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七十六章 屡试不爽

第一千七十六章 屡试不爽

    太平公主对杨帆的承诺是无条件信任的,虽然她不知道樯帆拥有巨大的势力,但她相信杨帆的智慧和他办事的沉稳。这么多年来,杨帆走南闯北,着实做过几件大事,一直有勇有谋、处事练达,他既说已在着手准备,太平公主便捺下了性子。

    杨帆确实已经着手布局了,他用的手段以前也用过类似的,虽然事情的目的不同、具体的手段也不同,但其基本套路不变:装神弄鬼,诱人犯错!这一招就像官场上一些为官手段,几百上千年下来,其实也就那么几招,但是应对上司与同僚,却永远奏效。

    杨帆打听到张昌宗的母亲刘氏崇信道教,就派了一个叫李弘泰的人扮作道士,先到刘氏常去的道观里挂单,等刘氏上香时借机借近,一见面,李弘泰便故作惊讶地把刘氏夫人称为贵人。

    刘氏夫人自然好奇,她本就迷信鬼神之说,向这道人一问,桩桩件件莫不奇准无比,这位诰命夫人登时就把这个李道人当成了活神仙。

    有杨帆事先打听到的有关张家的各种消息,再加上李弘泰本人善于察颜观色,生就一张舌灿莲花的嘴巴,要忽悠刘氏一个妇人自然是易如反掌。刘氏夫人自己信了李道人,少不得要向来往密切的亲友宣传,很快就连张易之的母亲阿藏夫人也成了他的信徒。

    张昌宗和张易之兄弟都很孝顺,隔三岔五就离开宫廷回家探望母亲,刘氏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百官弹劾儿子的消息她也知道一些,如今有这么一位活神仙在身边,刘氏自然要让儿子拜见拜见,求活神仙指点迷津。

    张昌宗本来还不太信的,但是那李弘泰给张昌宗起了几卦却无不灵验,许多发生在宫里的事情、甚至就发生在头一天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传扬到外界的事情,李道人都一清二楚,而李道人预算他将要遇到的事情,十九也会发生张昌宗自然态度大改,把这李弘泰当成道行高深的真人了。

    李弘泰巧施手段,弄些障眼法儿充作法术糊弄这对母子。至于相术,宫里有婉儿策应,宫外有显宗的人侦伺与配合,李道人的相术自然也是没有不灵验的,渐渐的张昌宗就对这李道人崇如神仙,一旦出宫,必定把他带在身边。

    这年秋天默啜把武延秀放回来了。

    默啜拘押武延秀,本来是想着奇货可居,结果这武延秀并没起过什么作用,尤其是武承嗣死后,他这个被羁縻草原的儿子就更没人过问了。默啜好吃好喝地养着这么一个废物,却对武周起不到任何挟制作用。

    武则天迁都长安后,成地瓦解了吐蕃和突厥的联手进攻,如今吐蕃王年幼,诸王子贼心不死吐蕃内乱此起彼伏,根本无暇外顾。乌质勒成为突骑施汗后,又在默啜的背后不断捣蛋默啜只靠机动兵力已经无法应付乌质勒的骚扰。

    这种情况下,对中原他已无力扩张,默啜便及时调整了他的战略决心以举国之力向西扩张。于是,尽管和亲未成,默啜还是主动同武周议盟,双方息兵罢战,从而调动南疆的大批军队西征,而武延秀就在这种背景下被释放回国了。

    自古以来,但凡和亲都是女方主动送亲,唯独武周与突厥和亲

    居然让新郎官武延秀亲自迎亲至突厥汗庭,这已开了和亲史上的先河,结果武则天的这位侄孙还被默啜扣押,武则天卑躬屈膝陪着笑脸还被人掴一巴掌,当真颜面尽失。

    如今武延秀回来了,等于是又提醒了别人一次,女皇曾经遭受过怎么样的屈辱,武则天对这个侄孙的出现自然不喜,于是就以有负圣恩为名,把这个流落异乡达六年之久的侄孙贬了爵。

    武延秀赴突厥迎亲前是淮阳郡王,归国后却被降为桓国公。这一来,却激起了武氏家族的愤慨。其实,武氏家族中一直以来武承嗣和武三思就争的厉害,而且在武承嗣重病之前,武承嗣一脉在朝堂上的势力一直压着武三思,双方没有任何交情可言。

    但是武承嗣死后,这种内部纷争已不复存在,相反,因为二张的崛起和对武氏一族的压迫,武氏一族现在空前的团结,如今武延秀受到这样不公的待遇,作为武氏家族的代表武三思自然也脸上无光。

    于是,为了替武氏家族争回一个颜面,武三思特意举办了一次盛大的欢迎宴会,为他这个滞留突厥六年重返故里的侄子接风洗尘。

    满朝文武都接到了梁王府的宴请函,这其中也包括张易之和张昌宗,这也是武三思一种变相的示威。

    一家道观里,杨帆对一身道人打扮,恭立于自己面前的李弘泰吩咐道:“张易之比张昌宗精明多多,而且懂得轻重,恐怕会坏了咱们的好事,不能让他参与其会,得想办法把他支开。”

    李弘泰想了想,建议道:“张易之此人至孝,属下可以通过阿藏夫人把张易之牵制住。只要听说阿藏夫人有事,张易之绝不会赴梁王之宴的。”

    杨帆颔首道:“这样最好,你在宴上公开露面后,马上借故消失吧。切记,不可令二张因此生疑。”

