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第三十二节山神打鼓

第三十二节山神打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夜说不尽的缠绵,很多时候都是云烨躺在那里听,李安澜在那里讲,蜡烛一直燃烧到了天亮……,

    早上大少爷吃奶的时候,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的早饭少了很多,两只碗里的早饭都很少,大为不满,吐出**开始嚎哭,控诉那个偷吃了他早饭的人。

    云烨很不自然,李安澜笑的前仰后合,恼羞成怒的侯爷捏捏儿子的胖脸,推开门出去了,门口围了很多人,刘进宝看侯爷的眼神充满了崇拜,何家大娘子忿忿不平,铃铛就不敢看云烨,头都要垂到胸口了,露出修长的脖颈。

    每个人的反应都落在云烨的眼底,没时间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洪城还在客厅等自己。

    想要留下来的军士很多,足足上千名,这时候讨论这些人是谁家的家将没有丝毫的意义,只要留在岭南,那些世家的影响力就会降到最低,鞭长莫及这句话,在大唐有着切实的意义。

    刘福禄也召集了一些被发配过来的文官,带着各种的穷形怪相,见到云烨就跪地痛哭,发配把他们最后的一点尊严也消磨殆尽。云烨叹了口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温言安抚了他们,看到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的模样,吩咐彳卜役带他们下去用饭,每个人再发给足够全家使用半年的钱粮,就算是补给他们的俸禄,实在不相信这些家伙,难道除了做官,就不会别的?岭南的野果子遍地,就是吃这东西,也不至于饿死人。

    洪城一直咧着嘴在看笑话,他是传统的武将,对手文官的惨状,看到只会心生愉快。

    “老洪,这些天你需要对所有的收入做个统计,估计陛下会需要用到这笔钱,每家每户都统计清楚,不要有所遗漏,给将士们的钱粮就先从里面支出,不能卖了一年的命,到头来两手空空的回家,云家的收益全部拨给公主府,只留下自家商行的收益就好。”

    “云侯,难道说陛下准备把这些钱粮都要收归国库?这样会出大问题的,那些豪门大户出了人手,出了钱粮,不会任由陛下把这些都拿走的,我们这么干没问题?”

    “有问题也不怕,怎么也没有所有豪门都富得流油更可怕,以陛下的智慧,一定会妥善安排好这件事,不需要我们多操心,你如果还想官复原职,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朝廷现在东征西讨,钱粮花的如同流水一般,国库早就入不敷出,这些东西正好给国库垫底,也给陛下一些信心,周边的不臣之地需要一一平定,这是大事,需要我们同心协力。”

    洪城的愿望就是希望某一天能够封侯,上回因为窦燕山的缘故,被罢职夺爵,心如死灰之下才会答应来到岭南搏一把,现在曙光初现,哪里会放过,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给相关的人交代完公事,云烨就来到了内院的厨房,先炒了一些大米,然后吩咐厨房把它们磨成米粉,好给儿子添点主食,快一岁的孩子不能总是吃奶。

    自己开始做红烧猪蹄,铃铛跟在后面已经央求了好几次了,也好,李安澜也吃些,正好多点奶水,孩子都不够吃。

    自从云烨出现,李安澜就抱着孩子不撒手,时时的把孩子举在云烨面前显摆,臭小子也咯咯的笑个不停,这是他最喜欢的游戏。

    红亮油腻的猪蹄好了,没有其他菜,就一大盆子红烧猪蹄,只要云烨吃饭,旺财就会赶过来,给它嘴里塞了一个点心,就轰到一边,吃个猪蹄子也不消停。

    李安澜吃东西的样子很秀气,用筷子夹着猪蹄啃,铃铛就不同,和云烨一样直接下手,柔韧的蹄筋,嚼起来最对胃口,一气吃了两个,才喝口酒,甜甜的米酒,不和云家的烈酒,这几日需要一个时刻清醒地大脑,用来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小铃铛很能吃,跟前已经吐了一大堆的骨头,手还往盆子里伸准备再吃一个,李安澜一个都没吃完,一把拍掉铃铛的手:“不能再吃了,在吃会出毛病,剩下的留着晚上吃。‘小铃铛这才悻悻的缩回手,不高兴。

    “哥哥,你博学多才,小妹有件事情向您请教,您知不知道山神打鼓这回事?“

    博学多才的评语谁都喜欢,可是山神打鼓,云烨的确不知道,吃完猪蹄最不好的就是手上黏黏的,从清水里洗洗手,这才反问:“什么山神打鼓?说说。“

    “昨日下午和晚间,周边山里不时地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整整响了一夜,山里的野兽鸟雀全都不见了,今天早上,有老人家说,这是山神在敲鼓,把山上的野兽都撵跑了,准备挑些肥的来吃。您知不知道这回事?”

