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二十三节谁是英雄

第二十三节谁是英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作为世家家主,窦老头无疑是合格的,他早早的就给云烨准备了一张硕大无朋的网,准备把小小的云家困在网中然后掐死,他所有亲友准备弹劾云烨的奏章他都仔细研究过,逐字逐句的推敲其中可能存在的漏洞。

    云烨的歪理邪说,云烨的骄横,云烨自诩神子而不自知,他的来历,他的出身,他在陇右受贿,在关中做生意,强自把一家之言灌输给学子,有误人子弟的嫌疑……

    三人成虎,风言奏事,这是言官的责任,上次用这些人还是武德年间的事,刘文静作为开国老臣不就是倒在这些人的口诛笔伐之下,这几十道奏章应该会把云烨的爵位一撸到底吧,只要没了蓝田侯的爵位,云家就是砧板上的肉随自己拿捏。他甚至考虑到了,程家,牛家,李靖家里的反应并为此作了周详的布置,看着案几上密密麻麻的利益交换清单,这三家应该会满意吧,世家都是以利益为纽带,在这些利益的面前,放弃小小的云家有什么难的。

    蜉蝣憾树,螳螂挡车,一个被过多的正义感冲昏头脑的小子而已,注定了今天就会灰飞烟灭,蓝田侯的荣耀,也只能如同流星划过夜空灿烂一时,而窦家就是夜空中的那轮明月,将一如既往的辉煌下去。

    他听到云家派出的骑士四处张贴告示,淡然一笑,这只是云家的垂死挣扎罢了,他对窦燕山说。杀一条狗,你还不许狗在临死前叫几嗓子?

    听到云烨出门去告状 ,窦老头笑得更加开心,他不相信长安县令左奎有胆子收下状纸,只要状纸不收,云烨难道会自己打上门来?如果他这样没脑子,窦家会准备几十条人命让云烨杀。没什么好担心的。

    唯一让他有点担心的是陇右没有消息传来,本来每月都会有一次联系,这是惯例。陇右大掌柜居然这次没有派信使,虽说几十年来,也有过几次。都是信使在路上出了意外,这回也是如此?

    云烨进了县衙?这让窦老头有些愤怒,左奎连一个将死之人的面子也要给吗?站在窦家院子里远远可以看见太极殿的飞檐,这是窦老头特意留下的一片风景,每回看到太阳从那角屋檐上落下时,他就不由得浮想联翩。

    如今那里依然没有消息,死气沉沉的庙堂,何时才能有几分果决?一个小小的侯爵也要讨论很长时间吗?皇帝不是一直想削减爵位么,老夫给你送上一个,为什么还不快下结论。

    窦老头有些急了。云烨的那些话被管事们一字不差的带了回来,尤其是听说万人一起唾骂窦家的时候,他的手在抖,脖子上的青筋在跳舞,窦家千年积累的声望。毁于一旦了。

    一个青楼贱妇,就可以把窦家比金子还宝贵的名声糟蹋的半点不剩,不用想,窦家从此往后,想要逃脱一个人蜡世家的名头,纯属做梦。

    “云家的商户们城门一开就骑着快马。带着污蔑我窦家的文告出了城,听说他们一出城就奔向四面八方,老奴想他们不把文告贴满关中是不会罢休的。”

    家里白发的老管家,一五一十的向家主汇报事态的进展。

    窦老头躺在矮榻上老泪横流,云烨的出手太恶毒了,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就是人的名声,想要建立好名声,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但是想要毁掉一个人的名声,却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这次为了对付云烨,窦家的损失太惨重了,就算是把云家连根拔起,也抵消不了这次的损失,窦老头第一次生起了要把云烨碎尸万段的想法。

    一骨碌爬起来窦老头快步来到三十郎的灵堂,灵堂前那尊跪着的人蜡,仰头张着的嘴里,那点烛火依然在燃烧,看着绿竹阴惨惨的笑意,窦老头第一次心头没了快意,以前,他每到灵堂看望自己的小孙子,就要忍不住啐人蜡一口,宣泄恨意,想到一切的事都是由这个贱婢而起,他抽出护卫的横刀,抡了半圆,重重的一刀就劈在绿竹的尸体上。

    人蜡制作的相当完美,窦老头的力量又不够,还没有劈开尸体,横刀重重的嵌在颈项间,窦老头敲敲酸痛的腰骨,正要打算让护卫把人蜡放到后院烧掉,就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一队衙役打扮的汉子进了灵堂,看到倾倒在地的人蜡,也不答话,抬起来就往外走。

    “放肆!那里的狗才,窦家岂是容你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窦老头怒极了,家里的护院管家,都是干什么吃的,让一队衙役在府中横冲直闯,这还有天理么?

