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九十六章 漫长一日(8)

第一千九十六章 漫长一日(8)

    杨帆飞身掠至,一见拦路的是萧千月率领的那支巡宫人马,提起的心才放下来。

    方才他还纳闷儿,哪儿突然冒出一支人马来的?

    哪怕这只是武则天临时纠集起来的一支武装,也证明兵谏的事情已经被她知晓,那必将酿成极大的麻烦。

    武则天如今还是皇帝,她依旧拥有对整个帝国的统治权,别看他们此番兵谏号称北门南衙尽皆拥戴,可是武则天只要能逃过此劫,她依旧能扭转形势。

    那时施行兵谏的这些人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扶太子南奔,于南疆另立朝廷,和武则天分庭抗礼了。可那样一来,突厥和吐蕃会放过趁火打劫的好机会么?

    杨帆暗自出了一身冷汗,沉声喝道:“萧雨客,立即率队退到一边!”

    萧千月呆了一呆,这才看清杨帆,不由惊叫道:“杨将军!”

    杨帆厉声道:“北门南衙、两位宰相,共同扶保太子诛jiān佞、清君侧,你等速速退过一旁!”

    “我们千骑也参与兵变了?”

    萧千月一时消化不了这么骇人的消息,可服从命令于他而言几乎成了一种本能,杨帆一声厉喝,萧千月下意识地答道:“遵命!”

    萧千月所部官兵一见连本衙主将来了,本就战意全无,又见萧队正示意回避,他们立即收起刀枪,退到一旁,一时间御道上就只剩下田归道“一夫当关”了。

    田归道顿时慌张起来,他本来就摇摆不定,不知该如何抉择,眼下连抉择的权利都没有了,他一个人,能做什么大事?

    这时李多祚、薛思行等人护着太子谨慎地靠过来,田归道一见太子果真在队伍当真,趁机自找台阶,恭声道:“太子既然在此,臣不能抗命!”说罢,双手高拱着,一步一步地退向路边。

    这一次兵谏的参与者几乎囊括了除二张以外的所有派系,而这些派系的很多人和二张一派多少总有些瓜葛,如果全部清算的话,势必要造成混乱而严重的动荡局势,太子的皇位只怕也不易坐稳。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制定的方针就是缩小打击面,绝不宽恕的人只局限在二张的心腹死党范围内。如今田归道既然服软,也不必一刀把他砍了,杨帆向萧千月吩咐道:“你,护送田中监到玄武殿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妄动!”

    萧千月抱拳道:“末将遵命!”

    田归道听了心中一宽,知道自己没有xìng命之忧了。

    如果太子兵变成功,无疑还是要跟他清算今rì拦路之罪的,不过顶多就是罢官免职,回家颐养天年,还能怎么样。可反过来说,如果太子兵变失败呢?那被拘禁的他也不会被视作乱党砍头,说不定还有加官晋爵的机会。

    正所谓风险有多大,收益就有多大,这个结果还是他能接受的,所以田归道也不用萧千月使兵丁押送,便很自觉地向玄武殿走去,萧千月马上率领所部兵马追上去,一边走一边还有一种作梦般的感觉:“我们千骑……真的反了?”

    ※※※※※※※※※※※※※※※※※※※※※※※※※

    杨帆及时赶到,斥退了萧千月的人马,总算避免了半途恶战。各处宫室都有守夜的太监宫娥,这里一旦厮杀起来,再想不惊动武则天那就难了。

    一行人随即加快步伐,闯向迎仙宫的方向。又往前行不远,高力士引着两个小太监匆匆迎了上来,一见走在头里的杨帆,便欢喜地唤道:“杨大哥!”

    内苑里头连杨帆来的也不多,道路不甚熟悉,但是高力士却是走惯了的,有他为内应,众人行动更加敏捷,很快他们便来到迎仙宫前。

    众人站定身子,望着那巍峨的宫殿、高大的宫门,想到那位女皇就宿在里面,一种威压登时袭上心头。

    不过,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他们都敢施行兵变了,这时还能有什么顾忌。那种强大的心理压力也只是令得他们心中一沉,旋即就恢复了勇气,而且涌起一种豪迈之气,人之一生,谁能如此轰轰烈烈,这可是易立皇帝的大功业啊!

    “杨大哥!”

    刚刚消失了瞬间的高力士又指挥着几个小太监,吃力地扛着一根粗大的圆木跑回来了。也不知他们是从哪儿搞来的圆木,事先又藏在什么地方,杨帆一见,在他肩上重重拍了一掌,赞道:“好样的!快,咱们撞门!”