    这么说云烨就明白了,昨晚刘进宝他们放了一晚上的巨型爆竹,被乡民们听到,就以讹传讹说什么山神打鼓,他们的想象力云烨还真是佩服,总能找到一些貌似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不懂的事物。

    “山神烦闷了敲敲鼓,也是常有的事,有人来问你,就说需要祭奠山神,摆几个猪头,羊头的供一下,然后再分给他们代替山神吃掉,大家找个机会乐呵一下,有什么不好?”

    李安澜见云烨说的敷衍了事,就知道他一定知道这里面是怎么回事,看他不说,也就不问,重复的说了一句:“也好,山神敲敲鼓么,没什么稀奇,雷神还打雷呢,我明天就带着那些老人,去祭奠一下山神,吃了供品,他总得保佑我们这些可怜的人不是?”

    拿猪头祭拜山神,不如让刘进宝他们吃掉,敲了一夜鼓的家伙现在正躺在屋子里睡觉,鼾声比打雷还响。

    早上给云烨汇报的时候说,说情形极为壮观,老虎和熊一起跑,身后还跟着狼,山羊,野鹿也不怕那些家伙,身子挤身子的从小路上狂飙,可怜的,还不时地被大象踩死一两个。水桶粗的蟒蛇,扭着身子乱钻,看样子只要再修炼个一两百年就会化龙,狗熊不小心踩了一脚,就被活活勒死,也不吃,七扭八歪的扔在路边,被其他野兽踩成肉泥。

    非洲野牛群受惊的时候,连狮子也需要躲避,不跑的都是被踩成相片的下场,两山夹一沟的险要地形,也不知道那些人能不能跑得过野兽。

    云烨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万花筒,从程咬金身上学会了圆滑,从牛进达身上学会了执着,从李纲身上学会了坚持,从李二身上学会了权谋,这些都是好本事,可是到了云烨的身上就变了形,变得红不红黑不黑,让所有人看的奇怪,自己也郁闷。

    事实上,对他影响最深的人却是窦燕山,这家伙和毒蛇一样阴毒,和狮子一样勇猛,又和狐狸一样狡猾,当然也和老鼠一样小心翼翼。如果插上翅膀,说不定就是一头会飞的毒龙,幸好和鳄鱼同归于尽了,对于他的死,云烨甚至感觉有些惋惜,总觉得能从这家伙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窦燕山是条毒龙。自己算是什么?野狗?就是那种长得猥琐,背上有条纹,专门躲在暗地里看狮子捕猎的家伙,然后找些同伴从狮子嘴里抢食吃的家伙?

    什么时候两三百人的性命都在自己嘴里变成了祭剔祭品不该是猪头,或者羊头么?什么时候人头也算是祭品了?

    儿子咧着大嘴,口水吧啦的出现在眼前,伸手接过来,让他站在自己腿上跳腾,刚才的沉默吓着了铃铛,云烨一沉下心思想事情脸就会扭曲,摸样非常的不堪,这是辛月的评价,每回云烨傻笑或者狰狞的时候,她就会把所有撵跑,害怕丢人。

    “哥哥不喜欢杀人,都是为了我们娘俩才下的死手,你是一个干干净净的人,本来就该站在讲台上给那些学子授课,教他们干干净净的学问,明明白白的道理,活的高高兴兴才是,都是妹子不好,让一个干净人变成现在的样子,对不起。”

    “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说这三个字,我干净不干净心里有数,做什么事都有我的道理,对不起这三个字是我最烦听的三个字,只要说了对不起,意思就是准备继续对不起下去,以后不许。”

    李安澜乖巧的点点头,云烨想了一下对她说:“刘福禄这个人是个有本事的人,你身边没有心腹不行,对于他,你去拜访一下,多施点恩惠,政务上多听听他的意见没坏处,告诉你,贪官大部分都是可以用一下人才,在大唐这样严谨的官场里,被发现贪污而没有被斩首,是一种本事,使功不如使过,你自己从那些犯官里找有用的人,古人不是说了嘛,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你要想立足僚地,就必须自己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才好,朝廷一定不会给你什么高明的人才,但是犯官这个群体是他们忽略了的地方。

    这些人现在一无所有穷困潦倒,只要让他们的日子好起来,妻儿无冻饿之忧,他们的命就会是你的。

    僚地大有可为,有山,有水,有平原,有海港,没有任何理由不会兴盛起来,安澜,老天待你不bo,你父亲待你不bo,收起你刻bo的性子,学习做一个冼夫人一样的女子,让我们的儿子享受你带给他的荣光口“ps:老天爷,老天爷啊!我王老五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月票啊!四千多张的推荐票,六百余张月票,一天,就一天啊,这是大大大大神的待遇,泪流满面,不骗你们,我哭的像月子里的娃,更何况有一个终身牧羊的兄弟还打赏了两万,这就给跪了,你们看书,我去哭会。(未完待续)

    ()k