群人中看到几张面孔有些眼熟,却大多叫不上名字,只隐约记的他们都是关中世家人物,其中只有一人杨帆记的很清楚,因为那人是杜文天的父亲,樊川杜氏家主杜敬亭。

    眼见这些人物突然聚在一起且行sè匆匆,杨帆不禁暗暗纳罕:“难道出了什么事了?”

    杨帆回城后便派人去打探那些人的消息,自己则返回隆庆坊,沿朱雀大街一路行去,将yù折向隆庆坊时,路旁一座坊内忽又有数十骑骏马出来,马上的骑士大多头戴软脚幞头、身着襕袍,脚蹬乌皮**靴。

    既然是这样的服sè打扮,那么不是身着燕服的官员,就是有功名在身的士人了,眼见他们神sè肃然,一路匆匆,没有一人说笑,不像是聚众出游的样子,便引起了杨帆的注意。杨帆一打量,在人群中又发现几张熟面孔,被众人簇拥于前的可不正是当朝肃政大臣,御史中丞宋璟么。

    宋璟神sè冷肃,目蕴怒火,杨帆一看心中便道:“一定出事了!”

    没多久,他派去打探消息的人便送回了详细消息,果然出事了。

    ※※※※※※※※※※※※※※※※※※※※※※※※※

    二张并不是善于隐忍的人,即便张易之也只是比张昌宗沉稳一些。两兄弟一俟决定向魏元忠发动反击,马上就开始着手实施了。

    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向武则天进谗言,他们说:魏元忠曾公开扬言,一旦太子继位,必先诛二张!他们说,魏元忠结纳私党,蛊惑他们说,天子老迈,不如早早投靠太子,以保富贵荣华……

    魏元忠的确是忠于太子的人,这一点从他在朝堂上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武则天都能感觉的出来。魏元忠也的确在拉帮结派,其实为官的哪有不结党立派的,越是重臣越是如此。

    古往今来,不管是真正想做一番事业还是只为巩固个人权位,但凡挣扎于宦途的人,不管权位高低,都有自己的一个小圈子,就连以孤臣自诩的来俊臣都有一班党羽。

    真正达到孤臣境界,混的姥姥不亲、舅舅不爱,清流浊流、忠jiān两道都敬而远之不愿结交的大概也就是大明朝的奇葩海瑞大人了。

    只是后人习惯于把他欣赏的古人结党称为忠义同道,而厌憎的人物结党称为狼狈为jiān,对天子来说,只要结党,就是他厌恶和jǐng惕的,为了什么目的都不影响事情的xìng质。

    魏元忠也的确说过一些抨击二张甚至对武则天不满的话,虽然他不会说的像二张告诉武则天的话一样露骨,但二张只是有所夸大,或者把魏元忠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给直接说破了,倒也不是捕风捉影,空口无凭。

    因为这些原因,再加上晚年的武则天对两个情郎感情上的过度依赖与信任,她完全采信了二张的话,武则天由此产生了极大的愤怒,她认为这是对她的不敬,对她权威的挑战。而武则天对一切试图挑衅她权威的敌人,一贯的态度就是严厉打击,宁杀错,勿放过!

    她自我反省的结果,认为群臣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是因为她这几年太过宽容了,群臣已经对她失去敬畏,于是,她决定严惩魏元忠,杀一儆百。但她也知道,仅凭这些话,顶多判魏元忠一个出言无状,无法严惩一位宰相,于是她授意二张,要找出一个更严重的罪名。

    既然决定立威,武则天就决定不惜一切手段了,二张心领神会,马上就炮制出了一个武则天一贯用以打击政敌的拿手武器:“谋反!魏元忠试图谋反。”

    魏元忠的背后是当今太子,武则天不认为没有太子的授意,魏元忠就会如此肆无忌惮,所以她要严惩魏元忠,同时敲打一下太子,叫他安份些。二张刚刚炮制出魏元忠谋反的证据,武则天就下诏拘捕魏元忠。

    这几年,太子身份确立,还政于李成为未来必然的事实,天子老迈,杀戮之心远不及当年,确实令朝臣从力量到胆量都恢复了一些元气,以前宰相们被捕,群臣也会努力营救,但他们采用的手段多是上书言事。

    天子留中不发,群臣也不敢再有更多的诤言,可这一次武则天似乎捅了马蜂窝,群臣的反弹比以前要严重的多。朝堂上、奏疏上,文武百官利用一切手段,密集轰炸似的开始进谏,每天都有大批的人求见皇帝。

    武则天是真的老迈了,她的jīng力已不足以支撑她与群臣周旋,做针锋相对的斗争,如此种种,弄得武则天疲惫不堪,每天只有回到内宫,她才能够得到短暂的安宁。

    群臣反击的火力如此凶猛,当然不能只靠他们自发的力量,这一次反弹力度如此之大,是因为幕后有人撑腰,但这个人既不是太子也不是相王,杨帆获悉事情全部经过的时候,这个人已经赶到杨府等着他了。

    P:月入中旬,诚求月票、推荐票!.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