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九十九章 漫长一日(11)

第一千九十九章 漫长一日(11)

    直到走出天子寝殿,李显的脸色才缓和过来。张柬之则始终保持着冷静,离开天子寝殿之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勒令迎仙宫监交出天子十宝和那十二块调兵虎符。

    李显听了张柬之的话,突然身子一震,一种异样的冲动从他的后腰眼儿一直冲到了天灵盖,他的整个身子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似乎只有和韦妃刚刚成亲那些日子,在床笫之间他才感觉过。

    他忽然意识到,他成功了,从现在起,他将成为皇帝!

    是的,他曾经当过皇帝,仅仅当了一个月,就被废为庐陵王,从此幽禁于房州黄竹岭。但是那次即便登基为帝,他也不曾有过太多兴奋,因为那时的他仅仅拥有了皇帝的称号,一切权力都掌握在他的母亲手中,而这一次不同了。

    这一次,还有谁能够挟制他?

    他是皇帝!

    高高在上的皇帝!

    九五至尊的皇帝!

    唯我独尊的皇帝!

    李显陶醉了,晕陶陶中,李湛、王同皎率领一班卫士,押着迎仙宫监,从二张的住处把天子九宝和十二虎符搜出来,毕恭毕敬地奉到他的面前。

    天子之印本来名为“玺”,但是武则天觉得玺与息同音,不吉利,所以改玺为宝了。

    张柬之和崔玄晖一丝不苟地检查着每一方玉玺,“受命宝”、“定命宝”…···

    秦一统天下,始皇帝定皇帝之玺、皇帝行玺、皇帝信玺、天子之玺、天子行玺、天子信玺共六玺,再加上一方最重要的传国玺,实为七玺。汉代又加两枚宝玺,后世皆沿续汉制,便有传国玺与八宝玺了。

    不过,到了唐代,又加了一块,因为大唐初立时没有和氏璧所刻的那枚传国玺·传国玺早被视为“皇权神授、正统合法”的信物,凡登大位而无传国玺者,则被人讥笑为“白版皇帝”。

    大唐缺了传国玺,只好自己刻了一块“受命玺”聊以自慰·他们也不好意思完全抄袭传国玺,样式虽然照抄传国玺,不过那八个大字改了一下,刻的是“受命之天、皇帝寿昌”。

    所以大唐的宝玺数目还是与汉制相同,不过贞观四年的时候,李靖伐突厥,将萧后与传国玺一起带回了李唐·传国玺找到了,也不好把自己刻来充数的那块砸了,于是大唐就多出了一枚宝玺。

    一共十块宝玺·全以白玉雕成,螭兽为钮,除传国玺方四寸,其余的玺都是一寸二分,所以哪一方是传国玺极易辨认。

    不过大唐在没找回传国玺的时候,自己刻来充数的那枚宝玺仿的是传国玺,也是方四寸。因此这十枚宝玺就是八枚天子宝玺,一枚受命玺与一枚传国玺大小相同了。

    张柬之和崔玄晖逐枚打开玺盒,认真辨认·唯恐被人移花接木。八枚宝玺验罢,来到军士捧着的最后两枚宝玺前,两人压根没看受命玺·不约而同地望向传国玺。

    两双颤抖的手同时伸出去,轻轻打开玺盒,一枚宝玺正静静地躺在玺盒内·玺方四寸,白玉为之,螭兽钮,上交五蟠螭,隐起鸟篆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张柬之一直古井无波的老脸突然激动起来,满脸的皱纹仿佛荡起了层层涟漪·他像捧着初生婴儿似的,小心翼翼地捧出那枚传国玺·高高举过头顶,突然一转身,重重地跪在李显面前,高声道:“天佑大唐,吾皇万岁!”

    这是要坐实拥立之功了,谁还甘落人后,所有人都激动的跪倒在地,向李显高声道:“天佑大唐,吾皇万岁!”

    李显站在那儿,仿佛腾云驾雾一般,幸福来的太快,他有些适应不了。

    ※※※※※※※※※※※※※※※※※※※※※※※※※※※※

    迎仙宫里二相逼宫的时候,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正在召集六尚二十四司以及内侍省诸内侍长官,向他们说明今夜的行动情况、行动宗旨,以安抚众人。

    这些人都是宫廷里各司各监的头头脑脑,其中很多人还不知道今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整个宫廷里人心惶惶的,必须把这些人安抚下来才能稳定宫廷。接下来要保证这个权力中心的顺畅运作,也离不了他们的配合。

    外有大军弹压,内有在内廷中最具权力和威望的上官婉儿控制,又有太平公主作为皇室的代表,这些宫娥太监的内司长官很快镇定下来。

    忽然,小海公公悄悄走来,踮着脚尖对太平公主低语了几句,太平公主点点头,对婉儿道:“这里交给你了,我去一趟迎仙宫。”

    迎仙宫已经被参与兵变的羽林士兵完全控制住了,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又有持戈的士兵在各条通道上来回巡戈着,满身肃杀,方才的杀戮显然还没有让他们完全冷静下来。

    他们之中很多人并不认识太平公主,因为参与政变的人成分复杂,便是薛思行这个政变的参与者也有不少士兵不认识,所以太平公主在薛思行的亲自引领下,也得数次停下来,亮出张柬之临时加盖宝印制成的特殊通行证,才得以进入迎仙宫。