    为首的一个汉子连手都不拱,笑嘻嘻得对窦老头说:“老公爷息怒,小的也是奉命办差,没有办法,如果您老人家不打算公然把小的几个干掉的话,还是让开一条路,小的好回去交差。”

    “你们是谁,奉了谁的命?”窦老头冷静了下来,今天的事情充满了诡异,什么时候衙役也敢冲到窦家后堂来了。

    “小的是长安县衙的衙役,自然是奉了县令大人的命令,前来提取被做成蜡烛的绿竹姑娘的尸体,啧啧,这样的美人儿,窦家也下得去手,亏了。”那汉子怜惜的看着被做成蜡烛的绿竹。一个劲的叹息。

    “这位小兄弟,如果你肯退一步,窦家深感大恩,这枚玉佩价值五百贯,送与你们喝碗酒,就当我窦家欠你们一个人情如何?”窦老头手里翻出来一枚孔雀配,绿色的尾羽,红宝石般的眼睛,褐色的长嘴宛若天成,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为首的汉子上前拿过玉佩,看了一下就塞进怀里,对满脸笑意的窦老头说:“有钱就好办事吗。”又扭头对手下说:“弟兄们,钱我拿了,你们也别让老子难做,说好了退一步,咱们退两步,别让人家说咱爷们不仗义。”

    在窦老头的注视下,那群衙役齐齐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继续往外走。

    这种羞辱那里是窦老头可以忍受的,一声令下,窦家的护院就扑了上来,他们不想伤人,只想抢回尸体,谁料想,这群衙役凶悍异常,手里的水火棍使得出神入化,窦家的护院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汉,谁知道在这群衙役的面前根本不是对手,顷刻间就有十几个被打得骨断筋折,其余的也抱头鼠窜。

    为首的汉子对窦老头哈哈一笑,夹起地上的人蜡就出了后院。

    老管家搀扶着昏过去的家主,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好久,窦老头才醒过,人醒过来第一句就让管家把窦燕山从皇宫外面叫回来,说是有事情安排。

    云烨不知道李二打算做到哪一步,正在犹豫要不要把事情搞的再大一点的时候,他看到洪城带着一队人走了过来,肋下夹着一个赤身**的女子,身体极不自然的蜷曲着,两手背在背后,似乎在朝拜。

    洪城吧尸体往县衙大门上一放,扯开嗓子就吼:“这就是窦家的那尊人蜡,街坊们看清楚了,嘴里还有灯捻子,一点就着,”说完,真的用火折子点着了那根灯芯。

    看着这一幕,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奔了过来,只叫了一声“我的囡囡啊!”就抱着绿竹一动不动,嘴里呜咽着宛若野兽临死时的哀鸣,县衙门口的长安百姓,无不潸然泪下。

    过了很久,那个妇人依然一动不动,洪城觉得有异,轻轻的扒拉一下妇人,只见那个妇人两眼圆睁,有血泪流下,嘴里叼着半根灯芯早就气绝多时了。

    云烨解下外袍,给绿竹穿上,疲惫的坐在地上,盘着腿,就守着两具尸体,除了流泪,不发一言。

    关中人从来不缺血性,先前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这下子全傻住了,不知是谁喊了声,“去找窦家讨个说法。”人群瞬间就向窦家开进,沿途不停的有人加入,队伍越来越壮大,最后已经到了全城盈沸的地步。

    洪城有些担心问云烨:“云侯,现在怎么办,街坊们全疯了。”

    抬起头云烨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干巴巴的说:“这不是你们需要的吗?”

    “谁也没想到长安街坊们会这么激烈,就这架势,冲击皇宫都够了。”洪城不由自主的舔舔发干的嘴唇。

    “也好,这样也好,让那些世家大族都看看,这就是百姓的力量,这就是他们嘴里软弱不堪的百姓力量,知道他们的强大后,也许会少那么几尊人蜡,也许会减轻那些酷毒的煎迫,绿竹,你看,你为自己复了仇,那些凌虐你的人我想他们不会活过今日。”

    时间到了,净街鼓却没有响起,兴化坊有浓烟冒起,金吾卫终于出动了,街道上到处是凌乱的马蹄声。

    拍拍绿竹僵硬的身体,云烨笑着对她说:“皇帝陛下终于该说他的那句名言了,那句话怎说来着?哦,‘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有了这句话,会少死很多人,你很了不起,绿竹,你是英雄,真的,不骗你!”

    {飘天文学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http://www.PiaoTian.com

    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