    皇帝的寝宫入夜之后也是绝不会打开的,想进去只有一个办法,撞开大门!好在那宫墙虽极高,但这毕竟是内廷寝宫的宫门,并不像宫城的门一样厚重,有这么粗的圆木一定可以撞开。

    王同皎、敬晖率先抢上去,自小太监手中接过圆木,马上又有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士兵自告奋勇地冲上前,与他们合力抱起那根巨木,一溜小跑助力,向宫门狠狠地撞去。

    “嗵”地一声巨响,宫门轰然一震,众人抱着圆木疾步后退,再度助跑,又是一声巨震,只连撞了三次,那宫门就有些松动了,每遇撞击便张开一道一拳宽的口子。桓彦范提着刀,大喜道:“快!再来几下就撞开了!”

    一到迎仙宫,李显就心虚地下了马,看他脸上惊恐之sè犹未散去。那根圆木撞在宫门上的节奏并不快,因为每一次撞击后,都要退后十余步,才能再度发力猛撞,饶是如此,每一记巨响还是像敲在他的心上,震得他心惊肉跳。

    迎仙宫是单独的一座宫殿建筑群,里边重门叠户曲径幽深,简单区分的话也要分前后三进院落,每个院落里又有宽敞的庭院和高大的建筑,所以这么巨大的撞门声传到第二进院落就已经变得很轻微了,宿在第三进院落的人根本无法听到。

    但是宿在第一进院落里的人却在第一时间就被惊醒了。自打皇帝病重,被二张迁居至迎仙宫,这里就由二张的人完全控制了,住在迎仙宫内的除了二张网罗的一些亲信太监和宫娥,还违规安排了许多奉宸监的人守护。

    外边一撞门,他们就知道出事了,一群人顿时慌乱起来。这些人跟没头苍蝇似的跑出来,衣衫不整,呼天抢地,有的直奔后宫报信,有的大呼救兵,还有人见那宫门越撞越险,门杠有断裂的危险,大呼搬来桌椅抵住大门,一时间乱作一团。

    宿在迎仙宫左右几座小型宫室里的宫娥太监这时自然也被惊醒了,可这时他们才发现异状已经迟了,他们不敢过来,只是远远地站着,急yù闯宫的一群人也懒得理会他们,只是加快了撞门的速度。

    “轰!喀……喇喇……”

    圆木又是一撞,门杠被撞断了,只剩下一小半虚连着,众人大喜,也顾不得再后退借力了,就在原地借双臂摆荡之力,将大门又连撞两记,终于把宫门撞的大开,李多祚眉锋一挑,拔出利剑,大喝道:“杀进去!”

    众人拔出刀剑,一涌而入,院子里早就乱了套,二张倚为臂助的那些人狼奔豕突满院乱窜,李多祚、桓彦范等人但见冲上来的,立即手起刀落,这时谁还顾得上心慈手软,反抗的要杀,碍事挡路的也一样要杀,他们就像一柄烧红的刀子切进牛油,直接冲向二门,一路所去,许多知机的宫娥内侍都跪伏于地,浑身乱抖。

    迎仙殿遇袭的jǐng讯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内卫。内卫随天子而动,天子寝于何处,内卫就会在寝宫附近择地而居,并且在寝宫与内卫之间架设一道秘密示jǐng渠道,这是绝对机密,就连上官婉儿也无法了解。而且为了避免引起内卫的jǐng觉,她也不敢打听。

    这么多年来,婉儿在内卫中也渗透发展了一些属于她的人,但是作为女皇最贴身的也是最后的一支保卫力量,它的一切任命与调动都由天子本人负责,婉儿能够插手影响的着实不多。

    尤其是婉儿怀孕以后,虽然她以自污的手段,避免了武则天对她的jǐng觉,但武则天虽在政务上依旧倚重于她,还是对她生了嫌隙,涉及内廷的一些事务就开始转交他人了。

    其实这也正常,武则天一向讲究制衡与牵制,又岂能容许婉儿在内廷一家独大?当初韦团儿就是婉儿在内廷的牵制力量,不过为了给受诬而死太子妃和侧妃、还有差点蒙冤自尽的太子一个交待,武则天处死了韦团儿,之后一度曾由婉儿独掌内宫。

    婉儿对梅花内卫的影响,也正是始于那时。但皇帝是不会容许这种情况持续太久的,婉儿也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才在她有孕在身无法遮掩时,授意她的好姐妹符清清扮演了那个告密的恶人。

    不过,她们的把戏虽然成功地骗过了武则天,但符清清并没有因此成为那个取代韦团儿的人,因为武则天有了二张,而二张很热衷把持内宫的权力。这一来不但内廷许多事务落入二张掌握,因为武则天对他们的宠爱与信任,就连内卫也落入了他们手中。

    内卫若能及时赶到,成败犹未可知!

    亅wWw, “梦”“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