    迎仙宫内的混乱还没有完全平息下来,幸存的宫娥太监都瑟瑟缩缩的蹲在院子里,在官兵的严密监视下一动不动,这些人身上都打着二张的烙印,绝对不能留用的,回头一定会打发到浣衣局、司农寺一类的地方,另换一批可靠的宫娥太监进来。

    不过这得等婉儿把六尚二十四司侍省的大小宦官、女官们安抚下来以后才能着手安排′在只能把他们集中看管了。

    门上的血迹已经冻结成冰,地上的尸体还没有搬走,太平公主小心地避让着一具具死尸,随着薛思行向内宫里走。

    在第三进院落里,太平站住了,杨帆正蹲在地上,俯首看着面前的一具尸体,太平正好看到他的侧脸杨帆的神色很平静,不喜不怒。太平轻轻走过去,薛思行听说过她和杨帆之间的风流韵事,识相地站在原地没动。

    杨帆听到脚步声扭头一看是她,急忙站起来,挡在那具尸体前,但他还是晚了一步,太平公主看清了那具尸体,“呀”地一声轻呼,伸手捂住了嘴巴眸中露出惊骇之色。

    那具尸体穿着一袭长袍,袍带未系,散在地上头发也披散着,后背上插着一口刀,半截刀刃深入身体,令人怵目惊心的是,他没有头,头颈的位置有一大滩鲜血。饶是太平胆气过人,骤见这种情形,还是不免一惊。

    杨帆挡住太平,回首对一名羽林军道:“把尸体抬走!”

    那士兵迟疑道:“这···…他是逆贼首领张易之未得宰相吩咐,只怕不宜处置。将军……”

    杨帆霍然一转身,眉宇间凝起一片杀气沉声道:“残尸也要蹂躏么?以铺盖卷了抬走!”

    那羽林军被杨帆吓了一跳,慌忙唤过两名士兵,去二张卧房拖了床被褥出来将那尸体卷起,杨帆一指门口另一具无头尸体,道:“还有那一具,一并抬走,看管好了。”那羽林军未敢再反对,急忙又把那具尸体裹好抬起。

    太平公主低声道:“这是二张的尸体?”

    杨帆点点头,与她并肩向宫殿里走一边走一边道:“张相公吩咐割下他们的人头,要悬挂于朱雀大街示众。”

    太平咬了咬嘴唇轻声道:“二郎勿恼,这是······必要的举动。”

    杨帆轻轻吁了口气,道:“我知道,所以我并没有反对。只是残尸总要处理的,不能一直放在迎仙宫吧。”

    “嗯……”

    太平明白他的心情,点点头,道:“悬首示众后,我会安排人把他们的尸首缝合起来,送去大慈恩寺火化。”

    杨帆低声道:“好!”

    他在皇帝寝宫门口站住,低声道:“皇帝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你是皇帝的女儿,好好劝慰她一下。”

    太平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正如杨帆之于二张,她对自己的生身母亲也是如此,这场兵变是她主动参与的,并且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她希望兵变成功,可是兵变真的成功了,她的母皇沦为阶下囚后,她还是难免伤感。

    杨帆略一沉默,又道:“张相还交待,希望你能说服皇帝,马上下禅位制书。”

    太平公主霍然抬起头,惊愕地道:“马上?不是说······”

    她直视着杨帆,目中渐渐升起愤怒的火焰。

    杨帆苦笑道:“这件事,我事先全不知情。我看,就是那些参与兵变的文武大臣,事先也不知情,所有人都被张相公瞒住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事应该只有桓彦范参与商量过。”

    太平公主慢慢冷静下来,其实参与兵变的人中并非没有她的亲信,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敬晖实际上就是她的人。

    如果这些大臣刻意要瞒过武李两家,以行兵谏清君侧之名,实则打着立即夺位的打算,那么敬晖作为兵谏的主要人物一定会事先知道,那她也就知道了。如今既连敬晖都不知道,杨帆这个被人防范着的参与者不知内情也就不稀奇了。

    杨帆淡淡地道:“没有人是傻瓜,既然提着脑袋参加了兵变,谁不想谋求最大的利益?可是你我居然没有看穿这一点,我们被张老头儿骗,也是活该。”

    太平公主愤怒地道:“可这不是我们本来的计划,我不答应……”

    杨帆截断她的话道:“我们不能不答应!天子之宝已经落在他的手中,如果皇帝执意不肯下制书,他一样可以炮制出一份来。难道我们可以在这个时候,再发动一场政变么?”

    太平公主咬紧牙关,道:“张相公现在何处?”

    杨帆道:“他们已护送太子驻入紫宸殿,正在商议明晨如何诏告天下。”

    太平公主沉默良久,缓缓地道:“我明白了!”

    杨帆看着太平公主走向寝宫的背影,她的脊背孤傲而挺拔,像一张绷紧的弓弦,似乎稍触发,就会激烈地弹射出去。

    杨帆知道以太平刚烈的性格,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算计,她从来就不是任人摆布的性格,可这一次,她不能不接受,因为张柬之已经算计到了所有的情况,完美地利用了眼下的形势。

    曾经,武则天用她的强势,压迫太平接受了她安排的婚姻,但她用她的方式进行了十年持续不懈的反击。这一次,张柬之的算计,她能隐忍多久?

    杨帆也是参与政变的军事将领,立即拥戴李显登基其实是对他大大有利的,他将获得的名利,将比他预计的还要多,可他同样有些恼火,恼火于张柬之的算计。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次政变,将不会完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