    李弘泰微微一笑,欠身答道:“属下明白!属下赴宴之后,就说要往昆仑山去寻访几位道友,需要年五载才能回来,刘氏夫人对属下一向奉若神明,绝不会生疑的。”

    杨帆点了点头,轻轻笑了。

    ※※※※※※※※※※※※※※※※※※※※※※※※※※※

    武氏家族为武延秀举办的接风宴就设在梁王府。梁王武三思此举,颇有一种武氏大家长关爱子侄的风范,倒是因此赢得了许多武承嗣旧部的感激与认同。

    除了大年初一进宫陛见天子,恐怕再也没有什么宴会比梁王府今天这场宴会规模更大也更隆重的了。武氏家族及依附于武氏家族的官员自然要来,太子、相王、太平公主这三支李唐势力的官员也纷纷赶到。

    原因无他,他们现在共同的敌人是二张。这时自然要为武氏站脚助威。不过太子、相王和太平公主这三个人没有亲自赶来,他们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只是叫人送了一份厚礼,使家中晚辈代为赴宴。

    二张一派的人也没有一个人来·这是一种立场,但二张本人却是要来的,他们本人赴宴不代表向武氏低头,反而是对武氏的一种示威

    杨帆策马来到梁王府门前·一勒马缰,抬头看着门楣上“梁王府”三个赫然的大字,这儿他还是他头一回来。

    梁王府门前车水马龙,达官权贵川流不息,杨帆翻身下马,举步向大门走去,门口站着梁王府的两个管家·在那儿不断向里边高声唱着来客的名姓,不同身份的客人自有相应的主人出来迎接。

    杨帆走到门前,拾阶而上·一个梁王府管事刚要询问他的名姓官身,忽然双眼一亮,便绕过他,急步向他身后迎去,同时高声唱道:“河内王驾到……”

    武懿宗哈哈大笑,傲然道:“去,迎你的客人去。本王是自家人,无需王兄出迎。”

    武懿宗说着就举步登门,刚刚赶到府门前的一些达官贵人纷纷向他拱手问好·武懿宗矜持地点着头,杨帆转过身,笑吟吟地看着武懿宗·武懿宗一见杨帆脸色顿时一变,笑容也消失了。

    杨帆向武懿宗拱了拱手,他本来就比武懿宗高了一头·如今又比武懿宗站高了一阶,武懿宗只能仰着头看他,这令武懿宗更感不悦,他冷哼一声,把袖子用力一甩,目不斜视地从杨帆身旁走进梁王府。

    杨帆既不愠也不恼,回过身来对那管家道:“千骑忠武将军杨帆·迎邀赴宴。”说着把请柬递给那位管家。

    那位管家不曾见过杨帆,只看武懿宗对杨帆神色不善·不禁对他的身份暗暗好奇,杨帆自报姓名,把那管家吓了一跳,心道:“原来此人就是睡过我武家儿媳,打过我武家王爷,依旧活蹦乱跳安然无恙的那个人。”

    安定王武攸暨的媳妇都给人睡了,居然一直安之若素;河内王武攸暨被此人率军冲营,吓得窜上树去,见了他的面居然只是冷冷一哼,到如今人家居然还成了梁王殿下的座上客,那管家自然不敢给他颜色看。

    管家验过请柬,向门内高呼道:“千骑忠武将军杨帆······到!”

    武三思的长子、次子皆已成亲另有府邸,三子崇烈、四子崇为、五子崇操因为尚未成年还住在梁王府,一听是千骑将军到了,年纪最小的武崇操便整整衣冠举步迎出门去。

    杨帆一见梁王府小王子迎出来,正要拱手致谢,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惊呼喧哗,杨帆讶然一扭头,就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梁府门前,武崇训站在车前,正伸出手臂,搀着一个身姿曼妙-的美人儿下来。

    武崇训搀着的美丽少妇自然是李裹儿,杨帆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后,转身就想先进府去。他很不喜欢安乐的为人,但是更不想和她做口舌之争,而这个女人令人生厌的毛病里恰恰就有一条是不分场合纠缠不清。

    但他一眼看到李裹儿的装扮,不由一惊,身子也停下来。

    李裹儿款款下车,身上那条裙子随着她袅袅动人的步态在阳光下辉映出七彩的霞光,霞光潋滟,倏紫倏红,纷呈变幻着不同的颜色,这样一条羽裙,本已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更何况是穿在这样一个国色天姿的女人身上。

    杨帆看到的第一眼,心中便生疑问:“奇怪!我家那条羽裙,怎么穿在她的身上?”

    杨帆定睛再看,这才发现有些不同,他府上那件条单丝碧罗百鸟笼裙不仅是用百鸟羽毛织成,而且还用各色羽毛拼凑出百鸟图案,最小的鸟儿图案仅有指甲大小,却眉眼五官羽足俱全。

    那件羽裙难得,一是衣料难得,没有一年半载功夫,难以采集齐全百鸟羽毛,二是织工难得,要将那百鸟羽毛拼凑出百鸟图案织就,比绣龙袍还难,更非一两年的细致功夫不可,可李裹儿所穿这条羽裙用料虽与杨府那条相同,却没有那么复杂的百鸟图案。

    李裹儿这时也看到了杨帆,她把尖尖的下巴一翘,细长的柳眉一挑,精致的脸蛋上顿时透出一抹得意的妖娆。

    P诚求月票、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